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8.非人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那阵琴声是突然响起来的,在一片呢喊杀声中显得那样的格格不入。

    琴音铮铮,如高山,似流水,悠远静谧不带一丝杀伐之气。

    琴声响起的刹那,现场竟诡异的出现了片刻的静止。

    是真正的静止,在那短短的几息之内,大火还在燃烧,远处海浪翻滚,而在场所有人,无论是杀人的还是恐惧的等待着被杀的,忽然觉得心下重重的跳动起来。

    砰砰砰——

    那几声悠远的仿佛从天际云端落下来的琴音像是敲在每个人的心底。

    让人神魂为之所夺!

    明明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却又那样的漫长,那些无恶不作,杀气人来和宰只鸡没两样的强盗们,在这声仿佛仙音的琴声中,竟然感觉到了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船舱里的人,原本是在闭目养神的,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坐在他的对面,琴声响起的时候,啪的一下,中年文士手中的酒盏就这么直直的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中年男人的脸上明显的浮现出一种惊诧,他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抚上剧烈跳动的胸口,一时间竟想不到任何词汇形容自己这一刻的感受,只觉得整颗心闷得厉害。

    “燕公子——”他本能的喊了一声,然后正对上一双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的眼睛。

    那双眼睛漆黑,深邃,没有一点光泽,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黑暗之中白骨森森,血色弥漫。

    中年文士本能的打了个哆嗦,微微挪开目光,虽然相处多日,但他还是不敢正面对上那双眼睛。

    一双不详的眼睛,一个残忍酷烈的人。

    “这琴声,怎么回事?”他不解,“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琴声?!”

    男人有一张极其俊美的脸,削薄的唇,高挺的鼻梁,面部轮廓比平常人更加的深刻一点,一道浅色的疤痕由眼角下方向上斜挑,一直没入鬓角的墨发中,多多少少破坏了那份完美的感觉。

    那是一种残缺的美。

    他并没有理会中年文士的问话,只是唇角上挑,沉冷的眸子中却没有半点笑意,“有意思。”他这么低喃了一句,然后手一抬,拿过一旁的刀盾,下一秒,黑色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

    银白色的琴弦上沾满了斑斑血迹,晏修白一阵心疼,下手也就越发的狠了。

    他微微侧身,袖袍轻抚,划过琴弦的刹那再次隔断一个人的咽喉。

    青色的身影拔地而起,冲着抓了纪樘的那个人直飞过去。

    晏修白将琴横托在胸前,右手勾起琴弦,看着那人的后脑就要动手,而就是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威压如泰山压顶一般,向他当头笼罩。

    漆黑色的盾裹挟着千斤重的力道逼得晏修白不得不收手自救,青袖飘飘,本就飘在半空中的人在没有任何借力的情况下,竟硬生生的再次拔高三尺,总算躲开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好!”有人这样赞了一句。

    晏修白听出了对方语气中所蕴含的笑意,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直劈过来的充满无限杀意的一刀!

    啪嗒一声轻响,晏修白握住弹出来的剑柄,雪亮的剑芒闪过,下一刻,剑与刀已经撞在了一处。

    剑是短兵,长歌门的武功又素以灵巧著称,与厚重的陌刀硬碰硬,吃亏的是晏修白。

    他一手抱琴,一手执剑,翻身落地,这个时候他已经看清了来人的真面目。

    黑衣黑甲黑盾,全身上下黑的像只乌鸦,唯有一撮长长的白色鸡毛甩在脑后,这么一身非主流的打扮,除了苍云堡的人还有谁?!

    离开四年,竟在一个陌生的世界看到一个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可想而知晏修白内心的震惊。

    而没等他的震惊消化完,对方手里的盾已经飞过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那把狭长的陌刀。

    青色的身影瞬间化为好几个,虚虚实实,真假难辨,每个影子都抱着琴,拿着剑,剑芒如雪,将黑衣的人影困在其中。

    燕长生皱起眉头,剑影笼罩下,他就像只落在蛛网上的黑蛾,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让他心头发闷。

    晏修白还是有所保留的,在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同自己一样的人之后,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动手伤他,就算对方现在的立场可能与他对立。

    他想和他好好谈一谈的,在这次战斗之后。

    阴狠的眼冷静而镇定,燕长生并不慌乱,盾悬飞着护住周身,刀伺机而动,终于,他目光骤冷,收回飞盾,瞧准了其中一个影子,一个撼地就砸了过去!

    虚虚实实的影子重新凝为一个,晏修白后退一步,喉咙腥甜,吐出小口血来。

    他受伤不轻。

    “咳——”他轻咳一声,目光复杂,“早就听说过玄甲苍云的厉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陌生的名词让燕长生心头一跳,明明什么都不在意的一个人,玄甲苍云这四个字竟让他的心前所未有的鼓噪起来。

    一时间,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

    “你是谁?”他这样问道。

    “长歌道子门下晏修白。”

    燕长生并没有再说什么,也没再动手,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拖着陌刀,转身就走。

    这时候,援军终于赶到了。

    赵胜带来的人数并不占优势,但因为最大的主力兼领头人燕长生直接当了甩手掌柜,剩下的人人心惶惶,晏修白虽然受伤,对付这些乌合之众还是没问题的,有他掠阵,赵胜他们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

    除了逃走的和死了的人之外,他们一共俘虏了三十二人,当然,晏修白这边也是死伤颇多,主要死的都是村民,齐家湾的人死了十二个,重伤三人,其余或多或少都受了惊挂了彩。

    晏修白忍着发疼的胸口,亲自指挥着人清理战场,整个村子被烧掉大半,这些人暂时的安顿也是个大问题。

    “怎样?”晏修白蹲下身子,伸手探向纪樘的脉搏。

    “没事。”林诗音抱着小孩,一步都没离开过,“就是后脑勺被敲了一个包。”

    纪樘是林诗音亲自从强盗手中给抢回来的,经此一役,她的飞刀精准了不少,眉宇间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坚毅。

    “没事,熬两副安神汤喝了就好。”晏修白笑了笑,接着说道:“我今晚怕是没办法回去了,待会儿我让人送你们。”

    林诗音四下看了看,下定决心道:“把糖糖送回去就好,我留下帮你。”

    晏修白见她态度坚决,便没有反对。

    晏修白在齐家湾整整呆了六天,林诗音给他的那笔钱花掉了大半,各种食物药材棉被衣服被陆陆续续的运送过来,被俘虏的那批人并没有关到牢房里去种蘑菇,而是被晏修白大手一挥压着去给村民们盖房子了。

    这六天时间,晏修白忙得不可开交,别说可能和他一样遭遇的那位苍爹了,他有时候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他要指挥人盖房子,要审讯“狼寨子”的事情,要安抚民心,还要负责给村民们看病治伤。

    索性他的医术还是学的不错的,就连三个重伤的人都被他给救回来了。

    他一直忙碌,难免忽略了自己,直到林诗音看他脸色发白,时常捂着胸口轻咳才知道,他也是受了伤的。

    这人未免太能忍,向来温温柔柔,连重话都没说过几句的林诗音也不禁冷下了脸,态度坚决的让人把他给请了回去。

    晏修白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底下的人都看在眼里,他离开的时候,除了实在不能动弹的,其他村民都在村长的带领下把他一直送到了十里之外。

    晏修白坐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中,久违的系统声在他脑子里响起。

    “宿主勤勤恳恳,累死累活,民心+2。”

    “系统?”晏修白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是,系统为你服务。”

    晏修白犹豫了一下,才问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有另外的像我这样遭遇的人存在?”

    “是。”系统这样回答。

    晏修白眼睛一亮,道:“也就是说,那位苍云堡的军爷可能也是无意间得到了一个你这样的存在,然后像我一样流落到这个世界了?”

    这一刻,他有一种找到同伴的欣喜。

    可系统很快就否定了他的这种欣喜。军师王妃

    “虽然也有其他人因为各种原因得到系统,然后在每个世界流窜,但一个世界只可能容纳一个异世之人,绝不可能会出现两个,何况你们还来自同一个世界,那就更不可能了。”

    晏修白皱起眉心,“可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了,我亲眼所见,衣服打扮这些可以是巧合,但苍云军的武功却绝对做不了假!”

    “他不是人。”系统非常平静的给出了这么一个石破天惊的答案。

    “你在说笑吗?!”晏修白感到无比的荒谬,几天前两人还痛快的打了一架,对方还把他给打伤了,直到现在胸口都发疼,不是人是什么,鬼吗?对方可是有影子的。

    “我从不说笑。”系统这样回答,“那个人全身上下的凶煞之气浓烈的都快溢出来了,肉体凡胎绝不可能承受得住,再强悍的体魄都得崩溃。”

    晏修白沉默下来,各种各样的猜测划过脑海,想的他脑袋疼,他揉了揉眉心,问道:“那他是什么?总不至于是鬼吧?!”

    “不知道。”系统非常光棍的回答。

    “......”

    晏修白无语。

    说是养伤,其实晏修白也并没有完全歇下来,招人手的事情已经招的差不多的,剩下的就是要他亲自见见筛选一下,齐家湾的这次惨烈事件,必须要追究到底,至少那个所谓的狼寨子,是绝对不能再留着,还有关于他的刺杀,也必须要探查到底。

    老实说,他很好奇,一个小小的七品官而已,上任还不到一个月,能碍着谁的眼?

    想的事情多,内伤好的也慢,最后还是林诗音看不过眼了,把人拘在后院,让纪樘看着,然后她把男装一穿,代替他去处理那些事情了。

    并不会有人对她不服,或许放在以前会有,但是经过齐家湾的那次战斗,在场所有人可都是亲眼看到过林姑娘的彪悍表现的,一把小小的飞刀,比他们的虎头大刀不知厉害了多少倍,几个男人能够比得上。

    慢慢的,林诗音的声望竟越来越高。

    ......

    房间有些暗,只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男人站在背光的地方,整个人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

    在他不远处,中年文士甩着袖子不断地走来走去,一脸的气急败坏。

    “明明都要成功了,你为什么忽然就离开!极好的一次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你知道那孩子有多重要么?他绝对不能活着!”

    男人连头发丝都没动一下,一脸的无动于衷。

    中年文士更气了,一时间竟忘了对方的可怕,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费了好一番心思做下的布置,眼看成功在即,却全都被你破坏了,你等着,我定将详情如实禀报给大人!”

    浓烈的暗色动了动,回答他的是一记雪亮的亮芒。

    鲜血喷薄而出,中年文士惨叫一声跌坐在地,他的右手,五根手指头已经少了四根。

    燕长生踩过地上的那四根断指,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下残忍的说道:“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了,会让我忍不住砍掉他的手指,就像现在这样!”

    这样说着,漆黑的靴子在那四根断指上用力的碾了碾,然后便离开了。

    陈嵊县。

    自从晏修白被林诗音硬逼着在家养伤后,纪樘黏他黏的厉害,目光又是崇拜又是不可思议,硬拉着他讲那天齐家湾的琴音攻击,就连晏修白特意加重了他的功课,都没熄灭他的热情。

    “弹琴真的能杀人?”黑白分明的眼中满是憧憬,纪樘非常后悔自己那天怎么就被强盗给打晕了呢?要是自己能亲眼看到那一幕该多好,外面那些神奇的流言把少年所有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

    晏修白冲着他微微一笑,将琴摆放在膝盖上,琴声慢悠悠的响起,清幽静心,右手食指微微勾起,一道劲气便射了出去,将旁边的老桂切断了一截枝桠。

    纪樘目瞪口呆,良久才拉着他的衣袖连声道:“晏叔,教我!教我这个吧!!”

    面对孩子的急切,晏修白只是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不是早就在教你了吗?”

    “哪有?!”及糖果一脸的骗人,他每天不是在蹲马步,就是在记穴位图,武功方面就再没其他了。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每天蹲马步练琴,外加记穴位图,等穴位图记熟了再背琴谱,琴谱练熟了就可以慢慢的融入修炼莫问心法了。我派武功琴中藏剑,剑中有情,琴与剑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以你的体质悟性,再蹲个三年马步就差不多可以练剑了。”

    纪樘听得心驰神往,但听到最后一句时又有点沮丧,还要等三年啊。

    晏修白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了,揉着他的脑袋道:“学武并非易事,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炼成的,天赋努力缺一不可,你有天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了。”

    “晏叔放心,我一定能的。”纪樘的眼中闪着光,他想成为强者,想要保护身边的人而不是一直被人保护。

    晚上林诗音回来的时候,照例把衙门里的一些事和晏修白说了一遍,齐家湾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民心都安定了下来,只是毕竟经历过一场劫难,想要恢复成以前的样子,还是需要时间的。

    而关于晏修白被刺杀之事却是彻底的死无对证了,因为凶手自杀了,悄无声息的死在了牢里。

    “刺客叫秦大,无妻无子,打猎为生,是早年搬到里下沟的,已经在那住了七八年了,那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半年前被赵捕头拉进民兵队,胆识过人,身手也不错,赵捕头很欣赏他,曾经还想拉他来衙门做个捕快。”

    “查不到其他的了?不如说七八年以前的经历?秦大应该不是他真正的名字吧。”

    林诗音摇头,“查不到,你也说了他不是个普通的人,而陈嵊县条件有限,也只能查到一些普通人的事了。”

    晏修白皱眉,他明白,对方说的是事实。

    林诗音将熬好的药端出来,放在晏修白面前的桌子上,清苦的药味传来,晏修白面不改色,道了一声谢,然后端起那碗看着就很苦的药一饮而尽。

    一旁的纪樘见他喝完了,赶紧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甜腻的味道在味蕾间散开。

    其实晏修白并不怕苦,他不喜欢吃甜,尤其是这种太过甜腻的,可小孩的一番好意他却不会辜负,轻轻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赵捕头那边你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毕竟牵连到他。”

    晏修白摇头,“与他无关,我还不至于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那我建议你亲自去见一见他,安抚一番,别生了隔阂。”

    “我明白了。”

    晏修白笑了笑,忽然说道:“我觉得当初将你从李园拐出来,怕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能理家管孩子,还能在政事上辅佐他,称得上全能了。

    林诗音挽了挽秀发,闻言轻笑出声,“正好,我也觉得当初和你一起出来是一件再正确不过的事情。”

    两人对视一眼,眉眼含笑。

    深夜,子时。

    一轮弯月孤零零的挂在夜幕之中,月色惨白,清冷。

    卧房中,原本睡得正熟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明,没有丝毫刚睡醒的朦胧,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直是醒着的。

    他披衣而起,面对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拿放在一旁的琴匣。

    房间里没有点灯,晏修白并不想惊醒林诗音他们,他下床,穿上鞋子,然后跟上了那位不速之客。

    两人并没有走多远,黑色的身影幽灵一样轻飘飘的落在房顶上,和晏修白隔了一丈的距离。

    “你倒是胆子大。”那人转身说道,声音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讥讽,“空着手就跟我出来了,不怕我杀了你?”

    “要动手你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晏修白如此说道:“就是不知阁下深夜到访有何贵干!”

    “你说你叫晏修白,长歌门的晏修白,可我查了这么多天,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叫长歌门的门派!”墨色的眼眸渐渐染上腥红,从对方身上弥漫过来的煞气几乎能让任何一个人心惊胆颤。

    晏修白心下一动,忽然觉得系统的那番话不是没有依据的,这人不像是血肉之躯,倒像是由白骨、怨气、愤怒、杀意等等一切时间罪恶给堆砌出来的。

    而更让晏修白惊讶的是,为什么对方明明是苍云堡的人,却不知道长歌门?

    “还有你所说的玄甲苍云......”说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他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声音冷了不止一度,“究竟是何意?!”

    ......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