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58章 突变

本章节来自于 异世模型师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3/
    两人一路腻歪着来到材料商城,说说笑笑挑拣着材料。

    看着眼前五颜六色的魔核,杜予涵暗忖,随着制造的法术等阶越来越高,需要消耗的魔法元素也越来越多,一些低阶魔核早已无法满足需求。要制作三阶以上的法术,起码要消耗两三个三阶的魔核,或者一个四阶魔核才能支持。

    他仔细捡选了七八颗四阶以上的魔核,又拿了十几枚三阶左右的材料,加上凯文购买的铭文材料一大堆,一结算下来,共花费了将近三千金币。

    杜予涵不禁乍舌。

    看来这几天为了学习提取元素,交的学费可一点都不少。倘若扣除打造手镯的费用,几人身上满打满算就剩下一千金币。眼看交房租的日期越来越近,还要算上日常的开销。

    怎么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入不敷出的状态?

    杜予涵看着越渐干扁的钱袋有点发愁,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去佣兵大厅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任务,顺道也好查看一下那发布了将近十天的寻人委托,有没有什么新进展。

    佣兵大厅依旧人来人往,不过他们这次并没有跟随人群挤在一楼的服务厅,而是径自从旁边的小楼梯拾级而上,来到相对安静的二楼接待处。

    “没消息?”杜予涵犯嘀咕了,“你查清楚了吗?”

    “非常抱歉,确实没有佣兵接下您的委托。”服务员面带歉意。

    两人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样呢?按理说这只是个普通的寻人委托,压根不需要一定找到人,只要提供有用的信息,就可以得到相对应的奖金。这种任务难度非常低,没有任何等阶限制,可没想到从发布到现在已经快十天的时间里,委托居然乏人问津。

    “是悬赏报少了吗?”凯文很不解。

    服务员又低头翻查了一下记录,“很据我们的信息反馈,您的委托查询人数非常少。您看是否有需要增添更详细的任务内容描述,或者增加悬赏金额,这样都能提高委托的查阅度。”

    他们报的悬赏是一百金币,相当于中阶的悬赏,就数额来说应该不算低价。

    就在杜予涵寻思着是否有提高悬赏的必要时,那服务员低声惊呼了一下。

    “咦?”

    “怎么了?”杜予涵掏出钱袋打算清点余额。

    “您的委托地点在比得镇?”服务员瞪大美眸看着两人,脸上写满惊讶,“比得大教堂的比得镇?”

    “是的,就是比得镇。”见她的反应非常震惊,杜予涵更是满腹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这样……那就难怪了。”服务员闪过了然的神色,“您现在发布比得镇附近的委托任务,一般都没有人敢接。”

    没有人敢接?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奇怪?

    虽然亲眼所见,附近的魔兽有些狂化,可对于一般中阶雇佣兵小队应该不会有多大危险。但听她的意思,好像是连高阶职业者都不敢接下来。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不能接下来。

    凯文首先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闻言,那服务员更惊讶了。她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两个样貌出色的年轻人,确定对方的身份不像是刚刚出来历练的菜鸟,可消息居然这么不灵通。

    “您不知道吗?城主发布了紧急命令,禁卫军最近对比得镇进行清洗行动,对附近的区域发出了危险警告。”

    “什么?!”两人大吃一惊。

    “清洗?清洗什么?”杜予涵连忙追问。

    “呃……”被两人的反应吓了一跳,服务员说话有点支吾,“就,就是听说镇里出现活死人之类的怪物,所,所以——”

    禁卫军?清洗?活死人?

    靠!这是生化危机现场版吗?!

    自从发生事故以来,比得镇基本处于全城封锁的状态,偶尔走漏的消息,都是沿途的冒险者之间的传闻,镇里面的情况根本无人知晓。那个小镇的居民怎么样了?都撤离了吗?凯文的叔叔又会在哪里?

    凯文的脸一下子变得纸一样白,五官都移了位,僵直的站在原地惶恐不已。他面容低垂语调很平静,可听在耳里却非常有压迫感。

    “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就在一周前……”

    “里面的居民都安置到哪了?死伤人数多少?”

    “这……好像没听说有疏散——”

    “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我,我不知道……”

    那服务员露出惶恐的神色,她在这工作的时间不长,从没遇到过让她如此有危机感的雇主,这个头带兜帽的男子带来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见那服务员被凯文的气场压得快哭出来,杜予涵连忙紧握对方的手,跟那服务员道了个谢,拉着人匆匆离开。

    掌心紧紧包裹住凯文冰凉的手指,甚至还能感受到那不自已的微颤。一路上凯文沉默不语,安安静静的任由杜予涵把自己带回住的地方。

    没空搭理海伍德疑惑的眼神,杜予涵砰的关上房门,强制抬起凯文低垂的脸。

    额前的金发耷拉在脸上,苍白的薄唇抿得死紧,半垂的眼睑蒙上一层薄薄的黑雾,双目毫无神采,只有无限的空洞,眼底充满了自责与内疚。

    “凯文……”对方的眼神绝望得让人心疼,杜予涵心头一紧,嘴唇蠕动了两下,却憋不出任何宽慰的话,只能把人紧紧揽入怀中。“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埋在对方的肩窝上,凯文依旧一言不发。

    诺伊斯对于凯文来说有多重要,恐怕没人会比杜予涵更清楚。虽然凯文嘴里什么都不说,但平常的话里言间,无不透露着对诺伊斯的敬仰与尊重。

    在诺伊斯失踪的这段时间里,他到处打听着关于比得镇的消息,可没想到就他们宅在家里的这几天里,居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

    良久,凯文才小声的自言自语:“都怪我,要是我早点发现的话……”

    “说什么呢!缠着你留下来的人是我,按你这么说我才是罪魁祸首。”杜予涵对凯文投去不赞同的目光,可看到对方死气沉沉的眼眸,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说这些也没用了,倒不如赶紧想个办法。虽然那服务员没说城主什么时候会有行动,但估计也就这几天了。他深呼一口气,“你打算怎么办?”

    凯文双拳微微颤抖,紧了放,放了又紧。最终他下定决心一般缓缓抬头,眼神充满坚决。

    “我要去比得镇。”

    杜予涵也料到对方会有这个打算,“嗯,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去收拾一下——”

    “我要去比得镇。”凯文再次重申。

    杜予涵一愣,心底漫过不祥的预感,“什么意思?”

    “我,要去比德镇。”

    在明白对方的意思后,杜予涵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你要一个人去?”

    凯文默不作声。

    “那边很危险你知道吗?”他不赞同的看着对方。

    “我知道。”

    “知道你还……”忽然想到了什么,杜予涵紧拧的剑眉忽然松开,他看向凯文眨巴一下眼睛,“你担心我的安危?”

    回答他的依然只有沉默,可对方那坚决带着哀伤的神情已经证实了他的想法。

    这人怎么到关键时刻就那么蠢?

    杜予涵蓦然失笑,心底又漫上一股心酸。

    出了这种事故没人可以预料,这几天若不是他缠着凯文帮助自己制作法术,那对方偶尔出外还能打听到一些情报,至少情况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被动。潘多拉魔法恋人

    其实错的人是自己。

    可既成事实,追究责任已然没有任何帮助,倒不如想办法亡羊补牢。既然他俩已经是恋人了,遇到困难应该共同面对,而不是只让其中一人独立承担。

    而凯文呢?完全不给他机会,也不愿让他承担。

    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对自己无怨无悔的感情。

    杜予涵轻笑一声摆摆手,“我去把他俩叫过来。”

    “涵!”凯文焦急的追了上去,还想说些什么。

    他到底明不明白那边的情况?异变的魔兽,封锁的消息,不明的战况,未知的能量……种种迹象表明,此次旅程必定危险重重。就是因为非常清楚,所以才决定只身前往。他已经失去诺伊斯叔叔的下落了,万一连涵也失去了的话……

    凯文不敢继续往下想。

    “好了行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已经决定了。”杜予涵拍拍凯文的肩膀,“我们只在比得镇附近打探消息,不会深入危险区域的,你放心好了,我还没活够呢。”

    见杜予涵一再坚持,凯文抿紧了嘴唇。虽然他没有反对,但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今晚就趁夜偷偷出城。

    仿佛看穿了对方所想,杜予涵幽幽斜睨了凯文一眼。

    “你最好别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别忘了我可是个成年人,你不让我也会自己跟着去。要是让我发现你敢偷偷自己跑掉的话……”

    杜予涵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危险的眯起双眼。

    企图被看穿,凯文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看着对方走了出去。

    对于要去比得镇寻人这件事,两人没什么抵触情绪,反倒是杜予涵对于拉斐尔那解脱的态度有些不解。

    “我没意见。”海伍德慵懒的躺靠在椅子上,双脚·交叠搭在餐桌边缘,似乎对去哪都不甚在意。

    杜予涵轻飘飘的瞥了拉斐尔一眼,“你呢?”

    “我也没意见。”拉斐尔报以淡淡的笑容。

    见对方毫不迟疑就答应了,杜予涵挑起半边眉。

    这个叫拉斐尔的男人非常古怪,他不是海伍德那中二病,对于那套什么离家太远亲人失散的说辞,杜予涵可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只是暂时来看,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危险性,虽然不晓得对方为什么会答应一起同去,但现在事态紧急,多一个助力也没什么不好的。

    “因为情况特殊,明天全部人给我去做好一切准备,我们后天出发。”

    ***********

    心不在焉的在雪白的珠子上刻了几个字,凯文轻叹一口气。

    明天就是出发的日子,不知为何他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诺伊斯叔叔留下的奇怪日志,各大城主的诡异行动,还有那些狂暴异变的魔兽,这一连串加起来,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被卷入了一场未知的阴谋,只能身不由己的随波逐流。

    为什么比得大教堂会突然遭到攻击?

    为什么比得镇附近会忽然冒出活死人?

    暗埋在比得大教堂的那种强大力量到底是什么?

    诺伊斯叔叔为什么会下落不明……

    一连串的疑问压得他有点透不过气,他放下羽毛笔,手指轻柔疲惫的眉心。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凯文,怎么了?”

    一道爽朗的男声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凯文感到后颈被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覆盖,力道适中的按揉让他阴郁的情绪缓解了些。他伸手覆上了那只捏揉的大手,对来者淡然一笑。

    “没什么,我正在准备明天的材料。”

    “你在画元珠?”杜予涵捏起了一颗纯白色的半成品,“明天一早出发,今晚别太累了。”

    “嗯。”凯文微笑着点点头。

    见对方依旧愁眉苦脸,杜予涵了然一笑,从身后把对方楼抱在怀中。

    “又在瞎想啥?”

    凯文头轻靠在对方肩膀上一言不发。

    “相信我,真没事的。我们这次只在外围寻找,绝对不接近大教堂。那边不还有很多城主的卫兵吗?咱们打不过,逃总逃得过吧?”杜予涵用笔尖在凯文光滑的脖子上用力蹭了蹭,惹得对方发痒失笑。

    “嗯。”

    既然在一起,那就得共同面对困难。曾经他也用这大道理去说服杜予涵,可轮到自己身上,才体会到那种深深的无奈。倘若他足够强大,有能力独立处理这件事,那根本不需要涵替自己担心。

    虽然有个能为自己排忧解难的爱人,让他感觉到很窝心,可一想到对方会因此涉险,他又有点惶恐不安。

    总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掉了。

    到底是什么事呢?

    深吸一口气,凯文故作轻松的微微一笑,“好了,我把这些元珠先准备好。”

    在杜予涵的额角落下轻吻,他便松开对方的手专心篆刻着晦涩的符文。虽然他语调依然如故,但神色却愈发阴沉起来。

    力量,他需要更多的力量。

    他需要变得更强大,直至能保护他所重视的人。

    腼腆的挠挠脸颊,虽然了解凯文的担忧,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于是他也去收拾整理随身的物品,因此也错过了凯文那阴翳的神色。

    翻了翻空间戒指,杜予涵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些小东西攥在手心,

    “凯文,把手伸过来。”

    “嗯?”

    凯文扭过头满脸疑惑,看到杜予涵故作神秘的表情不由得想发笑,他从善如流的伸手过去。

    杜予涵执起那只白嫩的手掌,脸颊倏地抹上绯红,开始紧张起来。只见他右手捏着一枚小东西,快速的套到对方的无名指上,又急忙转身回到桌子旁边,煞有介事的整理随身物品,“这个送你。”

    “咦?”凯文直愣愣的看着手上的墨黑色指环,乍一看仿佛是黑玉,内里却有蓝紫亮纹闪着幽幽的黑光,款式并不繁复,反而透着一股清雅。戴在他纤细的手指上,一曜黑,一白皙,强烈的反差之下有种说不出的契合。

    他轻轻抚摸表面,上面有些细微的刻纹,像是种他从未见过的文字。

    “这是……”

    杜予涵手中的动作没停,嘴里还念叨着自圆其说,“这其实没别的什么意思,我看这矿石有剩下那么多,丢了怪可惜的,就随便做了个饰品。”

    虽然对方背对着自己不肯回头,可潮红的外耳廓泄露了主人的心思,当看到杜予涵手上戴着一枚同款戒指时,凯文粲然露出幸福的笑意。

    这意味着什么,还需要明说吗?

    情不自禁的把对方楼抱在怀中,凯文心底刮起甜蜜的风暴。

    这个人是我的……

    “涵,我好幸福。”

    一直没好意思转头的杜予涵嘴巴开合了几下,终究只憋出了一句:“你开心就好。”

    开心泥煤啊!老子第一次给别人戴戒指啊!这不是结婚仪式上的交换对戒吗?!这怎么都要先搂搂抱抱调戏一番啊!男人就要霸气才能成大事,这么娇羞是闹哪样啊?!

    艾玛,搞浪漫还真是个技术活!

    “涵……”

    对方羞涩的神奇引得凯文后头一阵发紧,俊脸倾侧轻喃爱语,未竟的话语被卷入炽热的口中,两人的唇舌极尽缠绵,溢满一室旖旎。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冬溥的小说异世模型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异世模型师最新章节异世模型师全文阅读异世模型师5200异世模型师无弹窗异世模型师txt下载异世模型师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冬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