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9 野外写生

本章节来自于 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 http://www.zilang.net/252/252783/
这时,树下传来大瓢焦急地呼喊小葫芦的声音,几尺高的一个汉子,跟一滩烂泥似的靠着大槐树哭,那场面之凄凉,无不令见者为之心酸啊……
  老褐媳妇儿触景生情,忍不住向老褐请示道:“那……相公,你瞅瞅这大瓢丢了孩子,哭得多伤心啊,咱们那绿娃……是不是该也去找找了,可别迷路或是又被那些人当成不祥之物啊……”
  “他本来就是不祥之物!丢了更好!省的我看着他黑眼了还!”
  …………………………………………………………………………………
  金色的秋天,是最适合野外写生的!
  蔚蓝的天,洁白的云,青青的草,棕黄的叶……
  所到之处,都是能跃然于纸上的美丽风景!
  殷凌月的前面跑着的,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们;身旁围着的,是和采花蜜蜂一样嗡嗡的村妇们;心里想的,是身边那个活泼好动,跟孩子王似的萧莠子!
  此时的她倒像个老师,给孩子们将什么“近大远小”什么“明暗度对比”之类的,难怪南宫承烨说她是未来世界里的人,果然在各个方面,她都显得那么突出和与众不同!
  ……
  选了合适的位置,大家开始摊开笔墨纸张作画!
  殷凌月走到萧莠子身边,发现她手里攥着一块用来画眉的石黛,正在泛黄的宣纸上沙沙作响地涂着,外形已经勾勒出个大概——是一个男子的侧脸!
  “萧莠子,你在画什么?”
  萧莠子正专心构思,殷凌月的话令她冷不防地吓了一跳,她转过身,刚好对上他那一双邪魅如桃花盛开的眼眸——
  他很帅,眼睛深处,似是藏着能摄人魂魄的无底洞;鼻梁的弧度傲人;大部分的时间,他的唇都是冷冷而不笑的,而这样的他也是酷酷的!细雨润无声
  “可以看看你的画吗?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用石黛画画!”
  殷凌月也不等萧莠子回应,拿起画来端详,单从脸部的轮廓就可以看出,萧莠子画的是一个美男子,殷凌月有些得意——原来她画得是自己!
  “脸部的线条有些过于硬朗了!”殷凌月指着自己的下巴对萧莠子说道,“我没有这么宽的下颌!”
  他自以为是地拿起石黛,弯身身子,以便贴她很近,闻她幽幽的体香,并在她的画上开始大胆地改来改去……
  “看来是你误会了!我没有画你,我画的是……是我家的大宝!”
  直接抢过石黛有点儿不礼貌,但好好的一幅画却被殷凌月改得不成样子!
  萧莠子趁殷凌月愣住的时候,从他手中拿过石黛,讪讪一笑,“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她画的竟然是南宫承烨!
  殷凌月的心口传来一股又一股的挫败感,再次低头看她的时候,她正在勾勒眼型,拥有那如行云流水般眼线的,不是南宫承烨还是谁!
  只不过,本应属于他的腹黑和狡诈却在她这里成了纯真和呆萌!
  殷凌月有气愤的暗流直击胸口,他随手扬起一股风,将萧莠子的画吹到了树上,“咔嚓”一声,一分为二!
  “我的画!”萧莠子极为惋惜,“我好不容易来了灵感的画!”
  “咱们可是野外写生,不许画人物,只能画风景!”
  殷凌月冷酷地甩下这么一句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蓟东歌的小说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最新章节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全文阅读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5200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无弹窗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txt下载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蓟东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