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3.第 43 章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老皇帝很瘦,精神也不太好,那件本该很威严很有气势的龙袍空荡荡的挂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可笑起来。

    果然是一副吃错药的样子,这是晏修白的第一想法。

    就算不靠诊脉,仅仅只是瞧了这么一眼,晏修白都可以确信对方绝对有丹中毒的征兆。

    “朕记得你,晏家的那位小状元,晏子清的儿子?”

    老皇帝的脸上还带着大病初愈后的苍白,他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这让晏修白多多少少有些意外,但他很快回过神来,道:“正是罪臣。”

    老皇帝望着他的目光有些感慨,“你爹当年可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大才子,连先帝都曾亲口夸赞过,本该前途无量,风光无限,谁知竟会英年早逝,实在是可惜。”

    他的这番惋惜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与晏修白关系不大,他只需要顺着对方的意思应和几句而已,反正又不是他亲爹。

    几句话之后,老皇帝话锋一转,道:“你爹名声清贵,身为他的独子,你却辜负皇恩,知法犯法,可曾将朝廷放在眼中,将朕放在眼中?!”

    晏修白心下一震,道了一声,来了!然后他声情并茂,一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的模样,将事情的“起因经过”一一道来。

    大概意思如下,就是他听说皇帝病重,忧心如焚,而恰好在这个时候,他正好遇到一位仙长,得到一副药方,为了圣上的身体康健,他就亲自去找药了。

    总之他是费劲周折,千辛万苦,在关外走了一大圈回来,才终于将所需要的几样稀有药材给找着了,但等他回来,还没来得及将炼制好的丹药呈上,就被以前得罪过的一个小人以擅离职守的罪名给问罪下狱了。

    说来说去,他就是个大写的委屈!

    晏修白这番话说的是感天动地,荡气回肠,将自己忠心耿耿的忠臣形象表现的酣畅淋漓,他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演技也会有这么好的一天。

    皇帝果然没有辜负他这番声情并茂的演讲,对他口中的仙丹表现的很有兴趣的样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突然响起的轻咳打断了老皇帝的那种迫不及待。

    皇帝有些尴尬,道:“你把丹药呈上来,先让国师看过再说,若你所说为真,朕自然不会再让你蒙受冤屈,不仅如此,还重重有赏。”

    晏修白自然是非常识趣的将药献了上去,巴掌大的锦盒被送到了那位国师手中,晏修白瞟了一眼,对那所谓的国师就再没兴趣了,原因无他,这位国师长得实在不出挑,即不仙风道骨,也不俊美无双,反而皮肤暗黄,眼角下垂,看着就让人提不起劲来。

    晏修白从不否认自己是个以貌取人的人,这位国师的长相自然就入不了他的眼了。

    那位国师对着锦盒里的丹药又是看又是闻,就差没舔上几口了,晏修白丝毫不在意,由他炼制成的丹药怎么着也比殿中的这些东西高了好几个档次吧。

    灵丹妙药或许谈不上,但吃了对身体绝对没坏处就是了。

    那位国师显然是没挑出什么毛病来,但好歹也是大皇子的人,就算没毛病肯定也要挑出个一两处的毛病来,再三请皇帝慎重。

    晏修白并不虚,直接提议由自己来试药,最后好歹是让皇帝信了几分。

    老皇帝还没完全昏聩,又请了好几位太医过来,晏修白将准备好的药方给他们一一过目,立刻引起了几位太医的重视。

    性子最直接的那位甚至很果断的和皇上说,写出这副药方的人绝对医术精妙,整个太医院恐怕没人记得上。

    其余几人纷纷附和,对于他们的表态,老皇帝再次信了几分。

    晏修白借此顺利脱身,不但无罪反而有功,罪臣的身份是免了,但皇帝也没有放他回郃州,而是让他留在了京城,做了个京官。

    这自然要比做地方官好了不少,很多人想求都求不到的,只是对于晏修白来说却是个麻烦,这说明他注定要搅进这湍浑水,彻底脱不开身了。

    晏修白进宫的时候还是戴罪之身,出宫的时候却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虽然是件好事,却也实在荒谬,而在宫门口等他的不仅有燕长生,还有晏家的人,对方是奉命来接他的。

    晏修白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能够这么快就得到消息,看来晏怀清也并不像他现在的境遇那样已经掉落了谷底。

    他冲着燕长生招了招手,在对方走到自己身边之后,拉住了他的手,道:“看来咱们的事情还没完,你便陪我再走这一趟吧好不好?”

    燕长生微微一笑,竟罕见的有种稚嫩的感觉,他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说了一声:“当然。”

    晏府在晏修白的记忆中并不是很陌生,毕竟原身也是在这里长大的,虽然已经有好几年没回来了,但府中布置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当他们到达晏府时,晏怀清已经在书房中等着了,整整一个下午,两个姓晏的人就在房中没有出来过,而燕长生就守在门外,以他的武功,没有任何人能越过他的守卫,窥探到房内的情景。

    晏修白和晏怀清两人的谈话除了他们自己,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事情谈完之后,晏修白直接带着燕长生回到了他以前住的那个院落。

    主人离开几年,院子虽然也会有人时不时的打扫一番,却终究显得过于冷清了。

    管理后宅的人临时往这边调派了几个人手,匆匆收拾过后,好歹能住人了。极品武学系统

    晏修白以休息为由,拒绝了所有人的看望和试探,甚至连晏怀清晚上让人来请他过去吃饭都没去,而是和燕长生一起在自己院子里用了。

    院子里种着一棵桂树,看年纪已经很老了,大概需要三四个成年男子方能合抱过来,此刻正是金秋,枝头的花开的正盛,风一吹,飘飘荡荡的落下来,地上虽然已经被打扫过,但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又积攒了一层。

    现在是晚上,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银色的月光倾洒而下,空气中还飘散着桂花的清香。

    月好,景好,人也全了,燕长生拉着晏修白站在那棵桂树的底下,看着轻盈的花瓣落在他素青色的衣衫上,不由得一阵心动。

    “到底是什么事啊,非要出来说。”晏修白有些无奈,但还是纵容的任由他拉着。

    恐怕连他自己一时间都没察觉到自己的这种心态。

    燕长生让他站好,然后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来。”然后风一样的刮走了。

    神秘兮兮的,晏修白叹了口气,依他所言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燕长生回来的果然很快,回来的时候手中抱着一个长长的包裹,他的神情很愉悦,也很紧张,他已经极力掩盖了,可那种紧张还是从他身上传出来了一点。

    一开始或许还没明白过来他神神秘秘的在做些什么,但晏修白并不迟钝,他很敏锐,几乎是立刻从他的表情上察觉到了什么。

    他忽然就有点后悔,早知道就答应晏怀清的邀请了,虽然应付一只老狐狸很累,也很麻烦,但总比现在面对着一只狮子强啊,狮子他可是吃肉的!

    晏修白下意识的掐了掐自己身上的肉,现在跑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显然是来不及的,燕长生站在他面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道:“这个给你。”

    可以不接吗?

    晏修白这样想着,却还是没出息的接了过来,那是一个琴匣,长四尺宽六寸的样子,他心中一动,打开盒子,一把七弦古琴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

    晏修白称得上是用琴的大家了,琴对于长歌门的人来说是他们的武器,更是他们的半身,他一眼就看出面前的这把琴绝非凡品。

    他取出古琴,轻轻拨动了几下,琴声铮铮,仿若玉石相击。

    好琴!他暗赞一声,一把琴的好坏从它的音质就可以看出全部。

    这琴不比他在长歌的时候费尽心思才制成的那把差,甚至还要好上许多。

    他看着燕长生,目光复杂,这人绝对是用了很多心思的。

    见他看自己,燕长生伸手,在古琴底部,微微一拨,银色的剑柄锵的一声弹了出来,他握住剑柄,长剑出鞘,剑刃在月光下反射着银色的光芒。

    晏修白动容,然后就听燕长生道:“我虽在边关,却也无数次听说过长歌门琴中剑的威名,我看你的琴换了好几次,一直没有趁手的,就想着给你做一个,怎样,喜欢吗?”黑暗中,他的眼睛闪着光芒。

    漏跳了好几拍的心脏暴露了晏修白此刻的心情,冰冰凉凉的温度从手心传来,看他的心却一点都不平静。

    他苦笑,颇为无奈的说道:“你这是犯规你知道么?!!”抵抗力再好的人也把持不住啊!

    燕长生眨了眨眼睛,很无辜的说道:“你说的,等你出来就答应我的。”

    他哪有这样说过!晏修白很想这样说,可他最后还是没忍住,附身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只是一下而已,几乎没什么重量,却让燕长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你这是答应了?!”

    “看在礼物非常和我心意的份上。”

    他移开视线,觉得有些尴尬起来。

    果然,求情缘还是要有计划的,就像带兵打仗一样,有了完整的计划,才能一举拿下。

    燕长生也不顾他抱着的琴匣,跳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脖颈,道:“你现在是我的了!”

    “......”晏修白保持沉默,内心却回了一句,你也是我的。

    燕长生抱着人连啃了好几口,才道:“这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你要一直带着。”

    晏修白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了一声,“好。”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燕长生的嘴巴都是咧着的,本来是给他准备了客房的,可他坚持要和晏修白睡,用他的话来说他们都已经是情缘的,睡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这块肉他可惦记了大半年了,好不容易叼到嘴里了还不许他开吃吗?!

    当然,他最后还是被晏修白给赶回去了,这么点大的少年,虽然也不是很小,可也不能说大啊,让他现在就下手的话会有负罪感的,还是等他长长再说吧。

    燕长生有些不开心,给看不给吃最虐心了,不过想想,两人毕竟是刚刚确定关系,对方可能害羞,不是谁都像他的那群师兄师姐一样的没脸没皮的,书香世家出来的人最讲究规矩了,那他再等等也没关系。

    反正早晚都是要吃到嘴的嘛,肉要煮熟了才好吃,薛帅说过,好的猎人不能太心急了,要等猎物自己上钩!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