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7.蝉(11)

本章节来自于 枕上8号 http://www.zilang.net/252/252499/
    滕雨一行赶到医院时,田蜜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哭得稀里哗啦,田伯面色沉重,不停拿着纸巾给女儿擦脸。

    滕雨踮脚从病房窗口向里望,病床上躺着个包裹严实的病人,脸上还罩着呼吸机,要不是事先知道那人是徐子华,她是认不出的。

    主治医生拿了几张化验单片正和一旁的秦默报告,徐子华身上十七处砍伤,凶器应该是镰刀,病人失血过多至昏迷不醒,目前已输了血能否醒来就看天意了。

    田蜜听了哭得更是上气不接下气,满是怨念的嚷嚷着,“凶手那个变态居然用镰刀,让我逮住我特么用斧头……”

    田伯手里的纸巾不往田蜜脸上擦了,直接堵她嘴上,“我的小祖宗啊这是医院啊,没看见那边有警察啊说话别不经大脑啊……”

    此时警察已经站到这对父女面前了。

    何晓婧瞅了瞅哭得一团糟的田蜜,“徐子华的情况我们需进一步了解下,请家属配合到局里一趟,我觉得由妻子田蜜去更合适些。”

    田蜜有些诧异,忍着眼泪抬头问:“什么?”

    “请随我们到局里一趟,做个笔录而已。”何晓婧解释一遍。

    田蜜望着重症监护室的门摇摇头,“我哪都不去,我要在这守着我丈夫,你们想问什么我都不知道啊,我也是醒了发现徐子华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然后就接到公安打来的电话说我丈夫被人砍了正医院抢救呢。”

    何晓婧见对方一脸真诚,转身拿过王宽手里的笔记本,打开,放到旁侧的座椅上,躬身问,“你看这监控画面里的人是不是徐子华。”

    田蜜盯着电脑里的监控画面,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雨下的很大,深夜的街角出现一个披着雨衣的男人,他走到两个超大垃圾桶中间俯身放了个什么东西。何晓婧把监控画面放大,依稀看出是一盒包子。接着雨衣男子起身离开,垃圾桶后爬出个挂满塑料袋貌似流浪汉的人,流浪汉四周望了望才拿起地上的包子吃起来。吃完后又缩到垃圾桶后面好似车棚的地方避雨。此人躺在地上枕着个破布娃娃,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大概十分钟左右,一辆遮着牌照的敞篷车停在垃圾桶旁,去而复返的雨衣男人从车里走下,手里拎着一捆绳子,他悄悄靠近躺在车棚处睡觉的流浪汉,踢了踢对方,没反应,接着开始捆绑对方,刚捆住了脚,流浪汉突然坐起来,雨衣男子似乎吓了一跳忙死命摁着对方继续捆,可流浪汉力气比他大很多,很快,流浪汉推开了雨衣男又解开脚上的绳子,可雨衣男并不甘心,抓起绳子又扑向流浪汉,一番短暂厮打之后,流浪汉从衣服里取出一把镰刀拼命向雨衣男砍去,最终雨衣男倒在地上,饶是雨下的大画面有些模糊可仍看得清雨衣男身上留下的血水被雨水冲的鲜红一片,而流浪汉早已消失在茫茫大雨中。

    田蜜死死盯着监控画面,简直不敢呼吸,何晓婧按了快进键,画面显示大约凌晨4点半,雨停了,保洁拿着扫帚走到垃圾桶旁收拾垃圾,突然见到躺地上的男子吓得丢了扫帚忙打电话报警。

    何晓婧手指敲了敲电脑屏幕提醒田蜜,“之后警察赶到将画面中的男子送到医院,我们从他随身带的证件中判断此人正是你丈夫徐子华。”

    田蜜惊恐的摇摇头,“这……这怎么可能呢。”

    何晓婧将画面返回,“看到没,徐子华送包子给对方,离开后又开车返回并且拿了绳子捆绑这位流浪汉,他如此举动是为了什么,最近你丈夫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行为?”

    田蜜仍是摇头,“没发现不正常。”她又望了望监控画面,“警察同志我有点晕,我实在不理解这个披着雨衣的家伙在做什么,他真的是徐子华么?”

    何晓婧收了电脑,起身,点点头,“确实是徐子华,遮挡牌照的那辆车正是他所在的快递公司的。”少爷专属小丫头

    田蜜和一旁的田伯对视一眼,一对父女,四只蒙圈的眼,显然俩人都很难消化这一切,毕竟徐子华一直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看来从田蜜这里得不到什么线索了,何晓婧对始终坐在医院走廊处的秦默颔首道:“秦先生我们先离开了,有情况的话彼此联系。”

    秦默点点头,目送何晓婧等警员离开医院。

    秦默摇了两圈轮椅停到田蜜面前,“田小姐,你丈夫现在是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是么?”

    田蜜反应有些迟钝,点点头。

    “那他之前是做什么的?”

    “倒卖过书碟,做过煎饼,卖过麻辣烫当过搬运工,还干过司机。”

    秦默继续问,“大概四五年前,你丈夫在做什么?”

    田蜜回忆了下,“当司机,他当司机好多年了。”

    “后来为什么不干了?”

    “好像……子华好像无意中出了车祸,不久后他就不干了。”

    “车祸?”秦默盯着对方,“多久之前?什么样的车祸?”

    田蜜皱了皱眉头,回忆了一番才说起,“大概是四年前,具体我也不太清楚,那天他下班回家脱了外套我见他里面的白衬衣上全是血,我吓一跳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什么就是出个小车祸,我见他身上没伤口但脸色特别白,当时我就懵了以为他撞了别人肇事逃逸,他说没撞人撞死了老板的狗,他抱着狗去医院结果那狗没抢救过来。子华人老实,他说什么我都信,后来他洗了澡说他太累了,我见他一头倒在床上也没打扰他。”

    秦默询问:“你确认是狗血不是人血?”

    田蜜眨眨肿眼泡,“狗血人血不都是红色的么?怎么分?”

    秦默稍怔,摆摆手,“没事了。”他打算离开,入电梯时才回头问一句,“田小姐应该不记得徐子华出车祸那天是哪一天吧。”

    这个胖女人神经不是一般的大条,丈夫满身鲜血回来说句撞了狗她都信,估计什么都不会往心里去,更何况要她记得几年前的某一天的准确日期。

    秦默本不抱希望的,电梯口问这一句,或许存在侥幸心理,谁知田蜜竟回答:“那天是6月21日,正好是夏至。”

    电梯门已打开,听到此话的秦默并没有进去,而是转头望着对方,“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田蜜低下头不说话。

    秦默望一眼她身后的重症监护室,口吻略沉重,“如果你希望早日将砍伤你丈夫的凶手找到,并把这件案子弄清楚,最好知无不言。”

    田蜜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说:“那个我第一个男朋友是无锡的,上初中时候的,每年夏至他都要吃馄钝,说是家乡习俗夏至馄钝冬至团,后来夏至那天我也跟着吃馄钝,虽然最终我们没在一起,但也落下个习惯,再后来徐子华知道了这事每次见我吃馄钝他都不高兴,那天我正好煮了馄饨想趁着徐子华还没下班赶紧消灭干净,馄钝刚煮好他就回来了我只好把一锅馄饨倒垃圾桶了,我从小不浪费一粒粮食当时特别心疼,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秦默点点头,入了电梯。

    滕雨这个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听众在一旁默默想着,这个田蜜真是花痴,不是秦筝是她默默暗恋多年的鲜肉么,敢情之前还有个无锡的男票,这胖女人没白活,博爱。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神话的小说枕上8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枕上8号最新章节枕上8号全文阅读枕上8号5200枕上8号无弹窗枕上8号txt下载枕上8号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神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