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4.复生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楚留香等人心下骇然,他们几个也算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高手了,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屏风后面还藏了一人,可见女子的武功是何等高深。

    这样深不可测的武功,这般堪称绝世无双的容貌,除了石观音还能有谁。

    楚留香深吸一口气,说道:“早就听闻石夫人容颜绝世,风采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容貌,何况是石观音这个在乎容颜到只要别人长得比她好看就会毁了对方,让他们生不如死的变态女人。

    她双颊染晕,柔声道:“我也听说过楚香帅的大名,都说你风流潇洒,俊朗不凡,尤其是那张嘴,哄起女人来就像是抹了蜜一样,难怪会有那么多女人为你倾心了。”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夫人过奖,在下只是喜欢说实话而已。”

    “我喜欢你的实话。”石观音轻笑,笑声晃晃荡荡,能勾到人心里去。

    胡铁花有些受不了的搓了搓手臂,老臭虫总是这么爱现,调情都调到石观音身上去了,就算再美也不能忘记对方的年纪啊,他娘还活着的话,也就是这么大的岁数。

    “美虽美矣,就是年纪大了些。”

    这句话响起的时候,胡铁花差点以为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他呆呆的看向说话的人,不仅是他,厅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晏修白,这人是不要命了吧。

    石观音气得脸都青了,身子微微颤动,“你好,你很好,诸位既然来了,就去寒舍小住几日吧。”

    楚留香能不去吗,自然是不能的,苏蓉蓉她们可能在对方手上,他无法不去,他去,姬冰雁他们自然也是要陪着的。

    石观音的地方,可是比这世上任何龙潭虎穴都要来的危险。

    至于晏修白,他求之不得。

    船在谷外停了下来,巨峰高耸入云,船是无法进去的,只能步行走进去。

    “谷中机关阵法颇多,想要命的话跟紧我。”吴菊轩嘱咐一声,然后走在前面领路。

    几人立刻打起精神,每一步都跟的仔细,巨大的山石掩映下,人显得那样的渺小。

    左拐右拐,不知道拐了几个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恐怕谁也没有想到,里面隐藏着的竟会是这样一幅美景。

    好多好多的花,粉红,鲜红,雪白,金黄,碧绿,各种各样的颜色,一眼望去,几乎望不到尽头。

    有风吹来,花海摇曳生姿,一种幽冷的香味被风送过来,好闻的同时,眼前竟有片刻的朦胧。

    不好,姬冰雁低喝一声:“闭气!”

    可惜,已经晚了,几人接二连三的倒了下来。

    吴菊轩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冷冷的看着,等到几人都昏死过去,他才慢慢走了过来,蹲下身子,伸出食指,戳着楚留香的脑门道:“哪里麻烦往哪钻,果然是个喜欢找死的。”

    ......

    戳完他还觉得不过瘾,又揪了揪他的耳朵,力道颇大,一点都没留情,楚留香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

    这时候,有人过来了,是七八个长相俏丽的姑娘,统一的白色衣裳,统一的面无表情。

    吴菊轩站起身,让她们抬着躺在地上的人离开。

    七八个姑娘抬着五个男人,健步如飞,一点都没有费力的样子。

    将五人抬进一间屋子,随意的往地上一丢,动作粗暴,然后哐当一声关上门,上锁,就离开了。

    楚留香等了片刻,确定没人之后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理了理衣袖,他转身,正好对上一双熠熠生辉的桃花眼。

    他吓了一跳,拍着胸口笑道:“晏大人没事吧。”

    晏修白第一时间是去检查自己背上的琴,还好没有磕坏了,袖子里的剑被摸走了,琴却给他留下了,大概是觉得一把琴而已,不是什么危险物品吧。

    “我可没傻到去闻罂粟花的香味。”他起身,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楚留香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三个傻子,满是同情。

    “那花有毒?”

    “不是毒。”晏修白想了想说道:“罂粟可入药,适当的分量可助病人减轻痛苦,但用量过度的话却会让人上瘾,产生幻觉,一旦沾上了意志不坚定的人一辈子都摆脱不了。”

    楚留香心下一惊,赶紧问道:“那他们......”

    “没事,罂粟花的味道最多让他们出现点幻觉,大概几天之内身体酸软,使不出内力而已。”

    楚留香松了口气,出于朋友的那点良知,把三个人给搬到床上躺着,没让他们再继续接收地气。

    等他做完了,一抬头就看到晏修白已经将琴重新背回背上,然后推开了窗户在小心观察。

    “你在干什么?”

    晏修白瞪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声道:“我去找找看燕长生,一会儿就回来。”

    楚留香连开口阻拦的机会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他翻过窗子,动作轻灵的就出去了。

    ......

    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晏修白自然是小心翼翼,而这里的守卫也并不是很严,当时进来的时候又是阵法又是机关,还有一片罂粟花海,或许就是因为外面的防守太严,这世上能顺利闯进来的不多,也导致谷内的守卫松懈了很多。

    这一路上他瞧见最多的就是那些穿白衣服的女人了,一个个的都是面无表情,仿佛天生就不会笑似得。

    晏修白转了一会儿有些头疼,这个地方未免太大了些,而且地形复杂,靠他一个人,在没有地图,不知道哪是哪儿的情况下,想要找到人怕是很难。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暂时放弃先回去的时候,一连串的脚步声往他这边走过来了。

    晏修白一闪身,迅速躲进了离得最近的那间屋子。

    一股檀香味传来,晏修白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脚步声从窗外走过,去的远了,他才隐隐约约的感到一点熟悉。

    他下意识的四下打量了一下,屏风上挂着的那件月白色的僧袍却让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不仅如此,还有琴桌上放着的那把熟悉的古琴,他走过去,古琴被人保养的很好,只有右上角的地方掉了一小块漆,那是不小心磕掉的,记得当初古琴的主人还抱着它心疼了很久。

    晏修白摸了摸那块掉漆的地方,目光复杂。

    一个本以为已经死掉的人,却没有死,还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这个地方,意味着什么?晏修白并不笨,相反,他反应很快,几乎是立刻想到了是谁给他寄的那副画。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动静,晏修白身子一闪,后背靠墙,站在了门后。

    门被推开了,晏修白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果断出手,银光疾闪,进门的那人立刻就想退,对方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可晏修白更快,而且他是偷袭,自然更容易得手,琴弦在对方退出之前,已经悄无声息的缠上了对方的脖颈。

    人体最关键的要害落在了别人手里,对方是个聪明的人,也很识相,乖乖的放弃了一切抵抗。

    晏修白将他身后的房门再次关上,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暗,可依旧能让他看清那张丑陋猥琐,非常伤眼睛的脸。

    真的很伤眼睛,靠的这么近的看就更伤了,晏修白对脸的要求向来要比别人高一些,对丑的抵抗力自然也要差了那么一点,所以对吴菊轩的那张尊容自然不会多看,又哪里会将他和无花联想起来。

    “大师性情高洁,目下无尘,所以你是怎么忍受得了你现在这张脸的?”

    晏修白有些疑惑的问道。

    身份被对方拆穿是在他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中的时候,就已经瞒不住了,可无花再怎样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情况下,对方第一句说的会是这样一句话。

    无花叹了口气,道:“晏大人还真是个奇特的人。”

    说着,他仿佛一点都没有在意到威胁着他性命的那根琴弦,抬手在脸上摸索了一阵,然后一层薄薄的面具脱落下来,露出无花那张俊雅出尘的脸来。

    晏修白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睛终于不用遭罪了,“那副画是你寄来的?”

    虽然已经有所猜测,但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无花微微颔首。

    “燕长生在哪里?!”他皱起眉,手上微微用力。

    “那你要去问我母亲。”

    晏修白心念一转,已然动容,“石观音?!”

    无花没有否认,唇角依旧含着点笑。

    “出门右拐,有一座拱门,出了拱门往左,有一片花海,花海尽头的那座院子就是母亲住的地方了。”无花想了想,又道:“母亲可不是个好惹的人,大人三思而行。”

    “为什么?”晏修白不明白,对方现在的行为怎么看都是再帮他,再加上先前写信通知的事,他们两人的立场是对立的不是么?!

    “无花此生,也只有那么几个朋友,楚香帅算一个,大人也算一个。”无花淡淡道“虽然我是个可以笑着杀死朋友的人,但一些无关我利益的小忙我还是愿意帮的。”

    晏修白静静地看着他,还是那样出尘干净的眉眼,好像依旧是初见时那个一起商讨音律谈论佛法的高僧。邪龙孔明

    银光闪烁,他收回了琴弦。

    无花微微一愣,而后叹息,“大人是真君子。”

    “君子不敢当,只是大师的琴声,我想在相信一次。”

    “琴由心生,我不及大人。”

    晏修白不敢多耽搁,正要离开,就听无花喊了一声等等。

    对方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要提前知会大人一声才好,谷中男人不算太多,但也不少,而这些男人通常被分为两种,一个是母亲玩腻了的,还有一种就是母亲正感兴趣的,即将被征服的,大人明白吗?”

    晏修白嗤笑:“你的意思是,我,还有楚留香他们都是将要被石观音征服的?”

    无花含笑,说:“是,但不止如此,母亲征服一个男人通常都用不了多久,简简单单的一个笑就能让他们如痴如狂,而那位燕小公子已经入谷一个月了。”

    无花口中的意思傻子都能听明白,晏修白当然不是傻子,他只是有片刻的怔愣,像燕长生那样的人也会有被美色迷惑,心甘情愿的为一个人如痴如狂的一天吗?

    指尖骤然一痛,晏修白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一个不小心,竟然被琴弦给割伤了。

    伤口不深,但很长,血色滑落下来的时候瞬间弄脏了衣袖。

    这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就是门中那些□□岁的师弟师妹们,也不会轻易的被自己的琴弦给割伤了。

    如果被师傅知道了,大概又要罚他练十天的琴了,晏修白这样想着。

    ......

    知道了石观音住的地方之后,晏修白没有立刻去,而是回了楚留香他们被囚禁的那个房间,石观音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还没自信到一定能够打得过她。

    而且楚留香那边也不能长久离开,被人发现的话倒霉的就是三个不能动的人了,楚留香就算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同时护住姬冰雁他们。

    他回去的时候,姬冰雁他们已经醒来了,只是如他所说,身体酸软,不说动武了,连走几步都吃力。

    晏修白翻过窗子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胡铁花的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像只吐泡泡的金鱼。

    他看着有趣,问道:“这是怎么了?”

    楚留香尴尬的笑了笑,解开了他的哑穴,道:“这不是怕他瞎囔囔惊动到别人嘛。”

    “放屁!”胡铁花声音沙哑的说道:“老子是这么不识大体的人么,老子知道晏大人不在,保证屁都不会放一个,老臭虫就是借机报复!”

    “是啊是啊。”楚留香竖着两根手指头,装模作样的在他身上点来点去,“现在我为刀殂你为鱼肉,信不信我再让你说不了话。”

    胡铁花瞪他:“果然!老臭虫不安好心,就是在报复!”

    在一旁围观的姬冰雁觉得很是丢脸,索性不去看那两个幼稚的家伙,而是问晏修白道:“晏大人这一趟可有什么收获?”

    “算有吧。”晏修白微微一笑,道:“正巧碰到了无花大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室内一下子寂静下来,胡铁花失声道:“无花不是死了吗?死人复活了?!”

    当初无花的死可是闹得沸沸扬扬,是盗刷楚留香破获的又一桩奇案,茶馆酒楼中又一个新的故事。

    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妙僧,佛门中的高徒,欺师灭祖,身败名裂,江湖上怕是没有不知道的,可对方竟然没死吗?!

    就连中原一点红这样的移动冰山都动容了,而原本反应应该是最激烈的楚留香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平静。

    姬冰雁皱眉,“你知道?”

    楚留香苦笑,“也只是一些猜测而已。”

    多亏了他的鼻子,因为闻不到那些花香,他并没有像姬冰雁他们那样昏迷,而是从始至终都是清醒的,也因此对方蹲在他身边说的那句话,他是听到的,他的耳朵到现在还红着呢。

    ......

    =================================================================================================================================================

    房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几个白衣服的姑娘走了进来,手上拎着食盒,一盘盘的饭菜被端了出来,伙食还挺好。

    胡铁花咽了口唾沫,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刚想开吃,就被晏修白伸手拦住了。

    见他如此,几人极有默契的停了手。

    其中一个姑娘见状,冷哼一声道:“怎么,还挑食了不成,这里可不是外面,还容得你们点菜的。”

    楚留香笑眯眯的凑了上去,充分散发自己的魅力说道:“哪里的话,姑娘们的手艺只是看着就赏心悦目,只是我等身为阶下囚,实在没那个胃口,还请姑娘稍微透露一下,石夫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我们走?”

    “我还真没见过到了大沙漠还能离开的——”

    “闭嘴!”另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打断了她的话,道:“夫人的事也是你能说的?”

    刚刚还泼辣的姑娘瞬间闪过一抹恐惧,然后就不吭声了。

    戴着面纱的姑娘冷冷道:“不过是怕菜中下毒而已,直接告诉你们就是,里面确实有毒,是毒死还是饿死全在你们。”

    这般理直气壮的说确实给你们下毒了,吃了毒死,不吃饿死,两种死法自己选择,脾气再好的人也得生气。

    只是对方显然没把几个男人的怒气放在眼中,而是直接对晏修白说道:“你出来,夫人要见你。”

    怒气瞬间化为担忧,唯有晏修白镇定自若。

    他拿起筷子,将桌上的饭菜一一尝过,最后叹息一声,“将就一下,吃白饭吧。”好歹还留了一线余地。

    晏修白坚持要带着他的琴,白衣裳的姑娘们想了想,倒也没有反对,那把琴他们检查过,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琴而已,对方坚持的话那就带着吧,总比时间迟了让夫人怪罪的好。

    夫人的手段可不是谁都消受得起的。

    路过花田的时候,晏修白终于看到了谷中的男人们。

    乍一看,他以为看到了一群难民,一个个衣衫褴褛,双目无神,正在女人们的监护下干活。

    可难民们绝对没有那样绝世无双的面容。

    那些男人或俊朗,或英气,或俊俏,或文雅,总之这世上各种类型的男人在这里大概都能找到了,可这些人虽然好看,却无神采,眉宇间麻木而空洞。

    医家讲究望闻问切,望在首位,晏修白只一眼,就看出了这些人的不对劲,只是一群被罂粟控制了的傀儡而已。

    他虽然对石观音的手段感到愤怒,却不会对这些人感到同情,有因才会有果,若不是贪图了石观音的美色,这些人又岂会落到这个地步?!

    他只是担心,燕长生会不会也是这里面的一员?

    自从听了无花的那番话之后,他的心就没平静过,他应该相信燕长生的,相信他的武功,相信他不会对一个年纪大的能当自己奶奶的人发、情,可他就是无法静下心来,甚至隐隐的还有一种愤怒,不是对石观音,而是冲着燕长生去的。

    小小年纪不学好,这次回去之后绝对要限制他出门的时间和次数!

    省的让自己担心。

    或许是他盯着那群人的时间太长了,就算路过了还频频回头观望,带着面纱的女子冷笑道:“这些都是被石夫人的魅力征服的人,别急,早晚有一天你也得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晏修白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直到走到殿门口的时候,只能他一个人进去,就连谷内的姑娘没有石观音的允许也是不能擅自入内的。

    他撩起衣摆,步履从容的踏进内殿,路过蒙着面纱的姑娘时,含着笑意的声音低低响起,“多谢姑娘的饭。”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女子身子紧绷起来,望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到底还是沉默下去。

    殿内布置的很雅致,每一样摆设都可以看出主人品位不俗。

    他转了一圈,没人,就在这个时候内殿却传来一阵水声,勾引着往里走。

    水雾蒸腾,那似乎是一个天然温泉,被石观音霸占了,修成浴池,白色的纱幔轻舞,朦朦胧胧中,一个羊脂白玉一般的身子,不着片缕,半遮半掩的站在水中。

    “我美么?”

    水中的妖精转过身来,修长的脖颈,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肢,还有那双并拢的长腿,漆黑的长发散落下来,衬着如玉的肌肤,黑白分明,妩媚动人。

    眼前这具身体无疑是完美的,没有一丝缺点,石观音显然也对自己的身体有着万分的自信。

    她伸手,脸上身上,一举手一投足都写满诱惑。

    “你不来抱抱我吗?”

    ......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