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0 老道医老道

本章节来自于 重返人途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0/
    镇元老道下手狠辣,这一棍子直接把信守道士给撂倒了,大半个脸耷拉在脚盆里,怎么看怎么恶心。

    “把他给我拉起来,洗干净了,弄床上去,我给他治治。”

    蠢呆小道士看着猪圈里的信守道士,直皱眉,“这,这没法弄啊。”

    “没法弄?”镇元老道故作凶狠之态,举起棍子,“没法弄也得弄,不然我老人家一棍子打断你的狗腿。”

    小道士刚刚看镇元老道下手不轻,生怕那一棍子真打在自己腿上,不折也得拐几天。

    所以他赶紧忍着馊臭味儿,踮脚走进猪圈,将信守道士拖了出来。

    然后,他又跑到前院,拉了几个师兄弟过来,弄了些热水,给信守道士洗吧洗吧,擦了一擦,弄干净了,这才搬到信守道士屋里,平放在床上,等着镇元老道去处置。

    镇元老道走到床前一看,信守道士跟死了似的躺在那一动不动。他自己也是心里一惊,“难不成下手太重?”想到这,赶紧伸手到信守道士鼻前探了探,热气一阵一阵的从信守道士鼻子里呼出来。再伸出食指中指,探探脖子上的大动脉,心血搏动正常,他这才放了心,知道不过是晕了而已。

    镇元老道从怀里先弄出个小小青花瓷瓶,打开倒出两粒药丸,交给小道士,“用温水化开,给你师傅灌下去。”小道士双手捧了这两粒药丸,化药去了。

    镇元老道再从自己的背筐里,翻找了一番,找出一套灸针来,取了几根银针,将信守道士扶起,嘴里喃喃的道:“你被吓傻了,我来给你镇定心神,往后这胆子得大一点儿,别啥玩意都害怕。”一边说着,一边一根根银针长长短短的往信守道士脑袋上扎。

    等小道士捧着个破碗返回来时,信守道士满头都是银针跟个刺猬似的,到把小道士又吓了一跳。不过小道士虽傻,但也知道银针扎在身上是用来治病的,所以并没有大呼小叫,而是问镇元老道这药该怎么办。

    镇元老道坐到床上,将信守道士扶起,伸手在他下巴上揉捏了一回,下巴便打开了,而后小道士缓缓将那碗药灌进了信守道士嘴里。

    针也扎了,药业灌了,信守道士依然没醒。小道士有些着急,望着镇元老道,“这怎么还没醒。”

    “急什么?”老道将信守道士放下,自顾自站起来转身望向一旁看着的老和尚和小丫头,十分自信的道:“我老道不但修道,这国医一学,也是有些造诣,我这师侄,乃是受到过度之惊吓,得了失心疯的病症。我用药震住他的心脉,使得邪气不侵,再施以银针,通关过穴,打通他脑中纠结的经脉,理顺其脑中先天气息,收拢紊乱的理智,相信等他醒了来,自然能够......”

    话还没说完,只听身后哇的一声,一股腥臭难当的味道便冒了出来。小丫头第一个掩鼻蹦出了房间,其余道士也都跟着退了出去,这味儿实在太重。

    房里只剩下小道士勉强还站在镇元老道身旁,后头老和尚也没动。

    原来这针药果然厉害,信守道士居然立刻就醒了,而且还翻江倒海的吐了一床一地,将吃的猪食,统统给吐了出来,直到吐出酸水,再吐不出什么东西来,信守道士才一抹嘴巴,晕乎乎的说了句:“难受死了,我这是在阴朝地府了么?”而后虚脱没力的又躺了下去。

    小道士一听这话,十分欣喜,虽说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但是却极清楚,看样子这信守道士应该不疯魔了。

    镇元老道十分得意的微微一笑,吩咐道:“让他躺着,你们收拾了这些污秽,过一个钟头,我来收针,然后你们再给他熬些清淡的稀粥喝了,等他能起来,叫他到外头来见我。”

    说完,他转身领着老和尚和小丫头,走到三清道殿上,寻了椅子,坐下歇息。那帮道士们看他露了这么一手绝活,都十分震惊佩服,居然把疯了两个多月的信守道士给治好了,这不是活神仙么?

    至此那些闲散道士们这才深信这位老道乃是他们的祖师爷,于是开始上茶的上茶,造饭的造饭,要接待祖师爷和贵客。

    一个钟头之后,镇元老道回到信守道士房里,将信守道士头上的针一根根收了回来,等针收完了,信守道士也再次睁开了眼睛,看了一阵,认清了人,眼泪便涌出来了,“小师叔,你可来了。”说完,居然哇哇大哭起来。镇元老道十分恼烦,想要呵斥,但是看着他那可怜模样,皱眉摇了摇头,“你先歇着,等下午好些再来跟我说话,我有事要问你。”

    信守道士听话的躺下,接着歇息。一边歇息,一边问小道士自己过往的事情。那小道士也是十分蠢笨,居然一点也不隐晦,将信守道士疯魔之状绘声绘色的说给他自己听。

    信守听得满脸羞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下午信守羞愤不肯见人,故而拖拉着装病不愿意出房门,等到傍晚时分,镇元老道实在等不得了,赶着小道士进房把信守道士给拉了出来。秦时明月之为你倾心

    镇元老道坐在椅上,信守道士垂首低眉的站在他跟前,十分羞愧,不好意思抬头看人。那些弟子们看他模样,都在下头窃笑。

    “我问你,你怎么就弄疯魔了?是被什么吓的么?”

    “禀告小师叔知道,我,我是被僵尸吓的。”信守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答道。

    镇元道士听了这话,眼睛一亮,老和尚也跟着坐直了身子。

    “什么样的僵尸?”

    “和往常传说的相仿,着清朝衣裳,青面獠牙,要吃人血。”

    镇元老道听了,眉头又皱起来。老和尚也摇了摇头,嘴里还念叨“不对啊!”。

    “僵尸抓你,那你怎么还能跑回来?”

    “当时有两个人,我一个,还有下头村的刘猎户一个。两人那晚正在大石下避雨,那僵尸就冒雨来了,将我二人堵在石下的豁口里。雷鸣闪电之下,那僵尸看着极其吓人,我吓得动弹不得。刘猎户冲上去想要赶开僵尸,拼出一条逃命的路来。可惜他能耐不够,反被僵尸抓住,一口咬住脖子,我当时吓得魂不附体,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劲,就没命的跑了,而后的事情,我便不记得了,依稀仿佛是跑到了观后的竹林,循着路径回了道观,吓得厉害,我的神智就不大清楚了。”

    说完,信守道士回头问小道士,“那刘猎户怎么样了?”

    小道士摇头,“死了,前些时候山下的警员和政府的人,上来抬了他的尸身下山,听说血都被吸干了。”

    信守道士听了,脸上并无同情之色,只是后怕当时的险境,还暗自庆幸,想着他自己要是晚逃了一步,那干尸就是他了。

    镇元老道又道,“我再问你,这上头观初建,就是为了镇压僵尸邪祟,你既然做了这里观主,不但降不得僵尸,怎么反被僵尸给吓疯了?”

    “小师叔,当年龙虎山道庭派了一群高人下山来降妖除魔,那也是损失惨重,我一个人孤掌难鸣,如何降服僵尸?再说我半路修行,道行浅薄,比不得师叔您,自小修道,法力高强。我也是没法子,您看我们这这几块料,能成什么事儿?”

    镇元老道听了这话,知道也是实情,有气没出发,于是换个话题,“那当年祖师爷们收妖除魔的传记和斩尸剑何在?”

    信守道士听了这话,呵呵一笑,伸手指着三清道祖头顶的横梁,“这不在那么?”说着抬头一看,那横梁上空空如也,信守道士当时就傻在那儿了。

    呆了半天,这才缓过劲来,“这,这,笨徒弟,这咋回事儿啊?”

    蠢呆小道士听师傅叫,走上前两步,“师傅,什么咋回事儿?”

    “这三清道祖头上那横梁,看见没?横梁上有个布袋装着个盒子,那盒子哪去了?”

    “哦,那个啊,被省里来的专家拿去了。”小道士巴拉巴拉的将专家组来访的情形仔细说了一遍,最后还从身上掏出一把百元大钞,递给信守道士看,“他们拿了东西走,不好意思,还给了我这么许多钱做补偿,这个大钱,可值钱了,下山能换好多东西。”

    信守道士听了这话,那个气啊,一手抓过徒弟手里的钱,塞进自己身上衣服袋子里,而后反手就给了小道士两巴掌,“混账东西,那宝贝东西能卖么?就算要卖,也不能只卖这么点吧?”

    “放屁!”镇元老道被这钻进钱眼的师徒两个气得不行,“真是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都是混账东西,这祖师爷留下的宝贝,多少钱也不能卖啊!一个个的不肖徒孙。”镇元老道将信守道士又臭骂了一顿,骂消停了,这才回头对老和尚道,“那两家伙来此的目的果然和我们一样,只是这两家伙也太不厚道了,居然骗人宝贝。”

    老和尚呵呵一笑,没有接嘴。

    小丫头可没那么老实,“就算不拿走,留在这里,就这几块料,也没什么用处。只是可惜,拿了那斩尸剑走,还是折损了一人。”这话说得信守的老脸更是红如猪血,但是知道那丫头和小师叔的关系非同一般,故而也不敢顶嘴。

    小丫头这话叫镇元老道心里也咯噔了一下,那两老家伙把这上头观的看家宝贝都拿了去,还没降住那僵尸,这回真是一场硬仗躲不过去。

    (满20万字了,如果有看的读者,那对不住了,要上架了,想给孩子赚个奶粉钱,不知道通篇文能赚来一袋不?呵呵。)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粗文浅字的小说重返人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重返人途最新章节重返人途全文阅读重返人途5200重返人途无弹窗重返人途txt下载重返人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粗文浅字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