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9.蝉(3)

本章节来自于 枕上8号 http://www.zilang.net/252/252499/
    8号院。

    滕雨抱着院子里的一颗梧桐树就是不撒手。

    秦默自二楼窗口望了近乎半个小时,这女孩很有毅力,姿势都没换过。

    最后秦筝实在看不下去下楼询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开这颗树?”

    滕雨瞬间泪眼汪汪,“怎么,不让我走还不能让我找点安慰啊,你们这院子我没什么可抱的,抱着树怎么了,合同上有写着抱着树也违反合约么?”

    秦筝听出她嘴里的不满和讽刺,微微颔首,礼貌道一句,“你接着抱。”便返回屋里。

    滕雨的心在滴血,她原本以为这秦默乃地道土豪,没想到实在是阴险啊,阴险到家了,他让秦筝给她双倍工资纯属坑她。因为合同书上白纸黑字写着由乙方决定此合同的终止时间,甲方若违约,需赔偿乙方十倍违约金。

    显然,滕雨是甲方,秦兽是乙方。

    三十万违约金,滕雨想着把自己卖了能值多少钱。她当然想过把刚到手的两万还回去,可秦默竟不接受,即使接受了,她也要赔偿对方十万违约金,千里迢迢来南方给条大黄狗做了两顿饭,一分没捞到还得搭上十万大洋,城市套路深呐!

    滕雨的胳膊腿抱树抱的发麻,稍微换了换姿势,秦默转着轮椅过来,虽是专注的望着她,但看他眉宇间总带着深深疏离之感。

    “不累么?”他问。

    滕雨盯着轮椅的车轱辘,心底升起了小邪恶,“哼,没你坐着舒服。”

    秦默似乎不在乎她的辛辣暗讽,语气平定沉稳,“你喜欢钱,我给你,你想要的安全,我保证,只请你留下来给四爷做饭,不要太为难自己。”

    滕雨呵呵呵一串冷笑,多关心她的话吧,不要太为难自己,她咬着牙根说:“到底是谁在为难我呀,是哪两个大男子欺负一个远道而来的弱女子啊,我知道你们有钱,但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为富不仁你们。”

    秦默盯着她看,有些无奈,“怎样你才留下?”

    滕雨顶着一张百思不得其解的脸,喷着吐沫星子问:“我灰常灰常想知道为毛非得让我给四爷做饭,你们再重新招聘一个真大厨不行么,大不了烤地瓜的绝技传给你们,只要放我走。”

    秦默默然片刻,眸光深邃,字字铿锵,“不行,非你莫属。”

    滕雨楞了,听着真像告白。

    她简直没法跟这瘸子沟通了,对方没法明白她怕死人怕鬼的心情,她干脆别过脸继续抱着大树找安慰。

    秦默见她如此态度,也没多废话,只道一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你留下。”

    滕雨见对方滚着轮椅回了屋,门口趴着四爷,尾巴也不摇了,看起来很忧伤。

    一辆加长版的什么牌商务轿车停在8号院的大门口,滕雨不认识那车牌,但从车上走出来的阵仗还是震惊了她。

    车上下来七个戴着墨镜身着经典版黑衣保镖装备的魁梧汉子,手中各拎着个透明大箱子。里面分别装的是人参海参鹿茸虫草82年红酒两个貌似古玩的花瓶,最后一个箱子里全是钱,新版,土豪金。

    七个黑衣保镖列队车门两侧,驾驶座位出来个黑不溜秋的大块,弯着腰开了车门,最后,半谢顶的一位啤酒肚大伯隆重出场了。

    这一行人向屋门口走去。四爷汪汪着报信,秦筝神出鬼没拦在门口,“请问,你们找谁。”

    蓝一魁指着身侧的七个透明箱子,“我就明说了,慕名而来,听说8号院找人找的不错,蓝某备了小小薄礼,请秦先生笑纳。”

    “抱歉,最近我们院子接的案子太多,恐暂时抽不出身来帮贵客寻人,你若不想去警局可另寻其他侦探所。”说罢要关门。

    滕雨抱树的手松了些,秦家真有钱,这么大的买卖都不接。高冷,任性。

    蓝一魁一个眼神示意,二黑黝粗的胳膊咣的抵住门。蓝一魁阴阴一笑,“怎么怕我出不起钱么。”

    秦筝仍面无表情,“自古以来没有强迫做生意这一说,跟钱扯不上关系,你何必为难我们院子。”

    蓝一魁辗转看着对方,开私人侦探所不为挣钱,这是个什么鬼,他干脆问,“让你们主事的出来,条件随便你们开,把我要找的人找出来,要我命都成。”

    秦筝思量片刻,“稍等。”便进了屋子。

    肩膀被拍了拍,滕雨吓一跳,回神一看竟然是一脸惊讶的夏小巴。

    滕雨意识到自己抱着一颗大树,忙松了爪子。回复一脸茫然的夏小巴:“呵呵,我在减肥,这是一种最新款的减肥方式。”

    夏小巴看上去心情不错,手机打了字拿给滕雨看:是你帮了我对么,我爸爸接到电话说8号院的人找我。我就知道是你跟秦默说了好话,秦默打算帮我寻找姐姐了是么?

    滕雨见她满眼的期待不禁心生愧疚。那天她确实答应帮夏小巴在秦默面前说说好话,她本想帮忙的,但当她知道真相后真不想继续呆在这院子里,她都铁定要走的人了,肯定在秦默面前说话没什么分量,估计说了也白说,所以她真没说。现在夏小巴精神抖索的跑来8号院,她真是误会了,应该是大小秦找她有事,该不会,该不会是要追究那句枕上8号院只接死人的案子这话从何而来吧。

    她不但没帮忙,还帮了倒忙,由衷对不起夏小巴,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正不知如何面对夏小巴时,门口那头吵起来。

    蓝一魁破口大骂,“他妈的打听下我蓝一魁是谁,你们小小的私人侦探所竟扫我出门,我三天之内能把这儿拆了信不信,我操,老子不信邪还收拾不了一个小破院子。”

    七位保镖已放了手中的金贵箱子,做好跃跃欲试的准备,老板一发话,立马动手。

    门口的秦筝面无惧色,甚至丝毫没把对方放眼里,仍是平淡客气的语调,“蓝老板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小混混,做任何事之前要想想后果,你若一时冲动让人抓了把柄,不知道是多少人希望的。你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功亏一篑。”

    说完,继续关门。乖北北咋们再生一个呗

    本以为要有架看了,没想到一脸横肉的蓝一魁一手抵在门框上,画风一转,简直声泪俱下,“算我求求你们好么,我女儿失踪三年了,一丁点消息都没有啊,我都不知道我一天天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蓝一魁虽说之前做了不少混蛋事,可真不关我女儿的事啊,她还是个孩子,我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听说你们能帮忙找人,我都没有怀疑带着礼就来了,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不放弃,你们不要珍贵药材不要古玩不要钱,你们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全都给你们,只求你们帮我找女儿,就算找不到也要试一试,试一试啊!”

    “抱歉。”秦筝略清淡的音调。

    没等蓝一魁怎样,滕雨跑着冲上去对着秦筝嚷嚷起来,“我说你们8号院子怎么回事啊,不是侦探所么,调查失踪人口不是你们该做的事么,人家老父亲这么求你们了,你们还这么无动于衷,忒有点冷血无情,这个不查那个也不接受,那你们开什么侦探所啊,开药店啊,那失踪者的家属肯定不会来你们院子求你们帮忙。”她一把拉过身边的夏小巴,“这个失踪的是姐姐,那位大伯失踪是唯一的女儿,如果你们可以调查为什么不帮忙,又不是不给钱,你说你们这枕上8号院到底是干什么的,专门欺负人的么。”

    一通话,说的大家没了声。

    连秦筝都不晓得如何回复她,但还是听的出来她是借机撒气呢。

    “大家进屋说吧。”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大家望过去,一楼电梯拐角处秦默自电梯里出来,正摇着轮椅靠过来。

    几人围着大理石桌子干坐着,蓝一魁的几位保镖干站着。

    8号院子连个茶叶梗都没有,甚至热水都得现烧,秦默赔笑,“抱歉,茶叶刚用完,没来得及添置。”

    “我不渴,先谈正事。”蓝一魁从二黑手中拿过一叠资料,里面是蓝锦儿从小到大的个人资料以及几张血淋淋的案发照片。

    “我女儿蓝锦儿,今年20岁,三年前失踪时只有17岁,跟她一起不见的还有两个男孩。”他把几张照片推到秦默面前,“我女儿三年前的6月21日失踪,最后出现的地方是爆牛酒吧。照片中死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叫童灰,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一个星期后在郊区的水库边发现的,尸体上都长了蛆,据法医说死亡时间是6月21日晚,跟我女儿失踪是同一天,我女儿平时跟童灰形影不离,我敢肯定是出事了。”蓝一魁抹了抹眼角的泪,极力压抑情绪,“至今不知死活,就算死也得有个尸体啊。”

    秦默拿了照片端详,“两具尸体,另一个是谁?”

    “我给女儿请的保镖,叫林壑,跟童灰一样被强酸药物腐蚀了命根子,再割了喉。”

    “有怀疑的对象么?”秦默问。

    “说实话,我以前道上混的,开过赌场洗浴倒卖各种违禁品,为争夺地盘打过架,干过不少坏事儿,后来有钱了开始正正经经做生意,可之前得罪的人太多了,估计不少都想要我命的,刚洗白那会儿我们一家人平日出门保镖不离身,也没出过什么事,顶多冒出几个找茬的,而且最后我也真洗白了,近些年没干过多大坏事,以为生活就算是安定下来了,怎么突然对付起我女儿来了,我……”

    秦默微微颔首,“蓝老板,你的情况我已了解,你女儿的资料留在这,您先回去,若有什么需要会联系你。”

    “这……这就完了?”蓝一魁擦了一半眼泪惊异道。

    “是。我们8号院有我们查案的方式,你只需配合。”

    蓝一魁忙站起身,冲着保镖拍拍手,“把那些箱子都搬进来。”

    “不用。”秦默看都不看那些箱子,“我们不收您财物,但您女儿能不能找到我不敢确定。”

    “就算……就算找不到也没让人白干活的道理,这些东西你们就收下吧,好让我心里有点谱儿。”蓝一魁继续摆手势吩咐保镖搬箱子。

    秦默望着搬起箱子的众保镖,“蓝老板,你若执意留下这些东西,你女儿的事恐怕我们就不方便插手了。”

    蓝一魁一怔,随即点头道:“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只要帮我找女儿,你们快把这些俗物统统搬走。”

    蓝一魁走时,一步一说需要什么别客气,别人弄不到的他都会想办法弄到,大神大神随时联系随时联系。

    夏小巴拽拽坐在凳子上发愣的滕雨,没反应,再拽拽还是没反应,滕雨就像被点了穴一样。自从蓝一魁讲起他女儿失踪的事后她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夏小巴拽她不动,求助的眼神瞅着旁边的二秦先生。

    秦筝拿手在滕雨面前晃了晃,十秒钟后滕雨大叫着从凳子上跳起来,“你……你们听见没?死人了!尸体上长蛆了!太吓人了!我就说你们这院子太诡异,招鬼,我是呆不下去了。”

    夏小巴见对方面部表情太过狰狞,握了对方的手摇了摇。

    秦默瞅着她几眼,道:“滕小姐,如果你觉得听不下去的话可以回避一下。”转眸望了眼夏小巴,提示她可以开始了。

    滕雨大步往门口走,“这回天王老子都拦不住我,姐再呆下去会疯的。”边走眼珠子四处晃荡且嘴里还神神叼叼着,“好重的阴气啊……”

    夏小巴不知发生了什么,忙跑去拉住滕雨。

    滕雨掏出手机打着字:夏宝宝,真不是我不帮你,我真怕死人,我得回……

    “如果你出了这道门,我保证不再调查小巴姐姐的失踪案。”滕雨还没打完,就听秦默发了话。

    滕雨扭曲一笑,她还真不是圣母,牺牲自己挖掘别人,她脚跟一转打算继续出门,只听得秦默又开口了,“刚才是谁讽刺我们冷血无情,可滕小姐现在的行为比我们好不到哪去。如果我告诉那位蓝老板,只要你留在我们院子就帮她调查他女儿失踪的事,你说他会怎么做?对了,那蓝一魁的手段你没见识过吧,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秦筝默契回复:“得罪的人太多了,估计不少想要他命的。”

    秦默笑得意味深长,“不难想象落到这种人手中是什么滋味,滕雨小姐北京的是么,别说北京了……”

    秦筝继续狼狈为奸,“估计藏到北极也得被他挖出来。”

    ……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神话的小说枕上8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枕上8号最新章节枕上8号全文阅读枕上8号5200枕上8号无弹窗枕上8号txt下载枕上8号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神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