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9.第39章 信鹏

本章节来自于 风雨炼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31/
    信鹏被关在官府大牢,没吃没喝,身上铁链依旧缠身。

    第二天,常世鹏的伤势有一些好转,便来到官府巡视。

    官老爷见到常世鹏很是恭维,一副孙子样。

    “大将军,有何吩咐您尽管说,下官会妥善安排。”

    常世鹏没理会,走到大牢。

    见信鹏被牢牢捆住,常世鹏走近信鹏,用剑拖着信鹏下巴。

    “死臭佬,再打我啊?”常世鹏鄙视信鹏说。

    信鹏愤怒地盯着常世鹏,眼神异常凶狠;常世鹏见信鹏这样看着自己,内心火气一下大了起来,拿着长剑刺向信鹏的耳朵部位,信鹏的整个耳朵被挑起,连着脸颊的肉。

    信鹏疼的哀嚎起来,常世鹏看着信鹏哀嚎哈哈大笑。

    “等着,好戏在后头呢。”说罢,常世鹏转身大笑离去。

    “我回去休息了,你们好生伺候那个大个子,知道了吗?”常世鹏用手指点了点牢头的胸口,牢头明白常世鹏说的是反话。

    牢头来到信鹏的牢房,见信鹏满头大汗晕了过去,便拿起凉水泼向信鹏脑袋,信鹏被凉水一激,缓慢睁开眼睛。

    还没等信鹏完全睁开眼睛,牢头拿起铁铲扇了信鹏一个耳光,信鹏哼唧两声;见信鹏没什么太大反应,牢头拿着木棍狠敲信鹏的头,直到把信鹏敲的失去意识才离开。

    过了晌午,常世鹏悠闲地又来到大牢,想看看信鹏的狼狈样子。

    走近信鹏,见信鹏在昏睡,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常世鹏心里很是不爽。

    “牢头?牢头?”常世鹏大声喊。

    “来了,来了!大将军有何吩咐?”牢头屁颠颠地躬身跑来。

    “我让你好生伺候他,你就让他睡大觉?”常世鹏指着牢头鼻子问。

    “哎呦!大将军,我拿棍子把他打晕了都,不信您看他啊!”牢头唯唯诺诺。

    常世鹏走近信鹏观察了一下,确实是在昏迷,不过常世鹏发现哪里有些不对,仔细琢磨观察,常世鹏惊声呼喊起来:“他的伤呢?耳朵的伤怎么没了?是不是你给他治伤了?”常世鹏抓起牢头的衣领,像提着兔子一样质问牢头。

    “没,没,没有啊!卑职哪敢给他治伤啊!”牢头失声求饶。

    “那怎么回事?我明明把他脸颊的肉连着耳朵挑起了,伤呢?怎么没了?”常世鹏扇了牢头一巴掌。

    “我,我,我,卑职真不知道啊,大将军饶命啊!”牢头跪下求饶。

    常世鹏踢了牢头胸口一个闷脚,拔出剑刺向信鹏的面部,信鹏被刺的惊醒过来,疼痛感再次让信鹏哼唧起来。常世鹏见信鹏露出痛苦的表情,面露喜色。

    “你不是很厉害吗?恩?不是能打吗?”常世鹏抓着信鹏的脑袋敲打一拳。

    松开信鹏,常世鹏在牢头转肉步。“你能打,可你斗不过我,我想让你被刺死,你绝不能被绞死。”常世鹏发了疯似的自言自语,身体做着恶狠狠地动作。

    常世鹏转了几圈,又抓住信鹏的脑袋狠狠扇了十几个耳光,信鹏哼哼唧唧已经麻木了。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敢让我在百姓面前出丑,恩?”常世鹏丧心病狂地呼喊信鹏,在旁边的牢头被吓的浑身发抖。

    喊着喊着,常世鹏的伤势复发,噗哧一声,吐出一口瘀血。常世鹏捂着胸口趴在地上。

    牢头见常世鹏趴在地上,急忙出去喊人,把常世鹏抬回苏家。收继婚

    信鹏一直没有饮水,喉咙干似柴火,痛苦地呻吟着,呻吟声回荡整个牢房,就像被囚禁的猛兽一般,所有犯人都胆战心惊。

    第二天,常世鹏又来到牢房,进来直接朝着信鹏脑袋打了数拳,信鹏依旧痛苦呻吟着。

    常世鹏发现信鹏脸上的伤口又不见了,便又呼牢头进来。

    “你是不是耍我?恩?他脸上的伤怎么又没了?”常世鹏掐着牢头的脖子。

    “大,大,大人!小的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牢头吓得面容失色。

    “难道他能自己愈合?”常世鹏疑惑地说。

    “有这种可能,卑职发誓,真的没有给他医治过伤口,就算医治也不能好的这么快啊,您说是不是!”牢头看着常世鹏说。

    常世鹏沉思了一会,拔出剑刺向信鹏的喉咙;信鹏痛苦地嘶吼了一声昏死过去,常世鹏把手指探到信鹏鼻子下面,试了试呼吸,还有气。

    “我要在这里看看,他的伤口到底怎么回事。”常世鹏微笑说。

    “好,卑职去给大将军拿座椅和茶水。”牢头说罢下去了。

    常世鹏紧紧盯着信鹏的喉咙,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信鹏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人也逐渐醒来。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现象,常世鹏吓得流着满头大汗,缓慢从椅子上起来,向后退了几步。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怪事!”常世鹏自言自语。

    走近信鹏,常世鹏盯着信鹏的脸,仔细端详信鹏的脸颊,就在常世鹏凑到信鹏很近位置的时候,信鹏突然睁开眼睛,一口将常世鹏的耳朵咬住。

    常世鹏被信鹏咬的嗷嗷乱叫,信鹏下着死口,用力撕扯常世鹏的耳朵,常世鹏双手胡乱抓着信鹏,撕扯信鹏的面部。

    常世鹏发出尖声呼救,所有牢卒跑了过来,还没等牢卒进到牢房里,信鹏咬紧牙关,常世鹏用力向自己的方向拽着耳朵,信鹏使劲用力,将常世鹏的耳朵撕扯下来。

    腹中饥渴的信鹏咀嚼着常世鹏耳朵,发出嘎巴嘎巴的脆骨声,常世鹏捂着耳朵在牢里痛苦挣扎。

    “杀,杀了他。”常世鹏呼喊着。

    信鹏一边咀嚼常世鹏的耳朵,一边怒目常世鹏,露出挑衅般的表情。

    牢卒给常世鹏简单包扎了一下,常世鹏气急败坏,下令把信鹏拖到城楼上,要当众处死信鹏。

    十几个人拖拽绑着信鹏的铁链,一路拉拽把信鹏拽到城楼上。

    官兵在城楼上支起一个架子,把信鹏悬空吊在架子上;常世鹏站在城楼上,挥舞手中的长剑,做着处刑的架势。

    城里官兵敲锣打鼓聚集民众,整个京城百姓一大半都来看热闹,等到城楼下人群挤满的时候,常世鹏高声呼喊:“今日吾将这个扰乱百姓的重犯处以砍头刑法,所有人引以为戒。”

    信鹏的脖子被绳索吊着,已经快到窒息;这时候,常世鹏见人来的差不多了,便挥起手中的长剑。

    第一下没有砍断信鹏的脖子,信鹏露出脖子的骨头痛苦呻吟着,整个身体奋力挣扎;第二下又没有砍断信鹏的脖子,常世鹏气急败坏,“拿斧头来。”常世鹏呼喊着。

    官兵给常世鹏找来斧头,常世鹏抄起斧头对着信鹏的脖子砍了下去,第一下砍掉一半,紧接着又砍了一下,信鹏的整个脖骨被砍断,但是另一侧还留着一些肉,由于信鹏身体被铁链捆着很重,连着头颅的肉随着沉重的身体撕裂开,信鹏的身体咣当一声坠下城楼。

    常世鹏在城楼上举剑高呼,城楼下民众一片哗然。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执年瑾语的小说风雨炼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风雨炼歌最新章节风雨炼歌全文阅读风雨炼歌5200风雨炼歌无弹窗风雨炼歌txt下载风雨炼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执年瑾语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