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9.第 39 章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因为心中急切的渴望,燕长生到底还是没能同他一起回郃州,而是入关之后就与晏修白分开了。

    对于他的离开,晏修白是松了口气的,他也想花一些时间理清一下自己的想法,燕长生不同与旁人,不是他以前欣赏过的各类女子,他固执,坚定,是那种一条道走到底的性子。

    对方表现的太明显了,那种炙热的感情他一开始没发现,是因为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而一旦知道了,明白了他眼中的炙热之后,就再也忽视不了了。

    生平第一次,他对一段感情,竟然有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只因为对方是燕长生。

    燕长生是个好惹的吗?那绝对不是,他要是好惹的话世界上的人都成小绵羊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武力值比自己高啊!

    要是以后两人意见不合对方家暴自己怎么办,他身子骨弱,经不起对方的盾砸几下的!

    晏修白觉得他需要一段时间缓冲一下,虽然在大唐,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挺正常,但他自认为还是比较喜欢女人的,怎么走了一趟沙漠,就对一个小鬼上心了呢?!

    他几乎是一路纠结回去的,然而到最后也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想着,反正对方什么都没说,那他就装作不知道好了,对于燕长生,他是动了心的,可比起动心,他更不愿意去轻易的改变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晏修白像只鸵鸟一样把头缩起来,说服自己什么都没有改变。

    有时候自欺欺人并非懦弱,而是一种保持平衡的手段。

    现在已经是九月,距离晏修白离开郃州已经有两个月了,他一路风尘仆仆,并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行踪,然后他前脚刚踏进郃州府,后脚就被官兵给拿下了。

    区区十几个官兵自然是拿不下他的,他想逃轻而易举,但晏修白当然没有逃,甚至没有反抗,敏锐如他,立刻就明白过来,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出现了一些变故。

    而且是一些非常不好的变故。

    带人拿下他的是郃州府的一位总兵,对方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大人,属下冒犯了。”

    然后咔擦一声,用锁链将他的手腕给锁上了。

    从来都是他用链子锁别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被锁,一时间竟有些新奇,若是晏修白不想被人锁的话,任何人都奈何不了他,可他现在却没有反抗,而是非常镇定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晏修白在郃州府为官的这段日子,为人亲和,没有架子,人缘还是非常好的,对方与他也有过几面之缘,也不为难他,跟在他身边小声说道:“大人离开之后,一开始还好,郃州上下一切太平,但一个月之前,京城来了位钦差大人,咱们一直在试着联系大人,信鸽送出去好几只,一直联系不上,秦大人他们原本是想先糊弄几天的,但那位钦差大人似乎是很清楚郃州府的事情,来的当天,就以擅离职守的罪名将大人的官位给下了,大人的画像已经在附近的城门口都贴上了,就等着大人现身了,大人都没看到吗?!”

    对方有些惋惜,似乎觉得他是自投罗网了。

    晏修白还真没注意到什么画像,他这几天一直在赶路,直接大轻功飞过来的,剩下的一点时间又在纠结燕长生的事情,哪还顾得上其他。

    不过,正好他离开,上面就来了一位钦差大人,这时间也真够巧的。

    “京城那边出了什么事吗?”想了想,他这样问道。

    对方无奈的笑了笑,道:“这就不清楚了,京城的事情哪是属下能够探听得到的。”

    晏修白沉默片刻,道了声谢。

    钦差大人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人,一见面,就给晏修白按了十几条大罪,而后押他回京受审。

    如果不是晏修白确定自己没有失忆的话,还真的要以为自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奸臣了。

    只能说,为了给他编派罪名,对方也蛮拼的。

    晏修白的离开并不算光彩,他走的时候是坐在牢车里走的,前来送他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其中庄老很够意思的花钱帮他上下打点了一番。

    而就在他以戴罪之身被押送进京的时候,燕长生却在千里之外的香洲,他在为他准备一件独一无二礼物。

    香洲的周家是非常有名的制琴世家,周家做了几代的琴,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改良,到了这一代已经到达了顶峰。

    现在的周家家主在制琴上绝对是大师级别,世上能及得上他的还真没几个,当年制成的鸾凤琴可是被当今皇后收藏了去的。

    如今他年纪大了,便退了下来,不在制琴。

    本来嘛,他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闲的没事就逗弄逗弄孙子,悠闲而自在,可惜,这样清闲的日子却被燕长生给打断了。死亡APP

    燕长生想请他做琴,作为一个求情缘的礼物送给晏修白。

    他想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放弃,何况这还关系到他的终生幸福,因此就算周老百般推脱,他也只是冷哼一声,软的不行来硬的,陌刀直接就架在了对方脖子上。

    一点都不顾虑老人家脆弱的心脏。

    周老虽然是个老顽固,可脾气再固执也得先顾上自己的命,他最后索性列了一张不可能的单子给对方,要求找齐上面所有的东西,才能做出最好的琴!

    他当然是在刁难对方,而且是最难的那种,单子上列出来的东西无一不是世所罕见的珍品,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就算是皇族,想要在短时间内凑齐那些东西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何况是这么一个半大的少年。

    周老以为自己很成功的打法了对方,却万万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对方还真的就将所有的东西给找齐了。

    当所有的材料摆放在他面前之后,不用燕长生请,他直接就拿着东西开始动手了。

    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机会,这辈子恐怕也就这么一次,他能忍得了才怪,他有预感,这会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一把琴。

    一个月之后,燕长生拿到了成品,他满怀喜悦的往郃州赶,见到的却不是自己想见的那个人,而是一个换了主人的知府府。

    晏修白的事情毕竟是件大事,他稍稍打探一番就知道的清清楚楚。

    燕长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是什么样的心情,只知道满腔的热情瞬间被抽离,整个心仿佛掉进了冰窟里。

    他一点时间都没耽搁,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原本十多天的路程竟硬生生的被他缩短了一半。

    晏修白的下落并不难打听,刑部大牢看守严密,但再严密的看守,都阻拦不住燕长生,这世上只有他不想去的地方,绝对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

    ......

    刑部大牢与郃州府的牢房相比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也就是规模大了些,关的人多了些,气氛阴冷了些,还时不时的会传来一两声凄厉的惨叫而已。

    地上有些潮湿,躺着的稻草上也传来阵阵霉味,老实说,晏修白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差的环境。

    他忽然觉得当初对楚留香真是太客气了,都是坐牢的,对方的牢房采光好,有棉被,打扫的也干净,还有自己时不时带过去的饭菜给他改善一下伙食,而轮到自己的时候别说这些了,只要能有个人来把发霉的稻草帮他给换掉,他就很满足了。

    晏修白挪了挪身子,斜靠在墙上,尽量不牵动到身上的伤口。

    被押送回京之后,他就没见过晏家的人,甚至刑部的人还一点都不顾及他身后的晏家,直接给他上刑,种种事情证明,晏家绝对是出事了。

    毕竟晏家再不待见他,但从先前的那两封信中可以看出,严家家主还是挺护短的,应该不至于会放任他不管。

    他又动了动身子,有些难受,身体疼,脑子更疼,京城形势复杂,他一直都是将自己游离在外的,安安分分的做着自己的地方官,他一点都不想将自己牵扯到那些麻烦的事情当中去。

    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事与愿违。

    晏家看来是靠不住了,难道要他越狱?

    也不是不能顺利逃出去,只是这样一来他的官肯定就没法做了,那他的任务要怎么办?!

    而倘若他留下的话,别的先不提,首先还有十八般酷刑在等着他呢,晏修白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娇生惯养的人,可一顿鞭子抽下来,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怕疼。

    尤其是,他明明完全可以躲开这顿鞭子,选择逃之夭夭,整个刑部大牢没人能拦住他,可他偏偏还要乖乖的受着,这比不能反抗还要悲催。

    晏修白叹了口气,墨色的桃花眼泛着层雾气,他觉得自己有点可怜,混到这个田地如果被其他师兄妹们知道了,绝对要笑话死他的。

    他很饿,身上疼,还有点冷,不用摸额头他都知道自己有点低烧,绝对不是他的问题,是这具身体太娇弱了!

    而燕长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连晏修白都不清楚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他脑子有点糊涂,瞪着他发呆,直到对方站在他面前,朝他伸过手来,说:“跟我走!”

    等等,这节奏有点不对啊,话本里的侠客书生都是这样对小娘子说的,他们的位置是不是弄反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