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2.同死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这点小把戏骗不了你多长时间,却没想到从始至终都没骗得过你。”燕长生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晏修白目光复杂,很是不解:“万贵妃已经死了,我想不出你要杀他的理由。”

    “理由?”燕长生哼笑一声,“万贵妃确实是死了,可你我的赌约还在,我说过,看杀他和护他之间,你我谁能赢。难道你忘了?”

    晏修白当然没忘,可这样的杀人理由未免太过可笑,他无法原谅。

    轰隆——巨大的声响传来,整个地面都震动了一下,纪樘目光骇然,失声说道:“怎么回事?!”

    就连晏修白脸上神情也渐渐凝重起来,“我这几日从未离开过京城,暗中打探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说,在我离开之后,你便频繁进出齐王府,最长的时间在里面呆了两天,其中原因为何,燕将军可愿为我解惑?”

    “你跟踪我。”燕长生本能的皱起眉。

    “我总要弄清楚不惜用欺骗的手段将我骗离京城的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晏修白声音淡淡,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有他自己明白,知道对方是在设局诓骗自己的那一刻,自己是如何的愤怒。

    因为将对方当成朋友,所以愤怒也越深。

    事到如今,到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何况,燕长生虽然不承认,但对晏修白,他隐隐的还是有一些歉意的,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股子莫名其妙的歉意从哪里来。

    “你已经猜出来了不是吗?”燕长生道:“齐王想要做皇帝,我适时的帮他一把罢了。”

    “你们要谋朝篡位!”纪樘失声惊呼。

    “谋朝篡位吗?这么说倒也没错。”燕长生低笑:“宫门已破,再有片刻功夫齐王大概就能成功了。”

    乱臣贼子这四个字被纪樘牢牢的咬在唇齿间,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燕长生,转身就想走。

    嗖嗖几道黑影拦在了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琴音响起,裹挟着杀伐之气的声音,硬生生的让几人后退几步,晏修白一手抱琴,一手勾弦,道:“快走!这里我拦着!”

    纪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但此时此刻,留给她的时间却不多,他狠狠咬了咬牙,只说了一句:“你不许有事!”便纵身离开。

    有人想追,却被晏修白再次阻拦,六个人,六柄剑,齐齐刺向晏修白。

    铮铮几声琴鸣,无形的音浪震得人气血翻涌,细长的琴弦陡然射出,洞穿了一人的咽喉。

    晏修白侧身踢开一人,手腕一翻,一把细长的剑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手中。

    剑芒如雪,青色的身影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晏修白以琴挡住三人同时挥过来的长剑,琴身上留下的深刻剑痕让他一阵心疼,他后退几步,手中长剑反手送出,血顺着剑刃流下来的时候,他再杀一人。

    狭长的陌刀,和细薄的长剑撞在一起的时候,吃亏的是长剑,晏修白的这把剑并非什么名贵兵器,就是花了他十两银子请老铁匠打造的普通长剑,只是比别人用的更细更短,现在和陌刀这么一交手,那剑刃上瞬间就缺了一个口。

    燕长生的刀再次劈了过来,口中却道:“我花了这么些年才培养出这几个,你可别给我都杀了。”

    晏修白神情冷淡,没有丝毫手软,青色的人影瞬间化为好几个,每一个都抱琴执剑,杀气逼人。

    燕长生皱眉,他是见识过对方这一招的,虚虚实实,真假难辨,可每个影子发出的攻击都是真实有效的,就连燕长生应付起来都是颇为头疼,更别说别人了。

    等燕长生抓住破绽,一刀劈过去的时候,剩下的那四人又死了一个,三人身上挂彩。

    “离开!”燕长生低喝一声,再没有了手下留情的意思。

    偏僻荒凉的角落杀气弥漫,纪樘却正好碰上了急的乱跑乱跳的怀恩公公。

    都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了,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好的体力。

    见到纪樘,怀恩公公那张满是褶子的脸几乎盛开成了一朵菊花,他拉着他的袖子,声泪俱下的叫道:“殿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纪樘感动于他的关心,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背,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是齐王!”怀恩公公抹了把眼泪,愤恨道:“齐王大逆不道,公然谋反了,现在宫门被他们里应外合的打开了,禁卫军有一半是他们的人!”

    “大臣们呢?”纪樘皱眉。

    “诸位大人在先帝灵堂那边,被齐王的人控制起来了。”

    “灵堂?!”纪樘冷笑,“他也不怕先帝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掐死他!”

    怀恩公公急出了一脑门子的汗,“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禁卫军靠不住,锦衣卫那边呢?还有三大营那边,送出消息没?!”

    “有有有,锦衣卫那边暂且不知,但三大营那边第一时间就送出消息了......”

    怀恩公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纪樘拽着,跳到了一旁的树上,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掩了他们的身形,挡住了旁人的视线。

    一队的禁军从他们藏身的属下跑过,一个宫殿一个宫殿的搜索,目标很明确,纪樘!

    怀恩公公战战兢兢,压着声音惶急道:“殿下必须马上离开,宫中危险,不是久留之地!”

    “公公放心,不会有事的。”纪樘并不想离开,“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

    晏修白受了伤,但他在意的不是这个,他心疼的是他的琴,他那把跟了他十多年的琴已经完全报废了,这把琴并非什么名贵之物,因为材料所限,用来弹奏杀伐之音已是勉强,晏修白平日里对它很是爱惜,弹琴的人通常都是爱琴的,何况这琴还是他从琴弦到琴身上的雕花都是他亲自制作而成的,现在被人几刀给劈了,怎么可能不心疼。

    琴身断开的时候,燕长生也有些发愣,他可是清楚晏修白对他那把琴的喜爱的,每天都要擦上七八遍,若无必要就会一直背在身上,现在这把宝贝琴被他一刀劈成了两半,他眼皮忽然跳了一跳。

    果然,对方凌厉的视线已经瞪过来了,紧随在后的是那把剑,那副模样显然是气到了极点,真动杀心了。

    燕长生一连接了他好几个杀招,肩膀上还多了一道剑伤,他皱眉:“你够了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大不了另外赔你一把琴就是了。”

    “我的琴是另外能找得到的吗?!”晏修白气极:“普通古琴能挡刀挡剑杀人治病么?我辛苦几年好不容易找全了材料做的,这世上就这么一把,你怎么赔?!”

    “大不了我就给你找材料就是了,无论什么珍惜材料都给你找!”燕长生理亏,都不敢还手。

    话说他理亏干嘛,两人本来就是在打架啊,打架拼命的时候难道还要小心翼翼的避开对方手中的琴吗?燕长生越想越纠结,可就算如此,他还是不敢还手,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窝囊了......

    燕长生仅凭手中铁盾防御,陌刀连伸都不敢伸一下,他第一次打架打的这么小心翼翼,简直太憋屈了。

    =====================================================================================================

    德庆宫,先帝的灵柩就放在此处。

    今日是先帝下葬之日,文武百官原本是过来送先帝入皇陵的,没想到一直安安分分的齐王突然就犯上作乱了,把他们全都囚禁于此。

    性子刚烈的早就破口大骂了,“乱臣贼子”“谋逆之臣”“无耻之徒”总之是怎么痛快怎么骂,尤其是御史台的那些,骂起人来简直要让人羞愧自杀。

    齐王当然不会羞愧自杀,却也被气红了眼,一连砍了好几个大臣的头,这才消停下来。

    别看齐王一副镇定残暴,杀人杀的满欢快的样子,实际上他比谁都不安,事情没有尘埃落定,这种不安就不会消失。

    “人呢?还没找到?!”齐王神情焦躁,甩着袖子不停的走来走去。

    “皇宫上下都找遍了,没有发现小殿下的踪迹。”

    “废物!这么一个大活人还能飞天了不成,再给我去找,必须给我找到他,见到了人也别给我带回来了,就地格杀!”齐王语气森冷,朱佑樘片刻不死,他片刻不得安生。

    底下的人领命离开,人刚走,又有人前来禀报,说是禁卫军统领不愿投降,领着人守在宣德门,他们人手不足,一时间攻不下来,需要援兵。

    齐王又骂了一声,让人领了五百人过去。

    “燕将军呢?燕将军在哪里?”

    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靠了过来,答道:“将军去找小皇帝了,他让王爷放心,小皇帝不会活过今日。”

    只这一句话,齐王紧绷的心弦终于松了一松,他实在不是什么有能力的人,空有野心,却没有相媲美的能力,这次的谋反,若没有一个燕长生给他撑着,他绝对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找回了些底气的齐王甩手吩咐道:“去,和那些食古不化的大臣们说去,就说本王只给他们一个时辰考虑,一个时辰之后,反对本王登基的,杀无赦。”

    以纪樘的身手,万军从中也是能来去自如的,可他现在却多了一个累赘,行动间不免多了些许不便。

    怀恩是个人精,自然看出来了,便提议由他自己走,把自己放下,他在宫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宫里的情形他比谁都清楚,找个地方藏起来不成问题。

    纪樘却不放心,执意带着他,现在宫里这么乱,对方年纪又大了,一不小心磕着碰着了能不能再见到这个人还真不一定,纪樘放在心里的人很少,寥寥几个,怀恩是其中之一,他当然不会让他出事。

    一路上,宫女太监四散奔逃,甚至还有人趁机哄抢宫中财务,怀恩见了恨得牙痒痒,直想上前将那些个小兔崽子一脚踹死,幸好被纪樘拦了下来。

    除了混乱,便是杀戮,纪樘纵身上前,一掌劈在一人的脑后,反手夺刀,刀光笼罩下连杀几人,将人给救了下来。

    这人他认识,是内阁首辅杨大人的孙子,在兵部当差。

    那人显然也是认识纪樘这张脸的,单膝跪地,刚要行礼,就被纪樘给拦住了,“情况紧急,一些虚礼就免了。”

    那人显然是知道轻重的,就顺势站了起来,说道:“殿下没事就太好了,齐王下了严令,只要殿下一现身,就地格杀,无需禀报,此处凶险,殿下必须马上离开。”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纪樘还未开口,怀恩却先忍不住跳脚了,“殿下真龙天子,岂是他说杀就能杀的了的!”

    杨成泽看他一眼,沉声道:“如今大半宫门都被齐王的人给掌控了,唯有宣德门,禁卫军的王统领还在那里抵抗。”

    “王统领?”怀恩狐疑,“禁卫军不是反了吗?”

    杨成泽瞪他一眼,“那只是一部分叛徒被收买了,王统领是老臣,一直对朝廷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跟齐王谋反!”

    说罢,似乎是怕纪樘不信一样,说道:“臣以性命担保,王统领绝非反贼,。”

    纪樘笑了笑,说道:“虽与王统领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我曾听父皇说起过,王统领性情刚烈,为人古板是古板了些,却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杨卿放心。”

    杨成泽闻言,终于松了口气。

    23

    论武功,真要说起来,燕长生比晏修白,是要高了那么一筹的,而论杀人,燕长生比晏修白,高的何止是那么一筹。

    江南水乡里养出来的所谓高手,如何是从尸首堆里爬出来的人的对手。

    燕长生的心里有一团火,一股极恶的火,那团火烧起来的时候,让他恨不得毁灭世间的一切。

    他不是晏修白,晏修白是个好人,一个他都不忍心欺骗,最后却不得不欺骗的好人,而他,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恶人,别人看他满身煞气,气息阴冷,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事实上,他就是这么一个从内到外都阴鸷到骨子里的人。

    为官十年,也看了十年,那个朝堂,朝堂上的那些人,果然如他想象中的那般令人恶心,或者可以说是更恶心,一般人看到让自己恶心的东西,通常都会选择避开,而他更极端一些,毁掉好了,他原本就是一个坏人。

    那种残暴,杀戮,时时刻刻想要毁灭一切的欲、望,是印刻在他骨子里的。

    晏修白和他不同,一点都不同,正是这种不同让他起不了杀心,这世上任何人于他而言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可杀之人,唯有他,他下不了手,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燕长生不想杀他,晏修白却没有手下留情,老好人发起火来也够人喝一壶的。

    长剑刺过来的时候,燕长生下意识的举刀抵挡,然后叮当一声脆响,那把已经多了十几个缺口的刀,终于没能撑住,断了——

    燕长生后退一步,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晏修白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断剑,又看了看对方,终是忍不住火冒三丈的说道:“不过是仗着神兵之利而已!”辣妈萌宝总裁不爱请离婚

    阴险小人赔我剑赔我琴,跟了他十多年的武器啊!

    晏修白肉疼。

    燕长生也很心累好不好,原本以为对方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可以痛痛快快打一场,没想到又要顾忌琴又要担心剑,早知道他就不跟他打了,这是他这辈子打过的最累的一场架。

    “要不你我休战?”燕长生这样建议道:“这里的事本就与你无关,你不应该参合进来。”

    “我也不想参合,但是,你若想杀纪樘,我绝不可能袖手旁观!”

    燕长生皱眉,神情不是很好看,“他就这么重要?重要到你不惜搭上自己一条命的去护他?!”

    “他是我的弟子。”

    “你将他当弟子,一心一意的护着他,他却未必将你当成师傅了。”想到刚刚纪樘那一瞬间的怀疑,燕长生心里更不舒服了,“皇家的人没什么本事,疑心病却是最重的,也是最没良心的人,你那纪樘也不例外,他不值得你维护!”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晏修白盘膝而坐,将断裂的琴弦一根一根接上,“我护他是因为他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与他是不是皇家的人,有没有良心并不相干。”

    燕长生被他的固执弄得有些生气,还没等他开口,就听晏修白继续说道:“你不杀我,而是把我拖在这里,为何?”

    “你不也是在和我拖延时间,你又是为何?”燕长生反问。

    晏修白并不惊讶,而是微微颔首道:“你应该猜出来了,援军差不多该到了。”

    章建州是被人拿刀硬逼着出兵的,任谁半夜睡得好好的,被一个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人吓醒,对方还说齐王谋反,让他带兵救驾,恐怕都不会相信的,只会以为对方图谋不轨。

    而且对方连个身份都不敢透露,鬼才会信这么一个来路不明莫名其妙的人。

    章建州是个有骨气的人,当然不会乖乖听话,太平盛世,没有皇帝的旨意就带兵进京,他还不想死。

    如果不是对方拿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他是真的想一直有骨气下去的,现在就丢命和过个几天再死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而且这其中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打着视察练兵的借口在城门前晃一圈,能唬弄就唬弄,寻个机会再将那个胆敢挟持自己的刺客大卸八块。

    可还没等他计划实施,京城中传来的种种异样就将他给直接敲蒙了,那个看上去普普通通,毫无建树的齐王竟然真的反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吗?!

    齐王他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这回不用别人拿刀架他脖子上了,他直接冲进城擒王救驾了。

    章建州带了八千人,不是太多,对付齐王却是绰绰有余了,大明的亲王是没有兵权的,事实上齐王能够凑齐两千人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他连王府的家丁都给用上了。

    这么一支东凑西凑组成的军队,靠着里应外合拿下皇宫已经很了不得了,事实上这还多亏了那些早就被收买的禁卫军和宫内的太监宫人,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燕长生的功劳,齐王之所以能成功,所倚仗的不过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已,而一旦给对方缓过神,腾出手来,齐王的处境就艰难了。

    章建州的军队几乎没遇到什么太过顽强的抵抗,顺风顺水的几乎要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谋反了,等他一路势如破竹,找到毫发无损的纪樘之后,章建州终于松了口气。

    “臣救驾来迟,请殿下恕罪。”章建州跪地行礼,身上的兵甲发出铿锵声响。

    纪樘赶紧将人扶了起来,和颜悦色的说道:“将军哪里话,此次平叛将军居功至伟,否则大明江山险矣。”

    君臣二人彼此恭维几句,章建州想了想还是将昨晚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功劳虽然重要,但小命更重要,说他谨小慎微也罢,他只是更惜命而已。

    纪樘简单的听了几句,便已经知道那人是谁了,心中不禁有些感慨,他先是叫了一支小队,立刻去往晏修白所在的地方,然后他亲自带着人去捉拿反贼了,一大帮子的朝臣还等着人去救呢。

    “你让我不要参合进去,为何自己偏要参合?”晏修白沉声问道:“那齐王我也查探过,空有野心,却没有能力,绝对不是个能成事的,你为何要帮这么个人?!”

    “谁说我要帮他的?”燕长生挑眉微笑,“你那位小皇帝如果不早点赶到的话,可能见到的就是齐王的尸体了。”

    一个又一个坏消息从外面传来,齐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直到现在的面如死灰,如果不是有人扶着的话,他可能早就瘫倒在地上了。

    偏偏耳边还有人不断的在嘲讽奚落。

    “燕将军呢?燕将军在哪里?!”他扯着身边之人黑色的衣襟吼道。

    “属下不知。”

    齐王一把推开他,他踉跄着,怀顾四周,那些老顽固们的嘲讽,已经投诚之人的后悔退缩,先帝的龙棺还停在那里,像是一只盘旋着的巨大幽灵,睁着一双冰冷的眼睛在静静的看着他。

    齐王打了一个哆嗦,双目赤红,他挥舞着双手吼道:“都在嘲笑我么?!全都在嘲笑我么?!!杀!都给我杀,本王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齐王疯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齐王竟然会这么疯狂,等到鲜血喷出来,狰狞的脑袋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几圈,他们才终于缓过神来,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大臣么都想逃命,可往往刚站起来,就被钢刀砍掉了脑袋。

    “王爷,王爷,我已经投诚了啊,已经投诚了啊——”

    嚎叫的声音戛然而止,那人的喉咙已经被割断了。

    为了让这些人臣服,齐王先前也杀鸡儆猴的宰了几个,却远没有现在的丧心病狂,齐王就像是被迫到了绝地的兽,谋反失败即将死亡的恐惧,还有空气中弥漫开的血腥味,刺激的他更加疯狂,已经没有了理智。

    “杀了他们,给我杀了他们!”齐王仰着脖子吼得撕心裂肺。

    忽然他喉间冷了一下,嘴巴大张,只能发出嗬嗬的仿佛风箱拉出来的破败声响。

    他捂着喉咙,黏稠的液体沾满了他的双手,赤红的眼中倒映出一个黑衣的身影。

    那人附在他耳边,极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家将军给您问好,让王爷一路好走。”

    这是齐王这辈子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你做了什么?!”晏修白皱眉。

    燕长生抬头看了看天色,阳光被层层乌云挡在后面,并不是什么好天气,晚上的时候大概要下雨。

    “时间已经到了。”他这样说道:“齐王现在恐怕已经去陪先帝了。”

    “你做的?”

    燕长生笑着,没有说话,晏修白稍微走神,琴弦已经在他食指上割出了一道伤痕,血珠滴落下来,染脏了琴弦。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挑拨齐王谋反,却不是真正帮他,最后杀他的也是你,你绕这么一个圈子原因何在?齐王若是做了皇帝的话,你说不定还能得一个从龙之功,但他死了,你就成了反贼,这对你没有一点益处,一点都没有。”

    “一定要有好处吗?”燕长生冷笑,“我想这么做就去做了而已,这个朝廷,太脏太乱,你能力卓绝,政绩出众,那帮子酒囊饭蛋有几个能比得上你,可你却在一个偏远小镇做了十多年的七品官,不得升迁,而那些废物却高高在上,轻易掌控着你的仕途,这些人,这样的朝廷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就因为这个?”晏修白不可置信,“所以你暗中谋划,借刀杀人,就为了毁了整个朝廷,毁了大明?”

    “不该毁吗?”燕长生的脸色很白,比一般人都要白,而其他地方却是黑的,墨一般的黑,整个人看上去黑与白泾渭分明。

    “当真荒谬!”晏修白失声道:“你是在摧毁一个王朝!一旦天下大乱,你知道要死多少无辜之人吗?!”

    “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良久,燕长生这么说了一句,语气冷漠而残忍,没有半分感情。

    “你拿这个世界当成游戏。”晏修白低声说道:“这个王朝就是棋盘,所有人都是你的棋子,你肆无忌惮,随心所欲,漫不经心的摆布着所有的棋子......”他觉得自己大概了解他的想法了,可正是因为了解,才越加的明白到他的可怕。

    这人不在意任何东西,不在乎名利,金钱,不在乎他人生死,甚至连自己的命,他恐怕都是没有放在心上的,而这样一个人对这个世界却是充满恶意的,他厌恶一切肮脏,看不到任何美好,既然厌恶,那就毁掉。

    他不在乎这个世界,所以由着性子乱来,偏偏他还是有这个能力的人。

    晏修白决定杀了他,他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迫切的想要杀掉一个人。

    他并不想杀他,却非杀不可!

    燕长生立刻就感觉到了那股杀意,森冷决绝,让他体内的那团邪火都燃烧起来了,他刚刚握住刀柄,就听到了一声琴音。

    晏修白的琴已经断开了,他只接了琴弦,弹出来的琴声嘶哑难听,他这辈子恐怕都没弹出过这么难听的琴声,而就是这样的琴声,让燕长生呼吸一滞,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铮——一个音旋再次响起,燕长生握紧了手中刀柄,却无法挥出,一种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压力,紧压着他的五脏六腑,那声低哑的,带着颤音的旋律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在他血脉间骨子里来回颤动。

    如果不是强大的意志力,燕长生手中的刀盾可能都要拿不住了。

    第三声,晏修白勾住琴弦,他此刻的脸白的,和燕长生也差不了多少了,那几乎是一种惨白。

    他抬头,看他,眼中有不舍,有难过,更多的却是决绝杀意!

    燕长生冷然,浑身煞气涌动,他不怕死,却也绝对不会等着被杀。

    一步,两步,手中陌刀挥出的时候,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燕长生目光冷静,即使在生死关头也不会慌乱分毫,可下一刻,他的镇定就消失了,所有的冷静被打破,他的脸上出现一种堪称惊慌的神情,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燕长生脸上的表情。

    “住手!”他只来得及叫出这么一声,可一切都晚了。

    上挑了一半的琴声戛然而止,晏修白的后背被一双手拍中,那口被他硬憋在喉间的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前扑去,正好被燕长生挥过来的陌刀在胸口捅出了一个洞。

    古琴余音颤颤悠悠的消散开,就像兽类临死前不甘的哀鸣,琴声散去的同时,燕长生终于恢复了自由,他不顾自己的内伤,一下子抱住了倒地的身影。

    “晏修白!”他喊了一声,声音中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颤抖。

    他的身上满是血,早就习惯了的颜色和气味,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排斥身上的血腥,他不喜欢看晏修白流血,一点都不喜欢。

    燕长生试着用手去捂对方身上的那个洞,他的行为那样的可笑,可他却不管不顾,依旧那样做了,虽然理智告诉他这是徒劳的,一点用处都不会有。

    “咳咳咳......”晏修白的口中咳出血沫来,他望着他,握紧手中那把断剑,用尽全部力气把它送进燕长生的胸膛。

    “将军!”偷袭的那个人大喊一声,扑过来就想阻拦,却被燕长生一刀挥出,直接劈成两半。

    鲜血就像是雨水一样泼洒下来,燕长生却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甚至感觉不到那把断剑刺进自己身体时的疼痛,只是捂着对方的伤口喊:“晏修白,你不要死!”

    任何人被刺穿了心脏都是不能活的,燕长生也不例外,他的神智有些模糊,四肢也有些发冷,但他的视线却一直落在晏修白身上,没有移开半分。

    “晏修白,你不要死......”

    直到闭上眼睛,他都在念着这句话。

    晏修白喘着气,他看着燕长生执意的捂着他的伤口,看着他闭上眼睛,看着他倒在自己身上,看着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变得虚无,最终化为黑色的光点,消失在这个世界......

    有透明的水珠从他眼角滑下,合着血色一起没入鬓发。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远处,钟鼓声悠远绵长,无数的人在山呼万岁。

    是糖糖登基了吗?陷入黑暗前,他这样想着。

    “叮——

    宿主:晏修白

    身份:长歌门道子门下三弟子

    武器:琴中剑

    民心:20

    军心:20

    政绩:20

    忠心:15

    圣宠:20

    所有属性达标,即将脱离本世界,前往下一个世界,请宿主做好准备,3、2、1,进入下一个世界!”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