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67章 深入

本章节来自于 异世模型师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3/
    还没等他进一步细想,手镯忽然爆发出耀目的光芒,众人被刺得眯起双眼,凯文一看情况不对,立刻用披风把杜予涵包裹起来。他的披风上刻画了大量的魔法阵,对魔法效果可以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

    杜予涵只觉得有一层薄膜从头到脚刷了个遍,接着眼前一黑,鼻间传来一股熟悉的焦臭味。半晌没听见异样,他小心翼翼的半睁开眼。

    凯文睁开眼的第一眼事,先把杜予涵上上下下检查个遍,确定没有缺胳膊少腿儿,他才放下心来,开始查看周遭的情况。

    他们正身处在颓垣败瓦之中,从残破的雕像和房型看来,像是某个贵族庄园的后院,根本不是他们消失前所在的地点。

    “这是什么地方?”杜予涵眉头深皱警惕的环顾四周。

    “看起来不像是在领域里。”空气弥漫着厚重的灰尘,能见度非常低,凯文掏出杜予涵做的手电筒(虽然他不晓得为什么一个光球要称作手电筒……),算是勉强看清的眼前的事物。

    海伍德挣开拉斐尔的臂膀,好奇的打量着,“我们这算是出来了?”

    被海伍德甩开的拉斐尔也不恼怒,上下查看了对方一眼,发现衣着打扮已恢复原貌,不觉有些可惜。

    不过调戏归调戏,正事可不能忘,他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碎石仔细端详。忽然,一道青蓝色的能量如蛇一般快速扫过石头,那石块仿佛被激活了,轻轻颤动起来。他眼眸半眯,闪过了然的神色,双指一掐把石头碾成粉尘。

    “教堂后院。”

    “咦?”

    “这里是比得大教堂的后院。”拉斐尔拍拍手上的灰尘,此举却被凯文狠狠鄙视了一番。

    你这条有洁癖的死人鱼。

    “你怎么知道?”海伍德斜睨了对方一眼,虽然对拉斐尔诸多不满,但好奇心依旧战胜了恼怒。

    拉斐尔扭头看向海伍德,眼神一柔,“能量。”

    “什么能量?”他还是不太明白。

    “你是说,这里的能量浓度最高?”杜予涵恍然大悟。

    又恢复漠然的拉斐尔轻轻颔首。

    听到拉斐尔的话,杜予涵的眉头拧得更紧。

    手镯被无端激活,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从那古怪的领域中传送出来。还有,他明明没有激活斗气,为什么手镯会忽然发生作用?现在手镯早已恢复原状,内里暗纹缓慢流淌,完全看不出方才竟爆发出那种强大的能量。他尝试再次激荡斗气,可这次手镯却纹丝不动。

    根据之前的信息,这比得大教堂内里肯定镇压着不得了的玩意儿,最好的办法是有多远躲多远。可现在不知为何被传至这鬼地方,总总现象看来,要是他还没看出这领域就是毛球搞的鬼,那他上半辈子也算是白混了。

    可那毛球把他们传到这里来是什么个意思?

    对了,那毛球呢?

    “吱!”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杜予涵抬头一看,一抹亮晃的白色在不远处的废墟上看着众人。

    “那就是毛球?”凯文仔细观察着那圆滚滚的白色身躯。

    杜予涵点点头,“能看出是什么吗?”

    凯文蹙了蹙眉,把脑海中所见过的魔兽全过了个遍,可依然没有任何关于此种魔兽的资料,他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如果说是魔法宠物倒是有可能,但魔兽我还未曾见过这样的。”

    听到凯文的答复,杜予涵早已料到,能弄出那诡异领域的生物,怎么可能是大路货。他耸耸肩笑着宽慰道:“那咱们这算是发现新物种了。”

    见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自己身上,它又叫了两声,像是呼唤他们过去。

    杜予涵挑了挑眉,迈步往前走去。

    “喂,你就不怕有陷阱?”看对方毫不犹豫就要走去,海伍德难得起了疑心。

    杜予涵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要是它真想弄死咱们,早在领域里面就能动手了,何必要花这番功夫?”

    哼,他就要看它葫芦里卖什么药!

    毛球在前面领着路,时不时回首看他们有没有跟上。四人紧随其后,心里头七上八下。

    一路上全是颓垣断壁,以往精美华丽的石像早已残缺不全,唯有些巨大石块上残缺的雕刻,能显示出教堂当年的巍峨与壮丽。虽说他们早就对惨状有所耳闻,可实地亲眼一看,才晓得损毁有多么严重。

    在诺伊斯的影响下,凯文对文物被毁有多痛心就不说了,作为天·朝人,国内有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物,眼睁睁的看着百年古建被毁于一旦,杜予涵内心不免感到惋惜。

    话说下手的人也太狠了,冤有头,债有主,前方右转城主府,何必要拿这无辜的建筑来撒气呢?

    这破坏文物的模型师实在太可恶了!

    突然,杜予涵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有了毛球的带路,众人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危险,连只变异蟑螂都没看见,顺利来到一间小平房前。

    小房子非常残破,屋顶上的瓦片大部分已然脱落,外墙被大火熏得焦黑,里里外外透着一股颓败的气息和腐臭的酸味。从仅有的墙面看来,这像是教堂的一所配套设施,大概是间杂物房之类的。

    毛球停在了破旧的木门前,朝着众人吱吱乱叫。

    杜予涵走到它跟前蹲下身来,“你这家伙带我们来这儿干嘛?”

    在他脚边讨好的蹭了蹭,毛球用脑袋用力顶了顶木门,可惜力气太小,木门依旧纹丝不动。它又焦急的叼着杜予涵的裤腿,使劲往前拽动着。

    “你想干嘛?”见毛球记得吱吱叫,他挠挠头顶。

    站在后面看了好一会儿,凯文疑惑的开口问道:“它是不是想你打开这门?”

    “打开它?”杜予涵低头看了眼毛球骨碌碌的小眼珠,站起身来抽出身后的大剑,手掌轻轻摸上木门。

    见状,毛球噔噔噔跳上杜予涵的头顶,窝在上面蹲着不动。

    凯文脸皮一抽,顿时指尖的暗影元素猎猎作响,聚集,消散,再次聚集,再次消散。心里不停的自我安慰道,这只是只宠物,小动物,没关系,涵不会爱上它的,一定不会……

    毛球身形一顿,浑身白毛倏地竖了起来,四顾环视着,意图寻找这莫名其妙的危机感。

    而站在身后拉斐尔则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末世之夫妻双双把家还

    没注意到身后的异状,杜予涵全神贯注着眼前的情况。他轻轻推开大门,腐朽的木头在外力作用下嘎吱作响,一股污黑的浓烟夹带着恶臭扑面而来。烟雾阻挡了视线,他赶紧摆出备战姿态,屏息凝神侧耳倾听。

    “……呜呜……”

    忽然,在朽木燃烧的噼啪声中,从里头传出一阵微弱的哭泣声。

    有人?

    没想到这状况居然还有人能逃过一劫,杜予涵掏出“手电筒”,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房间内空气非常浑浊,地面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的堆放着各种杂物,还有些早已发霉的粮食。角落还有一摊仍未熄灭的火种,几具烧焦的尸体横放在墙边。

    杜予涵小心翼翼的到处查看,寻着声源,终于发现了一名少女蜷缩在几个货箱背后。

    情况不甚明朗,他也不贸然前行,只隔着数米远处警惕对方的动静,“喂,你没事吧?”

    听到有活人的声音,少女倒抽一口冷气,瞪着朦胧的泪眼看着来人,似乎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别怕,我是活人,在外头听到声音所以进来看看。”见对方神色惊恐,杜予涵又退了两步,“呃,你需要帮助吗?”

    似乎确定对方不是活死人,少女脸上露出了惊喜,顾不得满面泪痕扑了上前,慌张的抓住杜予涵的手臂,“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被少女的动作一惊,他下意识把对方摔落在地,对上少女愕然的神情,他才觉得自己好像反应有点过度。不过在这危机重重的情况下,还是小心为上,谁晓得会不会从哪又杀出来一个杀手什么的。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出去吧。”杜予涵挠挠脸颊率先退出房间,那少女也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几人来到一处隐秘点,杜予涵这才看清了少女的状况。她穿着普通的浅绿色连衣裙,看上去像是普通镇民的打扮,除了身上有点脏,奇迹般的没受到伤害。

    一个弱女子,她是如何躲过种种灾难,最后活下来的?

    少女接过递来的水喝了几口,又吃了一些干粮,情绪平静下来,杜予涵这才开口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垂首紧盯着裙子上的碎花,手指撵得死紧,脸色一片青白,“我叫威娜,是比得镇的镇民。我只记得那天给大祭司送食物,然后……然后……”

    像是回忆起什么恐怖的画面,威娜嘴唇开始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死了,死了……大家都死了!到处都是火,都在逃命……好多活死人从教堂里面涌了出来,我听见很多人在哭喊!我——!”

    见威娜越说越激动,眼看就要崩溃得晕过去了,凯文立刻露出温暖的微笑,手掌散发出柔和的白光,“都过去了,你已经安全了,现在已经没事了。相信我,好吗?”

    熟料,威娜看见那道白光却如见鬼一般,噔的一声站起身来,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

    咦?杜予涵诧异了。

    他们几人之中,就属凯文最平易近人,而且还精通各种神圣白魔法,通常这种安抚人心的活都是他包揽的。这个叫威娜的少女没有放下心防就算了,居然还对凯文产生恐惧?

    这什么情况?

    对此凯文也非常不解,但他没在脸上露出分毫,只是眼神关切的看着对方,“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然而这番关心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威娜浑身颤抖着,双手紧紧抱住身体不住的后退,仿似看到什么恐怖的怪物。

    “娘炮,是不是人家看穿你那真面目了?”海伍德小声凑过去给凯文添堵。

    凯文也没跟他计较,只是轻飘飘的瞄了他一眼。

    为了稳住对方的情绪,杜予涵果断转移话题,“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到安全的地方去,然后再——”

    “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一听说要离开,威娜变得非常激动,她用力摇着头,激烈反对这个提议,“我要留下来……我还要找一个东西……”

    杜予涵也不是什么圣人,在这凶险的地方带着这个拖油瓶怎么想都不是个好主意。虽然不晓得为何毛球要把他们带到这地方来,可既然对方坚持不走,那他们也没必要自找麻烦,他还得找个地方好好审问这毛球呢!

    然而,他忽略了队伍里的中二病晚期。

    “诶你别哭啊,你要找什么就尽管说呗!反正咱们这儿人多,肯定能帮的上忙。”见威娜细声抽泣着,最见不得女孩子哭的海伍德忙不迭凑上前去出言安抚,“他们都很热心肠,肯定会帮助你的!你们说对吧?”说罢,他还扭过头来问了一句。

    众人:……

    卧槽!你能不能别那么熊!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还要耍帅!

    看大伙儿沉默不语,海伍德眉头紧皱,“说话啊!”

    “我反对。”出乎意料的是,第一个提出异议的是表现低调的拉斐尔。

    海伍德开始生闷气,眉头皱的更紧了,“为什么?”

    扫了眼海伍德搭在少女身上的手,拉斐尔脸皮脸色阴沉,“没为什么,我说不准就不准。”

    海伍德火冒三丈。这家伙扮猪吃老虎耍了他那么长时间,自己还没跟他算账呢!现在居然还敢反对他的提议?!尼玛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救下他的!早知道就不该搭理这只白眼狼!

    “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劳资做什么事情需要你同意?!大爷今天就要帮她找东西!咋滴?!”被气得脸红脖子粗,海伍德挡在威娜身前。

    这都还没遇到外患呢,内忧就先爆发了。杜予涵啧了一声,“你能不能冷静点?”

    “我怎么不冷静了?!”海伍德梗着脖子。

    “现在这情况咱们连保命都很困难,你还怎么帮人?”杜予涵挑了挑眉头。

    “她由我来保护,不劳烦你们!”说罢,他气呼呼的别过头去,竟拉着威娜头也不回的往教堂深处走去。

    您老是否已经把刚刚被拉斐尔救下的事情选择性忘记了?

    啧,自打遇上这熊孩纸就没啥好事!

    杜予涵在内心腹诽不已,但熟知对方的性格,一旦这么说,那就说明已经没有话可讲了,他只得默默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少爷。”

    拉斐尔脸色铁青,似乎在压抑着体内的怒火,可最后依然无奈的跟了上去。而站在身边的凯文则看了看那少女的背影,若有所思。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冬溥的小说异世模型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异世模型师最新章节异世模型师全文阅读异世模型师5200异世模型师无弹窗异世模型师txt下载异世模型师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冬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