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两百零三章 一个州欺负一个宗

本章节来自于 星陨神帝 http://www.zilang.net/253/253313/
洛川的这番话很不讲道理。

可关键在于,就连卫尘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讲道理。

如果说当日威慑踏云宗是为了自保,绑架纪轻梦是一时冲动的话,那么,现如今那洪崖宫的许长老并没有刻意针对青州众修,洛川为什么突然跳出来要打对方的脸?

这真的是一件非常没有道理的事情。

至于说洛川言辞中的与那白须老者的缘分也好,要跟踏云宗争脸面也罢,自然是没人相信的。

那无非是一个无比拙劣的借口。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又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果洛川足够聪明的话,便不应该在此时出头,更不应该在此地得罪洪崖宫。

可偏偏洛川就这么做了,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给青州众修任何反应的时间。

卫尘与北蝉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彼此眼底的凝重之意。

原本按照计划,一切如卫尘所言,汴州修行界与青州向来交好,此番他们想要出城,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洪崖宫可以不给凌剑宗面子,但必须给廖昙面子,也必须给整个青州一个面子。

再加上卫尘的游说之力,洛川想要将红豆、谢长京和秦未央三人带到观星楼,也不是很难。

可现在洛川的一番话,却让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

卫尘在想着稍后应该如何向洪崖宫的人解释,以求化解这场误会。

北蝉一言不发地仰着脖子,阴测测地看着那位许姓长老。

红豆暗暗捏紧了手中的灵丹,看着洛川的目光满是担忧。

纪轻梦与她身边的那位剑侍则是满脸的幸灾乐祸,仿佛恨不得洛川被那洪崖宫的人一掌劈死。

至于说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那表情就更精彩了。

有钦佩者,有震惊者,也有惋惜者,更有嘲讽者。

“青州?这群人就是从青州来的乡野村夫?就凭他们也敢与洪崖宫的许长老叫板?”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估计他们连洪崖宫的名号都不曾听说过,此番敢在这里闹事,看来是不想活了。”

“不过看那狗胆包天的小兔崽子身边有好几个聚星境的强者呢,想来必定不是出自同一个宗门的,只是不知道待会儿若那小子遭了难,有谁会给他出头?”

众人议论纷纷,却是没有一个人能认为此事能够善了,更没人觉得洛川还能活着离开桦城。

当然,这一切,最终还是得看洪崖宫的态度,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要看那位许长老的意思。

而此时的许忧眼中也悄然闪过了一抹惊疑不定之色。

不过只是一个瞬间,那抹疑色就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冰冷。

许忧忌惮的,并不是洛川这个对他没有半点威胁的小家伙,而是他身后那九个人,不,如果再算上纪轻梦身边那名剑侍的话,现如今出现在许忧眼前的,其实是十位聚星境强者。

但也正如众人所言,许忧很清楚,即便是青州最强大的凌剑宗,也拿不出十位聚星境出来。

所以这十个人,必定不是出自同一宗门的。

此番观星大会,青州众修抱团而来,当然是存了威慑其他修行势力的意思,不过在许忧看来,此举却有一个非常重大的缺陷。

若是一路相安无事还好,一旦遇到生死危机,这些人必定会如一盘散沙一般,大难临头各自飞。

所以只是转眼间,许忧已经心中有数,寒声道:“此子留下,其余青州人等,速速出城!”

话音落下,场中立刻一片哗然。

“看来这洪崖宫长老做事也是极有分寸,竟然并没有因此而迁怒其他青州修士,而是只盯着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人。”

“这下子那小子当真是死定了,就是不知道他门内来了几个人?”

“来几个人也是白搭,就算他身后那些聚星境强者都跟他是同门师兄弟,又有谁敢在汴州得罪洪崖宫?难道打算为此舍了那观星大会的造化吗?”

到了这个时候,在场绝大多数人看向洛川的眼神都变得冷漠了起来,就连之前被宁青问话的那个麻衣男子也暗暗向后退了几步,以示撇清关系,生怕被洪崖宫所迁怒。

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出乎了所有人,包括许忧的意料之外。

洛川背后的那九位青州聚星境强者,包括纪轻梦二人,谁都没有动。

纪轻梦不敢动,是担心洛川在生死疯狂之际,引爆自己的星海,拉自己垫背。

而其他人不动,则显得态度极为玩味了。

就连原本准备就此离城的杨家天骄,也被宁青一把拉住了胳膊,并暗暗向他摇了摇头。

一时间,场中再度变得一片死寂,无数人都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星陨神帝00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00小说推荐阅读:豪门契约,总裁老公不及格!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思议。暖婚厚爱极品妻

而许忧的脸色则更沉了三分。

“许某再说一遍,除了此子,其他青州众修,速速离城,切莫自误!”

话音落下,卫尘再一次转头看向北蝉,苦笑着问道:“如此,值得吗?”

北蝉的目光始终锁定在许忧身上,听得卫尘此问,只是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首先,廖昙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其次,那个姓洛的小王八蛋自凌剑宗发迹以来,虽然每一步都走得很险,但他从来没输过,最后……”

“我也看那家伙很不爽。”

言罢,一层淡淡的杏黄色星辉蓦然自北蝉腹间升起,遮住了他脸上的阴郁之气,也将场中的气氛染得无比肃杀。

北蝉没有回答许忧的话,却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而他的这番行动,就像是一点火星,彻底点燃了整片原野,于是在接下来,卫尘也激发了星海。

然后是南宫胜和夏猛,宁青和杨行昌。

最后是赵寻鸣与另外个叫做陈刚的散修。

除了那个带着斗笠的中年男人,以及纪轻梦身边的剑侍之外,已有整整八道星辉激昂而起,染黄了洛川眼前那座古朴的城门,也映亮了许忧那沉寂到谷底的脸庞。

与此同时,洛川终于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不疾不徐地笑道:“我青州修士,在面对外敌的时候,从来都是同生死,共进退的,却不知你洪崖宫,有没有与我青州一战的底气!”

话音落下,洛川赫然祭出了山海壶中的挽歌剑,挥手遥指那高高在上的洪崖宫长老。

“哈哈哈哈,有趣!着实有趣!世人皆传,青州多软弱可欺之辈,今日一见,纯属妄言!既然要打,便再算上老夫一份!”

说着,洛川身边的那位白须老者也负剑而起,嘴边虽然还残留着鲜红,但双眼却亮得有些瘆人。

见状,许忧彻底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些青州修士在发什么疯,为什么会为了一个洗星境的小子与洪崖宫宣战,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汴州是谁的地盘吗?难道他们不害怕自家掌门出手将血染桦城吗?

下意识的,许忧便认为这些人一定是在虚张声势,想要逼迫自己服软。

“大胆!你们可知我是谁!我乃洪崖宫长老许忧,若你们今日胆敢闯阵,便是与我洪崖宫为敌,他日我洪崖宫必将兵发你宗,让你宗寸草不生!”

许忧原本想要用这番话,给青州众人最后的威慑,让他们知难而退。

却不曾想,一声轻笑却忽的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那你可知我是谁?我是青州血狱谷北蝉,若你洪崖宫兵发青州,我血狱谷第一个就要屠你门下弟子千万!”

话音落下,一旁的卫尘顿时眼前一亮,明白了北蝉的用意,于是第二个笑道:“我是青州天元门卫尘,若你洪崖宫真的胆敢进犯青州,我天元门誓与你等不死不休!”

宁青接着开口道:“我乃青州宁家,宁青,日后等你洪崖宫入侵青州,我宁家全族男儿,定抛头洒血,不惜一切保卫青州土地!”

最后,洛川掠空而起,看着满目惊色的许忧,缓缓笑道:“小爷我是凌剑宗洛川,不说别的,你今天得罪了我,我师兄廖昙在观星大会上就会为我找回场子来,若你真的狗胆包天,意欲驱使洪崖宫兵发青州,那么,我凌剑宗作为青州第一宗门,一定让你们有来无回!”

这一句句豪言壮语说出来,许忧的眼中已经闪出了一丝慌乱,因为他发现,事情彻底闹大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经过洛川几人的这番誓词,顿时把刚才许忧说要兵发某一宗门的言辞,转换了概念,变成了洪崖宫要与整个青州为敌!

这可了不得了!

洪崖宫虽然作为准一等门派,御下有三大碎星,十大聚星,胜过凌剑宗千筹,但若说挑战整个青州修行界,无异于蜉蝣撼树,天方夜谭!

别的不说,光是青州用人海战术也能把洪崖宫给填死。

更何况,你洪崖宫若真的胆敢兵发青州,挑起大梁内战,你以为皇室会坐视不理吗?你以为星殿是吃干饭的吗!

“你们这群牙尖嘴利的小辈,我可没说要与青州为敌,我说的是……”

不等许忧说完,洛川便厉喝一声:“你刚才口口声声称要让我等宗门寸草不生,便等同与我凌剑宗、血狱谷、天元门三大宗门宣战,与宁家、杨家、夏家、南宫家这四大家为敌,不是与青州为敌,是什么!”

“你……你……”许忧深知中了对方的圈套,一时间竟然被怼得哑口无言,气急攻心,随之一声怪叫,猛地从口中吐出了一道血箭。

直看得四周修行众修全部目瞪口呆。

这位洪崖宫堂堂四长老,聚星六重境强者,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儿,给气吐血了?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慕白公子的小说星陨神帝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星陨神帝最新章节星陨神帝全文阅读星陨神帝5200星陨神帝无弹窗星陨神帝txt下载星陨神帝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慕白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