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章 族长之争

本章节来自于 最强大侠系统 http://www.zilang.net/253/253330/
老族长在安排后事的时候,一个长老都不在身边。

他当然知道这是安排后事的大忌,他本意不是如此,本打算先将两个儿子安排妥帖,再召集长老过来,嘱咐辅佐事宜。

但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中的毒突然发作,夺去了他在最后时刻见长老的唯一机会。

箫鼎未来得及将任命箫震为族长的命令散布下去,便骤然死去,这使箫家原本简单明朗的局面便顿时错综复杂起来。

在箫震看来,父亲只是口诏声明,尚未给自己留下书写诏书便猝然死去。

如果箫厉振臂一呼,箫家拥戴他的势力借机发难,那自己将陷入水火之境。

同时,长老们没有任何人接受辅佐嘱托,也可能平端生出诸端变故。

想到这里,箫震渐渐冷静下来。

二人在最后时刻都见到了父亲,但是大哥先见到父亲,那时父亲尚安;而大哥走后,自己独自面对父亲,父亲却突然仙逝,这明显对自己不利。

若有人借机发难,非但自己有弑父之嫌,而且发难者可以宣布父亲的口诏是编造。

思来想去,箫震莫衷一是。忽然想到箫玄已经回来,心头一暖,朝着他的房间走去。

在其院内靠中屋子中的一处床榻上,一名约莫十三岁模样的少年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他正是死里逃生、漫漫大雪中赶了回来的箫玄。

一名眉目清秀的侍女坐在床旁,伸出纤纤玉手扯自己的被角,微微挺起的胸脯,看上去极有诱惑力。

“少爷,快醒醒,起来喝药。”

少女轻柔的语气着略有些焦急。

看着少女略带着急促的可爱模样,箫玄心头一暖,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俏脸。

“箫玄少少爷”侍女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害羞地低下了头。

见状,箫玄不觉莞尔。

想到先前发生的种种,他便心有余悸。

不着痕迹地摸了摸无名指上的黑戒,这是此行他唯一值得安慰之处。只是迄今为止,他除了发现黑戒能看出自己的一些属性之外,再无别的发现了。

“呵呵,玄儿,睡饱了?”

一阵笃实的脚步声,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中年人身着黑色衣衫,神情不怒自威,脸上一对剑眉更是为其添了几分豪气,他便是箫玄的父亲,聚灵中期强者,箫震!

“嗯,咳咳”

箫玄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怎么?”

看着箫玄满脸通红,箫震眉头微皱。

“无妨,路上太冷,受了点风寒。药师已备好药,吃上两日便可。”

闻言,箫震心中泛上一丝歉意。余光朝旁一瞥,只见床旁摆着一个小火炉。

那火炉小的可怜,里面的柴禾将燃将熄,很难驱散房间的寒冷。

“为什么不换一个大的过来?”

箫震转身看向萱儿,语气中隐隐有着怒意。

“不是萱儿不肯,那杂役处本已经答应将大火炉送来,但箫林少爷刚好也前来要火炉,而大火炉只有一个,被箫林少爷强行索要去”

萱儿紧张地低下了头,颤巍巍地说不出话来。

“父亲,怨不得萱儿。我这乡下来人,病残之躯,怎么会享受到与箫林表哥一样的待遇?”

箫玄摆了摆手,自嘲道。

“这箫林仗着天赋不错,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箫震冷冷地说道,眸子中露出一抹冰冷的寒意。

转身对萱儿淡淡道:

“去将我房间那大火炉搬过来”

萱儿闻言,俏脸上泛出一抹欣喜。

当下浅浅弯腰,旋即关上门走了出去。

看着躺在床上身体消瘦的箫玄,箫震的心头泛上丝丝心疼。箫玄如今十三岁,而其灵力一直停留在筑基三层的境界。这等修炼速度,简直差的不能再差。

与他同年的,箫厉之子箫林,如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最强大侠系统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暗黑破坏神之圣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今已经筑基四层巅峰,说不得不久便要突破至筑基五层。

灵力修炼伊始,最先便要筑基。筑基分七层,筑基之上,便是引灵,引灵之后,便是聚灵。

看着箫玄修炼进展缓慢,箫震心疼之余,同时伴随着一丝内疚。

十多年前,他遭人刺杀,危难之际,怀有身孕的妻子薰儿替他挡了一剑。

薰儿在生下箫玄不久之后便离世了,而箫玄虽然安然活了下来,却因被那一剑挑伤了一些筋脉,致使他修炼起来困难重重,修为进展极为缓慢。

而箫家弟子间竞争激烈,为了让箫玄避去他人的谴责、漠视与嘲讽,不得已之下,箫震将他送去了乡下。

想着既然他在修炼一途不会有什么前途,那便让他在乡下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也可免去诸多世俗纷争

“不知现在能不能叫父亲一声族长大人了?”

箫玄手托下巴,淡淡笑道。

闻言,箫震微微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向箫玄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在这种关头,也只有自己的儿子,才能让他推心置腹了。

“如此看来,此刻的关键人物便是大叔箫厉。

若他没有别的心思,那一切自然简单明了。

若是他心怀他念,那箫家势必内乱。”

箫震点了点头,对他的分析极为赞同。

虽说他与箫厉兄弟之情深厚,但是一想到此刻箫厉的一念之差便决定了箫家接下来的安危,他心中便泛上一丝警觉。

而且父亲临终之前也曾说过,箫厉心思很重。

念及此,箫震陡然间觉得后背发凉,果真如此,局面又该如何收拾?

似是看出了箫震的担忧,箫玄略加思索,旋即安慰道:

“父亲,此时不必惊慌。多思无益,既然爷爷亲口授命于你,那你便师出有名。

应先看看箫厉大叔如何抉择。
末世系统之萧霖
此外,再看看长老团的反应。若是箫厉大叔矢口否认,那父亲您也不至于落败,至少是两相持衡的局面。只是不知,家族的四位长老中,哪几位长老是向着您的?”

闻言,箫震脸上掠过一抹尴尬,道:

“私下里同我关系不错的只有三长老一人。”

脸皮微微地抽搐了一下,箫玄心头一沉,失声道:

“其他三位长老呢?莫非他们都支持箫厉大叔?果真如此,事情就麻烦了。”

沉吟少许,箫震摇了摇头,道:

“也不尽然。据我所知,二长老与四长老与箫厉关系不错。而德高望重的大长老,平日里吹胡子瞪眼,懒得理我们兄弟二人。”

“如此看来,若是箫厉大叔心怀不轨的话,那大长老的选择,便是谁能担任族长的关键啊。”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便去找大长老,向他诉清原委,求他助我一臂之力。”

言罢,箫震正欲起身离去,却被箫玄拉住了衣角。

“万万不可,父亲。”箫玄急声道。

“嗯?”

“若是箫厉心怀异心的话,那他自然知道,能否当上族长,大长老的意见是重中之重。

若是箫厉前去寻找大长老,谎称老族长让位于他,又该如何?”

闻言,箫震心神一颤。细想之下,箫玄说的句句在理。

念及此,不由地懊恼自责起来:箫震啊箫震,都说你气稳持重,怎么如今在关键时刻,如此心浮气躁?

“父亲,孩儿之见,当下坐观其变。大长老老成持重、阅历丰厚,一定会给出一个最客观最公平的选择,断不会被他人之言误导。

再者,您既然受老族长亲口诏命,此时此刻便该自然从容,现在去找大长老,反倒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是你的便是你的,无须向任何人证明。

在这个时候,谁能沉得住气,谁的胜算便越大。”

箫玄刀劈斧剁,将箫震心头的乱麻快刀展开,顿时让他豁然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最强大侠系统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暗黑破坏神之圣骑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开朗。

听着箫玄洞若观火的见解,箫震恍然大悟的同时,不由地感到诧异:

这孩子见解居然如此独到,莫非果真如老族长所言,武道不通,可走文道?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一身黑衣的箫厉来到了大长老的屋前,而未待其敲门,便听大长老那沧桑而又威严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箫厉,天色已晚,到此何事?”

闻言,箫厉不敢怠慢,忙朝着屋门拱了拱手,道:“近日听闻大长老身体不适,晚辈特地派人前往洛阳,买来了一枚纳元丹。希望对大长老的身体有所帮助。”

纳元丹,二级丹药,唯有专门的炼丹师方可炼成。

炼丹师身份高贵,别说他箫家,即便放眼叶城,也找不到一个一级炼丹师。

而像纳元丹这种二级丹药,只有二级炼丹师方可炼化而成!

其药力温和,可以快速恢复身上的伤势,简直是出门在外、居家必备之良药!

“嗯,有心了。可还有他事?”

感受到大长老的声音缓和了许多,箫厉心中骤然狂喜,忙接着说道:

“前日父亲临终之时,曾口头任命我为下任族长。谁料未及嘱托长老们,便溘然长逝。

晚辈一时迷茫,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做,特来向大长老请教。”

闻言,屋内沉默了。

良久,大长老悠悠说道:

“既然老族长已经钦定你为下任族长,便按你心中所想去执行便是,又有什么好迷茫的?”

大长老的话如同一颗定心丸,让箫厉那惴惴不安的心陡然镇定下来。

朝着木门微微作揖,箫厉道:“多谢大长老指点,晚辈明白了。”

言罢,便匆匆离去。

片刻之后,屋内传来一声语气莫名的长叹。



是夜,箫玄从梦中醒来。想来是白天睡得太久,这时反而辗转反侧,夜不得眠。

自打穿越过来,便坏事不断。先是路上险些丧命,好不容易赶了回来,又卷入族长之争的旋涡之中。

虽然箫厉尚未表态,但是他隐隐能觉得,此事不会那么简单。如果父亲不能如愿以偿地当上族长,那自己,怕是也不会好过。

一无背景,二无实力,如何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立足?

在以前那个世界,实力差只会被人看不起。在这个世界,实力差,怕是会有性命之忧。

且从昨日之事看,如今大唐不太平,风雨飘摇,奸臣当道,流寇四起,没有实力,怕是不能在这乱世立足啊。

念及此,箫玄没有了睡意,下床走到门前,悄悄推开木门,轻轻走了出去。

四周寂静无声,零零散散的雪花落了下来。一声,两声,低低切切,月华如水,洒在他的肩上。

他昂首看天,明月悬空,繁星点点。

“呵呵,玄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树林中,在静了片刻后,传出男子的关切笑声。

树枝一阵摇摆,一位中年人跃了出来,脸庞上带着笑意,看向月光下的箫玄。

箫震呵呵一笑,问道,转念似又想到什么般,未及箫玄回答,柔声说道:

“玄儿,修行一途,莫急莫慌,即便你永远滞留于筑基三层,为父也不会怪你。不论父亲能否继任族长,只要父亲还活着,便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箫玄闻言,心头一暖。旋即看向父亲,微微一笑,正色说道:“孩儿不会做庸人的。”

“哈哈,好,父亲相信你,时候不早,你且回房休息吧。”

箫震大笑一声,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放心吧,父亲。”箫玄抬起头来,看着父亲离开的方向,喃喃道。

在箫玄抬头的那一刹,手指中的黑色戒指,却是忽然亮起了一抹极其微弱的诡异光芒,稍纵即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叶问水的小说最强大侠系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最强大侠系统最新章节最强大侠系统全文阅读最强大侠系统5200最强大侠系统无弹窗最强大侠系统txt下载最强大侠系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叶问水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