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4 章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杨过是被燕长生一掌拍晕抗走的,他或许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京城现在的形势,不知道朝堂上的风云变幻,但从小在市井长大,为了养活自己,各种坑蒙拐骗的事情也不是没做过,因此让他养出一颗比其他同年人更加敏锐的心。

    晏修白要他跟燕长生走,杨过自然是不肯的,不提他对燕长生潜意识里隐隐的惧意,单单从晏修白轻描淡写的语气中,他也本能的察觉到了什么,心中更是不安。

    这段时间中,关于那些暗中盯着晏府的眼睛,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杨过这人,性子桀骜,脾气倔强,整天天大地大他排老三,轻易不会服谁,可对晏修白,他是真心敬重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自小没有父亲,晏修白这个师父的出现,多多少少填补了一些他这方面的空缺。

    这样一来,他自然更不愿意离开。

    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所见过的听过的手段轮番上场,也没能阻止晏修白把他送走的决心,最后索性直接被拍晕,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离临安已经很远了,身边只有一个燕长生。

    他像是一个人形麻袋一样,被放在马背上,冷硬的皮甲硌的他胸口发疼,略显荒凉的景物一点一点向后倒退,他忽然升起一股极大的悲伤,有了一种被人抛弃的孤独感,就像当初母亲离世只留下他一人的时候一样,再怎么压抑,还是无法克制的哽咽出声。

    明明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了,那一声声细微的抽泣,就像是刚出生的猫崽子一样,透着股可怜兮兮的劲儿。

    燕长生清清楚楚的听在耳中,忍不住挑了挑眉,道:“女孩家才会哭哭啼啼,难不成我和你师傅都看错了,你原来是个穿着男装的姑娘家?”

    “你才姑娘家!,你从小到大都是姑娘家!!”杨过头也没抬的吼了一句,这一刻,他暂时忘了对燕长生的害怕,他的心中有一股闷火,不发出来他怕烧死自己。

    “我要回去!你们凭什么不顾我的意愿,我高兴去哪就去哪,我高兴在临安呆着,哪都不去!”他扭动着身体,挥舞着四肢,挣扎的像只乌龟。

    燕长生啪的一下拍了上去,让这只乌龟彻底翻不了身,“你现在在我手上,就得归我管,要想走,可以,先打得过我再说。”

    屁.股上的那一巴掌让杨过涨红了脸,他张了张嘴,很是羞恼的说道:“这不公平!连师父都说不是你的对手,我怎么可能打得过?!”

    “这世上本就没什么公平可言。”燕长生淡淡道:“有的只是弱肉强食,如此而已。”

    “你若是比我强,大可爱去哪去哪,但你现在比我弱,那就乖乖受着吧。”

    燕长生态度强横,一点都不讲道理,可就如他所言,实力才是关键,杨过打不过他,连讲道理的资格都没有,他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你不是他的朋友吗?!”他有些愤恨的说道:“你明明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可能不大好,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送我走,你就不担心他?!”

    这算什么朋友,他不高兴的想着,这么冷血的朋友绝对要告诉他让他绝交!

    你怎么知道我不担心呢?燕长生紧蹙的眉心杨过看不到,他比这世上任何人都要担心他,也比任何人都要在意他的安危,更比这世上任何人都要信任他!

    燕长生相信他会保护好自己,否则的话,他冷笑,找条锁链将人禁锢在身边这种事,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

    无论杨过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在燕长生身边这一呆就是三年,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从一个半大的孩子成为一个少年,他变的可不仅仅是外表。

    三年时间他随着燕长生东征西讨,夹缝求存,几乎每天都是生活在战场上的,而战场,永远是让人成长最快的地方。

    燕长生并没有因为他是晏修白的弟子而优待过他,相反,比大多数人还要严苛一些,刚开始的时候还把他当成亲兵带在身边,偶尔还指点一番交些武艺,那段时间大概是杨过离开晏修白之后过的最为轻松的时候了,而后不到一个月,燕长生就把他扔到军队底层去了。

    那时候杨过刚满十四岁,自己的个子都没比手上的陌刀高出多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到现在说大不大说小也还算可以的校尉军衔,杨过走的比寻常人更加的辛苦,就他那样的性格能在纪律严明的玄甲军扎下根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一件事了。

    磕磕碰碰的磨炼了这么几年,好处倒也不是没有,杨过原本的性子是有些跳脱的,现在渐渐的沉稳下来,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有一种非常可靠的感觉。

    当燕长生派人来找他的时候,他正在单方面的凌虐手底下的那帮子人,杨过的年纪或许不大,但教他武功的却是晏修白和燕长生,这两个人一起调.教出来的弟子,自然不可能弱到哪里,他别的方面或许还青涩,不够成熟,但单就武功而言,在整个玄甲军可是公认的能够排进前五的高手。

    也因为这个,军中之人才会服他。

    看到来人,杨过将手中的陌刀随手一抛,连头上的汗都没顾得上擦,就赶紧跑了过去,他与燕长生关系特殊,但是两人私下相处的次数却是极少,通常都是在临安来信的时候。

    急急忙忙的跑到书房的时候,燕长生正在和人商量事情,几年军中历练,别的地方不说,单就规矩而言,他的长进是最大的。

    杨过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就算心中再急,也没有上前打扰,倒是燕长生,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

    他们商量的事情杨过没有仔细去听,他现在满心满意都在临安那边,他已经三年不曾见过晏修白了,虽然表现的很不在乎,可自己心里的想法自己清楚,他是想他的。

    最可恶的就是燕长生,他不着痕迹的瞪了一眼那个坐在桌案后的男人,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每年都会去一次临安的,杨过也曾咬牙切齿的放下自尊,求他也带他回去一次,可都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想到他每次都冷嘲热讽的说他自己可以一个人来去自如,但带上他就等于是带了一个累赘的话,杨过就气得牙痒,之后练功就练得越发勤快了,这也是他近年来武功大涨的最大原因了。

    也因为这个,就算燕长生也教了他不少东西,算是他的半个师傅了,可他依旧不喜欢他。

    杨过这人,最是桀骜不驯了,如何会喜欢一个总是嘲笑他,看不起他的人。

    最近蒙古动作频频,而临安那边的情况也不太好,听说老皇帝病重了,朝堂上想必是一片混乱,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会不会连累到晏修白。

    杨过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担心的,这段时间也更加的留意临安那边的动静。

    杨过眉头紧蹙,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事情,都没留意到其他人的离开,而等他缓过神来,书房中就剩下他和燕长生了。

    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客气,直接上前一步,急切道:“临安来信了吗?他怎样了,还好吗?”

    这个他指的是谁,燕长生自然清楚,就因为清楚,他才更加的不爽,就算知道杨过的担心只是出于敬重,他们之间是亲情,是师徒之义,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干了这坛成年老醋。

    以后绝对绝对要阻止他再收徒弟,燕长生如此想着,然后将晏修白的书信递了过去。

    并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已经心里冒酸了,杨过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信,熟悉的字迹,千篇一律的话语,无非就是一些叮嘱他照顾好身体,不能落下学业,好好和人相处之类的话而已,与以前寄来的那些大同小异,可杨过依旧一字不落的看的很认真。

    晏修白并不算是一个多好多么合格的大家长,可他的关心却是真的,这也是杨过最想要的,唯一让他不满的大概就是每次来信,对方总是在叮嘱他这些那些,对于自己的事情却是寥寥几笔带过,他也想要知道他的事情,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有没有遇到麻烦,而不是每次都是一句“诸事安好”就给打发了。

    杨过原本就是皱着眉的,看完书信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抬眼,看向燕长生,不跟他说,但总该和他商量的吧,他也不绕弯,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听说老皇帝快死了?”

    燕长生挑眉,托着下巴道:“还没快死,至少一年半载还是能撑一撑的。”

    杨过无语,重点是这个么?!

    “师傅现在怎样?会不会受到什么牵连?还有,”他顿了顿,道:“他什么时候会来?”

    明明说好的,会来找他,可是时隔三年还是没来,如果不是每隔几个月的信,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都把他给忘了。

    燕长生的眸子渐渐暗沉下来,“没关系。”他喃喃道:“他不来,我们就去找他好了。”

    到时候,他就跑不掉了。

    =====================================================

    晏修白还不知道自家爱人因为他的屡次失约已经快要黑化了,入春的时候老皇帝突然跌了一跤,本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老皇帝到底年纪大了,这一跤竟然他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之后就算能勉强爬起来,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了。

    皇帝病重,偏偏蒙古那边又不安分了,大规模的战争或许还没爆发,但小规模的摩擦却没有停歇过。

    今年是个多事之秋,敏锐的人或多或少的感觉到了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寂静,朝堂上至今还没乱成一团,晏修白这个枢密院使功不可没。

    晏修白现在也算是朝廷重臣了,老皇帝对他还是颇为宠信的,只是他与太子的关系就不大好了。

    赵氏一族传承到现在,基本上都是些孬种加软蛋了,讨好老皇帝那是情非得已为了属性值,一个太子,还是个整天沉迷酒色,比老皇帝更加不堪的一个太子,晏修白怎么可能低下头与之结交。

    他又不是真的想在这个朝堂上混一辈子。

    与他相反,贾似道与太子的关系极好,他虽然是个奸臣,却也是个目光长远的奸臣,老皇帝嘛,年纪大了,迟早是要死的,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只要贾似道还想保住自己的地位不动摇,与大宋下一位皇帝交好那是必须的。

    在他的刻意经营下,太子对贾似道这位相国大人的信任依赖,比之老皇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相对比之下,一旦老皇帝驾崩,新皇继位,可想而知到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而贾似道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晏修白这个和他作对多年的眼中钉肉中刺。

    经过这些年的培植经营,在朝堂上,晏修白已经能和贾似道一系分庭抗礼了,至少没有吃过太大的亏,可现在,似乎因为老皇帝的这一病,原本隐隐对峙的局势渐渐的有了些倾斜。

    晏修白尚且还能稳得住,可他身边的那些人就有些心焦了,朝堂上硝烟弥漫。

    而蒙古集结二十万军队南下犯境的消息就是这个时候传来的。

    晏修白是连夜被叫进宫的,天上星子闪烁,皇宫就像是只巨兽一般匍匐在夜色之中。

    整个偏殿灯火通明,晏修白进去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在了,老皇帝还没好利索,病病歪歪的坐在龙椅中,脸色不是很好。

    太子还很年轻,不到二十岁,但身体发虚,以晏修白医者的目光轻轻一瞟,就知道这是沉溺酒色的结果,此刻对方就像是最好的孝子一般,在老皇帝身边端茶递水,不时的关怀几句。

    除了他们之外,剩下的都是朝廷重臣,晏修白行礼之后便退后站定,已经有几个人在和他暗暗使眼色了。

    老皇帝喘了几声,道:“贾相国呢?咳咳,还没来吗?”

    不等下面的人回话,太子便急忙说道:“已经让人去请了,相国大人年纪大了,总归有些不便。”

    老皇帝闻言,叹息一声,有些感同身受的说道:“都老了,相国为国金尽忠了一辈子,你以后得敬重着些知道么?”

    太子赶紧应是。

    这边两人刚说完,贾似道便来了,老皇帝颤着手,让人将新到的战报给递了下去,大臣们一一翻看,都是惊惧不已。

    晏修白冷眼旁观,将众人的表情全都看在眼中,他恐怕是这个殿中最镇定的一个人了,这个消息虽然来的突然,却也不是很意外,从燕长生那边陆陆续续传递过来的消息中,他或多或少的早就有了这个准备了。

    他能够保持镇静,其他人却是不能的,老皇帝更是哆哆嗦嗦的问道:“爱卿们觉得,这件事是真是假,蒙古人真的打过来了?”

    气氛凝滞。

    贾似道上前一步,安抚道:“官家莫急,派人去查探一番便知真假。”

    “查探?这一来一去要浪费多少时间?!我们等得,蒙古贼子给时间让我们等吗?”辅国大将军是个急性子,闻言忍不住站出来说道:“官家,军报做不得假,必定是确认无误的消息才敢传来,否则一个欺君的罪名谁也担待不起!”

    这种情况老皇帝又怎会不清楚,只是到底还是抱着侥幸之心的,病重之后他越发的胆怯了,他怕死,怕蒙古人,怕战争,他都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就只想安安静静的过个晚年,怎么就这么难了。

    浑浊的目光扫过站在一旁的太子,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想抛开这一切,将皇位传给太子,自己做个舒舒服服的太上皇,反正又不是没有过先例,他只不过是效仿老祖宗们的行事而已。

    “官家!”骤然响起的声音让他醒过神来,那道转瞬而过的想法被他狠狠的压在心底,始终不曾消散。

    “如今最紧要的便是调动军队,整顿布防,阻挡外敌入侵。”

    老皇帝又是一哆嗦。

    “刘大人说的倒是轻松。”贾似道冷哼一声,“一场战争要花费多少钱财你算过吗?调动军队,军从哪里来?军饷粮草又要去哪里弄?国库的情况大人知道的应该不比我少才是!”

    这一点讲到了老皇帝的心坎里,国库是真的没钱,都说南宋富庶,可每年都要送出去一大批,剩下的不是这里闹灾就是那里闹荒,宫中所需尚且不够,更何况是支持一场大战。

    除去钱财之外,南宋无兵也是真的,官场腐朽,积弱多年,想要找出一支像样的军队来,实在是不太容易。

    “那该如何是好?!”说话的是太子,老皇帝病重后,他就领了监国之职,往常不过是浑浑噩噩,得过且过而已,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想着要在老皇帝面前表现一番,他早就吓得回去抱美人了。

    太子畏畏缩缩的扫视一圈,最后将希望的目光放在贾似道身上,急切道:“相国大人,你不是与蒙古交好吗,可否前去游说一番,大宋与蒙古乃是友国,一起灭金的情分还在,何必兵戎相见,受苦的是黎民百姓。”

    哐当一下被砸了个正着的贾似道实在是太高兴了,太子这个人蠢是蠢了点,关键时刻还是有点用处的 ,和谈这件事情说难确实很难,要说简单也很简单,只要喂饱了对方就行,而这,可以更好地提升一下他在朝中的地位。

    只是有人却是不能忍了,尤其是主战派的那几个,“蒙古人狼子野心,早就想要侵吞我大宋了,哪里还有什么情分,要战便战,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确实是害怕的,一边是步步紧逼的豺狼,一边是软弱可欺的绵羊,绵羊怎么可能不害怕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的狼。

    主战的和主和的彻底吵了起来,老皇帝本来就身体不好,被这么一闹更加不舒服了,咳得撕心裂肺的,殿中一片混乱。

    老皇帝其实是倾向于和谈的,虽然他还没有表态,但侍候了这位皇帝这么多年,贾似道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宠信器重又怎样,关键时候不还是要靠他这个老臣?!

    贾似道暗含得意的看向站在一旁的晏修白,目光一闪,忽然说道:“晏大人怎么一直不出声呢?是战是和你觉得应该如何做呢?”

    其他人闻言,下意识的都看向晏修白。

    被注视的人面色始终平静无波,他上前一步,沉声道:“臣的意见自然是战!”

    “臣知现在国库困难,只是蒙古人贪婪,如果是和谈,必定狮子大开口,要上更多的金银财帛,往年给出去的还少吗,可依旧没有拦住他们南下的铁蹄。”猎杀魔女学院

    “这次或许能够和谈成功,那明年呢,后年呢,是不是还要送出更多的钱财去填补他们的贪婪?与其将这些钱财浪费在敌人身上,何不用在招兵买马上。”

    “官家英名,饮鸩止渴的道理不会不懂,议和不过是舍了自己的肉养壮财狼,最后反噬自己而已。”

    老皇帝一阵犹豫。

    贾似道见状,赶紧道:“晏大人讲的或许有些道理,但打仗又岂是随随便便的一件小事,蒙古人兵强马壮,就算我们有心要打,又怎么打得过,到时候受苦的还不是大宋百姓。”

    “没试过又怎么知道打不过。”晏修白淡淡道:“何况官家手上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的,官家手上还有一支兵,一支不输于蒙古人的强兵。”

    浑浊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老皇帝低喃道:“玄甲军......”

    “不错。”晏修白颔首:“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官家养了他们三年,也该让他们派些用场了。”

    几年时间,足以让玄甲军名扬天下了,蒙古人的忌惮,宋朝百姓的憧憬,这支军队神出鬼没,来去自如,是哽在蒙古人心里的一根刺,也是贾相国心里的刺,晏修白与玄甲军统领相交甚密,让他不得不心生忌惮。

    因为玄甲军的存在,老皇帝心中的天平开始往主战这边倾倒,直到两天之后,蒙古人兵分两路,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晏修白再次被叫进宫,病床上,老皇帝将一个锦盒亲手交到了他手上。

    他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反射着冷锐的光芒,那是虎符。

    ===================================

    襄阳城中,一片混乱。

    蒙古近在眼前,襄阳地处要道,是征服南宋的过程中必须要拿下的一个地方。

    南宋朝局**,从里到外都烂透了,早年襄阳守军还勉强能上个十万八万的,后来层层剥削,层层裁减,城中守军只剩下不到三万,还都是些没什么战斗力的,没有意外的话,兵强马壮的蒙古军,要拿下这么一座城池,简直和喝水一样简单。

    基本上蒙古军这么一路攻下来,就没遇到过什么比较有阻力的关卡。

    时势造英雄,当一个王朝走向末路时,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物,有奸诈小人,有卖国的无耻之徒,却也不缺慷慨悲歌的义士。

    在江湖上,郭靖和黄蓉这对夫妇可是大名鼎鼎的,襄阳危急之时,夫妻二人带领了数千武林侠士突然出现,给襄阳城带去了一点生机。

    对于他们的到来,襄阳守将吕文焕感动至极,他敬佩这些人的大义,更多的却是担心。

    全程守军外加这些江湖人,勉强四万,要如何对抗十万之众的蒙古?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他现在只希望援军能够赶紧到来。

    这场战争很是惨烈,在蒙古人的强攻下,襄阳硬是抗了十天,这已经是个奇迹了,可这样的奇迹又能坚持多久。

    城破的那天,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雨和血混在一块儿,变成了血水,整个世界仿佛都染上了那种红。

    黄蓉的肚子一阵一阵的疼,她知道那是为了什么,他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除了她没人知道,连郭靖都不知道,她没告诉他,襄阳城危在旦夕,那人每晚每晚都愁的睡不着觉,连头发都白了很多,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岁,黄蓉看着心疼,也因此瞒住了自己怀孕的事情,她不想让他的担忧中在多上自己。

    耳边喊杀声,兵铁交击声,军马嘶鸣之声,夹杂在一块儿冲击进她的脑中,她眼前发黑,勉强躲开射来的一箭,她脚一软差点摔倒。

    “娘,你怎么了?”俏丽的脸上沾着血迹,郭芙眼中满是担忧,扶着她的手颤抖起来。

    黄蓉深吸一口气,不想让女儿担心,她直了直腰背,努力忽视着腹部的疼痛。

    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黄蓉环顾四周,无数的尸体堆积在城门口,几乎是形成了一堵“尸墙”,血腥味刺鼻,让她几欲作呕,还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的扑到那个地方,哪怕明知是送死,也绝不后退一步。

    “靖哥哥......”熟悉的身影在厮杀的人群中一闪即过,黄蓉心中大痛。

    她突然一把抓住了郭芙的手,力道之大几乎掐进对方的肉中,“记住!”她凑到女孩儿耳边轻声说道:“去找大小武,有机会就逃出去,离开这里,去桃花岛,去找你外公,去哪都行,离这儿远远的!!”

    “娘——”郭芙惊骇,眼睛泛红,差点落下泪来。

    “襄阳城要保不住了......”

    城破了......

    城破了!

    到处都是尸体,以及杀红了眼的人,郭芙握剑的手在颤抖,她武功还算不错,她外公是天下五绝之一,她爹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英雄大豪杰,她娘是丐帮帮主,这样的出生,就算她的资质再如何愚钝,武功也差不到哪儿去,尤其是对上那些并非精通武艺的士兵,基本上砍起来和砍西瓜也没什么区别了。

    可武艺再高,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她这辈子从没杀过这么多的人,到最后,她甚至都不知道死在她手上的到底有多少了,握剑的手在颤抖,那一身红衣,早就被血水浸湿,透着股惨烈来。

    娘让她找大小武,可她找不到,甚至转身连黄蓉和郭靖的身影也看不到了,她就好像一只被抛弃在大海上的小船,身边只有杀戮,杀戮,杀戮!

    她才十六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可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杀了一个,就会有更多的人拿着刀劈过来,连对方脸上是狰狞的杀意都看的清清楚楚,从小娇生惯养的郭芙从来没有离死亡这么近过。

    咚咚咚,大地在颤抖,似乎有着什么巨大的凶兽汹涌而来,远处似乎有人在叫喊着什么,可她听不清。

    锵——火花闪过,一把狭长的陌刀从斜上方伸过来,牢牢的挡在了她面前,郭芙抬头,黑色的骏马,黑色的盔甲,马背上的少年眼神明亮,驱散了无边的血色......

    ......

    玄甲军的到来让即将成功的蒙古军功败垂成,让他们的军心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蒙古军向来勇猛善战,却屡次在玄甲军手上吃亏,在大多数蒙古人心中,已经烙下了一种敬畏。

    战事暂时停歇,双方死伤惨重,有黑色的乌鸦从远处飞来,停留在僵冷的尸体上。

    凄厉的叫声,衬着城中低低哑哑的哭声,越发的让人心口发闷。

    将军府,厢房中。

    不断的有人进进出出,,一盆盆装着血水的脸盆被人端出,守在外面的人早就急红了眼,每个出来的人都被急匆匆的拉着问上一句“里面怎么样了”“我夫人怎样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吕文焕领着杨过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

    他叹息一声,小声和身边的人解释道:“郭靖夫妇都是大英雄大豪杰,这次襄阳能够拖到小将军赶来,他们夫妻二人和他们带来的武林人士居功至伟,可惜了,谁也没想到郭夫人竟是有孕在身,这场战事惨烈,郭夫人就没下过战场,终究是动了胎气。”

    这个孩子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

    最后一句他没说出来,对于郭靖夫妇而言,这太过残忍。

    杨过依旧穿着他的那身铠甲,行走之间铿锵有力,对于两人的到来,郭靖强打起精神招呼了一声。

    吕文焕安慰道:“郭大侠放心,里面那位齐大夫是整个襄阳城里医术最好的,尊夫人和腹中的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谢谢。”郭靖扯了扯唇,笑得勉强。

    站在父亲身后的人忽然上前一步,红着眼眶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这句话却是对着杨过说的,经历了这场战争,原本任性稚嫩的姑娘好像一下子成长了许多。

    郭靖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杨过,道:“这位就是玄甲军的小将军吗?”

    “将军不敢当。”杨过学着江湖人那般抱拳施礼道:“在下杨过,只是玄甲军中的一个小小校尉而已。”

    杨过......这个名字或许普通,听在郭靖耳中却如同惊雷一般,是他所想的那个杨过吗?当年的那个由他亲自命名的孩子?

    郭靖目光微凝,刚要说话,就被身后的开门声阻断了。

    “我夫人如何?”

    “我娘怎么样了?”

    父女二人心中惶急,忐忑不安的看向大夫。

    老大夫的脸上带着些微的倦意,道:“夫人身体底子好,并无大碍。”

    “那......那孩子呢?”郭靖的脸上几乎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神情。

    “暂且保住了,只是日后必须多加小心,再有什么闪失,留不住孩子不说,尊夫人也不会好。”

    “谢谢谢谢......都没事了......”郭靖几乎喜极而泣,整个人瞬间从地狱回到了人间,如果对方出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

    襄阳之危并不是彻底解了,玄甲军虽然来了,可满打满算也就五千人而已,玄甲军的战斗力不用说,燕长生一手训练出来的,自然差不到哪去,只是人数悬差太大。

    知道玄甲军只有五千之数后,吕文焕那颗已经稍微放下来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再次回到那种吃不下睡不着的焦虑状态。

    相对于他的焦躁,杨过只是笑眯眯的回了一个字:等!

    等谁?

    等晏修白以及他带过来的十五万宋军。

    这一仗足足打了半个多月,双方都损失惨重,襄阳城外,血流成河,堆尸如山,随着天气逐渐热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尸体的腐烂味。

    晏修白是不通军事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这些东西都难不倒他,可军事方面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虽然不懂,但他却信任燕长生,死死地拖住这十万的蒙古军,为他取得尽量多的时间,就算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他也没有后退一步,直到有消息传来,蒙古东路军大败,只余数万残军溃逃,他明白,自己做到了与他的约定。

    这场倾两国之力的战争,从三月初到六月,仅仅持续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结果却令人震惊,骁勇善战的蒙古,举兵二十万南侵,最终却大败而回,这大概是蒙古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

    其中功劳最大的,最引人侧目的莫过于玄甲军,六万玄甲军,在统领燕长生的带领下,将两倍于己的蒙古东路军杀得大败而归,自此一战,玄甲军的彪悍勇武深入人心。

    襄阳城下死的人太多了,加上天气越来越热,晏修白精通医术,自然预防着可能会产生的疫病,他组织人手将尸体集中焚烧,白色的石灰一层又一层,将那些血色逐渐掩盖。

    战争的痕迹似乎在渐渐消失,唯有那座雄伟的城池见证着曾经的惨烈。

    战争已经过去,死去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

    =================================

    当燕长生南下,与他会和的时候,晏修白正在为逃跑的杨过而头疼,没错,杨过跑了。

    本以为自己是个孤儿,突然就冒出来个郭伯伯郭伯母,说是父亲曾经的结义兄弟,就连他的名字,也是那位郭伯伯起的,这也就算了,总归是多了两个亲人,把他们当成长辈尊敬着也就是来了,原本他就是有些佩服这两位江湖上的大侠的,他虽然没有闯过江湖,但也听说过他们的名声,认了他们做长辈,他也不算吃亏。

    可是,谁来告诉他,那个忽然就成了他的未婚妻的郭芙又是怎么回事?!他才十七岁,一点都不想成亲的好不好。

    于是,被吓到的杨过就这么慌慌张张的逃婚了,只来得及给晏修白留了张字条。

    对此,燕长生倒是没什么反应,相反,还有些高兴,电灯泡走了,自然是高兴的。

    这几年之所以每次去临安的时候都坚定的拒绝杨过的跟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谁愿意去见情缘缘的时候还带个大灯泡啊,那不是自己找虐么!

    灯泡跑了,诸事已定,重逢的两人好好的腻歪了一阵,直到次日清晨,一封从临安快马加鞭送来的信件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贾似道囚禁了皇帝,谋反了。”晏修白如此说道。

    燕长生挑眉,面色平静,好像并不是太过意外。

    晏修白一下子敏锐起来,“你干的?”并不是他小瞧那位相国大人,就贾似道那胆子,为虎作伥祸国殃民还可以,但谋反篡位,还是差了些。

    “倒也没有做什么。”燕长生淡淡道:“不过是小小的推波助澜了一下而已。”

    “你要做什么?”晏修白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有些疑惑。

    燕长生没有回答,而是目光流转,轻笑道:“咱们带兵回京平叛吧。”

    贾似道确实是没有那个胆子的,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晏修白打了这么大的一个胜仗,大宋三分之二的兵权都掌握在他手里了,以两人的敌对关系,等对方回来,这朝堂上哪里还有他的位置。

    而且还有个蒙古在后面逼着。

    蒙古此次大败,损失惨重,没有三年五载的是别想恢复元气了,这让向来瞧不起南宋的蒙古人如何咽的下这口气,战场上败了,朝堂上自然是要搞些事情出来的。

    贾似道以皇帝年老病重为由,让他禅位,一手将更加听话的太子扶上皇位,尊自己为太师兼领丞相之职。

    新皇登基后的第一道旨意就是让晏修白上交兵权,第二道旨意是解散玄甲军,编入禁军,第三道在往年的基础上再加一层,上供蒙古。

    三道旨意,天下震惊。

    晏修白的回应是一剑刺死了前来宣旨的太监,然后将那道明黄色的圣旨丢尽了火盆。

    晏修白这些年在临安的经营也不是白费的,何况还有数十万的军队在手,在他不尊皇命的情况下,贾似道的抵抗简直是不堪一击。

    里应外合的情况下,晏修白只花了三天的功夫就拿下了临安,废除了新帝,灭了贾似道一党。

    可怜了太子,从登基到被废,只在那把龙椅上坐了九天。

    晏修白没有杀他,他没有杀太多的人,尸体鲜血,这些日子他已经见了太多。

    临安就在他的手中,整个南宋就在他的掌控之下,他望着一步之遥的龙椅,勾着身边之人的手指,道:“你现在坐上去的话,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得了你。”

    燕长生微微眯起眼睛,“你觉得我的目的是这个皇位?”

    晏修白看着他,没有说话。

    四目相对,燕长生有些恨恨的咬着他的耳朵,“本将军的情缘食言而肥,答应好的事情一再的拖延,非要留在这个朝堂上勾心斗角,本将军爱夫心切,只能做个权臣,在这里陪着他了!”

    晏修白唇角上扬,缓缓笑开,墨色的眼底满是柔情。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