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纪樘

本章节来自于 [综]名臣良相守则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2/
    出门在外的日子并没有多舒适,尤其是对自小养在深闺的林诗音来说,首先是吃食方面,远没有在家时来的精致,吃穿用度,皆有一帮下人伺候。

    晏修白与她毕竟男女有别,很多事情必须要她亲自来,这是她以前从未体验过的辛苦,短短几日的骑马赶路,她的大腿内侧已经发红脱皮,每天都是火辣辣的疼痛,可她却硬是撑了下来,谁也没说。

    事已至此,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从她在婚礼前离开时起,她就已经无法后退了。

    虽说辛苦,但这一路走来,她确实见到了很多以前从未见过的景物,她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表哥的世界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新鲜的事物,不同的景色,一个城镇又一个城镇的走过,所见所闻比之一成不变的李园要热闹太多。

    以前她总想让他一直在李园陪着自己,现在想来,李园就好像一个精致漂亮的牢笼,自由自在的鸟儿怎么可能舍得放弃蓝天自愿把自己关进笼子里呢?!

    她不想承认,但她又不得不承认,到了现在,她还是想着李寻欢的。

    就在她忍着疼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的时候,手里忽然被塞了一团缰绳,她抬头看去,就见眉宇温柔的青年冲她笑着说道:“前面有个茶寮,你牵着马先去,我有些事,去去就来。”

    说完,他微微颔首,就已经离开了,只留给林诗音一个修长的背影。

    茶寮离得并不远,拐个弯就能到,一个简陋的,大写茶字的帆布在风中摇曳。

    林诗音牵着马往那边走,但还没走几步,就被一股大力从后面撞来。

    她下盘不稳,差点摔倒,身体本能的扭转了一下,卸了大半力道。

    撞了她的是个孩子,大概七八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眼神明亮,只是身上有点脏,林诗音倒也没有嫌弃,只是有些奇怪,那孩子的表情原本是紧张中带着欣喜的,但在她转过身看清她面容的一瞬,又露出一种毫不掩饰的失望来。

    这是认错人了?

    林诗音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将人扶稳了,嘱咐道:“小心一点。”

    小孩尴尬的扯了扯嘴,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就听一个粗矿中带着不善的声音响起,“小鬼,再乱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说着,小孩细嫩的胳膊已经被赶过来的男人十分粗暴的从林诗音手中给扯了回去。

    “你轻点,你弄疼他了。”林诗音皱眉。

    男人很高很壮,右脸颊上还有一道褐色的疤,一看就不是个好人脸,他原本是想爆粗口的,但所有的喝骂在看清林诗音的刹那瞬间消失,他眼睛发亮,和另一个同伴极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一旁的孩子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中,他瞧了一眼一旁站着的,虽做男子装扮,却不掩清丽之姿的林诗音,忽然就着急起来,他张口,想要让她赶紧走,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只有无意义的一声啊!

    女性的本能让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一时间又想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对,林诗音不喜欢那两个人盯着她的眼神,从来也没人敢这么不敬的看着她,她皱了皱眉,牵着马就要离开。

    但她还没走几步,就被那个高个子的同伙拦住了,对方动作极快的靠了过来,然后,一个冰冷尖锐的东西就抵在了她的腰间。

    林诗音倒抽一口冷气,好在她比寻常闺阁女子还是多了几分胆气的,好歹保持住了冷静。

    腰间的刀子动了动,高个男人压低了声音,威胁道:“别动,别出声,否则我不能保证你的身上不会多出一个窟窿来!”

    说着,他一把拽过林诗音手中的缰绳,挟持着人往僻静的巷子里走。

    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林诗音急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心里迫切的希望晏修白赶紧回来。

    一只汗津津的手握住了她,林诗音低头,正对上小孩略带歉意的眼睛,他也是懊恼的,原本是想找个人求救,没想到对方是个穿着男装的女人,看清对方容貌的那一刻,他心凉了一下,果然,最后不但没得救,还连累了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他挺内疚的。

    晏修白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他的出现不仅让林诗音心中大喜,就连小孩眼睛都是瞬间发亮。

    “晏公子!”林诗音急切的喊了一声,这一称呼让两个绑匪一下子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高个子绑匪反应不能说不快,可他手一伸,刚要动手,就听叮当一声脆响,他手腕一痛,然后整个人就被摔飞了出去。

    晏修白的动作太快了,快的让林诗音根本就没看清他的动作,而她也没时间去看,手中的孩子被一股大力扯了过去,是那个刀疤脸,她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狰狞的恶意。

    她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只是下意识的扬了扬手,然后一柄小巧的,只有巴掌长短的飞刀就已经插在了对方的胸口。

    林诗音跑了过去,紧紧的搂住那个孩子,刺目的血色让她大口的喘着气,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出手杀人!遥远星际

    “他死了吗?”她开口问道,神情不安。

    晏修白拔出那把飞刀,然后在那人胸口点了几处穴道,淡淡道:“没有,偏离了心脏。”

    林诗音松了口气。

    这里的情况立刻就被不远处的路人发现了,没人敢上前,胆子小的更是远远避开,去通知官府了,这倒是省了晏修白不少事。

    趁着官府里的人到来之前,他走到小孩的面前,无视他亮晶晶的眸子,帮他摸了摸脉,还好,只是穴道被封,并没什么大碍。

    他抬手解了他的穴道,给他推拿了一番,小孩咳嗽了一声,因为长久没说话,声音有点哑。

    “是你!”他这样说道。

    林诗音惊讶,“你认识这个孩子?”

    晏修白点头,“曾经同行过一段时间,怎么回事?”后面这一句却是对那个孩子说的。

    小孩扭了扭脖子,有些尴尬的说道:“和你分开没几天,就被这两人盯上了。”

    “你说的那个亲戚?”

    “没找着。”

    一个麻烦,晏修白如此想着,当初在京城的时候捡到这个正在被人追杀的小鬼,他就知道这是个麻烦了,之后他带着人南下,一度以为自己已经避开这个麻烦了,没想到转了一圈又遇上了。

    小孩很敏感,那一点淡淡的嫌弃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他后退一步,仿佛寻求庇护一样锁到林诗音的怀里。

    林诗音怜惜的看着他,说道:“那你还有其他亲人吗?”

    “没有了。”小孩的声音有点委屈。

    于是,林诗音的目光望向了晏修白。

    晏修白忽然就有些头疼了。

    官差来的很快,晏修白跟着走了一趟县衙,在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明,和即将上任的那道手书之后,事情很快就摆平了,剩下的事就是本地县令的事情了,与他无关。

    再次上路的时候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而他们的赶路工具从马变成了马车,对此,晏修白收到了林诗音一个感激的微笑。

    小孩叫纪樘,今年还不到八岁,洗干净之后眉清目秀的很好看,一言一行都是有礼貌有教养显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孩子。

    林诗音很喜欢他,这么一个俊秀可爱,有礼貌还不闹腾的孩子将她潜藏的母性都勾出来了,之后的一路上,她脸上的笑明显多了许多。

    晏修白瞧着忽然觉得这或许是一件好事,至少让她开始从以前的那堆伤心事里慢慢走出来了。

    三个人走了将近一个月,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来之前,晏修白还是想过自己即将上任的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的,他知道那是个穷县,可还真没想到会这么穷。

    说是县,到更像是一个比较大一点的村落,一路走来,贫穷!贫穷!还是贫穷!!

    纪樘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道:“这就是你要上任的地方?你确定你是个有品级的官?”

    “你要看我的手书吗?!”素青色的袖子晃了晃,晏修白一只手将对方的小脑袋按回了马车里。

    他们的马车很普通,并不起眼,可拉着车的那匹马却是少有的神驹,还是引起了好些人的注意的,再然后这辆马车就在一些人的注视下停在了县衙门前。

    外面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里面,不一会儿,门内就晃出了一个老大爷,满脸的褶子,一身淡蓝色的官差服虽然穿的整齐,也不能忽视上面打着的好几块补丁。

    那人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他先是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站在车前的晏修白,然后冲着四周吆喝道:“去去!该干啥干啥去,都围在这里干嘛,想吃牢饭?!”

    这人像是个随和的,众人并不怕他,反而有人笑了起来“得了吧老陈,县衙里供得起牢饭么?!”

    老陈有些尴尬,索性再次看向晏修白,道:“你瞧着不像是本县的,来做啥?报案的话暂不受理,等明天再来。”

    晏修白微微一笑,将手书递了过去,道:“在下姓晏,晏修白,是陈嵊县新上任的县令。”

    一片寂静。

    老陈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最后朝左右吼道:“去!快去将赵捕头喊回来!就说新县令来了!!”

    ......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门不吹雪的小说[综]名臣良相守则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综]名臣良相守则最新章节[综]名臣良相守则全文阅读[综]名臣良相守则5200[综]名臣良相守则无弹窗[综]名臣良相守则txt下载[综]名臣良相守则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门不吹雪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