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8.蝉(2)

本章节来自于 枕上8号 http://www.zilang.net/252/252499/
    滕雨手指塞嘴里,鼓着腮帮子坐床边深思。

    私人侦探,不是应该去调查谁有外遇拉,小三住哪儿拉,欠钱不还的那家究竟还有多少家底没露啊,那头的一通诈骗电话把我钱骗哪儿去拉,对手那家公司手中的业务名单放哪个保险箱拉……她书读的不好但还是知晓私人侦探是民商事物调查服务机构,无权涉足刑事侦查活动。

    可死人属于刑事范围。

    此种只接受死人案子的私家侦探所存在合不合理犯不犯法她也管不着,但她终于想明白一件事,妈的,不干了。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两样东西,一是死人,二是鬼。死人只从电视小说还有插画上见过,一见一哆嗦,一哆嗦就想到鬼,虽然她还不曾邂逅过鬼。

    没什么可收拾的行李,就当初那个绣着刺猬的斜挎包,她把一万块钱塞包里,卷着小风往外跑,刚拉开门她啊的大叫一声弹回来。

    小屋的正门口,秦默端庄的坐在轮椅上。

    “干什么去?”他问。

    滕雨一手捂着装钱的挎包,一手捂着小心脏,“今个就算免费给四爷做饭了,那钱就不要了,咋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江湖见。”

    滕雨已抬起一只脚,可对方并没有打算让出路,堵门口默默望着她。

    滕雨忍不住了,垮着脸说:“我一时没想清楚就住进来了,其实我特别忙,北京那好多朋友等我回去,咋们账也结清了,让我走吧。”

    “不行。”言简意赅。

    “为什么啊?”本姑娘卖艺不卖身啊。

    秦默微微垂了头,默了片刻,“因为,四爷喜欢你。”

    多友爱的理由啊,多好的狗缘啊,滕雨干笑着,还没笑完,四爷风驰电掣般从洋楼里跑过来,竖着耳朵吐着舌头对着她呼哧呼哧喘粗气。

    这默契……

    滕雨不想墨迹,直接摊牌,“秦先生,说实话我对金钱的喜爱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但目前为止还没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你给我开这么多的工资我感动的不行不行的,但是我怕死人,我怕鬼。我有多怕,跟你明说吧我以前住乡下,那一带都是千年古县,当然有年头的坟头子也是很多的,村里人经常去坟头边晃悠,发现铜钱古物什么的,有的转手到文物市场卖了不少钱,可我这么爱钱的人从来没去坟头边晃悠过,我每次都绕着走,为什么?我怕死人,我怕鬼。好巧的是你这8号院子专门做的是死人的勾当,我真没胆儿在这儿住下去啊秦先生……行行好吧……”

    她说的这么有诚意,对方应该感同身受了吧,可秦默反问道:“死人的勾当?谁说的?”

    “夏小巴啊。”说完她有点后悔,不会给夏小巴惹什么麻烦吧。

    “夏小巴。”秦默沉吟,“且先不谈我们接受什么案子,但我保证这院子不会出现死人更不会有鬼。我们做什么与你无关,你只是个厨师而已。”

    “不行,跟死人沾边的就不行。”滕雨环望郁郁葱葱的院子,小声嘀咕着,“我怎么感觉好多只鬼在看着我呢……”

    秦默掏出手机,按了个键,抬眼问:“确定要走?”

    滕雨郑重其事的点头。

    “那好。”秦默淡笑,被他电话召唤过来的秦筝手里拿着个文件袋子,妥妥挡在门口。

    “把今天的工资支付给滕小姐,双倍。”他对秦筝吩咐。

    ……土豪地道啊,滕雨叹服!

    秦筝真的从文件袋里取出两万现金递过去。

    滕雨有点楞,接还是不接?接了钱拍拍屁股走人这样的话显得自己实在不仁义,不接吧,看着眼馋,最终她还是挤出个害羞腼腆的笑把两万大洋快速塞包里。

    二秦也让了路,滕雨高兴的简直要飞起来。一面说着谢谢谢谢生意兴隆恭喜发财啊一面往外走。

    没走三步就被秦默喊住。

    “走之前先谈谈违约的事情。”

    *** ***

    一大早,夏通明带着夏小巴赶到静南区的一家私人诊所。

    诊所面积不大,两排椅子都坐满了人,全是前来看病的。坐诊的老医生原是市一中心医院的耳科教授,退休后就开了这家门诊,名声在外,如今这小小诊所也不清闲。

    老教授给夏小巴做了各项检查,开了几味中药,扶着老花镜对夏通明道:“看了你们之前在医院的各项检查资料,这两年来她耳朵没受什么感染,也没受过颅脑外伤,按道理来讲,你女儿不会失去全部听力,造成耳聋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中不乏查不出病因的,但你女儿这种情况也许还有一种原因致使她失去全部听力,那就是心理因素,你可以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或许会有所帮助。”

    夏通明接了医生递来的药方单子,皱着眉头说:“之前也有医生这么说过,我也带着女儿去看过心理医生,可是没什么效果。”

    “看心理医生多长时间了?”

    “两三个月吧。”

    老教授扶着老花镜笑笑,“时间还短,吃着药再配合心理医生的辅导,或许你女儿还有恢复听力的一天,不要太着急。”

    夏通明连声说着谢谢,又从护士手中接过几包药材,就直接带着夏小巴去了七夜心理室。

    这是夏小巴第五次来七夜心理室,首先接待她的还是那个爱笑的胖胖的女助理田蜜。

    “萌萌的夏小巴,来了啊。”田蜜揉了揉夏小巴的娃娃头,转而对一旁的夏通明笑笑,“夏爸爸,过来了。”

    夏通明点头问候,“苏医生在么?”

    “在的,昨天苏医生吩咐我准备下夏小巴的资料,说没准你们要来,果然今天在没有电话预约的情况下你们就直接过来了,苏医生都快成大仙了。” 田蜜乐呵呵的带着夏小巴进入走廊尽头的诊疗室。

    夏通明候在外面,田蜜给他倒了杯茶。

    苏七夜正埋头看手中一部研究犯罪心理的书,见对方进来,他放了手中书,温淡一笑,坐了个请的动作。

    他将一本笔记本打开,登录□□,再放到夏小巴面前,最后坐回办公桌前,老规矩,用面前的台式电脑同夏小巴沟通。

    “最近过的还好?”简单的问候。

    夏小巴:还好。

    苏七夜:其实不好。

    夏小巴微微闪头,瞥对方一眼。

    苏七夜礼貌望过去,眼睛似笑非笑,配上精致的五官,有种说不清的诱惑美感。少爷们,别太坏

    夏小巴:你怎么知道?

    苏七夜:你脸上写着睡眠不足,思忧过度。

    夏小巴:对,我和以前一样,经常做噩梦,关于妈妈的,关于姐姐的。我虽然听不到,但是梦里听得到,而且听得很清楚,我梦见妈妈骂我,姐姐骂我,所有人都在骂我,就连一直最关心我的爸爸也不要我了。

    苏七夜打个笑脸过去:姑娘,想象力不错。

    夏小巴不知该回什么。

    苏七夜:如果我告诉你,你目前失去残存听力,完全是因为心理压力造成的你信么?

    夏小巴:……不知道。

    苏七夜:自从你小时候烧坏了耳朵后,有太多的人在背后议论你,心思敏~感的你越来越不想听到来自外界的声音,你觉得听不见的世界更好,身心宁静。所以你自动忽视那些来自外界的声音,你麻痹的心将你的脑神经也麻痹了,你感觉你什么都听不到了。其实你听得到的,姑娘。

    夏小巴:我真的听不到,我想找回失踪的姐姐,我又聋又哑跟别人沟通起来真的很麻烦,我不求恢复全部听力,我想只要能恢复一点点就好,哪怕带了助听器能听到别人说什么也好,可是我真的听不到。

    苏七夜:那是因为你将自己麻痹的太久了,你的耳朵你的大脑被你骗太久了,它们一时之间不能反映过来,别怪它们,是你这个小骗子骗术高明。

    夏小巴笑了,这个心理医生长得好看又会说话。

    苏七夜:你排斥所有声音所有人,可当你一个人的时候身心放松之时,你的潜意识里是不排斥同这个世界沟通的,这时你可以听听以前喜欢的歌,更或者录下来自己想听到的声音,当你全身放松时再细细聆听,说不定你能听到什么。还有,去交个朋友吧。

    夏小巴眨眨眼睛,回复了四个字:男的女的?

    苏七夜嘴角一勾,都行。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录音笔递过去,“送你的,希望这支笔能打开你的心。”

    夏小巴离开后,苏七夜倚在二楼的落地窗一直观望,那道渐行渐远的瘦弱背影透着倔强孤单。他眼底含着清凉笑意,自言自语着,“这么可爱的姑娘不久要死了,可惜了。”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滑着滑板溜进来,有些漫不经心的稚嫩语调,“苏医生竟会心软?真是让小鱼儿意外啊。”

    苏七夜闲闲淡淡转过身,指尖对着屋里来回滑动的翘板轻轻一指,滑板小少年立刻一动不动了。

    他走过去戳了戳对方的脑门,“小鱼儿,我说过几次了,不许带滑板来心理诊所,这也太不庄重了。”说完,随手拿了衣架上的领带,走出门去。

    一动不动的小鱼儿喊着:“苏医生苏医生,我错了。”

    苏七夜头也不回,但声音里却含着笑意,“替我做件事去,今天就不罚你在这守夜了。”

    *** ***

    蓝一魁又去了警局,挨着个把警察数落一顿才怒气冲冲出来,司机二黑忙拉开车门,蓝一魁煞气浓浓的坐进去。

    警局的人都习惯了,这个蓝一魁出了名的刁钻嚣张,黑白道上认识的人多,又有几个臭钱,真是不把一般人放眼里。

    刑侦队副队长何晓婧恰好外出归来,见了蓝一魁怒气而去,进了局子就问,“大家又受虐了吧,又是为她女儿?”

    “可不是呗,时不时来警局数落咋们一顿。”小智没好气的说。

    “哎,不就说几句么,我要女儿丢了好几年一直找不到也会怪警察办案不力,大家体谅下啊。”

    “嘿,何队你听见没,王宽这人胳膊肘往外拐,赶紧给他分配个棘手任务让他去爽一下。”

    “哈,我们赞成。”一队人附和。

    何晓婧佯装生气,“赶紧给我干活去,一点都没正经像个警察么,王宽你去把这几年关于失踪的档案找出来送我办公室。”

    车子稳稳行驶,蓝一魁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不知打哪蹿出来的流浪猫,二黑一个急刹车,猫险险躲过一劫,蓝一魁被晃的睁开了眼。

    “对不起,老板,有只猫。”二黑很紧张。

    蓝一魁不悦,瞪了司机一眼,刚要重温闭目的微妙,瞥见车窗外闪过一个身着亮片破洞牛仔装的女孩儿。

    “停车停车。”他大喊。

    二黑还没把车停稳,就见蓝一魁撞开车门踉跄着跑去追一个短发女孩儿。

    “锦儿,锦儿。”他喊着追上去,抖的不行的手拍拍女孩的肩膀。

    女孩一回头见一泪眼汪汪的啤酒肚大叔死盯着她瞅。

    “谁啊你是?”

    蓝一魁愣在当场,不是锦儿,蓝锦儿也有类似这样一套破洞牛仔装,头发也是染成冰蓝色。

    直到女孩走远,蓝一魁还僵硬在原地,甚至伸出去的一只手保持着原有姿势。

    二黑小跑过来,“老板,不是锦儿小姐。”

    蓝一魁突然蹲地上大哭起来,嚎啕大哭,一点不在意街上行人的异样眼光。

    “我的锦儿到底在哪啊?”他低声吼着。

    二黑真不知该怎么安慰平日威风八面跺一跺脚把人下个半死的老板。只能蹲下来小声说着,“锦儿小姐没准躲哪旅游呢,她之前不少次离家出走……”

    “放你妈的屁。”还没说完被蓝一魁一声怒吼打断。蓝一魁抹了一把眼泪收了收情绪,面向马路牙子缓了一会儿,声音低了很多,“肯定是出事了,都失踪三年了啊,都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干的,让我查出来,把他家祖坟给刨了。”

    “老……老板……你得往好处想啊。”二黑劝着。

    “想你妈蛋啊想,锦儿跟童灰同一天失踪,童灰的死亡现场你他妈又不是没见着,凶手有多他妈变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往好处想,怎么往好处想。”他骂完又捂着脸抽泣起来,“我也想往好处想啊。”

    二黑一脸便秘,再劝肯定又挨骂,正不知如何进退时,一个小男孩滑着翘板蹭的一下冲过来,“丑大伯,别哭了,给你信。”

    蓝一魁抬头望见男孩手中的信封。他站起来接过,刚要发问,男孩滑板一滑,蹭一下又走了。

    他把信打开,一张白纸上只写了一行字:枕上8号院知道你女儿在哪。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神话的小说枕上8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枕上8号最新章节枕上8号全文阅读枕上8号5200枕上8号无弹窗枕上8号txt下载枕上8号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神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