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34 迷了神志

本章节来自于 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 http://www.zilang.net/252/252783/
南宫承烨哪里肯放过萧莠子,搂着她又是一阵缠绵,才恋恋不舍地去早朝。
  南宫承烨刚走,殷若月便出现在萧莠子的寝宫,而此时的萧莠子正在脱皮的“酝酿阶段”!
  她的宫殿落下了纱帘,站在纱帘外的殷若月只看见她在床上或是撩腿,或是伸臂,在锦床上不老实地滚来滚去……
  殷若月也是蛇族,他当然知道萧莠子在脱皮,也知道脱了皮的萧莠子会到发情期。
  因此,他在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而这时,萧莠子娇柔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似乎有一种蚀骨的魔力,令殷若月移不开脚步——
  “殷若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
  “说啊!干嘛不说!”
  “是虞佳人和胡斐儿,她们两个要联手对付你!”
  “嗯,知道了,我会提防的,谢谢你,若月……”
  萧莠子一边和殷若月说着,一边从旧的那层皮中剥离出来,终于懒懒地趴在了床上……
  “哦,好累哦,每次脱皮,我都像是八天没睡觉一般……”
  ……
  纱帐隔开了萧莠子曼妙的身姿,却隔不开萧莠子在脱皮过程中的气味,那种诱人的气味,唯有身为蛇族的殷若月才能体会得更为深刻。
  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用极强的定力忍耐着自己。
  “我先走了,萧莠子……我会随时保护在你身边的……”
  殷若月说完,转身欲走,他这才发现,他的身上已经出了一层汗,他们蛇族体温偏冷,是很少流汗的,但此时,他浑身上下却是热血沸腾,仿佛有一股热火在身体中迅速流动……
  偏偏这时,萧莠子还不放过殷若月——
  “不要走,殷若月,不要走……”
  殷若月没有转过身,“萧莠子,还有什么事吗?”丹修
  “是我刚脱下的皮……若月,你帮我处理掉吧……我现在懒懒的不能动弹,又不能使唤别的宫人……我怕被胡斐儿或是虞佳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好……好吧……萧莠子,你把被盖上,我去……我去你身边取你脱下的皮……”
  萧莠子随手撩了被子盖上刚脱完皮的身体——
  “哦……好……若月啊……你真好……你是我最信赖的人……哦,不,是蛇了……”
  ……
  尽管多留下一秒钟都是煎熬,但殷若月却拒绝不了萧莠子的请求!
  他撩开纱帐,走近萧莠子的身边,发现她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脸色泛红,睫羽紧闭,呼吸清浅……
  也许是刚才脱皮太累,太耗她的精力了!
  她的白莹莹的美背和秀美的双腿都没有被完全遮盖上,殷若月拾起她身边脱下来的人皮,本想去帮她盖好被子,半空的手又垂放下来……
  “萧莠子,我到底还是一个懦夫!”
  ……
  殷若月走出萧莠子的寝宫,迅速处理了她脱下的皮。
  “殷若月!”
  殷若月转过身,见是胡斐儿。
  胡斐儿面露轻佻,殷若月实在是太帅了,虽然他不及南宫承烨的阳刚,却独有一种阴柔之美的气质,令强大的女人会有一种保护欲!
  “我们又见面了!殷若月!”
  “我准备出宫!”
  殷若月说完就要走,胡斐儿眼疾手快,立刻拽住了他。
  “殷若月,你为何不敢看我的眼睛啊!”
  殷若月依然垂着眸,只因他知道胡斐儿有迷幻之术,万万不能看她的眼睛,否则,会被这个狐媚子迷了神志!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蓟东歌的小说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最新章节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全文阅读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5200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无弹窗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txt下载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蓟东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