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8.第8章 苏墨

本章节来自于 风雨炼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31/
    父亲被官府带走后,苏墨闭门不出呆在书房里。他不是躲避,他在思索怎样救父亲。想起婚礼当天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肯定是陈家与官府串通一气,想要平复此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苏墨命令家丁将院子团团围住不留死角的看守,院子里的东西保持原样谁也不准动。苏墨自己呆在书房已经两天两夜了,三位妻子都不敢进去打扰他,苏墨在思考的时候只允许他从小的贴身丫头小玉进来送饭。小玉比苏墨年长两岁,在六岁的时候就被卖进苏家,卖的是死契,从进苏家起就一直留在苏墨身边。苏墨小时候上学堂,小玉就是书童;苏墨在家里,小玉一直贴身照料;苏墨晚上和小玉一起睡觉的时候比他的两个妻子还要多。苏墨从来不会对小玉发脾气,可以说两人更像夫妻,但是小玉的身份太过卑贱,苏老爷不会同意小玉嫁给苏墨。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有夫妻之实无夫妻之名的关系。

    苏墨一筹莫展之际小玉进来送饭。

    小玉一进来苏墨就想抱抱她,这次也不例外。小玉每天就像苏墨的人肉抱枕,娇小的身材只有一米四九,丰满而不胖的身材让苏墨十分喜爱。苏墨拍拍大腿,小玉自觉的坐了上去。苏墨双手抱着小玉的身体,把头埋在小玉的胸部,一只手拖着小玉的臀部向自己的身上挪了一下,小玉的胸部微微的颤了一颤,散发出妙龄少女的香气让苏墨心旷神怡。小玉紧紧的抱着苏墨的头部,脸上泛起红晕。

    “想要解救父亲一定要解开那一桌人是怎样中毒的,一定要找到下毒的人,这个人一定要是陈家的人,如果不是陈家的人就不能抓住陈老贼的尾巴,那样即使找到了下毒的人也无济于事,只要不是陈家的人,陈老贼就有一百种理由开脱。”苏墨抱着小玉自言自语的说。这是老惯例了,苏墨在思考的时候只要抱着小玉思路就会异常的清晰,每次苏墨思考的时候总是自言自语的把心里所想说出来,小玉早已习惯了,所以在苏墨自言自语的时候小玉都是不说话的,小玉要做的就是任苏墨摆布与蹂躏。

    “最怕的就是陈老贼买通的是咱们苏家的内贼!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对质的时候陈老贼就可以完全推脱责任,而且还可能会说这就是苏家人干的。不对,肯定会这么说。只要是苏家人干的那就是父亲的责任,这样父亲的罪名就真的成立了!我还要调查事情的真相吗?”苏墨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怀里蹂躏小玉,这已成了他的习惯!

    苏墨拍了拍小玉的大腿又自言自语的说:“如果我不调查出来是谁下的毒那就默认是父亲的罪行,毕竟事情是在我苏家发生的!”

    就在苏墨一筹莫展之际,猛的拍了一下小玉的臀部,拍的十分响亮,小玉被拍的“啊”了一声。“既然是栽赃嫁祸,我也可以对他们栽赃啊!哼哼哼……”

    苏墨想到了突破口,高兴的抱紧了小玉,从额头到脖子把小玉的脑袋亲了个遍,一个猛烈的公主抱把小玉抱上了床……

    第二天一早,苏墨修了一封书信,命一可靠家丁快马加鞭送了出去。

    另一方面,苏墨派人寻找遇害八人的家属,想要重金给予安抚费。

    在自己家中,苏墨让下人撤掉院子里的酒席。他知道不管查出来是什么人下的毒都无济于事,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与陈老贼对峙到底。

    新婚之夜已经过去三天了,苏墨还没有和小蕾圆房,这让小蕾感到非常的气愤!小蕾走出房间看见苏墨在院子里指示下人干活,碍于颜面她没有找苏墨理论,又折返走回房间。路过苏墨书房的时候她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从苏墨书房走了出来,小蕾见状连忙躲了起来。隐约看见那个人穿着一身布衣,走路像个男的,看这身打扮不像是苏家的人,这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小蕾心中疑惑的想。就在小蕾低头沉思的时候,再一抬头那个人就不见了。小蕾心里害怕,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对苏墨说,想到结婚三天苏墨都没来看过自己,小蕾觉得自己主动去找苏墨说话太失尊严,于是就回房间了。

    苏墨这几日心里一直在想办法救父亲,哪里顾得来小蕾,就连其她两个老婆他都没有看过一次,每在有心事的时候苏墨想到的只有小玉,只有抱着小玉才能让他打开心结。末世圈养之第十九位

    指示下人收拾完院子,苏墨让火房做了些父亲爱吃的饭菜,苏墨提着饭菜去牢房看望父亲。

    到了牢房门口,果不其然狱卒拦住了他,经过一番贿赂成功进了牢房。苏墨见了父亲,只见父亲坐在牢房地上,三日不见憔悴了许多,父亲双目紧闭,一点不失大老爷的风范。

    “爹……”苏墨喊了一声。

    苏老爷张开眼睛,十分淡定的看了苏墨一眼。“来啦……”

    “爹,我给您带来一些您爱吃的饭菜。”看见父亲如此憔悴,苏墨眼眶红润了。

    苏老爷没有理会饭菜,对苏墨说:“孩子……这次我可能出不去了,今后你要把持我苏家产业,万万不可断送了祖上传下来的家业。”

    “父亲为何出此言论?”苏墨担心的说。

    “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孩子啊!为父不能把你牵扯进来,听为父的话,回去做好家业,有什么不懂的管家可以教你,为父会把这次的罪行全部揽下,记住不要记恨任何人,你只要把咱们苏家的家业传承下去就是最大的孝顺。”苏老爷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

    “父亲……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陈老贼为何要陷害你?父亲不必担心,我已经在外面开始打点了,我已经给大哥修了书信,相信大哥一定会回来救您的!”苏墨焦急的对父亲说。

    “你!你怎么能找你大哥呢?这不是给他添麻烦吗?”苏老爷责怪苏墨说。

    “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您快告诉我吧!爹……”苏墨已经急疯了。

    “快滚回去!不要再来见我,如若我刚刚与你说的话你没有记住照做,我就权当没你这个儿子,我死都不会瞑目!”苏老爷非常严厉的对苏墨喊道。

    苏墨知道父亲从来都是说一是一,他再怎么说父亲都不可能告诉他,苏墨只好回家。

    夜晚的牢房阴暗暗的,每隔十几米点燃一根蜡烛,牢房独有的恶臭散发到每一个角落,让人恶心的很。

    苏老爷的牢门前来了一个人。苏老爷只听这个人的脚步声就断定了此人是谁。

    “你终于来了。”苏老爷露出不服输的微笑说。

    “是呀……来了。老朋友坐了牢,我怎么能不来看望呢?”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老爷。

    “你我明争暗斗二十年,这种酸话就不必说了吧?”苏老爷鄙视的看着陈老爷说。

    “好,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你儿子来了吧?你都对你儿子说了什么?”陈老爷语气十分硬。

    “怎么?怕了?你放心,我会把那件事带到棺材里,我还没有老糊涂,我不会把祸端留给自己的孩子。但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我死后你敢对我儿子出手,我义子肯定不会放过你,我早已向我义子交代好了,如果收到我去世的消息,一定要保护好弟弟,如果弟弟也遇害,那就荡平陈家。我相信我义子还是有这个实力的。”苏老爷十分淡定的说。

    陈老爷脸上一抽,丝毫不服输的说:“好,谅你也不敢对你儿子说!我答应你,只要你安心赴刑,我绝对不会动你儿子一根汗毛。哼……”陈老爷说完扬长而去。

    回到家的苏墨满是疑惑,父亲不肯告诉自己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这一定是件大事!如果我知道可能会带来杀身之祸!虽然父亲执意要赴死,但是做儿子的怎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赴死呢!苏墨还是决定要插手此事,他在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要弄个明白。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执年瑾语的小说风雨炼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风雨炼歌最新章节风雨炼歌全文阅读风雨炼歌5200风雨炼歌无弹窗风雨炼歌txt下载风雨炼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执年瑾语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