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8.第 38 章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沙漠的夜空还是很漂亮的,星子闪烁,比其他地方多了一种神秘。

    夜里的气温很低,燕长生看着晏修白坐在篝火旁慢慢拨弄着火堆,他试图寻找话题却没得到一点的回应。

    这已经是他们踏上归途的第三天了。

    燕长生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只是因为对方是晏修白,他愿意克制住自己的脾气,如果对方是在生气骂人甚至打人都没关系,他都可以招架的住,可他现在却摆明了不愿和他说话,也不搭理他,这就让燕长生受不了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无法接受晏修白的无视,这比他当初在战场上受了伤,身上被捅了两刀的时候还要难受。

    大漠的夜晚很安静,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还有篝火燃烧发出的哔啵轻响。

    燕长生咬了咬牙,忽然站起来,走到那个坐的离自己起码有三尺远的人身边。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两团小小的火光映照在那双漆黑的瞳孔中,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狮子。

    面前站着这么一个大活人,晏修白就算想无视也不行,他抬了抬眼,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让炸毛的狮子忽然多了一点委屈,燕长生咬牙道:“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告诉我,我改就是了,但是不许你不和我说话,也不许一直无视我!”

    “我有不满吗?”在对方焦急的目光中,晏修白终于开了尊口,淡淡道:“那你说说我有什么不满?”

    我知道的话还要问你吗?燕长生抓狂,“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很好,连他在气什么都不知道,燕将军你赢!

    晏修白直接站起身,想坐的离他再远一点。

    见他的态度重新冷淡下来,甚至比先前更冷淡了,燕长生忽然有些慌,这样的情绪对他而言实在有些罕见,就算当初他偷上战场,被薛帅抓了个正着,也没这么失措过。

    可看晏修白沉着一张脸不搭理他,他竟有些心慌。

    记忆中,这人似乎从来没有冷过脸,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即使不笑的时候也好像含着三分情,笑起来的时候就更不得了了,定力不高的小姑娘们绝对要被他勾了去。

    可现在,那双天生含笑的桃花眼却是冷着的,冰雪蔓延,让燕长生看着更不舒服了。

    他不该用这样的目光看他的,他可以这样看任何人,却绝对不能这样看他,他决不允许。

    燕长生几乎是一下子就冲了过去,速度快的惊人,晏修白不是不能躲开,可他身后就是燃烧着的火堆,他身子一顿,到底还是没有躲,任由对方扑到了他的身上,巨大的力道让他后退两步,才堪堪站稳,然后他的腰就被一双手狠狠地抱住了。

    “不许生我的气!”因为身高关系,燕长生的脸埋在了他的胸口,说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却带着股凶狠劲。

    晏修白气极反笑:“凭什么就不能生你气了,我生不生气还归你管?燕长生,你可真够霸道的啊!”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生气?”燕长生不明白,“是我这次给你惹麻烦了?其实你可以不用来的,我能逃出去,这世上还没有能困得住我的地方!”

    说这句话时,他的语气是骄傲的,或许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还不清楚,但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他走的地方多了看得人也多了,对于自己的武力在这个世界的定位有了一定的了解,经过这次与石观音一战之后就更清楚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武功以前强了很多,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的那股力量也越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跨越两个世界而带来的影响。

    如果他是这样的话,那和他一样经历的晏修白是不是也是这样?!

    可他现在没法问,因为晏修白更生气了,他敲着他的脑袋,第一次不顾形象的骂道:“燕长生!你是猪脑子吗?!”

    燕长生当然不喜欢被人骂,如果是别人指着他的鼻子骂的话,他早就一刀劈过去了,可现在骂他的是晏修白,他也只能仰着脖子瞪他了。

    好郁闷!

    “你的事情我本来不该管,可你竟然把自己玩成了石观音的男宠,你还有理了?!”

    不但被人关了小黑屋,还拿锁链锁了起来,只要想到对方那身红艳艳的,和倌馆里的小倌没什么区别的打扮,他就气的肝都疼。

    晏修白只顾着生气了,一时间竟忘了问自己,为什么对方的一套衣服就能让他如此生气的原因。

    “我就是去找东西了,金蝉丝在石观音手上,我费了几个月的功夫才打听到,当然要拿到手。”

    “所以你就牺牲色相了?”晏修白冷哼:“一个能当你奶奶的老女人你都下得去手 ,也是厉害!”

    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个燕长生也生气,“那你还不是一样,一个能当你娘的老女人你都下得去手,你也厉害!”至尊仙途

    老女人石观音如果听到这一番话的话,就是死了也要从棺材里爬出来,找这两个算账!

    “别诬赖到我身上,我与她可没有任何关系!”

    “都抱在一起了还说没关系?!”

    晏修白哑然,如果连抱抱都算的话,那和他有关系的人岂不是多的数不过来了?

    燕长生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声音坚定道:“你以后不许抱别人,只能和我抱!”

    等等,晏修白的情商终于回来了一点,他怎么觉得两人现在的情形有点不对劲?!

    腰被巨大的力道勒的有些疼,他挣动了一下,被抱的更紧了。

    “你答应不答应?!”偏偏罪魁祸首还在追问着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晏修白连头都开始疼起来了,他不耐,“你自己不也跟人抱了?既如此我为何要答应你?”

    燕长生急了,“我什么时候和别人抱了?!”

    “石观音不就是?”只要想到好好的一棵嫩草被老牛啃了,他就不痛快。

    “我什么时候和石观音抱了,和她抱的明明是你!”

    晏修白愕然,“没抱?”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继续道:“好好的一棵嫩草摆在眼前,牛会不吃?”还是说这棵嫩草还没发育完全,所以老牛想吃也没得吃?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对方身形看着比同年人还要高大一些,但毕竟才十五六岁,发育的晚了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燕长生当然不知道晏修白此刻的想法,否则绝对会强压了他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发育成熟的,所以他只是冷笑一声,道:“那也要看她吃不吃得到!”

    他虽然为了达到目的不介意用一些手段,甚至稍微牺牲了一下色相,可还没到能够忍受得住恶心的地步。

    别说吃了,石观音连碰他一下都是无法做到的,在连下药都不管用的情况下,也就只能毁了他的衣服,让他裸奔发泄一下心头怒气了。

    而作为一个在军营里长大的人,无论是洗澡还是训练,时常和师兄弟们坦诚相见的苍云军,他会介意一个人的目光?!

    石观音的视奸在燕长生看来,和大白菜没什么两样。

    晏修白哽了几天的心情终于顺畅了,理智回笼的时候他开始察觉到不对了,怎么自己会对这件事情这么在意?似乎有些越界了......

    还没等他想个清楚明白,燕长生突然抬起了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让晏修白看着,心下一动,而后对方说出的一句话,像个巨浪一样,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是在吃味吗?”

    他是在吃味吗?

    他会吃味?为的还是燕长生?一个上辈子的老对头,这辈子的小屁孩?

    可如果不是吃味,他这几天的反常又是因为什么?

    难道他不是因为燕长生和石观音之间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在焦躁难耐,以至于失去了往常的心境吗?!

    而现在,又因为燕长生的否认而心情顺畅,连日来的郁气仿佛一下子消散了。

    他能欺骗别人,能欺骗对方,唯一骗不了的就是自己。

    弄清这一点,晏修白忽然慌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或者说是没有察觉的时候,他的感情似乎超出了他的掌控,变得不受他的控制了。

    他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晏修白并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事实上在某些方面,他的经验要比燕长生多多了,生平首次,他有了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那一夜过去之后,晏修白更沉默了,以前还会哼上两声,现在连哼哼都没有了,如果没有必要,眼角余光都不会往他身上瞟一下,自己一个人坐着骆驼走在最前面。

    他这幅明显闪躲的态度燕长生自然看出来了,他又不瞎,可他现在却全然没有了前几天的心慌焦虑,心情出奇的好,偶尔还会看着前面的背影偷笑一下。

    他觉得自己求情缘成功的几率大大增加了,说不定不久的将来他就能脱单了呢,整个苍云堡,像他这个年纪就脱单的人从未有过,十二门派中苍云是公认的最难找到情缘的门派,明明他们都这么帅。

    如果薛帅知道了,肯定是要夸奖他的,对于看中的人,下手就是要快准狠!

    燕长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想赶紧将东西做出来,然后早点将人圈到自己的地盘,无论怎样,叼到自己嘴里的肉才是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才不用担心被人抢了去!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