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梁的守护神紫琅文学

本章节来自于 星陨神帝 http://www.zilang.net/253/253313/
杨大帝。
  这个称呼有些奇怪,或者说有些犯禁。
  因为大梁只有一位皇帝,姓赵。
  而现如今站在洛川面前的这一位,不享帝位,却以帝字尊号。
  这件事情很了不起。
  就连大梁皇室也不敢反对。
  因为他是丹鼎大帝,杨天笑。
  大梁帝国近百年来,唯一一个称帝的修行者。
  对于大梁百姓而言,他们或许不知道星殿殿主的名讳,也可以不知道太祖皇帝的谥号,但他们绝对知道丹鼎大帝杨天笑。
  星殿殿主苏先生到底是不是恒星境强者,至今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虽然人们更倾向于认为他已经站到了那个高度上。
  而杨天笑则是当世公认的恒星境强者。
  大唐有凌瞾。
  大燕有牧哲。
  在大梁,则有杨天笑。
  他是丹神,更是大梁的守护神。
  正因为有了他的存在,大梁才能国泰民安,享百年清福,让那些觊觎大梁大好河山的宵小之徒闻风丧胆。
  关于杨天笑对于大梁,甚至对于整个星陨大陆的意义究竟有多大,用任何辞藻来形容都是苍白的。
  他的名字,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的丰碑之一。
  他是漫漫历史长河中一块永世不塌的礁石,也是浩瀚星空中一颗永恒不落的明星。
  不管这个世界过了多少年,经历了什么样的时代变迁,他的名字也注定无法被抹去。
  他或许没有星耀神帝那般伟大,却注定能与之一起流芳百世。
  至少在大梁帝国境内,不管是修行者,还是普通百姓,几乎都已经将杨天笑奉若神明,哪怕他已经不问世事多年。
  或许世人对杨大帝唯一的抱憾,便是在于他始终不曾留下一方传承。
  星耀大帝一手创立了祁山,直到今时今日,仍旧是剑道修士心中的圣地。
  苏先生执掌星殿,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毕生所学,既是承先人之福,也是自身的造化所得,而这一切,他都留在了星殿。
  唯有杨大帝,自始至终,都独善其身,不论是他破境恒星之前,还是之后,都始终没有成立一方道统。
  药王阁当然不算,杨天笑只是曾经在那里待过几年而已,离开的时候,他还只是一名学徒。
  就连药王阁阁主,当代药圣李思壁,也不敢说杨天笑是他的徒弟。
  恒星境不是真正的永恒,更不代表永生,所以若有一日杨天笑憾然殒落,那么,他这一脉便算是彻底消亡于历史长河了。
  这当然是一件非常令人惋惜且忧虑的事情。
  却没有人知道杨天笑为什么执意如此。
  或者更准确的说,也根本没有什么人敢问。
  为数不多敢这么问的人,这些年也根本找不到杨天笑的踪迹。
  杨大帝醉心丹道,云游四方,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在大梁并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今日洛川能在观星楼见到这位传奇强者,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虽然他早就已经猜到了。
  观星楼是星殿所有,照理来说,能够操控观星楼的人,也只能是星殿的人。
  比如说苏先生。
  或者圣星司司主范烨。
  但如果答案是杨天笑的话,恐怕谁都无法质疑。
  因为他是杨天笑。
  在观星大会开始之前,洛川就已经从左老那里得知,在观星楼里面藏着一位非常恐怖的存在,就连左老也忌惮非常,不得不退避三舍。
  左老是启星境。
  那么,连他都忌惮的人,至少也得是启星境才行!
  当然,仅凭这一点是不够的,真正让洛川在猜到背后帮助自己登楼的,乃是传说中的丹鼎大帝的决定性证据,还是当他炼制九星逆转乾坤丹的那一幕。
  对方几乎是手把手地教会了洛川炼制九星宝丹。
  那么说明此人至少是一名高阶丹师!
  启星境以上的修为。
  至少高阶丹师的实力。
  这两者加在一起,别说是仅限于大梁帝国了,就算把整个星陨大陆的所有修行者全加上,也只能得出一个答案。
  丹鼎大帝,杨天笑。
  之后洛川明明已经得到了解除饕餮曼陀罗的主材,也注定赢得与颜少卿的赌局,他为什么还那么拼,哪怕再怎么山穷水尽也与南宫剑痕、徐悲等投影战个你死我活?
  因为他知道,杨天笑在等着他手中炼制的灵丹。
  即便洛川不是一个那么忠君爱国的人,他也知道,杨大帝绝不能出问题!
  否则,大梁危矣!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若大梁临危,他与红豆又如何独善其身?
  洛川不希望江州的噩梦再度重演。
  洛川在观星楼第五十八层、五十九层,接连遭遇了苏先生与杨大帝的力量投影,为何两人都对洛川没有半分恶意,反而帮助其增长实战经验,加深丹道感悟?
  当然是杨天笑送给洛川的造化。
  所以洛川才会在看到杨天笑的投影之时浑身轻松,丝毫没有被可能淘汰出局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星陨神帝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念念不忘,景少的爱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紧张感。北大洼
  事实证明,洛川猜对了。
  一直在背后默默帮助他登楼的人,就是杨天笑。
  但这并不能让洛川为之欣喜,甚至他初时的震撼很快就被强压下了心底。
  因为他知道,这位大梁的守护神,受了伤。
  所以在下一刻,洛川赶紧从山海壶中拿出了他之前所炼制的各种星级大丹,以及那株晶莹剔透的雪莲,交到了杨天笑的面前。
  紧张且担忧地看着这位大梁第一强者。
  却不曾想,杨天笑并没有从洛川手中接过这些东西,而是轻轻合上了手中的经卷,笑道:“跟我来。”
  言罢,平地有风起,洛川眼前的景象再度被金光所遮挡,一股巨大的失重感急速袭上洛川的心头。
  等他回过神来,站稳脚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来到了……
  一间酒楼中!
  四周人声鼎沸,来往的食客络绎不绝,店小二正在卖力地吆喝,几个醉眼朦胧的大汉在旁若无人地划着拳。
  杨天笑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正拿着筷子狼吞虎咽。
  洛川有些发愣,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进入了幻境之中,还是已经被带离了观星楼。
  当然,这种事情不用他去猜。
  他可以问。
  所以在愣神了片刻之后,洛川便走到了杨天笑对面坐下,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位书生模样的恒星境强者在卖力地撕扯着一只鸭腿。
  虽然不是那么没有形象,但也不像是一位高手应有的风范。
  “这家云来楼的桂花鱼最有特色,尝尝。”
  洛川犹豫着拿起筷子,但终究还是没有伸出去,而是沉声道:“这里是……”
  杨天笑扔掉手中的骨头,轻轻嘬了一口手指,这才拿起旁边的热毛巾擦了擦手。
  “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
  闻言,洛川哪里还有心思吃菜,而是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传说观星楼的最顶层,是一个小世界……
  可是,洛川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小世界既不是如月影秘境那般诡异,也不是像寒潭秘境那般奇特,反而就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样展现在他的眼前!
  那么,这些食客、店家,是活生生的人吗?
  他面前的那条桂花鱼,又是真实的吗?
  一时间,洛川觉得自己的思维好像有些跟不上节奏了,毕竟任他想象力再怎么丰富,也绝对想不到观星楼第一百层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杨天笑似乎对于洛川脸上的震撼深觉有趣,顿时笑着道:“这可不是什么幻术,这楼是真的,人是真的,菜,也是真的。”
  说着,杨天笑便已经向桌上的桂花鱼发动了攻势。
  但洛川却还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可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观星楼可不是月影秘境,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原住民驻扎其中,所以洛川的这个问题便显得格外的意味深长。
  而杨天笑的回答则再次让洛川心头一震。
  “听说过星殿的黑狱吗?”
  洛川懵了,因为杨天笑的言外之意是在告诉他,这里就是星殿的黑狱!
  他所看到的这些人,就是黑狱的囚犯!
  那些自从进了黑狱之后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囚犯!
  “可是……可是……”
  洛川突然觉得自己的舌头有些不好使了,接连说了几个“可是”,也没能说出他想说的话来。
  而杨天笑则好似已经知道了洛川想到问什么。
  “你既然学过长生书,难道不知道梦罗丹吗?”
  闻言,洛川突然觉得后脊有些发寒,他突然想起了《楚门的世界》,只不过这些被关押在星殿黑狱中的囚犯们,都是楚门。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星殿的做法好像非常仁慈,毕竟这些恶徒理应得到更严苛的处罚,但星殿却给了他们一个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一段和平而美好的生活。
  但事实上,洛川却是知道,这些人在服下梦罗丹之后,便被清洗了记忆,修改了神魂,变成了一具具活生生的傀儡!
  星殿想让你变成一个店小二,那么从此你就是店小二了。
  星殿想让你变成一名酒客,那么从此你就是酒客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一具具皮囊之下的灵魂,早已在服下梦罗丹的那一刻死亡了呢?
  现在的这些囚犯,早已与他们来到黑狱前不再是同一个人了……
  这件事情非常恐怖,直让洛川头皮发麻。
  然而,不等他深想星殿此举的目的何在,杨天笑便已经拿起了一只酒盅,对洛川摇手示意。
  洛川有些僵硬地端起酒杯与杨天笑轻轻一碰,但喝进口中的味道却有些莫名的苦涩。
  杨天笑好似没有发现洛川的异常,他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和酒盅,拿起毛巾擦了擦嘴。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惑,一个一个来,你问,我答。”
  ===============================
  ps:感谢‘永远铭刻’8元红包打赏,感谢‘不在乎的在乎310609931’2元红包打赏。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慕白公子的小说星陨神帝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星陨神帝最新章节星陨神帝全文阅读星陨神帝5200星陨神帝无弹窗星陨神帝txt下载星陨神帝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慕白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