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7.□□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在赵胜到来之前,晏修白正在为钱的事情发愁,陈嵊县穷,穷的连底下人的薪水都快发不起了,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写了折子向上面要钱了,可远水救不了近火,他现在急需人手,人手哪来?自然是要钱的。

    没听赵胜说,以前县衙唯一的一位师爷就是因为没钱打白工才不干的嘛。

    晏修白虽然伸手向上面要钱,但他也知道,这笔钱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下来的,官场上的扯皮、拖延、推脱等等,怕是都要经历一遍,他并没有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上司的尽忠职守上面。

    他倒是想自己拿的,可问题是他现在也是个穷光蛋来着。

    以前他不穷,长歌门弟子虽然不像藏剑山庄那样一掷千金,可长歌门弟子也不差钱,谁让他们有个很会赚钱做生意的掌门人呢?!

    而且,老实说,藏剑山庄那群金灿灿的小黄鸡在长歌弟子眼中,就是标准的土豪,又土又豪,以风流雅士自居的长歌弟子自然不屑。

    晏修白自小在长歌门长大,深受熏陶,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他骨子里隐隐的确实是有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气节在的,也因为这个缘故,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还真没在金钱上有什么经营。

    基本上就是领了薪水就花光,有钱的时候大手大脚的挥霍,没钱的时候就勒着裤腰带忍过去,反正也饿不死。

    事实上,他的日子过得颇为堕落。

    晏修白并不认为以前的日子有哪里不好,当然了,现在也不这么认为,直到林诗音知道了他的困境后,将从李园带来的一点首饰金银统统给了他。

    清俊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晏修白像是被火烫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连连摇手说道:“不行不行不行,哪能用你的钱!本来家中一切开销都是你在负责,我已经很惭愧了,现在连这个钱都要你出,岂非让我羞愧死,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林姑娘快快收回去,不然我良心难安良心难安......”

    晏修白被刺激的不轻,连话唠属性都冒出来了。

    可他所有的话都被林诗音一句“这又不是给你的,是给陈嵊县百姓的”堵住了。

    晏修白忽然就觉得现在这个布衣荆钗,态度强硬的林诗音,比李园里花团锦绣,美丽忧郁的大家闺秀顺眼很多,他有点想为她画一幅画了......

    赵胜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他先是冲着晏修白拱手行了个礼,然后又看向林诗音,一时间摸不准要怎么称呼她。

    全县衙的人都知道,县令上任的时候是带着两个人一起来的,一个孩子却不是他的亲生子,毕竟一个姓晏一个姓纪,一个女人也不是他的夫人,且以晏修白对两人的态度,更不是下人之类的。

    对纪樘很好称呼,一律喊小公子,毕竟就算不姓晏那也是晏修白家的,而对于林诗音的称呼就麻烦了,一对不是夫妻不是兄妹的人却住在一个屋檐底下,特别是对大明朝这个男女之防还特别严谨的地方来说,以晏修白和林诗音他们现在的相处情况,一个弄不好是要受人诟病的。

    这也是林诗音一直穿着男装,没有换回女装的最大原因了。

    但这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晏修白心思一转,便直接说道:“这是我亲生妹子,只是我家情况特殊了些,我随父亲姓,诗音随我母亲姓而已。”

    林诗音很是惊讶,但她聪明的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她就明白对方会说这个谎的真正原因了。

    她并不会反对,有时候一个谎言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赵胜恍然,微微颔首,喊了一声“林姑娘。”

    林诗音福了福身子,很快就离开了,她还要回去监督纪樘的功课呢。

    摊上晏修白那样严厉的,眼里容不下沙子的老师,他这些日子可是瘦了不少。

    等人离开了,赵胜很快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大人要见的那些人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他们会在齐家湾集合,就看大人哪天有时间了。”

    “齐家湾?那是何处?”晏修白有些不解,“为何不直接来县城?”

    向来直爽的赵胜竟罕见的有了些局促,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来县城目标太大了,那些人不是正规军队,没有编制的......”

    晏修白一下子就明白了,朝廷对军制的掌管是很严格的,赵胜身为捕快虽然吃皇粮,但本身却是个没有品级的小吏,按规定他根本就是没有资格招兵的,即使那只是不到一百人的民兵。

    陈嵊县情况特殊,他这么做虽然有利于百姓,可却是担了极大的风险的,如果遇到讲理的,会赞他一句尽忠职守,而一旦碰上的是个看他不顺眼的,恐怕一句豢养私兵,其心叵测就要扣到他头上了。

    也难怪他会如此谨慎了。

    晏修白叹气,幸好自己是个讲理的上司。

    毫不犹豫的赞扬了他几句,驱散掉他心中的忐忑后,晏修白和他商量好时间,然后就将早就写好的告示递了给他。

    “这是招人的告示,你去在县衙门口贴了,只招十人,要求必须是有功名在身的,至少得是秀才,懂一些财政之事,你是本地人,县里的人你应该大都认识,好好把关一下,最重要的是家世清白,品性不错的。”

    赵胜接过沾了墨香的告示,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犹豫了一下。

    他不是个有心计的人,表情都写在脸上,晏修白自然看出来了,他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放心,钱还是有一些的,和他们说,一个月二两银子的薪水,被我选上的人干活第一天可先预支一半。”

    一个人二两,十个人就是二十两银子,赵胜管了县衙大半年,钱财状况他最是清楚不过,别说二十两了,就是十两银子整个衙门东凑西凑也未必拿得出来,一时间,他哪还不知道这钱是哪里来的,看着晏修白的神情都激动起来。

    晏修白淡然一笑,“别谢我,大人我也是个穷光蛋来着,要谢就谢诗音吧。”

    赵胜惊讶,惊讶过后就是肃然起敬。

    ......

    林诗音觉得有些奇怪,赵胜这个人她并不陌生,是晏修白身边最倚重的助手,经常会来后院找他商量事情。

    她与他见面次数不多,每次都是点头,算是打个招呼,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可最近几天不知怎的,或许是她敏感了,她总觉得对方看她的眼神和往常不同,带着敬意?

    这样的疑惑在她脑子里打了个转,便散开,她并非追根究底之人,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比起这个,她倒是更在意另一件事。

    晏修白的齐家湾之行在前一天晚上就跟她说过了,这算是一次巡察,用晏修白的说法就是,作为一个地方官,不能仅仅从纸上了解这个地方的民风民情,更是要亲自去看看,感受一番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林诗音总觉得这是他想溜出去逛逛的借口,毕竟来这里一个月以来,他们三个还从未认真的出去看过这个地方呢。

    这个念头一起,她便有些坐不住,最主要的是纪樘,自从他被晏修白调、教以来,一个原本可爱中还有些调皮爱玩的孩子,竟硬生生的被框在了书房里。

    每天的读书练字习武已经占了他大半的时间了,可除了这些之外他还要花半个时辰学琴和画,临睡前再来半个时辰的对弈,当初晏修白的一句琴棋书画似乎并非玩笑。

    可这样一来,纪樘实在辛苦,晏修白要求高,达不到他规定好的要求还不行,林诗音在旁看着实在心疼。

    纪樘算是一个好学生,他聪明认真,性子也要强,可再要强也只是个孩子,难免有坐不住的时候,渐渐地,撒娇耍赖什么的竟然无师自通。

    当然,这个撒娇耍赖也只敢对着林诗音,不敢对着晏修白,平日里还好,但在功课上晏修白绝对是个严师。

    林诗音心软,不舍得好好的一个孩子硬是变成书呆子,便同晏修白提议让他们也跟着出去走走,毕竟来这个地方一个多月了,整日里框在这个院子里也不好。

    晏修白一想也是,便痛快的答应了。

    齐家湾离陈嵊县不算远,走路两个时辰,坐马车也就一个时辰的样子,因为临着海,整个齐家湾的人都是以打渔为生,也因为临着海,每次海贼倭寇来袭,齐家湾都是第一个遭殃的,慢慢的,整个村子零零散散的加起来就只剩三十多户人家了。

    或许是第一次见到大海,隔得远远的只是听到海浪拍击的声音纪樘就蹦跶的厉害,小脑袋一直往车外探。

    晏修白见状,慢慢笑了起来,他让人停车,将林诗音和纪樘放下,然后又叫了一个衙役跟着,说了声“待会儿来接你们”这才离开。

    纪樘欢呼一声,转身就跑,林诗音无奈的摇了摇头。

    赵胜看着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实则心细,这从他把集合的地点藏得那么严密就可以看出来了。

    马车并没有在齐家湾停下,而是拐了好几个弯,拐的坐在车中的晏修白都没了方向感,这才停下。

    那是一个不大的小树林,长势不错,郁郁葱葱的,远远的还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师妹太妖娆

    林中整整齐齐的站着几十个人,并没有统一的制服,穿着各种颜色的短衣褂子,咋一看上去还真有点伤眼睛。

    没有人说话,小树林子里一片安静,只有一双双眼睛带着好奇或敬畏的看着晏修白。

    赵胜将名册递给晏修白,道:“所有人,包括我在内一共八十六人全部在这里了,大人明鉴。”

    晏修白合了名册,认认真真的看了一圈这些人,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这看上去就不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事实上他们也真不是,只是一群民兵而已,可也没他想象过的那样差。

    至少最基本的纪律他们还是有的,看来赵胜花的心思确实不少,只是差了一些正规的训练,还有武器!

    武器的具体来源先不提,首先它是要钱的,想到这个,晏修白就头疼。

    清风朗月的他是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钻进钱眼的一天!

    “本官姓晏,是陈嵊县新上任的知县。”晏修白轻咳一声,用自我介绍做了一个开场白,“我听赵捕头说起过你们,你们都是我陈嵊县的好儿郎,于家国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抗倭驱匪,胆识过人,有你们这些人,陈嵊安矣。所以今日来见你们只是想问一句,诸位可原编入军籍,继续护卫我陈嵊一县?”

    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都惊讶之极,就连赵胜也不例外,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晏修白微微一笑,继续道:“以前赵捕头带着你们辛苦了,无论你们愿不愿意入军籍都可拿到一份奖励钱,另外入军籍的可以拿一两银子的军饷。”

    如果说刚刚只是惊讶的话,那现在直接承诺的黄白之物就让所有人动心了,哪个人不爱财,而且入军籍的话就不是寻常百姓了,身份上就高了半凑,更重要的是家中有个军籍的,连税收都可以少收一成,这么多的好处,不答应才怪。

    晏修白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有些肉疼,但对于初来乍到的他来说,钱财更能收买人心。

    晏修白没有架子,也不会高高在上的与他们隔开,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好感,到底都是些朴实的农村汉子,收复起来还是挺容易的,但真正的尊敬和认同,需要的就是时间了。

    午饭的时候,晏修白并没有回去找林诗音他们,而是和这帮汉子一起吃,吃饭喝酒打架,是男人间增加好感度的最佳方式,虽然最后一种还没有,但前两个还是挺容易的。

    晏修白不了解军事,关于这方面的所有知识仅限于看过几本书纸上谈兵而已,他只是将他认为有用的一些训练方法记录下来,然后交给了赵胜。

    今天的事总的来说进行的还是挺顺利的,就在晏修白嘱咐,让他们明天去县衙报道,然后挥手宣布解散的时候,忽然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猛然抬头望去,无数的飞鸟冲天而起,浓烟滚滚,夹杂着艳丽的火光,充满不详。

    海冲击的声音被风传来,隐约带着惨烈厮杀之声。

    这一幕不仅是他看到了,其他人也看到了,有人喘着气惊恐的说道:“那、那不是齐家湾的方向?”

    “娘——”有人惨叫一声,撒开脚丫子就往前冲。

    漆黑的眼眸刹那间闪过逼人的锐气,晏修白已改刚才的亲和懒散,整个人如同即将出鞘的宝剑,他刚朝着赵胜吩咐一声“你带着这些人尽快赶来——”一个来字还未说完,身旁一人似乎吓坏了,一个踉跄向他身上倒过来。

    杀气!

    晏修白的动作比脑子快,原本想去扶人的手一抓一拧,咔擦一声,已经卸了对方的胳膊。

    闪着寒光的匕首失去了掌控,掉在了地上。

    这一幕看起来险到了极点,赵胜的后背瞬间就爬上了冷汗,五大三粗的汉子竟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晏修白点了那人的穴道,把人往地上一丢,“找两个人看着,绝对别让他死了,其他人速去齐家湾!”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已经掠出了一丈的距离。

    赵胜又哆嗦了一下,他大吼一声:“还愣着干嘛!照大人的吩咐做!其他人跟我走!!”

    凌厉的虎目向前看去,晏修白的身影已经彻底看不到了,他一边跑一边紧张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他万万没想到,那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秀才一样的县令大人竟然是个武林高手,这位新来的知县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

    当然,对他而言,现在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县令大人遭到了刺杀,而凶手却是他组建起来的,亲自引荐给大人的民兵之一。

    一个弄不好,他恐怕就要背上一个“伙同刺客刺杀朝廷命官”的罪名了。

    他现在只祈祷,但愿大人能看在这些日子他尽心辅佐的份上还他一个清白。

    这是他唯一希望的了。

    ......

    林诗音都没看清,这场灾难到底是怎么来的。

    与纪樘一样,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大海,被波涛汹涌的场景所震慑,在浩瀚无垠的奇迹面前,才会真正认识到,自己有多渺小。

    林诗音和纪樘一个清丽一个可爱,身边还跟着一个官差,看着就和寻常人不同,村民们望过来的目光好奇而敬畏。

    好在林诗音是个随和的,纪樘更是符合他年纪的调皮,很快就和别人热络起来,他们还学会了编织渔网以及在别人家蹭了一顿饭。

    而那些强盗就是在午饭之后到来的。

    四周燃烧起来的时候,浓烟滚滚,林诗音一边呛咳着,一边寻找着纪樘的踪迹。

    她非常非常的后悔,刚刚就应该让他待在自己身边不让他离开的,如果他出了事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林姑娘,这里太危险,先离开吧,咱们先去和大人会和咳咳咳咳——”这是负责照顾他们的衙役着急的劝说声。

    林诗音听而不闻,只是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先走,我要找糖糖!”找不到那个孩子,她怎么可能离开!

    到处都是哭喊声,刚刚还平静安宁的小山村瞬间掉入地狱。

    林诗音从小到大从未见过这样堪称惨烈的景象,老实说,如果不是一定要找到纪樘的念头在只撑着她,她绝对掉头就跑。

    从小娇养在深闺的小姐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打击。

    忽然,她被人狠狠的往后面拉了一下,避开了一个倒在她面前的尸体。

    虽然那具尸体的脸已经被火烧毁,但从她的衣着打扮林诗音依旧认出了对方的身份,那是刚刚还热情地招待了她和纪樘的大娘,她做的饭菜很好吃,特别是那道醋溜鱼,纪樘吃的很开心,她还想着要不要向那位大娘讨教一番的。

    可就是这么一位热情好客的人,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尸体......

    林诗音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手一摸,沾满了眼泪。

    衙役警惕的握着自己的腰刀,不敢离开林诗音半步,他几乎是有些颤抖的说道:“这怎么可能?!狼寨子里的那帮子人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动手灭了一个村子啊!这与谋反何异,狼头怎么有这个胆子!!”

    这个时候说这些毫无用处,林诗音咬着牙踏过了地上的尸首,她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一把普普通通的,只有手掌长短的飞刀。

    狰狞的强盗举着沾满了血迹的大刀劈过来的时候,林诗音明明是害怕的,她眼中的泪甚至还没有干,可她的眼神却很冷静,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表哥微笑着告诉她的话,“眼定,心静,手稳,飞刀握在掌心的时候不需要瞄准,更不需要犹豫,你的眼睛看在哪里,你的刀就在哪里。”

    她的眼睛一直看着那人的咽喉,一点殷红的血丝流了下来,她的飞刀已经在那里了。

    衙役还傻傻的举着手里的佩刀,然后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敌人慢慢的倒了下去,发出了碰的一声响。

    他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连声音都发布出来,眼睁睁的看着需要他保护的林姑娘急匆匆的往前跑,一眨眼就没影了......

    林诗音已经看到他了,熟悉的蓝色褂子,是她亲手缝制的。

    这些日子的严酷训练不是没有成效的,纪樘在极力的反抗,最后却为了保护另一个孩子被人一掌劈在后脑勺,林诗音亲眼看到那人将小孩夹在腋下,然后走向不远处的船只......

    林诗音立马就要冲过去,却被一只素白干净的手按住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只看到一道修长的背影。

    “留下,我去!”

    ......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