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7章 南垂坊市

本章节来自于 道门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6/
    三日后,妙音院深处某座古朴的阁楼当中。

    一个身着紫色衣衫的少女正盘坐在床榻之上,那少女面容绝美的让人窒息,不过面色却异常的清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在少女面前,有一只拳头大小的迷你凤凰,那凤凰头顶羽冠,七彩翔尾,一身羽毛更是艳丽至极,正上下飘飞不定。

    不多时,就见到那少女口中发出一个奇怪的音节,与此同时,那七彩凤凰飘飞的姿态陡然一顿,同时双翅一震,眨眼间没入了少女的眉心,在其眉间形成一朵凤凰印记。

    “啾!”

    霎那间,少女猛然睁开了双眼,仰头张嘴,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之音,同时,那眉心的凤凰印记这才缓缓隐若下去。

    再一看那少女的气质,似乎也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原本清冷的神姿,多出了一股空灵之感。

    “终于成了!”

    此时,即便是少女冷若冰霜的面庞也浮现一抹惊喜之色,若是有人在此,定然感叹,所谓一笑倾城,便是形容此番动人妩媚吧。

    ……

    太乙道宫,南垂坊市。此处坊市乃是太乙道宫三大坊市之一,地处东南夹角。

    南垂坊市不算太大,只有纵横数里两条道路,街道两旁不少店铺林立。

    此刻在街道中央,有一身着道袍手拿拂尘的年轻小道正四处游走,犹如闲庭散步一般。

    这小道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墨。

    数日前葛云战败祖念棋之后,东方墨与良子马等人相聚两日,才回到了妙音院。

    从良子马等人口中,东方墨得知宫门有三大坊市,乃是寻常弟子交换物品或是换取灵石的地方,于是第二日便独自来到了距离妙音院最近的南垂坊市转转。

    看着街道两旁除了不少店铺之外,更有不少道宫弟子将物品直接摆放在地上,符箓,丹药,兽皮以及各种材料,应有尽有,只待有眼识之人前来询价。

    而相对于法器等贵重物品,则大多数都在两旁店铺之内。

    看着琳琅满目的林林总总,东方墨却没有驻足查看的意思,而是沿着街道走到了十字路口之后,向左转,于第三间店铺面前停了下来。

    看到店铺的门匾之上有着“百宝斋”三个大字,东方墨点了点头,而后迈步走进了其中。

    这店铺不算太大,其中大多数也是灵兽皮毛,材料等货物。

    看到门口有人进来时,店铺当中一个体态略显憨态的道士笑脸迎了上来。

    那道士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矮胖,有一张大圆脸,细小的眼睛不时闪过一缕精光,给人一种精于算计的之感。

    “这位道友可是需要些什么!”

    看着在店铺当中东张西望的东方墨,胖道士和善的说道。

    “我想要看看储物袋,你这儿可有。”

    东方墨倒是直言不讳。

    闻言,那胖道士眼睛一眯,暗道有大生意来了,连忙道:

    “有有有,本斋各种储物袋应有尽有,就是不知道这位道友需要哪种价位的。”

    “都有哪些价位的!”

    “不瞒道友,本斋储物袋是依据空间大小定价的,半丈空间,则需一百灵石,一丈空间两百灵石…最大的有九丈空间大小,需要七百灵石。”

    “这…贵了点吧!”

    闻言,东方墨不禁皱眉,要知道他身上所有灵石加在一起也才不过二三十块。这还是全部从良子马那批人身上敲下来的用剩下的。

    “道友有所不知,这储物袋至少需要筑基修为的灵兽皮毛制作,因为只有达到筑基期,灵兽体内自成空间,自身的材料兽皮才具备一定的空间属性。”

    “可是同阶的灵兽比起我人族可强大太多,是以一只筑基期修为的灵兽,又怎么能够轻易猎杀,这其中凶险不足为外人道也。而且即便你得到了材料,那后期的制作,可是要耗费相当大的人力和物力,所以,这区区数百灵石,着实不算贵了。”

    胖道士解释道。

    东方墨不禁点了点头,暗道这道士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阁下应该是岳崂山岳道友吧,咳咳…那小道就直言不讳了,实不相瞒,小道乃是葛云葛师兄介绍而来的,葛师兄说过只要报他的名号,这价格……”

    东方墨眼珠子一转,不禁大有深意的看向了那胖道士。

    闻言,那叫岳崂山的胖道士眼睛一眯,不禁上下打量了一番东方墨。

    “不错,在下正是岳崂山,人称岳老三是也,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岳老三开口问道。

    “在下东方墨。”

    “原来是东方师弟,既然是葛师兄介绍来的,这价格方面,自然好说,在原有的基础上,东方师弟只需要给七成的灵石就成了。”岳老三道。

    见此,东方墨不禁点了点头,暗道这葛云的名号果然好用。

    但即便是只要给七成的灵石,那最小的半丈大小的储物袋也要七十颗灵石,他也买不起啊。

    随即东方墨脑海念头飞转,只是微微一顿,这才看向岳老三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见到东方墨有些不明所以的笑容,岳老三反倒有些极不自然。

    “不知岳师兄可有道侣?”

    “这……暂时没有。”

    岳老三不知道东方墨为何提及此事,不过还是如实答道。

    “那不知岳师兄可有心仪之人?”

    东方墨继续问道。

    闻言,即便是岳老三自诩人老成精,也不禁心中大骇,难不成这东方墨是想出卖色相来换取储物袋?再看到东方墨那一脸猥琐的笑意,心中更是觉得自己猜的**不离十,顿时一脸惊恐之色。

    “东方师弟,有…有话直说吧!“

    岳老三额头隐隐见汗。

    “呵呵…不瞒岳师兄,师弟我乃是新进妙音院的弟子,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岳师兄你懂的……”

    东方墨打了个哈哈。

    闻言,岳老三先是一愣,随即本就细小的眼睛再次一眯,看向东方墨时,一张圆脸上由惊恐变成堆满了笑容。

    “原来东方师弟就是前些日子传得沸沸扬扬的,妙音院第三位男弟子,是在下眼拙了。“岳老三拱了拱手。

    “客气客气!“

    东方墨回礼。

    “不知道东方师弟如何认得葛云葛师兄的?“岳老三疑惑道。

    “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其实我不但认识葛师兄,还认识丹脉的良子马师兄,以及器脉的火烨师兄,还有南麓阁的木玄子师兄等人。“

    “原因只是当初我不过是帮了几位师兄一个小忙而已,不想诸位师兄就对在下帮助有加,葛师兄更是专门介绍我来到岳师兄的百宝斋。“

    “哦?不知道是什么忙?“

    岳老三心中隐隐推测,依然好奇道。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岳师兄应该知道我妙音院规矩森严,寻常弟子禁止入内,而我不过是帮几位师兄和院中几位师姐相互传递了几次玉简而已,所以才能承蒙诸位师兄照顾有加。“

    “竟是如此,师弟果然是乐善好施之人。“

    岳老三暗道果然如此,看向东方墨眼睛已经笑得眯了起来。

    “不错,今日和岳师兄可谓一见如故,若是岳师兄有什么忙需要师弟帮的,只要在师弟能力范围之内,尽管直言便是,师弟我也绝不推辞。“

    东方墨拍了拍岳老三的肩膀,呵呵一笑的说道。

    “好说好说,既然师弟是妙音院弟子,那师兄我还真有个事情想要打听,师弟坐下说,待师兄给你泡上一杯灵茶。“

    岳老三转身将东方墨引向了一侧的木桌,一挥手,将木桌上原本的茶具全都收了起来,而是从一旁的格柜上拿出了一只造型古朴的石斛,屈指一弹,一道火光飞射而出,在那石斛之下慢慢温煮,不过半炷香的时间,才将石斛拿起,用只精美的茶杯各自倒了一杯,道:

    “这花灵茶并非是什么了不得的珍品,师弟将就着喝,莫要嫌弃。“

    岳老三将茶杯双手奉上,淡淡说道。

    见此,东方墨连忙接过,随即放在嘴边微微品了一口。

    只待那温润的茶水入口,顿时感觉到一股芬芳四溢,不止如此,茶水流入腹中,一股淡淡的灵气流向了四肢百脉,好一阵舒爽。

    “好茶!“

    东方墨一声赞美,随后一口将其饮尽,巴扎了一下嘴巴,看向岳老三一脸的笑容。

    “哪里哪里,师弟不嫌弃就好。“干戈天下

    岳老三再次给东方墨倒了一杯,这才放下手中石斛说道:

    “不知贵院雨棠仙子可好?”

    闻言,东方墨暗道好戏来了,虽然没有听过这雨棠的名号,不过依然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说雨棠师姐啊,前几日还在事物阁见过,雨棠一切安好,岳师兄费心了。”

    “那曲谣师姐呢?”

    “嗯?”

    东方墨不禁眼中疑惑,不过依然道:

    “曲谣师姐这几日精于修炼,除了数日前见过一次,这几日应该在洞府闭门不出吧。”

    “芙兰师姐……霓裳师姐……黄莺师姐……穆紫雨师姐……最近可都好吗?”

    闻言,东方墨眼皮狂抽,暗道这岳老三还真是博爱,一口气将杯中灵茶饮尽,这才缓缓道:

    “都好……都好……”

    见此,岳老三呵呵一笑,再次给东方墨倒了一杯灵茶。

    “实不相瞒,在下对几位师姐钦慕有加,尤其是贵院风落叶风仙子,当初有幸见过一次,当日风仙子一袭紫杉,实乃惊为天人。”岳老三不禁露出追忆的神色。

    东方墨翻了个白眼,暗道我不仅见过一袭紫杉的风落叶,我还见过一丝不挂的风落叶,只是这话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

    “最近还听说贵院新来了一位名叫南宫雨柔的师妹,南宫师妹虽说年岁不大,可那等姿容,日后必然又是一位不输于风仙子的绝代天骄。”

    “不错,南宫师姐当初和我一同进入妙音院,私下我和她还是有一定的交情的。”东方墨再次端起了茶杯,自顾自饮,而后更是毫不客气的拿起了那石斛给自己满上,这灵茶反正不给灵石,不喝白不喝。

    东方墨的动作看的岳老三眼皮一抽,肉痛不已。不过岳老三也是个精明人,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的道理,随即继续道:

    “那不知师弟能否给师兄也带上一封书信,交给贵院的芙兰师姐……霓裳师姐……黄莺师姐……还有……”

    闻言,东方墨嘿嘿一笑:

    “这是自然,方才就说过了,我与岳师兄一见如故,这等小忙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

    “不过什么?”岳老三疑惑。

    “不过依据行情,这芙兰师姐得要这么多……”

    说着,东方墨用手指沾了沾茶水,在木桌上画了一横一竖,看向岳老三露出只可意会的神色。

    “黄莺师姐,是这个数……“

    东方墨再次在桌上画了一个“十五“的字样。

    这次,终于轮到岳老三暗骂东方墨不要脸皮,说什么能帮绝不推辞,都是屁话,不过脸上依然是一副和蔼亲切的笑容。

    “好说好说!“

    见此,东方墨点了点头,知道这种冤大头宰一次是一次。

    “穆紫雨师姐的话要这个数……“

    “至于风落叶风师姐,啧啧,那可就了不得了,至少得要这个数……“

    随着东方墨口中念出一个个名字,手中动作不断,再看着木桌上那用灵茶书写的一个个数字,岳老三一阵口干舌燥,要是把这些师姐都送一次书信,没有数百灵石是拿不下来的。

    “至于南宫师姐的话,就当是师弟礼尚往来,给师兄免费跑腿一次吧。“

    到了最后,东方墨手中动作终于停了下来,再次拿起了石斛自顾自的满上。

    “要知道自从上次之后,良子马师兄等人可是经常和我妙音院师姐一起接任务,最近或许任务频繁,也没有找我送信传话了,哎。“

    东方墨自然将岳老三的那一脸凝重的神色看在眼里,将杯中灵茶饮尽后,似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闻言,岳老三眼中果然露出一丝精光,但随即有暗淡下去,只见其思量了片刻后,最终一咬牙,而后起身走向了一旁的格柜,伸手将格子上一只人头大小的弥勒佛像转了半圈。

    只听“咔咔”声响之后,那格柜后面打开了一个暗仓,岳老三伸手从暗仓中拿出了一只暗黑色厚重的储物袋,将佛像再次转回了半圈后,这才转身将那储物袋放在了木桌上。

    “罢了,这只是九丈空间的储物袋,乃是我百宝斋最大的一只了,乃是由筑基后期的灵兽材料制作,今日就当是交了东方师弟这个朋友,储物袋还望师弟不要推辞。“

    “这怎么好意思,收下的话显得师弟我有些势利,可不收的话师兄又定然让师兄心寒,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又怎能让师兄心寒呢,那师弟就却之不恭了。“

    东方墨心中大喜过望,没想到这岳老三还真是比葛云还财大气粗,这么一只价值七百灵石的储物袋说拿就拿了出来,于是伸手干笑两声,才略显尴尬的抓过那储物袋。

    见此,岳老三暗骂这东方墨果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吧。

    但口中却说道:

    “那师弟你看,这给诸位师姐传信之事……?“

    “师兄这话未免就太见外了,你只管刻画玉简便是,师弟在此等候,今日回去必然亲手将玉简交到诸位师姐手里,若师姐有话传达,明日师弟我还会登门造访,将师姐的话传递。“

    东方墨大义凌然的摆了摆手,似乎这等事情本就在其分内。

    闻言,岳老三终于点了点头,希望这数百灵石的储物袋没有打水漂,于是开始拿出一只只玉简,贴在额头慢慢刻画。

    足足半颗钟时间,岳老三刻画了有将近三十块玉简,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收手。

    “这件事情,就交给东方师弟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或是有什么材料想要交易的,尽管到我百宝斋来,我岳老三绝对给师弟最满意的价格。“

    “好说,那师弟这就不打扰岳师兄清修了,明日自会前来复命。“东方墨起身就要告辞。

    “那为兄就不挽留了,师弟一路好走。“

    岳老三也心中急切,巴不得这东方墨立马将玉简交到诸位师姐手中。

    “好,我敬师兄一杯!“

    最后,东方墨端起了茶杯,将石斛当中的最后一口灵茶也一饮而尽。

    临行之际,还将柜子上一颗泛红的石头放在手里掂了掂,而后捏在手中,顺势装作抱拳的样子:

    “岳师兄不用送了,明日静候师弟佳音。“

    最后将那石头不着痕迹的放进了袖口,这才大摇大摆的消失在人群当中。

    待东方墨走后,岳老三看着木桌上那空空如也的石斛,还有想起方才东方墨顺走的那颗红铁精,二者加起来可是不下数十颗灵石,心中大感肉痛的同时,也更加认识到这小子雁过拔毛,贪得无厌,脸皮奇厚,却惟有转身只期待明日东方墨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消息了。

    ……

    当东方墨穿过人群就要离开坊市时,这时一道略微熟悉的声音陡然从身后传来:

    “东方牛鼻!“

    东方墨转过身来一看,只见一个十岁出头,面容精致的白衣少女正脸色沉沉的看着自己。

    “咦,南宫师姐,还真是凑巧。“

    东方墨心中暗道为何会在这儿碰到南宫娘皮,而且看起面色阴沉的样子,东方墨心中没由来的一丝不秒之感。

    “你刚才说谁和你有一定交情来着?”

    闻言,东方墨心中暗叫糟糕,嘴上却故作疑惑道:

    “南宫师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哼,你少装蒜,刚才你在百宝斋和那胖子的话我都听见了,在你眼中,其他师姐就值数十灵石,而我南宫雨柔就分文不值,让你免费跑腿吗!”南宫雨柔面色异常的难看。

    “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诸位师姐,或者直接告诉我姑姑!”

    南宫雨柔双手倒背,走近了两步,看向东方墨眼中一凌。

    不过在东方墨看来这少女一副老辣的样子,却别有一番神姿,虽说这南宫娘皮凶是凶了点,不过这姿色长大了想来也不会比那风娘皮差多少。

    “南宫师姐,还请借一步说话。”

    见此,东方墨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将南宫雨柔拉向了一旁,在南宫雨柔羞愤的瞪了他一眼后,东方墨从腰间兽皮袋子当中拿出了一物,不容分说的塞进了南宫雨柔手里。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师姐莫要推辞,看在此物份上,此事就当师姐为师弟保密了。”东方墨凑在南宫雨柔耳边,小声的说道。

    感觉到脖子上东方墨喷出的热气,南宫雨柔脸色微红。

    可当他看着手心当中,是一块已经被吸干了一半灵气的灵石时,脸色顿时沉的滴的出水来。本人新人,大家要觉得好的话多给点收藏和推荐吧,之前七零后的小尾巴道友给了我打赏,非常感谢。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莫麻公子的小说道门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全文阅读道门生5200道门生无弹窗道门生txt下载道门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莫麻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