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8.第 48 章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得到晏修白的首肯之后,齐英亲自出去找人了。

    杨过的性子有些跳脱,不服管教,并不是那种会讨人喜欢的乖孩子,但他终究是齐英捡回来的,亲自照顾了好几天,齐英还是比较在意那孩子的。

    之所以会亲自去找,也有担心对方就这么离开的原因在里头,毕竟对方是有过前科的。

    齐英不是想要禁锢他,只是他到底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没爹没娘,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如果没有同情心的话,他当初也不会把人给捡回来了。

    齐英是一个人出去的,出去的时候好手好脚的面色红润,但他回来的时候却是受了伤的,身后还拖着三个拖油瓶。

    其中一个拖油瓶自然是杨过,另外两个却是年纪比他小了几岁的女孩儿。

    晏修白见了一脸的惊讶。

    杨过的眼眶红红的,小心翼翼的扶着受伤的人,脸上满是紧张担心,在见到晏修白之后,他立刻喊道:“齐英大哥被女魔头打伤了,大人,快让人请大夫!”

    齐英按了按他的脑袋,斥责道:“别在大人面前胡说,一点小伤而已,我歇歇就好,用不着请大夫。”

    杨过瞪了眼伤员,一脸的不赞同,他的一只爪子迅速的在他腰上按了一下,立马就听到嘶的一声,对方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兔崽子!”下手真狠,齐英暗暗抽气。

    杨过挑眉,目光鄙夷。

    齐英身为晏修白的贴身侍卫,武功算是不错的,他的受伤在驿馆中引起了一些风波,晏修白有些头疼,直觉告诉他要有麻烦了。

    他指挥着底下的人准备热水安顿伤员,至于大夫,他就是最好的大夫。

    晏修白回房拿了些药,这才去了齐英的房间。

    齐英斜躺在床上,三个孩子齐刷刷的围在他床边,晏修白目光一转,看向守在一旁的人。

    那人苦笑一下,说道:“那两个小姑娘像是受了惊,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齐侍卫。”

    晏修白眉梢微挑,转头看去,果然就见两个小姑娘泪光盈盈,很是胆怯的看着他。

    挥了挥手,让那人退下,晏修白走过去,掀起对方的衣衫,想看伤。

    齐英一惊,赶忙说道:“怎敢劳烦大人,我自己来就好。”

    晏修白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懂医?”

    齐英不说话了。

    齐英伤的不算重,其他地方都没事,最主要的就是腰上那块,晏修白一下子就看出,那是类似鞭子之类的软兵器造成的。

    擦药的事情他没亲自来,被杨过抢去了,动作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他。

    晏修白坐在一旁看着,直到药擦得差不多了,他这才沉声问道:“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杨过缩了缩脑袋,似乎挺想藏齐英身后的,那副表情明显就是我闯祸了,求放过。

    齐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下。

    简单点来说这就是一起江湖仇杀事件。

    一个外号赤练仙子的女魔头盯上了此地的陆家庄,打算灭陆家满门,就连陆家几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而杨过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将陆家的两位千金给救了,齐英找到人时,正好对上女魔头,幸好几人跑得快,否则齐英就不是受了这点伤就能了事的了。

    晏修白打量着两位小姑娘,青衣服的叫程英,白裙子的叫陆无双,据说是一对表姐妹。

    程英年纪虽小,倒也镇定,已经看出这里到底是谁做主了,因此往地上一跪,忐忑道:“这位大人,你可不可以帮我救救我姑父姑母......”

    晏修白尚未做出反应,杨过已经眼睛一亮,说道:“对啊,你是大官,那女魔头再厉害也没你厉害吧,你可以叫很多很多官兵来,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淹死她,到时候把她抓起来,蹲牢房砍头,看她还敢不敢再欺负我们!”

    “你闭嘴!就不能少说两句!”齐英斥责,看向晏修白时又是一脸愧疚,如果不是身上有伤的话,他现在已经下地请罪了,“抱歉,大人,给您惹麻烦了。”

    杨过不清楚,他却是再清楚不过,江湖人绝不是能够轻易得罪的,如今朝局混乱,内忧外患一大堆,就算是正三品的朝廷大员又怎样,大宋早就不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宋了。

    晏修白何尝不知道这是一个麻烦,他现在最应当做的就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该启程启程,早点去办他的差事,可是,他看了一眼两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有些事情是无视不了也不能无视的,真选择不管,那他也不是晏修白了。

    ......

    陆家庄里,陆氏夫妻知道自己一家在劫难逃,所以早就让仆人带着两个小女儿先走,赚取那一线生机,谁知道,下午的时候,那位仆人的尸体便出现在了陆家庄的院子里,而两个小女儿却是没了踪影。

    陆夫人当时就崩溃了,被陆家庄庄主陆立鼎好一番安慰才勉强安抚住。

    女儿失踪,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不幸,原先的种种惶恐不安反而都没了,夫妻两冷静的坐在家中等待女魔头的到来。

    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家中侍女忽然跑了进来,脸上竟难得的带了些惊喜,说是两位小姐回来了。

    陆氏夫妇当即傻眼,就好像溺水的时候忽然被人拽上了岸一样,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两个孩子。

    一家人重新聚在了一起自然是高兴的,晏修白这个小透明自然就被无视了个彻底。

    等到陆氏夫妇注意到他的时候已经过去好一阵了,期间夫妻两对着两个孩子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直到确定两人毫发无伤才彻底放下心来。

    程英机灵,将两人一夜的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尽量略过了一些凶险之事,陆氏夫妇这才注意到晏修白的存在。

    听说是两个女儿的救命恩人,夫妻两自然是好一番感激,只是现在到底是特殊时期,陆立鼎看了一下对方带来的人,十几个人,都是侍卫打扮,一看就是练家子,但武功也不会高到哪去。

    而为首的那人一身长衣,方巾裹发,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

    带着十几个侍卫的书生,显然也不是普通人家。

    天已经快要黑了,陆立鼎就是再不放心,也只能讲两个小女儿的生死托付给对方。

    他当机立断,拉着陆夫人的手就跪下来了,言辞恳切,说是此地不宜久留,只请先生能够看在稚子可怜的份上,能够救她们一命,立刻带着她们离开,为奴为婢只要能够活着就是大幸。

    陆夫人一惊,她自然是不希望两个孩子受苦的,更别说为奴为婢了,可她看了一眼陆立鼎,终究是沉默下来,如他所说,能够逃过这一劫,能够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就已经很好了。

    晏修白立马将人搀扶起来,安抚道:“事情的经过在下已经听令千金说过,清楚大概,庄主、夫人请放心,在下既然来了,就不会袖手旁观,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让她这么随意杀人的话,王法何在?!”

    陆氏夫妇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陆立鼎好一会儿才说道:“这位先生恐怕有所不知,那位女魔头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她的五毒神掌和冰魄银针都是厉害无比,尤其是冰魄银针,哪怕只是碰破了一点皮,都能立刻让人中毒,全身溃烂而死。”

    “是啊。”陆夫人接着说道:“先生的心意我等虽然感激,但赤练仙子武功高强,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流的高手了,先生虽然带了这么些人,但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的。”

    夫妻两的想法很明确,赤练仙子李莫愁的武功是何等厉害,岂是这区区十几个护卫就能拿下的,只是他们也不好明说,对方毕竟是好意,虽然无知了点,可他到底不是江湖中人,不清楚女魔头的厉害,也是情有可原的。

    晏修白被人小瞧了,倒也不气,面对夫妻两不断的劝说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陆立鼎无奈,他都想着要不要动手把人打晕再送走了,虽然略显无礼,可总比让恩人丢了性命要好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却传来一阵歌声,刚开始还有些模糊,但转瞬间便离得近了,可以清楚的听到,那道歌声唱的是:“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好诗。”晏修白赞了一声,然后心神一晃,又想到了燕长生。

    陆氏夫妇无语。

    陆立鼎勉强压住内心惊慌,对着陆夫人道:“女魔头来了,你先带着两个孩子躲起来。”

    “那你呢?”陆夫人不放心。

    陆立鼎强笑道:“我先抵挡一阵,无论如何,定不能让两个孩子和恩人出事。”剑尊

    陆夫人咬了咬牙,抱起两个孩子就走。

    已经晚了。

    黑色的人像是被风刮过来的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屋檐上,与身后暗下来的夜色几乎要融为一体。

    “陆夫人这是要去哪里?”那声音很好听,娇柔婉转,却硬生生的让陆夫人骇的连退好几步。

    陆庄主拔刀在手,立刻上前挡在了陆夫人面前。

    那是一个貌美的道姑,黑漆漆的头发披散在身后,手臂间挽着一柄拂尘,这大概是她全身上下除了面色之外唯一白的地方了。

    捣鼓看着漂亮,眉宇间煞气却极重,一双妙目在晏修白等人身上一扫而过,娇笑道:“怎么?竟然还找了帮手来?是来送死的吗?”

    陆立鼎赶紧道:“这些不过是路人而已,并非我陆家庄的人,更非在下寻来的帮手。他们甚至都不是江湖中人,你别牵连到无辜之人。”

    “哦?是么?”李莫愁一甩拂尘,轻声道:“那真是可惜了,谁让他们运气这么差,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就你家的院子里呢?等到了底下见到阎王爷的时候也别太冤,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

    话音刚落,黑色的人影纵身而下,直扑晏修白等人,莹白的拂尘匹练一般挥了出去。

    陆立鼎立马跳上去挥刀阻拦,可刀口刚碰到拂尘,就觉得一股大力传来,那原本应该是柔软之物的拂尘,在李莫愁的手中却像是成了金铁一般,直震得陆立鼎手腕发麻,差点没握住手里的佩刀。

    而等他提气想要再次阻拦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拂尘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向着晏修白的脖颈缠去,以李莫愁的武功修为,这一下能直接将人的脖子给拧下来,跟着晏修白来的那些侍卫不要命一样挡在他的面前,来的时候他们可是和齐侍卫立了军令状的,定要保住大人的安全。

    他们人虽多,武功也还可以,可当对面站着的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赤练仙子的时候就有些不够看了。

    毫不客气的说,李莫愁一拂尘一个,就能把他们的脑袋敲破。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了一声琴音。

    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突然出现这么一道琴声,是极为不合理的,而所有人却顾不得合不合理了。

    琴音响起的瞬间,众人心下一跳,就像是被人拿着锤子在心头重重的敲了一下,其中以李莫愁的感触最深,也最不好受。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看不见的压力笼罩着,这让她的呼吸有些重,铮——又是一声,她内息一乱,仓皇间,她忽然仰天长啸,啸声凄厉,连绵不绝。

    也终于打破了这一瞬间笼罩在她身上的魔障。

    压力散去的同时,她后背已经浸出了一身的冷汗,李莫愁抬头看去,就见刚刚正打算要杀的那位以为只是个弱书生的男人正怀抱着一把琴,腰背笔直的站在那里。

    她暗暗吸了口气,低笑道:“没想到我竟看走了眼,敢问阁下是哪路高人?!”

    哪里是只有她看走了眼,陆立鼎夫妻也是懵住了,有些怔怔的看着晏修白。

    而被注视着的人却是表情淡淡道:“在下可不是什么高人,只是这位李道长身为出家人,却光天化日随意杀人,少不得就要和我去趟官府衙门了。”

    这说法在李莫愁看来当真十分新奇,向来江湖与朝廷是两个世界,井水不犯河水,从来没听说过江湖人杀了人还归官府管的。

    李莫愁自然是不信他的这番说词的,只证实了对方果然是陆家请来的帮手。

    她依旧全神戒备,只是声音软了下来,唇角带上些许的笑:“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又何必来趟这趟浑水,我与陆家乃是私仇,本也不想牵扯到旁人,你我不如各退一步如何?”

    话语间,显然将刚刚要杀对方的事抛在了脑后。‘

    晏修白拨了拨琴弦,问道:“道长要怎么退?”

    李莫愁扫了一眼陆氏一家,最后一甩拂尘说道:“看在阁下的份上,今日我不取他们的性命,阁下也不能再插手我与陆家之事,如何?”

    晏修白沉默片刻,忽然说道:“今日来之前,我特意打探过关于李道长的种种事迹。”

    “听说道长在江湖上也是大名鼎鼎的,被人称为赤练仙子,而江湖上的人之所以这么叫你是因为你美貌如仙子,手段心性却是毒如蛇蝎,我更听说死在你手里的人不知凡几,可对?”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莫愁冷下声来。

    “没什么。”晏修白淡淡道:“我只是想说,道长手上沾的血太多了,还请和我走一趟官府衙门。”

    话又转了回来,李莫愁并不愚笨,她知道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了。

    “看来你我是达不成共识了。”她似乎是叹了口气,摇头道:“真是太可惜了——”可惜二字出来的时候,她左手一扬,早就捏在指尖的银针已经射了出去。

    冰魄银针,剧毒无比,银色的细针上面闪耀着透骨的寒光。

    “小心!”

    有人在喊。

    晏修白连退三步,稍稍侧身,躲开了那支毒针,而就是这个时候,旁边有劲风传来,带着开山裂海的势头,是李莫愁的拂尘到了。

    铮——一声清亮的琴鸣划过,银白的琴弦和拂尘缠在了一起,李莫愁一拽之下竟然分毫不动,她心下一急,三枚银针同时射出,全被对方怀中的古琴挡了下来。

    晏修白琴弦后撤,将裹着的拂尘尽数搅碎,纷纷扬扬的白色中,李莫愁双掌齐出,向着他的面门拍过来。

    晏修白侧身闪过,右手在她手腕上轻轻一弹,巨大的力道顺着脉搏往上,李莫愁气息一乱,差点没吐出口血来。

    “冰魄银针!”

    她一声低喝,晏修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拿琴抵挡,而李莫愁就是趁着这瞬间的功夫。突然纵身而起,黑衣猎猎,就这么消失在黑暗中。

    那逃离的速度,比她来时快了何止一倍。

    “你们留下,护着陆家!”

    晏修白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顺着李莫愁离开的方向追赶了过去。

    他说过的,要让她去衙门走一趟,自然不会让她就这么跑掉。

    李莫愁的轻功不错,可长歌门的轻功更加不差,她使劲了招数都无法甩开对方,反而被越追越近了。

    她行走江湖十多年,不是没有遇到过强劲的对手,可像这么棘手的却是第一个,她所有的招数在对方面前毫无用处。

    喘息声越来越重,她就算内力再深,也做不到在功力提到十层的情况下,能有一直身轻如燕,不会疲倦。

    “该死!”李莫愁终于忍不住咒骂一声,“我和你有仇吗?!”

    “没有。”

    “我曾经得罪过你?”

    “我今天第一次见到李道长。”

    “那你为什么老是追着我不放!”

    “在下说过,要抓道长伏法。”

    李莫愁脑光一亮,忽然道:“你是朝廷中人?”

    身后紧追不舍的人似乎是停顿了一下,才说道:“道长的反应能力令在下佩服。”

    他语气中没有任何嘲讽的味道,可这句话本身便让人气极,这不摆明了说她不够聪明,竟然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就差没被人指着鼻子骂笨了,李莫愁当然气,气得想杀人,而更加可气的却是她打不过他,甚至连骂人的力气都快没了......

    ......

    两人一前一后在林子里跑的欢快,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道笛声。

    笛声如大海般烟波浩渺,广阔无垠,远处的抄谁缓缓靠近,越来越快,而后轰的一声炸裂开,海水中群魔乱舞,海面上风声呼啸,刚刚还一片平静的海面已曾沸腾之势,汹涌莫测,变幻多端。

    刚刚还在跑的李莫愁已经瘫软在地,而晏修白也停了下来,咔哒一声轻响,长剑已经出现在手中,他腰背笔直,隐隐呈现戒备之态!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