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2.蝉(6)

本章节来自于 枕上8号 http://www.zilang.net/252/252499/
    夏小巴放学后,步行回家,行了大约十五分钟的路程,步行街拐角处看见这家名为“花打”的咖啡厅。面积很大,通透硕大的落地窗内,可见低调奢华的黑玉石桌上摆着装满彩色小星星的水晶玻璃罐。

    这里的抹茶蛋糕一流的好吃,很贵且限量,她只吃过一次,至今念念不忘。

    她凝神望着室内装潢时,突然下了雨。雨点大而急,路上行人纷纷找地方避雨,她用手遮了遮头,对流雨,说下就下,猝不及防。她第一次跟着夏阳一来这家咖啡厅时也是遇到突来的对流雨。昨日场景重现,夏小巴楞楞停在原地,直到成了落汤鸡才反应过来,抬头望一眼咖啡厅精致的门牌,走了进去。

    突来的雨让这家咖啡厅热闹起来,服务员一时间忙不过来,夏小巴似乎还没确定要不要在这消费只默默站在室内一角,一个抹茶蛋糕128元,真的好贵。

    服务员在招呼顾客点餐,墙壁上挂了不少油彩画。夏小巴之前学过油画,还拿过奖,自然多看了几眼。

    其中一幅挂在角落里的油画吸引了她。

    荫荫绿草间盛放一朵娇艳玫瑰,玫瑰旁纷飞了成群的五彩蝴蝶,稍远处两条小溪环绕流过,溪旁几只小鹿在饮水,再远处描绘了层层山峦。

    她看的专注,以至于不曾发现有一位端着咖啡的美女正向她靠过来。

    她向后退了两步打算离开,不小心撞翻了美女手中的咖啡。

    白婷婷啊的大叫声吸引了在座宾客的注意。服务员忙跑过来询问,白婷婷皱紧眉头用力擦着裙子上的污迹。

    夏小巴意识自己闯祸了,垂着头看着脚边已碎裂的瓷杯。

    “婷婷怎么了。”邻座搅着杯中咖啡的乔泽风被这边动静吸引,发现是认识不久的白婷婷,他放了杯勺过来打招呼。

    白婷婷狠狠瞪了眼夏小巴,没好气道:“这人是聋子么,喊了半天请她让一下都不动,我刚走过来她就撞过来,我今天刚买的裙子,真倒霉。”

    “算了,没准小姑娘走神了。”乔泽风望着白婷婷,“一个人?恰好我也一个,不如到我那桌坐坐。”

    “我刚才就看见你了,打算端着咖啡去找你,就碰到这个冒失鬼。”白婷婷再瞪一眼夏小巴,刚要抬脚离开就被服务员喊住。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请您赔偿下摔坏的杯子,1300元整,谢谢。”

    白婷婷更来气了,提高嗓音喊着,“她聋你们是不是瞎了,打坏杯子的不是我,是她,怎么不找她赔偿,还有你们店够黑的啊,一个杯子1300,是不是联合这女孩吭我啊。”

    店员笑得标准,“杯子是WEDGWOOD 英国皇室瓷器骨瓷咖啡杯,确实贵了点,客人打坏是要赔偿的,否则我们没法向老板交代,请见谅。至于是不是这女孩打碎的,不好意思刚才太忙了,我们没注意到,但杯子却是从您手中跌碎的,要不……要不您跟这女孩商量一下赔偿。”

    “我裙子还是D&G限量版呢,四千多谁赔?”

    店员不知如何回答。

    白婷婷指着一直低头的夏小巴,“想让我赔杯子也行,让她给我道歉赔我裙子我就赔偿你们的杯子。”

    夏小巴刚好抬起头来,看口型猜出对方要她赔偿,她望着围观的一众人带着各种眼神看她,顿时不知所措。

    乔泽风站出来说话,“算了算了,你看那小姑娘应该还是学生,看着挺单纯的,那杯子我替你赔偿给店家,你的衣服就算了。”

    白婷婷几乎尖叫起来,“凭什么啊,她装装无辜就可以不赔偿,我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爱好这种清纯学妹啊,我告诉你这种绿茶婊我见多了。”

    “婷婷,你说话过分了。”乔泽风有点不悦,为什么家里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一个赛一个的不靠谱。

    “我怎么过分了啊,她撞了我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浑身湿哒哒的一直杵在这装无辜,这也是一种手段你们男人不懂。”

    乔泽风有些生气,刚要开口,只听一道低沉暗哑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这位小姐的衣服钱由我们店里赔偿,不过杯子是从你手中打碎的,自然由你来赔偿,另外我觉得你言语刁钻刻薄,应该给这位小女孩道歉。店长,处理一下。”

    前台打着领带的张经理赶紧小跑过来,“好的好的,程先生。”

    “给这小女孩拿条毛巾。”他又道。

    “好好,马上拿。”

    程唐隽吩咐完之后没多停留,又坐回角落里的座位。

    灰色轻薄长衫,纯白的袖扣,完美的侧颜,腕间挂着价值不菲的名表,气质高贵不凡。白婷婷见莫名冒出的这位先生也帮着对方说话,愤愤的甩了甩手中的包,路过夏小巴时鄙夷的瞪一眼,“装吧,绿茶婊。”怒气冲冲出了咖啡厅的门。

    乔泽风摇摇头,返回座位继续喝咖啡。

    夏小巴望着突然出现替他解围又默默离开的灰衣先生,傻傻楞在原地。

    围观的人群散去,她又恢复一个人,张经理笑嘻嘻拿了干净毛巾递过来,“小姑娘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叫张小张,你可以叫我小张或者小张张。”他望望角落沙发上端坐的背影,笑道:“那是我们店里的老板程先生,今天你真是幸运。”

    夏小巴缓缓接过毛巾擦着脸上未干的雨水,偏了偏头去瞅角落里背坐独饮的程唐隽。

    张经理刚要离开,背后伸过一只手机,上面落着夏小巴刚打好的一行字:我想谢谢那位程先生。

    夏小巴坐在程唐隽对面的沙发上,充满感激打量眼前的先生,三十多岁的大叔,俊美高雅,一副儒商的样子。

    程唐隽见小姑娘不说话只一个劲盯着他看,他随手拿了桌上的单子递到夏小巴面前。

    夏小巴摇摇头,微微垂下头在手机上打个三个字:太贵了。

    程唐隽这才发现原来对方不会说话,更或许也听不见。他淡笑,拿过对方手机打了三个字后再还回去:我请你。

    夏小巴摇摇头,回复: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可是……我不认识你啊。

    程唐隽修长的手指点击在手机键盘上:我不觉得对你好,帮了把小忙而已。

    刚才这小姑娘一直在看墙上的油画,很少有人对这些画感兴趣。

    夏小巴眨眨眼,一脸懵懂。

    程唐隽嘴角淡淡一勾,站起身走了。

    张经理站在前台跟服务员聊天,“咋们程老板真是好人,颜值高又有钱还是单身贵族,我看他跟那个小姑娘有戏,萝莉配大叔。”

    一旁的服务员李娟不高兴的瞪一眼,“瞎逼逼,程先生是我们大家的,还萝莉配大叔,先不说那小姑娘是个哑巴耳朵好像也不好使,再说人家小姑娘成年了么,更重要的程先生压根对那小嫩芽没兴趣,那不起身走了么。”

    “走了代表欲擒故纵,你怎么确定咋们老板没兴趣啊?”法神降临

    “女人的第六感觉懂么。”

    “不懂,但男人的第六感觉告诉我这俩人挺配。”

    程唐隽离开后,夏小巴没有点餐,又跑去墙角边看那一副油彩画。

    张经理颠颠拿了刚写好一张纸条跑过来,夏小巴接过,打开:

    店里一直有个小游戏,当然这个游戏是程先生的创意,顾客可以为这幅画起个名字,如果你想的名字和这幅画的主人想的名字一样,那么以后你在此店的消费全免,终生的哦。

    张经理把手中的圆珠笔递过去,满眼透着猜吧猜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热情。

    夏小巴慢慢接过,再抬头望一眼色彩斑斓的油彩画,往白纸上写了两个字:孤独。

    张经理接过纸,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好多顾客都参与了这个游戏,名字起什么的都有,但大都起的生机勃勃热热闹闹的名字,尽管至今没人猜对,可这小姑娘想的什么啊,这画跟孤独扯上什么关系啊,看来他期待的事没戏啦,要被李娟她们笑死啦。

    按照惯例,他要把顾客猜画写的名字拿给程唐隽看。他蔫蔫的进了办公室,把夏小巴写的不靠谱的名字拿给正翻看咖啡资料的程唐隽,“程先生,那小姑娘写的。”

    程唐隽见到纸上的字,眼神一窒,站起身问,“那女孩呢?”

    夏小巴走到咖啡厅门口被张经理拽了回来。

    黑玉石桌上已经摆了夏小巴最爱的抹茶蛋糕,还有一杯蔓越莓柳橙汁。

    程唐隽盯着她看了几秒,低下头,手中钢笔划在纸页的沙沙声,他把写好的字递过去:为什么起名叫孤独?

    夏小巴拿了笔在纸上回:蝴蝶是成群的,小河是成双的,小草是成片的,小鹿和远处的山都是成群的,唯有玫瑰是一朵。没人看得到她被繁华明亮包围的孤独。

    程唐隽盯着落满娟秀小字的纸页,温和笑着,眼里蒙上许久不见的温情。良久他起身走到墙脚边摘下那副油画,接着走回咖啡座,重新坐下。

    这时,张经理捧着一本厚厚记事本子颠颠跑过来,献宝似的放到桌上,“这个本子厚,可以写下很多话,以后找起来方便,有回忆,嘿嘿。”

    前台边的李娟等一众女服务员用眼神往张经理身上戳了十八个透明窟窿。

    程唐隽将裱框卸掉,油画的背面用钢笔落着两个圆体字:孤独。

    夏小巴笑得甜甜的,没想到她猜对了。她在本子写着:画是大叔画的么?

    程唐隽下一行回复:不是,是我朋友家的一个女儿画的,名字也是她起的。

    夏小巴:画的很好,你朋友的女儿常来这里坐么?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能见见她么?

    程唐隽:她出国好几年了。

    夏小巴脸上露出遗憾,笔尖刚挨着本子,又顿住。

    其实她想写的是,那个女孩一定很孤独。

    提了笔又不写有点不好意思,她干脆拿起叉子开始吃抹茶蛋糕,一吃就停不了嘴,一整个蛋糕吃完,服务生掐着点似的又送来一个。

    她不好意思,看看对面的程唐隽,一定是他吩咐送过来的,这大叔真厉害能看出她还想吃啊。

    夏小巴拿了叉子又开始吃,吃两口感觉不好意思对着程唐隽笑笑。一顿蛋糕吃下来不知道傻笑了多少次。

    而程唐隽就安静的坐在对面看着她吃,脸上淡淡笑容,甚至一句话都没有。

    好安静的大叔,看似有点冷漠其实暖暖的。

    夏小巴吃完了才往记事薄上写:今天的事该怎么感谢大叔?

    程唐隽回一句:帮我画幅画吧,无论画的好不好。

    张经理屁颠屁颠跑去附近的美术工具店买画笔颜料画架,李娟一行气得肠子都抽筋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的雨早停了,顾客渐渐稀少。

    张经理一手支在前台桌子上,抬眼看看墙上的表,十一点半了,呵呵,那小姑娘还在画,而程先生居然一直默默坐在旁边陪着。

    “好和谐的画面啊。”他一脸陶醉状嘟囔着。

    李娟暗暗踩了他一脚,“和谐个屁,老牛吃嫩草。”

    张经理忍着疼不敢叫出来,缩着被踩的脚趾头,指着李娟的鼻子低声骂:“你才是那老牛,孩子都俩了还敢觊觎我们程先生。”

    “嗷……轻点,别惊动程先生……嗷……”

    夏小巴终于放掉了手中的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她画的通俗简单,一片向日葵,金灿灿的花瓣,金灿灿的阳光,花瓣很小,阳光很大。

    程唐隽望着画中绽放的向日葵,喃喃道一句,“她也很喜欢向日葵。”

    这时,夏小巴接到父亲发来的第三个短信,她终于决定回家。

    她离开时,程唐隽不经请示就从她口袋里拿过她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存进去,名字备注的是程大叔。

    夏小巴慢慢走出咖啡厅,程唐隽默默站在原地望着。门口时,夏小巴收到来自“程大叔”的短信:常来这里坐坐,不会有人打扰你,想吃什么,免费。

    夏小巴回头望望站在灯光下的程唐隽,静默温暖。

    程唐隽见小姑娘又开始发愣,低头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放心,大叔有钱,不会被你吃穷的。

    夏小巴抱着手机笑笑,满心欢喜出了咖啡厅的门。

    咖啡厅拐角处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她仔细看了看,没人。

    难道画画把眼睛画花了么。

    这里离家不算远,约半小时的路程。她喜欢走路,背着书包往家赶。

    终于到达巷子口,长长的巷子只有两盏路灯亮着,剩余路灯年久失修,一直没人管。已经半夜12点了,本就住户不多的巷子更是一片漆黑。

    夏小巴刚走几步感觉背后有东西跟着,且伴着一缕一缕的恶臭味儿,她小心翼翼往后瞅了瞅,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似乎躲在巷子口的拐角处。

    夏小巴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刚才出咖啡厅时看见的那个黑影是真实存在的。她抖着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不知这个时候爸爸睡了没,她要发消息要爸爸赶快来接她。

    手刚碰到手机,身后的恶臭味越来越重,她紧紧攥着手机,吓得不敢回头,微微侧着肩膀看见对面墙壁上映出一道黑影,黑影手中高高举起什么东西,弯弯的,像是镰刀。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神话的小说枕上8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枕上8号最新章节枕上8号全文阅读枕上8号5200枕上8号无弹窗枕上8号txt下载枕上8号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神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