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5 危急

本章节来自于 重返人途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0/
    “天井”里除了正在“角斗”的关云和柳树丫以外,其余所有人都仰头循声向上望去。

    那“人”站在形成“一线天”的巨大岩石的顶端,居高临下,仿佛秃鹫在注视着猎物一般注视着“天井”里的众人。准确的说,它应该是在观察天井里的所有人,在寻找最容易被攻击的猎物。

    而后,那“秃鹫”化身成一只硕大的“蝙蝠”,只见它双手抓住黑袍袖,仿佛展开了“双翼”一般,从岩石顶上滑翔了下来,目标直冲山宝。

    山宝看这发出鬼笑的“鬼怪”居然朝自己冲来,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腿脚僵住,都忘了逃窜。他原本不是胆小之人,但是毕竟自幼在山中长大,对山中的鬼怪故事十分熟稔,对这山间的鬼怪存着一份刻入骨髓的惧意。若是此刻冲向他的是一头猛虎,或许他都能冷静想法子抗拒躲避,但是此刻冲过来的是一只活生生的“鬼怪”,山宝早已经吓破了胆,哪里还记得该如何躲避。

    还是离他最近的温深见状反应极快,变魔术似的挥手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几个健步冲到山宝跟前,一掌将山宝推开,同时手里软剑不停,刷刷刷的就对着天上飞下来的那东西划了过去。这软剑便是温深身上迷藏的防身利器。

    来袭的那东西也是极其鬼魅,在半空中看温深的剑锋凌厉,居然将黑袍一转,整个人临空毫无借力的情况下,居然凭借气流转换,斜刺刺飞了出去,转而冲向宋伟仁。

    这回温深隔得远,顾不上了,只能喊道:“宋博小心。”

    连番变故,叫宋伟仁十分震惊,但是毕竟他也是在深山老林里和猛兽周旋过的。这时他已经恢复了七成的冷静。

    看那“大蝙蝠”从空中“射”过来时,宋伟仁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将手里的麻醉枪对着对方扣动了扳机。

    一支麻醉针呼啸而去。

    宋伟仁对这麻醉枪依旧信任。虽说麻醉针不能杀人,但是叫人躺下不动的功效却和杀人利器无二。尽管刚才在柳树丫身上失了效,但宋伟仁不信这针对所有人都无效。再说这也是他身上最强的反击武器,除了麻醉针,他根本没带任何其他的防身之物了。

    或许是看那支麻醉针来势凶猛,空中的“大蝙蝠”黑袍展合之间,又在空中变换了身形和方向,居然冲向了倚在岩壁上休整的李思广。

    瞬息之间,这东西在空中连续滑翔急转,先后攻击了三人,身手可谓鬼魅至极。

    不过李思广和山宝、宋伟仁相比完全不同。

    他从第一眼看见这东西就知道来的是什么。跟这东西打了一辈子交道,李思广很清楚怎么对付这家伙,是以根本没有半分惧意。

    所以他不慌不忙,只是身手到怀里,抽出了从上头观拿来的短剑。当时上头观那盒子连同草纸笔记给了温深,李思广喜欢那短剑,就留在了身边,没打算再上交。这回也随身带了来。温深看李思广欢喜那匕首,也无所谓,就由着他高兴,任其拿去。

    此时此刻,李思广抽出匕首,握在掌中,却并不动作,瞪着那只“大蝙蝠”等它过来。

    果然空中的大蝙蝠见李思广不动,以为他好对付,于是并没有再次变动身形,而是伸出了两只惨白的手,张开暗红的双唇,露出带着腥臭的猩红舌头和四枚獠牙。直接向李思广扑了过来,那张白脸上的血红臭嘴准确的对着李思广的颈部大动脉就下来了。

    李思广看着这东西丑恶恐怖的形态,耗不在乎,反而微微发出带着嘲讽的笑意,他心中默想:“你还能有些别的招么?”

    李思广在战略上是相当藐视这东西的,但是在战术上,却丝毫也不马虎。等那东西靠得足够近的时候,李思广突然出手,匕首对着那怪物的心脏位置就刺了过去。

    这一手稳、准、狠、辣,且根本不在乎那东西张开的利嘴獠牙。下手十分老道熟练,且是个鱼死网破的拼命动作。和拿东西长期打交道让李思广知道,若是你能拼出命去,那东西断然不敢跟你拼命。因为活得越久的东西,就越惜命。

    眼看着匕首就要朝那东西的心脏扎去,那东西并没有束手待毙,更没有鱼死网破。但是它在这最危急的时刻,也展现出了超常的能力。原本伸向李思广双肩的惨白手爪,忽然一合,居然抓住了李思广刺出的匕首锋刃,而后借助这力道,刹住前冲的上身,同时下身继续前冲,最后双脚蹬在了李思广的胸口上,然后借力如飞箭一般向后上方激射而去。

    就在那“大蝙蝠”的手爪抓住李思广匕首的那一刹那,匕首割破了那怪物手上的皮肉,怪物血液流到匕首上,不知什么缘故,居然使得匕首上光芒大作,仿佛一只小太阳一般。那酷似阳光的炙热光线让那怪物惨声大叫,伴随着叫声,猛的往半山腰冲去。

    怪物飞在半空的时候,再次展开黑袍“双翼”,鬼魅般往山峰飞游而去,在半山腰处一颗大树的树顶停下,直直的站在那,愤怒而又恐惧的瞪着崖下这一方天井内的几人,如同受惊的飞鸟一般。它十分不能理解刚才发生的事情。一号特工

    击退怪物,却被狠狠踹了一脚的李思广这回彻底爬不起来了。如果说刚才柳树丫那一推一撞只是伤了他的皮肉,那现在这怪物的一脚,则真的是伤筋动骨了。毕竟年岁不饶人,老李头年纪大了,骨骼都疏松了,经不得这一踹之力,居然折了几根肋骨,同时口鼻中也喷出若干鲜血。

    这老头躺靠在岩石上,胸口剧痛无比,再也站不住脚,滑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还紧紧拽着匕首,咬牙切齿忍痛骂道,“娘的,轻敌了,这东西比老子想的厉害些。”他躺坐在那,看着正和柳树丫对峙的关云,想着身上的重伤和半山腰的怪物,心中十分担心。于此同时,他看见关云的脸上也露出了焦虑之色。

    温深已经窜了过来,扶着李思广的肩头,急声问道,“老李,你怎么样?”

    李思广咬着牙,摇摇头,短时间内再也说不出话来。

    山宝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战战兢兢的挪到李思广身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宋伟仁此刻依然站在山岩“一线天”的入口前,望着山腰上的怪物,惊惧的同时,居然还在思考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只是一边想着,他的麻醉枪也准确的瞄着那东西,提防它时刻可能再次窜下来攻击同伴。

    温深给李思广简洁明快的检查了一下伤势,知道伤得不轻,查出断了哪几根肋骨。他赶紧做了一下简单处理,从身上找出些外敷内服的药物,都给李思广用上了。这时候山宝也恢复了些理智,七手八脚的从身上弄出些草药,说是上好的治伤药材。温深见了,也不管药物之间是否有冲突,一股脑叫山宝嚼烂了给李思广用上。此时温深已经慌了手脚,只想救回李思广一条性命便好。

    处理完李思广之后,李思广勉力的挣扎着对温深说了句“老关!”。他是提醒温深,在这危急时刻,要想法子把僵持不下的关云给解放出来。

    温深转头望向场中的关云和柳树丫,两人依然在那对垒,不分上下。

    此时两人的斗力到了白热化的境地,都使出了浑身的力道,相抗之力何止千斤?若有一方败了,那轻则手臂脱臼折断,重则性命不保。是以哪一方都不可能轻易退出僵局。

    温深越看他们两越焦急,生怕关云再受伤,那专家组就更麻烦了。但是一时半会儿,他却又没有什么好法子能解开两人。

    温深还怕山腰上那虎视眈眈的东西,若是和柳树丫一伙,那肯定会乘隙偷袭关云,关云此时毫无防备之力,定然腹背受敌,身受重伤。

    想到这里,温深突然灵机一动,“都到了这个时候,没法子只能用这下作手段了。”他生怕那山腰怪物偷袭关云,却提醒了自己,可以先下手为强,抢先袭击柳树丫,让其卸力,从而助关云脱困。

    温深知道这法子非正人君子当所为,他这么办了,关云自己都不见得会感激他。但是此时此刻,危急关头,自己身为专家组组长,必须想法子保全一组人的性命。非常时期,只能行非常之事了。“若是那小子和怪物不是一伙,且受了重伤,那我事后一定想法子全力去救治他便是了。”

    想到这里,温深起身,捏紧拳头,挥剑朝柳树丫走去。

    还没走出两步,似乎半山腰的那怪物看出了他的意图,突然一声长啸,在半山腰上腾空飞起,再次朝天井中极速俯冲了下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东西吸引了过去,仰头望向那东西。

    宋伟仁被那怪物的一声长啸,吓得心中一颤,手上一紧,居然连续扣动了几次扳机,射出了四、五支麻醉针,将枪膛里的麻醉针给用完了。但是那怪物还在半空,远没到这麻醉枪的射程,所以那些麻醉针都在飞到射程极限之后,转而落向了地面,半点用处也没有。

    怪物飞身在半空,也看不出袭击目标到底是谁,温深一心想保住拥有较强战力的关云,所以他再没心思偷袭柳树丫,而是挺剑护在了关云身后。

    此刻人人自危,如临大敌。躺在那恼怒的看着半空的李思广挣扎着想要起身,奈何伤势太重,白白吐了几口鲜血,却没能动弹,所以他只得将手中的匕首交给山宝,断续吩咐道:“给......宋、宋博士......送去,他的麻醉枪,枪,没用。”说这句话,也废了他老大的力气。

    但是再次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山宝,虽然接过了匕首,麻木坚硬的站起身来,两脚却仿佛灌了铅一般,半天也动不得一步。

    李思广心中焦急,催了一声“快啊,”而后,他转眼望向宋伟仁。这一望不要紧,却把他给惊得魂不附体。

    他原本不得安宁的心绪,被这一眼闹得更加如狂海怒潮般激荡不安。“这挨千刀的死东西,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跑出来?宋伟仁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粗文浅字的小说重返人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重返人途最新章节重返人途全文阅读重返人途5200重返人途无弹窗重返人途txt下载重返人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粗文浅字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