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1.十年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修长的双手浸在水中,一根一根清洗干净,一旁有人递来一条白色的帕子,少年接过,道了一声谢,擦拭的很认真。

    十七岁的纪樘已经完全褪去了幼年时候的样子,身体欣长,相貌俊秀绝伦,再加上时刻挂在脸上的温和可亲的笑容,彻底成为全陈嵊县八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姑娘最想嫁的少年才俊。

    洗完手,纪樘将写好的药方交给了屋子的主人,详细交代了一番病人的情况,有什么忌口,要怎么照顾等等之类的,末了他微笑着说道:“若是再有什么情况,可去县衙找我。”

    屋主感激涕零,连连作揖,亲自将他送了出来。

    不是不想给钱,或许不能拿出很多,只能聊表心意,可全陈嵊县的人都知道,纪小公子最是心善,他看病是从来不收诊金的,无论是富贵人家,还是贫穷百姓,他都一视同仁,而且他医术高超,纪小公子可是县令大人唯一的亲传弟子呢!

    纪樘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霞光绚丽,笼罩着与十年前已然全然不同的陈嵊县。

    纪樘依旧记得,当初他刚来陈嵊县的时候所看到的情景,破败、贫穷、落后,每个人的眼中都没有希望。

    十年时间,此地的变化天翻地覆,靠着临海地区的资源,陈嵊县以食盐、海货起家,慢慢的一步步发展成了如今的规模,如今的陈嵊县往来商贾无数,商业上的繁荣让陈嵊县彻底脱离的穷县的地位。

    有点见识的谁不知道来陈嵊县做生意是最安全的,路上别说是强盗了,连小偷骗子恐怕都见不到一个,虽然过去了十年,但陈嵊县县令大人留下的凶残名声可一点都没有减少,甚至越来越多的流传出去,被更多的人所知晓。

    也因此,给晏修白招来了不少麻烦。

    就如这次。

    纪樘刚回去,就看到几个人在收拾凌乱的客厅,而晏修白正皱着眉坐在上首。

    “又来刺客了?”纪樘挑眉,语气中带了些了然。

    “可不是么?”正在收拾东西的一个官差小心的看了一眼晏修白,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混在这次来结账的富贾中来的,这都是今年第三次了。”

    纪樘微微一笑,相当淡定的说道:“比以前好多了,以前一个月就有七八次,现在都大半年了,才这么三次而已。”

    “那是他们见识到了大人的厉害,咱们大人的本事还不是来多少没多少!”他的眼中满是自豪,纪樘见状,不由得更加感慨起晏修白的受尊敬程度。

    古往今来能将一个七品知县做到这个份上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了。

    对方的才能智慧无需质疑,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整整十年了,却还是屈居与小小的一县之地,丝毫没有任何升迁的迹象。

    纪樘目光复杂,他内心深处是有一种愤怒的,十多年前他被人追杀,走投无路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过,他怎么能这样呢?!他可以不在意自己,却不能不在意江山社稷,他可以喜欢那个女人,很喜欢很喜欢,却不能将这种喜欢凌驾于江山社稷之上!

    “在想什么呢?!”纪樘的脑门被敲了一下,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面前,其他人都已经走了,前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喊你都没听见,想什么这么专心。”晏修白有些不满的瞪他。

    纪樘抱歉的笑了笑,岔开话题,“陈家姑娘的病还好,没有拖到不能治的地步,我给开了方子,吃上半年大概就差不多了。”

    “做的不错。”小孩子是要夸奖的,晏修白虽然管教的严厉,却并不吝啬这一点。

    “你说过,等我医治了两百人的时候就教我天琴九剑的,不可以食言。”

    虽然被人小神医小神医的叫着,但纪樘其实是不喜欢学医的,他喜欢剑,想要有朝一日能够练成晏修白那样高深的武功,成为一个强者,而不是整天和药材病人打交道。

    到底还小,年少气盛了些,晏修白倒也不是很失望,哪个人不是从年轻气盛的时候走过来的呢?!

    记得他当初也是这样的,嫌医书枯燥乏味,总是无法静心,事实上纪樘表现的比当初的他要好很多。

    晏修白牵起他的手,慢慢的往外走,纪樘本来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都这么大的人了,县里其他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都已经成亲生子了,可晏修白却还将他当个小孩一般照顾。

    他本来是想陈述一下自己已经成年的事实的,可转动的心思却被对方的话吸引了过去。

    “我知道你不喜欢学医,我以前也不喜欢,经常逃课,后来我师父就问了我一句话。”庶压群芳

    “什么话?”纪樘不禁追问道。

    “你可知长歌为何分为相知莫问两种心法?”

    纪樘皱起了眉。

    “兵者,凶器也,杀孽过重,罪恶缠身。”说到这句话时,他忽然想起了燕长生,那个仿佛世间所有罪业凝聚在身的人,他叹了口气,继续道:“莫问杀人,相知救人,何尝不是一种修行养生之道。”

    “你现在还小,等你以后就明白了,有时候救一个人,比杀十个人一百个人都要艰难,难很多......”

    纪樘若有所思,如晏修白所言,他还太年轻,年轻的没有经历过太大的风浪,除了幼时所受磨难,他整整十年的时间都是在晏修白和林诗音的关爱呵护下长大的,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学习,学习练字弹琴画画医术还有武功等等,偶尔空闲下来的时候就被晏修白拉去做个免费的劳动力,十年间他几乎没有离开陈嵊县超过百里的距离,他的大半人生都是在这个偏僻之地度过的。

    他很聪明,但也无知,书本里的知识不能代替眼界阅历,很多事情是要经过时间的沉淀,或者痛苦的心境才能感悟到的。

    晏修白舍不得他痛苦,可有些事情不是他舍不得就能避免的。

    初二那天,晏修白和纪樘都起了个大早,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将快要变成狗窝的屋子从里到外整理了一遍,没办法,离开了三个多月的林诗音要回来了,如果被她看到家里脏乱的跟狗窝没两样,绝对会拿飞刀削了他们两的脑袋!

    林姑娘一发火,就是知县大人也得绕道走,这是整个衙门的人都知道的。

    林诗音的船是午后时分进巷的,码头上停泊的商船都自动避开了,让出一条水道供六艘大船顺利通过。

    六艘大船连同林诗音算在内,总共一千六百三十二人,这些人个个都是精锐,身经百战不用说,水战陆战也都在行,不比边关上的那些将士差,为了训练出这么一批人,林诗音和赵胜可算是呕心沥血了。

    不止这些,晏修白还费尽心思在每艘船上各配备了九门红衣大炮,就为了这个,晏修白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是倾家荡产,差点没连内裤都给当掉。

    当然,钱也不是白花的,它带来的利益更是巨大,船只下海的那天,他的目的地就只有一个,那些烧伤抢掠,经常骚扰沿海一带的倭寇。

    晏修白以剿匪的名义上书朝廷,所遇到的阻碍可以想象,但他从来都是一个坚定的人,准备了这么久的事情自然不会因为一些挫折就打退堂鼓,最后连他公然招兵是怀有异心,想要谋反的言论都出来了,却还是没有让他改变主意。

    关键时候,站出来支持他的却是燕长生,没错,苍爹他不做土匪,去做官了,而且混的比他好多了,人家现在是怀远将军,正四品的京官!

    晏修白表示,他一点都不羡慕,真的!官做的再大又怎样,还不是被人骂成是万家一系的爪牙,所以他真的一点都不羡慕,真的!

    因为燕长生的支持,他的计划终于顺利实施了,他本来是想要亲自带领这支队伍的,可自觉没啥缺点的晏修白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晕船!!

    明明他以前不晕的啊,千岛湖的船进进出出的坐过那么多次,都没什么问题,偏偏换了个世界却吐的一塌糊涂,被林诗音他们围观了全程,他里子面子都没了。

    这绝对不是他的问题,而是他现在的这个壳子的错!

    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连配置的晕船药都无效的情况下,林诗音自动请缨,亲自接管了这支部队。

    十年时间,让一个优雅得体的弱女子彻底进化成了连一大帮子汉子都害怕的女汉子,每次看到她拿着皮鞭,将军队里面的那些硬汉,训成了龟孙子,还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龟孙子,晏修白都有一种以死谢罪的冲动。

    船靠岸了,围观的百姓沸腾起来,谁不知道陈嵊军每次回来都是带着捷报的,这次也不例外,而带领着这支军队的林诗音,在当地百姓心中的威望一点都不比晏修白低。

    从船上首先下来的不是人,而是一箱又一箱的战利品,看来这次收获挺大。

    大概搬下来有三十多个箱子,红色的身影才从船上下来,自然引起了大片的欢呼。

    三个多月没见,林诗音更瘦了,也更黑了,目光坚毅,眉宇间哪还有半点当年的楚楚动人,她现在整个人就像一团火焰,仅仅是看着,就觉得灼人眼球。

    很好,晏修白打算这辈子都不见李寻欢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