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6.蝉(10)

本章节来自于 枕上8号 http://www.zilang.net/252/252499/
    秦默对着快递上门的徐子华淡淡一笑,“劳烦徐先生亲自跑一趟,不如进屋喝杯茶。”

    徐子华讪讪道:“秦先生抬举我了,可别称呼我先生先生的,听着怪别扭的,秦先生可以叫我子华小华小徐都行。”

    秦默仍客气着,“进屋坐坐怎样。”

    “这个……”徐子华似乎觉得不太合适。

    秦筝出来帮腔,“不知徐先生是否对茶有兴趣,武夷山的大红袍,难得的好茶,不进屋尝尝可惜了。”

    对方终于爽快的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屋内,滕雨见秦筝真的不知从哪弄的包装考究的大红袍,这8号院平日连个茶叶梗跟都没有,突然冒出这么高端的茶叶,鬼都看出有问题了。

    看来秦默对徐子华真上心了。

    秦筝沏了两杯茶,一杯转给徐子华另一杯端给了秦默。

    秦默掀开茶盖,轻轻拂了拂荡漾的茶叶,再浅嘬一口,放下,动作娴熟优雅行云流水一副很内行的样子。

    滕雨又在一旁翻白眼,装吧,连口水都不喝的人。

    徐子华一口一口品着杯中茶,连连称赞。一杯见底后他心生感叹,“我父亲生前最爱喝的就是茶,可惜那时候我们家穷买不起好茶,可如今条件好了,父亲又去了。”

    秦筝为他添了茶水,“看来徐先生是个孝子,敢问徐先生故居在哪?”

    “河北满城。”

    秦默眉眼带笑,“是个不错的小县城,听闻已划归为保定市,金缕玉衣,长信宫灯便出自满城的汉墓。”

    徐子华有些诧异,“哦?秦先生去过满城?”

    秦默点头,“早年曾旅游路过河北,顺便去满城的汉墓逛了逛。”,他喝了口茶,貌似不经意一问:“徐先生现已落户到江源了吧。”

    徐子华连声道是,“离家都十几年了,四年前在江源买了楼,结了婚,算是个江源人了。”他有些不自在看着秦默,“先生别徐先生徐先生叫我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那好,我虚长你几岁叫你小徐请不要见怪。”

    “秦先生太客气了。”

    “看得出小徐是个努力上进的人,外地人想在江源落户并不容易,毕竟江源的房价比其他城市偏高。”秦默说完又端了茶饮一口。

    徐子华眼底划过一丝异样,紧接着道:“我……我不过是幸运,之前买了彩票没想到中了奖,然后就买楼安家落户了。”

    秦默嘴角淡淡一勾,“彩票中奖,看来你还真是幸运。”

    徐子华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眼睛跟着东瞄西晃,貌似无意间瞥见摆在桌上的电脑,“听说你们最近在查一起关于少女失踪的案子,有进展了么?”

    秦默盯着电脑上的监控视频截图,“算是有一点收获吧。”他指了指电脑里模糊的影像,“这个人不知小徐见过没有?”

    徐子华放掉茶杯凑过去,画面中是个穿着破破烂烂身上挂着不少塑料口袋的高大汉子。他皱眉想了会,“好像见过,不是经常走街串巷的那个疯子么,好像,好像叫什么口袋哥。”

    “没错。”秦默滚动轮椅靠进些,“我们怀疑监控里的这个男子跟少女失踪案有关。小徐知不知道这位口袋哥平时住哪?”

    徐子华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他喜欢垃圾,应该哪里有垃圾他就在哪睡吧。”

    秦默瞥了眼监控截图,“看来我们要多关注下这位口袋哥了。”

    徐子华沉思了会儿,抬头问:“可是这是个疯子,你们确定少女失踪案是这个疯子做的?”

    “当然不确定,他只是怀疑对象而已,三年前蓝锦儿失踪前后这个口袋哥恰好在场。”

    “蓝锦儿?”徐子华的瞳孔蓦地放大。

    “怎么,小徐认识蓝锦儿?”

    徐子华摇摇头,“不,不认识。”

    秦默又问:“小徐听说过爆牛酒吧么?”

    “这个……这个知道,是酒吧一条街里很出名的酒吧,之前我和一群哥们下班后经常去那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

    秦默端起茶杯继续道:“据爆牛酒吧后停车院的监控画面显示,蓝锦儿的车子进入后口袋哥也进了监控画面,而蓝锦儿的车离开监控画面之后口袋哥也随后离开,前后相差不到两分钟,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徐子华身体有些发僵,喃喃着,“爆牛酒吧的后停车院子……”

    秦筝把徐子华留在茶几上的茶端过来,“徐先生请用茶。”

    徐子华接过茶连着喝了几口,接着仓皇起身,赔笑说:“时间不早了,不打扰各种休息了我就先走了,如果需要包子随时打电话,我会尽快送来。”

    徐子华走后,滕雨给自己倒了杯大红袍,一面闻着茶香一面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瞅着秦默,“我说你们不该谈点风月之事么,刚开始还问问故居谈谈房价怎么到后面围着失踪案说个没完没了。”

    秦默摇摇头,笑着说:“看来徐子华的演技不行,就连滕雨都看出不对了。”

    秦筝附和,“秦先生说的有道理。”

    滕雨把大红袍往桌子上一拍,“我说你们俩又暗着讽刺我是吧,不讽刺我睡不着是吧,我又躺枪!”

    秦默好似没听到一样,对着秦筝吩咐:“推我回房,困了。”

    秦筝离开时,对着滕雨耳边说了句,“我们实话实说。”

    滕雨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拳头握得嘎巴嘎巴响。真是……离这两人近了都晦气,她冲出会客厅返回自己的看门小屋时,外面刮起狂风,紧跟着就是哗哗大雨。

    突然大门口闪过一把黑伞,紧接着消失在蔷薇花墙后。滕雨拿了伞走过去发现竟是淋得半湿的蓝一魁。

    “鬼鬼祟祟的我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蓝叔叔啊。”滕雨笑嘻嘻的。

    蓝一魁仍掉手中的半截香烟,头朝8号院的屋门口望了望,“小朋友,秦先生到底有没有在查我女儿失踪的事儿?”

    “有啊有啊。”

    蓝一魁皱着川字眉,“我一天往秦先生这打好几个电话,刚开始秦先生还接,后来估计被我电烦了连接都不接了,我又不敢直接进门打扰,所以……”

    滕雨挥挥手,“放心吧,秦先生争分夺秒的在调查这宗失踪案,肯定会帮你找到女儿的。”她安慰完蓝一魁打算回屋,被蓝一魁拽住胳膊,“我说小朋友帮叔叔个忙好么?”

    “什么?”

    “那个……你看两位秦先生比较高冷,但你这丫头看着机灵可爱又热心,你看你能不能帮叔叔我传递个信,秦先生这查到什么第一时间通知我,也好让我安安心。”蓝一魁说罢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叠人民币,“叔叔先给你个红包。”

    滕雨顿时眼睛发亮,她一面说着没问题一面去接对方手中的毛爷爷。

    关键时刻身后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滕雨。”

    滕雨一秒顿悟,这份银子跟她无缘,她转过身看见擎着一把黑伞的秦筝直盯着她将要拿钱的手。

    滕雨干笑两声把一只手□□口袋,小声嘀咕,“挣点外快嘛真是的。”

    蓝一魁见秦筝来的正是时候,他这叫贿赂人家手下的人,不过蓝一魁脑袋转的不慢,一沓钱就朝着秦筝伸过去,“给这丫头的红包她好像不好意思收,要不小秦先生替她收着。”

    滕雨很不悦,这也可以替啊!

    秦筝盯着钞票,还是万年不变的冰块脸,“蓝先生,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帮您找到女儿,您不用每隔两个小时就打个电话询问,更不要带着一堆人潜伏在8号院附近,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蓝先生的,请回吧。”

    秦筝说完掉头回了院里,路过滕雨时顿了脚步,低声说:“有些钱你最好别拿,知晓分寸的女孩才讨人喜欢。”

    滕雨鼓鼓嘴,嗓子眼里嘀咕,“你这种阻止人发财的才最讨人嫌。”

    蓝一魁尴尬的将一叠钱塞回衣服里,冲着路边长满四季青的花坛吼了一声,“都出来吧,回去了。”

    四季青后面刷刷刷站出来七个披着黑雨衣的保镖,蓝一魁再转回脸对着滕雨尴尬一笑,“那……那我也走了,为了我女儿我真是连脸都不要了。”

    滕雨目送蓝一魁一队浩浩荡荡的离开才回了房,她一面关着窗户一面对着空气吐槽:南方的天这是开启了尿失禁模式了光下雨,南方的人也不行,就知道欺负人。绝品保安

    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滕雨终于想起了夏小巴,天都快黑了,得提醒她一下早点回来,早恋需节制。

    很快对方回了她短信:外面下雨,程先生说开车不安全,等雨停了就送我回去。

    滕雨□□着抱着手机回复:听说下雨天萝莉和大叔更配哦!

    吃了几个包子,滕雨抱着手机跟北京那边的地瓜聊几句微信。

    地瓜说过两天会来江源城看一位长辈朋友,到时候顺便来看她,让她别太思念他。

    滕雨:滚。

    *** ***

    外面雨很大,田蜜睡的熟,鼾声简直盖过哗哗雨声。

    徐子华悄悄翻身起床,连拖鞋都没穿,光脚推开卧室门再坐到客厅沙发上,手里紧紧攥着手机。

    他皱着眉头深思良久,微微颤抖的手翻开手机按了上面的数字键,只按了个1又停住,几分钟后重新合上手机,抓抓头发揉揉太阳穴又回卧室去了。

    秦默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见对方卧室的门关好了,他才现出身来,抬手将轮椅滚动了半圈,身体连同轮椅又隐了去,消失于此间。

    坐在8号院会客厅沙发上的秦筝见秦默突然现出身子来,忙站起来问,“怎么样了?”

    “果然猜的没错,他知道什么,或者他参与了什么。”

    “徐子华回去后没有和谁联系?”

    “看情况他是想给某人打电话,可犹豫再三,电话还是没拨出去。”

    空中闪过一道雷电,秦默望向门外的小屋,“滕雨不是坚持让夏小巴陪她作伴么,怎么不见夏小巴?”

    “听滕雨说一大早夏小巴就跟程唐隽走了。”

    “程唐隽?”

    秦筝解释,“哦,是爆牛酒吧的老板,我去酒吧调取监控录像资料他积极配合。这个程唐隽是个儒商,开酒吧开咖啡厅还有实力不小的房地产事业,没想到他认识夏小巴。”

    秦默嗯了一声,再望一眼滕雨的房间,“她要害怕就让她去四爷的房间睡。”

    秦筝说一句好的,推着秦默上了二楼,电梯打开时,秦默突然开口道:“小筝,帮我去查个人。”

    滕雨望着电闪雷鸣的窗外,再看看墙头的钟,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她发消息给夏小巴:你这是要夜不归宿的节奏。

    很快,夏小巴回复:姐姐,你让雨停了我才敢走啊。

    滕雨跟夏小巴要了程唐隽的电话,立马拨过去。

    电话那面的程唐隽对着沙发上坐的夏小巴温和一笑,接通后就听见滕雨劈头盖脸问一句把夏小巴拐哪去了。

    他如实回答,夏小巴在他家。

    临窗听雷的滕雨楞几秒,很严肃的说小巴还不满18岁,讲究人撩妹都看年龄。

    程唐隽再三保证等雨小了无论几点都会把夏小巴完璧归赵不会少一根毫毛,对方才挂了电话。

    挂电话之前还能听到滕雨不停嘟囔着未成年啊未成年未成年啊未成年……

    程唐隽望着手机摇头叹气,现在的年轻人。

    窝沙发上的夏小巴始终面带微笑,她把早已打好的字拿给程唐隽看:滕雨很好的,不嫌弃我,肯和我交朋友。

    程唐隽揉揉她的娃娃头,轻声说着:“你也很好。”

    夏小巴垂下头笑了。

    本来俩人在“花打”咖啡厅画画,确切的说是夏小巴画,程唐隽作陪。夏小巴提了下想看看画“孤独”油画的那位女孩的其他的作品。

    程唐隽就带她回家了。夏小巴没想到他家住那么远。

    这里已算郊区了,一个人工湖旁落着一栋大宅子。附近是联排别墅,最前排建好了可没什么人居住,都生了杂草,后面只垒好了地基,像个半途而废的烂尾楼。

    程唐隽转着方向盘对对夏小巴道:“这里住户很少有点荒凉,不用怕。”

    夏小巴问,为什么要住这么远的地方。

    程唐隽说因为他喜欢安静,这院子是他和亲人一起设计的,亲人不在了,他就搬过来住了,虽然只有一个人。

    夏小巴赞同,这位大叔确实好安静,看着她连着画画几个小时,都不曾说一句话。可安安静静的却很有存在感。

    车子终于停下。

    硕大的欧式别墅,共三层,被一排排不知名的树木包围,白玉石的大门落着“纪园”二字。院子中央矗立着巨大的石雕像,程唐隽拉开夏小巴的副驾驶车门,牵着她的手腕进了屋子。

    一楼客厅装修的颇低调,一个摆满书籍的书架,几个置物柜,墙角边支着个三角钢琴,还有就是一排排覆着轻纱的画架。夏小巴一幅一幅认真欣赏画架上的油画。或浓墨重彩或色调沉郁,平淡之中透着深意。她觉得画这些画的那女孩很有才华,她比不了。

    程唐隽说那女孩姓纪,可以叫她纪姐姐。

    她突然有点嫉妒不曾谋面的纪姐姐。有才华有家室,还有这么好的大叔惦念着。看到钢琴架子上摆放的照片她才明白什么叫上帝的宠儿。

    女孩的眼睛清澈灵动,睫毛如羽扇,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唇边荡着两个小梨涡,笑起来的样子萌化人心。

    放掉照片,她有点失落,如果纪姐姐从国外回来,程大叔再也想不起她了吧。

    寻着米香她找到厨房,程唐隽正在洗菜。她看了眼锅里蒸的米饭,摇摇头。

    程唐隽放了手中的青菜,“怎么?不喜欢吃米饭?”

    夏小巴再摇摇头,打字给对方看:你桌上有胃药,胃不好不要吃米饭,我煮面给大叔吃吧。

    程唐隽让出了厨房,夏小巴把青菜切的均匀,半熟的面里加了荷包蛋,再把青菜叶子撒进去,出锅时点缀了青葱香菜。他将一大碗面端给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程唐隽。

    程唐隽望着这碗面静默足足两分钟,最后才接过夏小巴手中的筷子将一碗面吃得干干净净。

    夏小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她以为自己煮的面卖相不好另大叔实在难以下咽,好在人家都吃光了。面吃完了,夏小巴主动洗碗,碗筷洗干净后已深夜,她有点犯困,可窗外仍是大雨倾盆,一点停的预兆都没有。

    她躺在沙发上打盹,程唐隽拿了薄毯给她,她把手机上的字举给对方看:大叔,雨小了叫我哦,我只闭眼睛休息一会。

    程唐隽点头,替她掖好毯子去接了杯热水,回来时,夏小巴已经睡着了。

    他把杯子放下,眼含暖意笑了笑,这么快。

    夏小巴是第二天清晨被程唐隽送回8号院的。谁叫她一觉睡到大天亮,而程大叔也没叫他。本来她打算直接回学校,没想到接到老师发来的短信,说高一会考占了他们教室,放假半天。她觉得有必要亲自向滕雨解释,万一滕雨向她爸爸打小报告说她跟一男人走了还一夜未归那她的脸就彻底没了。

    她有点责备程唐隽没有早点叫醒她,而程唐隽是这样回答的:你睡的像头猪。

    滕雨见姗姗来迟的夏小巴精神不错,她不忘对程唐隽厉声询问,“昨晚没事吧。”

    程唐隽笑,“你们年轻人就会乱猜,小巴还是个孩子。”

    滕雨语重心长点点头,“知道就好。”

    程唐隽完璧归赵打算离开,秦筝自门外匆匆归来。

    “好巧,程先生在。”本是一脸焦虑的秦筝见有客人在,舒展了眉头礼貌问候。

    程唐隽望望门口站着的夏小巴,“我来送小巴。”

    秦筝也望一眼短发女孩,“是这样啊。”他同对方互相寒暄几句,程唐隽就离开了。

    接着秦筝又恢复成一脸的焦灼样。

    秦筝属面瘫那类,这种多情绪堆积面部的模样滕雨还真没见过,她禁不住询问,“怎么拉冰块小秦秦?”

    秦筝为对方给她起的外号恶寒了一阵才叹口气说:“出事了,口袋哥不见了,徐子华被砍伤,现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

    还没走远的程唐隽无意中听到了秦筝的话,他回头望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眼底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走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神话的小说枕上8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枕上8号最新章节枕上8号全文阅读枕上8号5200枕上8号无弹窗枕上8号txt下载枕上8号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神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