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6 以毒攻毒

本章节来自于 重返人途 http://www.zilang.net/245/245940/
    26以毒攻毒

    老道士胡吹海侃了半天,最后居然忽悠得赵大亮要他带人进恶狼谷找赵二牛。

    这真是错从口出,言多必失。老道士都想扇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心里暗骂自己:“这多嘴的毛病怎么就老改不了?”

    “赵村长,你,你,你也别太激动咯。我这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能跟这些豺狼虎豹、妖孽僵尸斗上一斗。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你说是不是?就我一个人哪能扛得住恶狼谷里到处都是的恶狼呢?所以,我说找村长,你就节哀顺变,认命了吧。”

    “不行,我可以陪你去,还有。。。。”赵大亮说话声变得有些乖戾,发赤的目光转向刘猎户。

    刘猎户赶紧摆手,“别找我,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你还是请道爷多想想法子吧。”

    赵大亮看刘猎户不肯去,顿时黯然失色,转脸又望向老道士,老道士耸了耸肩,两手一摊,“哎,这就真是爱莫能助了。”

    赵大亮抬头望向其他人,个个低头不语,神色恐慌。

    他知道这回是真没希望了,他儿子从今往后,别说人不能活着回来,连尸骨都没了,就算想给孩子起个坟,也只能是衣冠冢了。

    想到这儿,赵大村长忍不住悲从中来,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这口血出来的同时,一股子邪气也跟着就顺进他心里去了,猛的就患上了失心疯。

    这可把众人吓了一大跳,赵大亮媳妇更是吓得哭喊不已,她自家孩子没了不说,这回还搭上了她男人,是人都受不住这打击。

    赵大亮虽然口中喷血,但这疯病来了,却又叫他亢奋起来。

    疯癫病人,照其行为不同,又分为多种。一种是文疯子,神志不清,胡扯乱道,行为失控,却不动手打人,实则此乃是忧郁之症;又一种是武疯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骂人打人,动起手来,亲爹老娘都不认得,手上拿起菜刀就敢往下砍,砍死人也不用偿命。这个其实叫做狂躁症。还有一种介于两者之间,二者兼备,唤做双向性情感障碍,平时忧郁压抑,被惹急了,就发狂动手。

    此外,从发病时间来看,又有两种,一种是短暂性的疯魔病症,一种是长年不治的类型。而前者往往都是因为短时间内受到重大打击之后产生的结果,可以恢复。

    此外病症也有神智半清半楚,或者全然不清不楚的。

    赵大亮此刻深受丧子之痛。平时他这人做惯了村长,又极为强势,哪里受过这样的打击?因此悲恨交加的同时,就患上了这突发性的,短期的,半清半楚的失心疯。

    只见他双目圆整,怒气冲冲的冲着大伙嚷嚷,“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在这里作祟,老子今天就要打死你们。”嚷完,举起拳头来,就要去打老道,老道吓的不行,左右的人见状赶紧将赵大亮一把抱住。

    老道不明就里,还在解释,“赵村长,我不是妖魔鬼怪,我是降妖除魔的老道啊。”

    “老道?”赵大亮对着这倒霉催的信守老道继续骂道:“我打的就是你这个老道士,跑到我们村子里来,骗吃骗喝,偏了我几千块钱,还搭上我儿子性命,你也别想活着回去,老子打死你。”一边说着,一边就往老道士那边冲去。

    抓住赵大亮的人死命的搂着赵大亮,但是架不住这疯魔症发作的人,力气巨大无比,看看就要挣脱了开去。

    一边的刘猎户见状,心里还觉得解气好笑,“你这赵大亮,居然疯了,实在可笑。更有意思的是,这疯不疯的半中间还说句明白话。活该你们闹腾。我可不陪了。”

    想到这里,刘猎户就起身偷偷往门外摸去。

    但是还没走到门口,也不知道怎么着,就被赵大亮给看见了,“你别走,你这僵尸,要蹦到哪里去,我这就抓了你,拿去恶狼谷换我儿子。”

    最后一个字蹦出嘴巴的时候,赵大亮居然就挣脱了旁人的手,转脸对着刘猎户就冲了过去。

    赵大亮虽然心里糊涂了,但是他起先清楚的时候一直对刘猎户心存疑虑,知道他心术不好。故而此刻虽然发了疯病,但是心下还是有一点清明,故而才将刘猎户看成一个妖魔鬼怪,要跟他拼命。

    大伙一个没抓住,赵大亮就冲到了刘猎户身上。抓住刘猎户手脚并用。要是平时,赵大亮肯定不是刘猎户对手,毕竟年岁大了。但是此刻发疯乱来,弄得刘猎户倒是只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而且当着众人,也不好对一个疯子下手。

    旁人见状,怕闹出人命,赶紧上前七手八脚扯住赵大亮,将他按在地上,另外赶紧又叫人拿来绳索将赵大亮绑了,压在地上。

    这个时候,村长也疯了,村委会里的其他人都没什么主见,平时都是听赵大亮的。此刻群龙无首,也都乱了方寸,居然都拉着刘猎户和老道士,不让他们走,要他们给想办法,出主意。“刘猎户,这,这事情闹得,村长都这样了,二牛和山宝又不知死活,你对这山里熟悉,帮忙想个法子吧。”一个村里的小干部对刘猎户道。

    “道长,您道法高强,好歹想个办法,怎么处置这烂摊子。”另一个对老道士说道。

    刘猎户见状急着想走,但是村委会的人就像赖上他一样,将他还看成了个首脑人物。赵大亮媳妇也凑过来,期期艾艾的求着刘猎户和老道士救命。

    刘猎户被缠得烦了,一屁股坐在了院里的石头上,“我有啥办法?总不能叫我也去送死吧?依我看,大伙都弃了这村子,下山到镇里去过日子吧。谁吃饱了没事儿敢和僵尸狼群斗啊?我能想出啥子办法?”我是巅峰BOSS

    正当大伙都意志消沉,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老道士嘴痒又发痒了,忍不住就要出来说个馊主意,以宣示他的存在感。“诶,咳咳,这个,大家都不要焦急,不要急嘛,我这里到有个办法。”

    大伙突然听见老道士这么一说,都觉得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都围拢了上来。

    只有刘猎户对这老道士恨得牙痒痒,心想,“你这没用的东西,又要搞什么幺蛾子?都被裹成了个粽子,还不肯安宁老实。活该你迟早被狼群吃了,被僵尸吸干你的血去才好。”奈何刘猎户被众人围住了,没法子溜得出去,只能跟着大伙,听听老道士要讲些什么。

    老道士看大伙都围着他,用一种崇敬的眼神看着他,十分得意。

    他心里明白,原本只有刘猎户和赵大亮知道这老道士不中用,而今赵大亮已经疯魔了,只有刘猎户晓得他的底细,但是刘猎户和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定然不会出卖了他。所以老道士有恃无恐。

    “是这么回事,我当时答应来降妖除魔,也是做了一番功课的。我有一个法子,能防止僵尸作祟,说不定还能以毒攻毒,叫僵尸去跟恶狼相斗,也算为这村子,除了一害。”

    众人听了,都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叫僵尸跟恶狼打架?这老道士有这么大的本事?

    老道士的想法太过“超前”,在场所有的人都难以接受,就连刘猎户都大跌眼镜,心里暗骂,“这老道士是被吓糊涂了吧?”

    老道士看大伙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不但心里不慌,居然还更加得意,“怎么?你们不信?”

    大伙都摇摇头。

    “嘿嘿,你们是有所不知,我说这话,还是有些依据的。当日我被狼群追赶的时候,就是那僵尸把狼群给吓跑了。所以我说可以以毒攻毒,用僵尸来对付狼群。如此这般,说不定还能请僵尸进恶狼谷,救出赵家侄子,或者至少带出他的遗骸。”

    老道士说的言之凿凿,但是众人还是不信。

    “‘请僵尸’?道长,你不会是被狼爪伤了,得了狂犬病呢吧?照你话说,那僵尸是你们家的座上宾?你想请就能请得来?”刘猎户嗤笑道。

    “刘猎户,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在老祖宗的典籍里查到了以活人供奉山魈神魔的法子,用此法,或可叫僵尸跟咱们合作。”老道士摇头摆尾的说道。

    刘猎户听了这话,心里就一惊,“这老道士,真是没轻没重,居然还惦记着用活人供奉妖魔的事情,这不是堕入邪教的做法么?这是要闹出人命的。”

    但是想到“闹出人命”这四个字,刘猎户就想起了赵二牛,他当时踹赵二牛下树的做法,和今日老道士想出的事情,岂不是如出一辙?

    这人犯了邪气,就很难再控制自己,做了初一,还要做十五。刘猎户想起自己已经叫一个人送命了,突然间就觉得不在乎再死一个。而且他甚至还觉得这个事情,似乎十分血腥有趣,所以刘猎户干脆就不再开口反驳老道了。

    但是其余人听了这“活人供奉山魈神魔”的话,也都是心中发寒。

    “道长,你说的这法子,恐怕行不通啊。”一个村委会的干部说道。“这法子,得害死人啊。谁家的人愿意送去献祭,被僵尸给吃了?而且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干这样的事情啊。”

    村里最年长的康老爷子也开腔了,“是啊,道长。你说的这个法子,早年间,我也听我家祖上说过类似的事情,每逢天干闹旱魃,或大雨闹山洪的时候,就会用活人去祭祀旱魃或者水龙王还有山神。但是那些法子啊,有时候有用,有时候没用,活活弄死了许多人。造孽啊。我们村的老祖宗很早就立下了规矩,不能用杀生伤人的法子来求这不可得的带着血腥的平安呐。”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纷纷议论起这事情来。都觉得这法子,实在有些残忍,不忍做这伤人的勾当。

    老道士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怔,一心想着要试试这法子灵不灵。之前的法事,叫他灰头土脸,他想用这法子来扳回颜面,顺带着将那尾款给结了。

    所以老道士装模作样的怒道,“既然这样,你们都不诚心除害,那也就算了。这里的事情,我都办完了,也该回道观享享清福了。”说着,就作势要走。

    众人哪里能叫他走了?都拉住他,不肯放行。

    老道士呵斥众人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走又不让我走,留着我又不照着我的话去做,要我在此地何用?”

    一个村干部带着央求的语气道,“道长,您就行行好,帮帮我们吧,想想可还有其他的法子么?”

    “没有法子,就这一个,你们看着办。”老道士双手一摊,一屁股坐在一张院里的椅子上,闭上双目,运气打坐。实则他心里在祷告,“千万他们得按照我老道的法子办,不然这尾款拿不着啊。”

    村民们十分为难,不知这事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僵持不下之时,忽然赵大亮媳妇流着泪,开口说道,“就按着道长的意思办,我愿意去。”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粗文浅字的小说重返人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重返人途最新章节重返人途全文阅读重返人途5200重返人途无弹窗重返人途txt下载重返人途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粗文浅字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