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1.第 41 章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jinjiang独发,盗文的滚开!

    燕长生进京刚满两天

    第一天,看守刑部牢房的牢头被发现死在了街头暗巷中,他身上并无伤口,却有酒味,疑似喝酒过多猝死的。

    认识他的人都有些奇怪,这人酒量很好,身体也健康,并没有什么隐疾,平日里也没见他少喝,怎么就猝死了呢?!

    不过死了也就死了,牢头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京城里每天死的人不少,他的存在实在太渺小了,小的溅不起一点浪花,就是有点可惜了他那一手抽人不见血,却能把犯人整的生不如死的鞭功,整个刑部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了。

    第二天,死的是国舅爷非心腹孙大人,也就是上次被派去郃州,而后被晏修白得罪惨了的人,不得不说,对方是个很记仇的人,好不容易恨得牙痒痒的一个人落在了他手上,不先扒掉一层皮他怎么甘心。

    于是,晏修白掉皮了,再然后,他送掉了一条小命。

    牢头的死是个不起水花的小事,孙大人可就不是了,好歹也是国舅爷的心腹,他的突然死亡自然就有人查了,结果当然是查不出什么的。

    燕长生这个杀人凶手当的很称职,绝不会留下一点把柄。

    ..............

    他在外面搅风搅雨,晏修白自然是不知道的,他还在乖乖的蹲他的监狱,每天晚上燕长生都会自发的出现,不仅给他带吃带喝带药,就连牢中潮湿阴冷,到了晚上的时候气温下降的厉害,他就特意卷了一条棉被过来,离开的时候再带走,弄得晏修白既感动又好笑。

    完了,他觉得等到出去的时候,还真有可能会被对方攻下,到时候要怎么办?!

    不过这种担忧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放到京城的局势上去了。

    燕长生想要知道的事情,总会有办法知道的,何况这还是晏修白让他打探的事,人还没真的进到自己的锅里,他当然要表现的更卖力一些。

    两天时间,事情也被他探听的差不多了。

    如晏修白先前所猜测的那般,京中确实出事了,皇帝几个月前就病重了,他养的那些个道士并没有让他真正的长命百岁,反而这颗仙丹那个妙药的,弄得他整个身体都垮下来了。

    在他病重期间,几位皇子明争暗斗,闹得不可开交,为的都是那把金灿灿的椅子,其中大皇子和三皇子是最有希望的两位,也斗得最厉害。

    前些日子,大皇子给病重的皇帝介绍了一个道士,据说是世外高人,几粒“仙丹”下去,老皇帝的病竟然还真好了几分,人老了之后,尤其是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任何东西,什么身份地位皇权之类的都是虚的,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这条命!

    精神了几分的老皇帝自然是大喜,立马封那位高人为国师,连将人介绍上来的大皇子也因此水涨船高,在皇帝面前大大的露了脸。

    太子之位本就悬空,又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大皇子得了皇帝的青眼意味着什么,聪明人不用看就知道了。对此,三皇子那边自然是急的。

    三皇子的身份背景本就比不得大皇子,大皇子是长子,又是中宫嫡出,之所以没有被封为太子爷不过是因为才能平庸了些,为皇帝不喜而已。

    相较于大皇子,三皇子的才能也不是几位皇子中最突出的,但他为人谦和,礼贤下士,在朝臣之中人缘极好,最重要的是他的母亲与老皇帝是亲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表妹,虽然没能做成皇后,但好歹也是独一无二的贵妃,在后宫中最是受宠,所以他这个儿子在皇帝眼中自然也是特殊的。

    他十几年辛苦经营,好不容易有了和大皇子相争的资本,可现在因为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道士,对方隐隐的再次有了压倒他的趋势,三皇子自然是不甘心的。

    他不甘心,却偏偏没有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大皇子还对他下手了。

    户部是由三皇子掌管的,户部尚书正是晏家家主晏怀清,先前山西那边遭了灾,户部拨了大笔银子过去赈灾,这本来没有什么,可宫里那位新上任的国师掐指一算,没错,就是掐指一算,说是老皇帝之所以病的这么严重,是因为山西冤魂无数,怨气冲天,冲撞到皇帝身上来了。

    此话一出,皇帝自然是震惊的,然后就派人去查了,好么,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山西那边的蝗灾根本就没解决过,银子是拨下去了,可都没到百姓手上,究竟去哪了,只有天知道。

    皇帝震怒,从上到下统统遭了秧,尤其是三皇子和晏怀清,这件事可不是小事,山西那边半年下来了,据前去探查这件事的钦差说,尸横遍野,十室九空,说的大概就是山西那边的情景了。

    事情牵扯太大,一不小心可是要爆发民变的,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了皇帝的身体安危,不怒才怪了。

    皇帝生气起来,一点情面都没留,三皇子直接就被罚在家思过了,而晏怀清直接被罢了官职,赶回家去了,没有牵连整个晏家,也没有让他蹲大牢,已经是皇帝格外开恩了。

    至于晏修白,他就是个倒霉的一不小心被殃及到的无辜池鱼,原本是没他什么事的,可谁让他好巧不巧的要姓晏呢,谁让他又好巧不巧的得罪了一个记仇的小人?!

    这顿鞭子他挨得不算冤,只能说他倒霉,运气太差了,正巧就被人抓住了把柄。

    不过晏家那边是指望不上了,晏修白叹了口气,道:“现在只能自救了。”

    燕长生皱眉,道:“这方便的事情我不太懂,但你现在是晏家的人,是不是晏家没事你就没事了?”

    “晏家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晏修白想了想,这样道:“晏家家大业大,是从开国之初就已经存在的大家族,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倒下,而且三皇子也舍不得晏家就这么垮掉,这对他而言,无疑是自断一臂,晏怀清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重生未婚妻的逆袭

    “那,如果那位三皇子输了怎么办?”

    晏修白没有回答,他只是若有所思的说道:“也不知道那笔钱是落在了谁手里,是被大皇子栽赃陷害了,还是三皇子真的监守自盗......”

    “这很重要?”燕长生问道。

    “不......”晏修白恍然回神,有些郁闷的说道:“并不重要......”

    虽然那时一件极其混账,该被千刀万剐的事情,可那不归他管,他也管不了。

    无论世界怎么变化,有些事情总不会变的,他不是神仙,也没有多么了不得的本事,只是随波逐流的一个普通人而已,很多事情他改变不了,就只能选择不去看,就连听也是不想听的,仿佛这样,那些事情也就不存在了一样。

    他到是想念那些还在长歌门的日子,那时候活得轻松自在,因为无知,书本里写的再多,那也只是出现在书本中的东西,始终隔着一层虚幻,也就没有现在这种无力感。

    燕长生很敏锐,虽然他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他野兽一般的直觉还是在瞬间就感觉到他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你怎么了?”他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然后道:“你别怕,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虽然对方说的和自己想的完全是两回事,但他坚定的表情还是让晏修白有些感动。

    自己真是太容易感动了,这可不好,他揉着脸想着,然后嘟囔道:“你可别又想着劫狱......”

    “不劫狱。”燕长生扬着下巴说道:“你想做官,那就一直做下去!”

    大不了把罪魁祸首的大皇子给宰了好了,再不行直接宰皇帝,晏家是三皇子这一边的,等到三皇子做了皇帝,晏修白应该就能光明正大的出去了吧。

    燕长生的想法简单粗暴,虽然皇帝有点难杀,但他总有办法的!

    晏怀清是晏家的主心骨,他是两朝元老了,今年年初刚办的五十岁寿辰,可他看上去却绝不显老,他的身材保持的很好,不胖不瘦,也没有大肚子,下巴上垂着的一把黑色的胡须让他看上去仙风道骨的。

    不认识的人见了绝对以为他最多只有四十岁!

    晏怀清被罢官之事,府中上下就没有不急的,甚至都有人猜测皇帝是不是要拿晏家开刀,为大皇子铺路了。

    镇定功夫不到家的就连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唯有晏怀清该睡睡,该吃吃,就好像被罢官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哪怕几个儿子兄弟沉不住气,想找他商量商量对策,都被他打发了回去。

    时间长了,他胸有成竹的淡定模样,倒也安抚了一下府中人心。

    每天下午,他午睡之后都会在书房看一会儿书,这天也不例外,然而他刚踏进书房的门槛,就愣住了。

    原因无他,原本不该有人的地方站了一个人,一身黑衣的少年站在书架旁边,镇定而从容。

    晏怀清还算冷静,没有喊着抓刺客,这让燕长生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人还算识相。

    他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手一扬,那封信便像是长了翅膀一样朝着对方飞去,最后落在了他手中。

    晏怀清不会武功,但这不代表他没眼力,这一手,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出来的。

    这人绝对是个高手!

    “阁下何人?!”他警惕的说道。

    “只是个跑腿送信的而已。”燕长生淡淡道:“那是晏修白给你的,你老老实实的按照上面说的做就好!”

    理所当然的口气足够欠扁,好在晏怀清是只老狐狸,不动声色的忍了下来。

    不过,晏修白的信?

    对方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晏怀清确实是想放弃掉他的,晏家现在绝对不能出头,一边是晏家,一边是个不受宠的孩子,不用想都知道他会选哪个。

    只是那个他想起来的时候才会顺手照看一下的孩子似乎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这样想着,晏怀清打开了那封信,信不长,他却看得越来越慢,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第一遍看完了之后,他又看了一遍,等他终于抬起头来想问什么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少年已经不在了。

    他动容,击掌三次,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也是一样的黑衣,却是个成年男子。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可知道?”晏怀清皱眉问道,这里毕竟是书房重地,表面上看着似乎没什么,但暗地里的守卫绝对严密。

    “属下惭愧。”那人低头谢罪,“那人的武功很高,绝对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

    晏怀清想了想,道:“让人去查一下他的身份来历。”

    那人应了一声是,刚想走,就又被叫住了。

    晏怀清走到书桌旁,提笔写了一封信,连同晏修白的那封一起,交给了对方,道:“机警一些,务必亲手交到三皇子手上。”

    关键时期,他与三皇子表面上是无法见面的,但暗地里的一些联系却从未断过。

    等人离开了,他微微眯起眼睛,指尖在桌案上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

    他在想晏修白,他觉得他需要重新估算一下那个差点被他放弃的孩子所存在的价值了......

    ......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