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7.蝉(1)

本章节来自于 枕上8号 http://www.zilang.net/252/252499/
    夏小巴从巷子口买了几个新出炉的豆沙包,装进纸袋子,捧在手里,热热的。她避开随地乱放的自行车以及遍地的垃圾继续往前走。江源城的不少巷子干净雅致,带着古朴的文艺气息,其中不少被开发成旅游景点,就属这条巷子最乱了。

    这儿大多是租户,房子便宜,住了生活最底层的居民还有无业小混混。

    巷子中央,她又望见了那个流浪汉懒懒缩在墙脚边晒太阳,垃圾是他最好的伴侣。她第一次见这流浪汉是在一个放学的黄昏,住巷子里的两个纹身混混正举着笤帚打他。

    流浪汉脑子应该不太正常,一手捂着脑袋一手忙着捡掉在地上的糕点渣子吃。那两个小混混嘴里骂骂咧咧越打越狠,最后流浪汉终于跑了。

    后来夏小巴又在巷子口见过这个流浪汉不少次,他只是缩在垃圾堆里睡觉。滕雨见他可怜,有时候会顺便在附近买点吃的给他。油条煎饼包子甚至煮鸡蛋,她就放他身边,流浪汉抓起来就吃。靠近了些夏小巴才看清这流浪汉满身的红疙瘩,整张脸被化脓的疙瘩给毁了容。她见一次吓一次,都不敢看第二眼。

    拎着袋子继续往前走,夏小巴想着,这次的豆沙包拎不回家了。跟之前一样,她把包子放到流浪汉身边,然后快速离开。

    身上挂着一堆塑料袋子的流浪汉扒拉开挡着眼睛的一坨一坨的脏头发开始啃豆沙包,啃一口望一眼已经走远的夏小巴,再啃一口再望一眼。

    巷子最深处是夏小巴的家,一进院门就看见父亲正弯着腰在水槽边洗菜,那只京巴狗懒懒趴在旁边。

    南瓜,莴苣,西葫芦。

    医生说多吃这些对听力好,父亲就时不时买了做给她吃。

    她快吃吐了,还是强忍着吃,只因不想浪费父亲的好意。她心里清楚,自己的耳朵是彻底聋了,吃药都不管用何况这些蔬菜。

    夏通明听到脚步声,转头见是女儿回来了,习惯性说一句,“小夏回来了。”尽管女儿听不到,但至少能看出他这个父亲再同她打招呼。

    夏小巴点点头,路过父亲,顿了顿脚步,还是进屋了。若是平时她一定会帮父亲洗洗菜再去厨房打个下手,今天她有点累。

    踩着吱吱响的木质楼梯上了二楼。最南面有两间卧室,画着鬼脸谱的那扇门是姐姐的房间,而她的卧室门上画着唐老鸭。

    装饰物是前房主留下的,路过鬼脸谱的房门时,她停了停,才走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有点暗,半开的窗户,微微晃动的厚重乳白色窗帘,能听到父亲在院子里洗菜的流水声。

    她拉开木椅坐到堆满高考书籍考卷的写字台前,打开右下角抽屉,从略微发旧的金属盒子里取出一条项链。

    很简单的链子,银质的,坠子是个憨态可掬的银色小熊。本来这盒子里装了两条,一条送给了姐姐夏阳一,剩下的这个她一直留着。

    那是两年前,她参加了一个美术比赛获了奖得了一笔小奖金,她就用这笔钱买了这对小熊链子,听说是某个时尚杂志推荐过的,能免费在小熊背后刻字,价格不算便宜。

    她记得当时把刻着**的一条项链送给夏阳一时,夏阳一一脸的不屑,虽然挂在了脖子上可嘴里的话却很犀利:“夏小巴,别以为我稀罕你这小贱人送的破玩意儿,我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才带的。”

    话难听刺耳,夏小巴心里还是像裹了一层薄薄砂糖似的甜,她以为夏阳一会直接丢进垃圾桶,无论说什么不重要,她还是戴上了。

    “夏小巴,你笑什么,链子送了就滚,别在我面前晃悠,晦气。”

    夏阳一的话似乎仍响在耳边。

    夏小巴把桌上的台灯拧开,似乎想将这条小熊链子看得再仔细些,小熊背后刻的MM字母还在,灯下下,怀旧温润。

    **,姐姐。MM,妹妹,可一切再也回不去。

    她最后一次见夏阳一时,夏阳一脖子上还挂着那条小熊链子。

    院子里已没了流水声,木质地板有轻微的晃动,她知道是父亲来了。

    链子装回盒子,盒子放进抽屉,利落熟稔。

    夏小巴转过头父亲刚好走进来。

    夏通明停在她身边,半俯着腰身摸摸她的头,从桌上拾起支笔,往白纸上写着:爸爸明天约了个很有名的耳科医生给你做检查,明早八点一刻。

    小巴乖乖点头。

    夏通明观察了女儿的脸色,提笔接着写:你看起来有心事,是不是又去警局了?三国铁骑踏天下

    小巴摇摇头,拿过父亲手中的笔在白纸上画了个简单笑脸,表示我很好。

    夏通明慈爱一笑,拍拍小巴的头下了楼。

    这孩子是懂事的,可也是倔强的,表面上乖乖的也从不给人惹麻烦,可骨子里却比谁都倔强。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耳朵,本就话不多的她更不喜欢说话了,再后来真的说不出话来了,既是又聋又哑就该学哑语的,可她偏偏不肯学,好像一旦学了哑语自己就真的和普通人不一样了。刚开始她还有些残存听力,每日带了助听器勉强和外界沟通,自从两年前夏阳一失踪后,她耳朵越来越不好了,直到现在即使带了助听器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夏小巴闻到从一楼传来的炒菜香气,这让她心安了不少。把窗帘打开,院中的桂花树投下几道阴影,灰色的围墙,染着青苔的边角生了几从杂草,这小院虽破旧些,还算得温馨。家里出事儿后姐姐再住不了高楼,全家就搬来这儿了,听说是父亲向同事租借的,可她一直住不太习惯。她还是怀念之前住的那栋楼,很高,晚上从窗口望出去俯瞰万家灯火。

    她又拿出小熊项链,许是累了就又躺到床上休息,闭上眼睛紧紧把链子捧在胸前,一会儿爸爸会叫她吃饭吧,她只小憩一会儿。

    梦里又回到那个家,碧桂园小区,4号楼6单元39楼。

    那时她12岁,和夏阳一相亲相爱。

    姐妹俩报名参加了青少年宫举办的暑期夏令营,整整野外疯玩了半个月。要不是想念妈妈做的饭菜还真舍不得回来。郊外的林荫路上,夏阳一把她肩膀上背的小书包直接拿过来跨到自己的胳膊上,她见姐姐已背了个大包还要挎着她的小包,就抢着把自己的包拿回来。她自然抢不过比她大四岁的姐姐。夏阳一捏着她鼻子说:小阳二,小小年纪老被书包压着长不高的。姐姐已经长大了,不怕的。

    她听了笑得把牙花全露出来了。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毕竟她之前是个孤儿,同二十几个小朋友一起挤在孤儿院的木板床上。

    九岁时发烧烧坏了耳朵,不久之后夏爸爸在孤儿院领养了她,她被带回夏家。有了新妈妈,新姐姐,新名字,一家人待她很好。

    电梯已到了39层,姐妹俩还在讨论今天妈妈做的是红烧肉还是炒菜花,有没有买雪碧。

    摁了很久的门铃都没回应,平日里妈妈早就开门了,夏阳一从书包最底下翻出许久不用的钥匙。推开门,房间暗暗的,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夏阳一按开了灯,眼前的景象把两姐妹吓坏了,家里乱糟糟脏兮兮的,柜斜杯倒,仍了满地的衣服,跟被打劫过似的。爸爸不在,而妈妈披头散发眼睛发红,跟中了魔怔一样倚坐在阳台的落地玻璃上,阳台的防护栏被拆的只剩几个,右侧的玻璃整个不见了,地上躺着几个药瓶子,有白色的药粒撒了一地。

    夏阳一哭喊着跑过去,被妈妈怒喝回来。夏阳一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个劲的哭。

    毕竟不是亲妈,夏阳一都安抚不了妈妈,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紧紧攥着夏阳一的手,像是安慰姐姐。

    妈妈见到躲在夏阳一身后的她,突然大笑起来,疯狂近乎癫狂的大笑,接着啪的摔了手中的酒瓶子,从阳台上跳下去。

    39楼,摔得血肉模糊。

    她始终记得楼下自行车棚边那滩血,以及血泊边上夏阳一不停颤抖的身体。

    夏阳一倒在血泊边上时,她被吓醒了。

    还是这个梦。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夏阳一对她无休无止的咆哮:

    你快点滚,滚出我家,滚的越远越好……

    你个小贱货,你还我妈命来……

    别叫我姐,我不是你姐,你再也不是夏阳二,你不配叫这个,从今以后你叫小巴,跟我养的这只京巴狗一个名字……

    夏小巴,你知道我多恨你么,我希望你死……

    希望你死……

    希望你死……

    去死……

    从那天起,辱骂,家常便饭,动手打她也是常有的事,她被夏阳一暗暗打过多少耳光她算都算不过来,脸经常肿肿的,像个包子。

    尽管如此,她从来没恨过。

    其实夏阳一骂的对,每一个字都对。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神话的小说枕上8号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枕上8号最新章节枕上8号全文阅读枕上8号5200枕上8号无弹窗枕上8号txt下载枕上8号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神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