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1章 队伍

本章节来自于 异世模型师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3/
    双方约定好集合地点,便准备各自的材料去了。

    杜予涵拉着两人去王城最大的炼金商城,打算购买一些补及药品。路上他们经过了一家战士公会,杜予涵暗忖,经过这些天的磨练,自己的等级怎么说也有所提高,干脆测试一下等阶吧,或者能接到什么职业试炼,在做委托的路上顺道完成。

    后来才知道,原来只有五阶以上的职业,才需要完成职业试炼,以晋升到六阶。在训练师的指导下,三人顺利的完成了职业测试。

    看着手上那枚银白色的四阶职业徽章,杜予涵乐开了花。他知道在外试炼,等阶的提升,要比在学校来的快。可他没想到的是,在学校五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升到二阶,但现在出来冒险才两个月,已经升到四阶了。

    看来人在实际环境的提升,远比学院的训练来得快。

    “涵,你真厉害!这么快就提升到四阶了。”看见杜予涵的等阶提升,凯文打心底替他高兴。

    “嘿嘿,我这只是堪堪到达四阶,但你们俩已经快突破五阶了,我这算什么厉害。”面对凯文毫不掩饰的赞美,杜予涵有点羞赧。

    “哼!有啥了不起!”海伍德不服气的嘟嘟喃喃着。

    相对于杜予涵的欢天喜地,海伍德就显得闷闷不乐。

    经过刚刚的职业测试,他和凯文都是四阶。刚开始的时候,自己还比那家伙高一个等阶,为毛现在居然和他平级?!这一路上,明明自己也没有少参与,为啥自己最后会跟他一样?!虽然他现在是四阶后期,差一点就能达到五阶的水准,可这结果依然让他万分不爽。

    靠!难道那家伙背着自己偷偷吃了很多蜂蛹?

    “呵呵,有些人就是小心眼,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凯文凉凉的说,带上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个娘炮嘚瑟什么?你自己不一样是四阶吗?”熊孩子怒了。

    “但我从不会跟某些禽兽一般,酸别人提升得比我快。”

    “谁说我嫉妒了?!”

    “谁承认就是谁呗。”

    ……

    无视掉斗嘴的两人,杜予涵他默默的查看着手中的地图,径自往装备修理店走去。

    两人连忙跟了上去,其间还不忘继续你来我往,这喜感的画面引得行人纷纷侧目。最后,杜予涵觉得实在太丢人了,忍无可忍的给了两人一人一个爆栗,这才算消停了下来。

    ***************

    晚上,杜予涵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凯文正聚精会神的阅读着加里大叔那里得来的古书。

    这些天,凯文只要一有时间,就会仔细研究那几本书籍,颇有种学术狂热者的架势。

    “又在看那几本书吗?”杜予涵用毛巾披着头发,走到凯文身边。瞄了一眼晦涩难懂的文字,脑袋开始犯晕。

    凯文抬头看了来者一眼,他的视线随着那滴吸附在杜予涵皮肤脖项的水珠缓缓向下移,沿着结实的胸口,一直延伸至紧实的腹部,水渍的反光更衬得那麦芽色的肌肤增添了几分诱惑。

    默默欣赏完新鲜出炉的猛男出浴图,凯文那银蓝色的眸子黯了黯,顺从的接过杜雨涵的毛巾,起身帮他擦起了头发。“嗯,没想到这古书挺有趣的。”

    “哦?怎么个有趣法?”杜予涵半眯着眼享受着对方的服务。嗯,凯文的按摩技术果然是一流的。

    “里面记载了一些……嗯,比较稀罕的法术。”凯文斟酌了一下修辞。

    “什么意思?”祝予涵有点没听明白。

    几千年前,光明和黑暗是并存的,并没有什么邪恶与正义之分。有人选择光明,也有人选择暗影。双方教众人数相当,虽然互相看不顺眼,时有摩擦,可短期内谁也无法将对方吞并,于是大抵也算相安无事。

    直至有一位侍奉暗黑魔神的仆从,他成立了一个教派。里面不单教授各种暗黑法术,而且还收集了各种暗影属性的法器,甚至还有几件圣器。

    他的教派一度非常繁荣,教众人势众多,甚至有稳压光明教派的意思。

    过度的扩充让他开始变得飘飘然,越发专横跋扈起来。到了后期,他所领导的教派不但对皇族的政策诸多阻挠,甚至出现了殴打平民,用不法手段强迫他人入教的现象。

    后来,百姓不堪其扰,决定协助已经对他忍无可忍的皇族,进行大规模的围捕行动。最终,教派被灭了门,教主也被就地诛杀。自此,暗影派系开始逐渐息微,光明教派则开始慢慢繁盛起来。

    没想到黑暗派系现在被打压的厉害,居然也有过全盛时期,杜宇涵不禁感叹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忽然,他愣了一下,“那你所说的法术指的就是……”

    凯文嘴角微翘,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个教派流传下来的法术书。”

    为了知识能得以传承,在派系最繁盛的时期,当时的教派嘱人攥写大量的教派发展史和技能书。这些古书里面不但记载了各种暗言术的魔法咒语,魔法阵的启用仪式,传送门的使用方法,甚至还有灵魂石的制作流程,禁咒的运用要点等等。

    听到这,杜予涵总算明白了凯文口中所说的有趣是什么意思。

    “你想学习暗言术?”

    凯文没有接话,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可手中的动作却慢了下来,他轻轻的说道,“害怕吗?”

    杜予涵点点头,“害怕。”

    凯文呼吸一顿,神色立刻暗淡下去,一种苦涩从心底漫了上来。

    害怕……害怕……涵害怕我。

    果然,涵还是介意……

    那又如何?

    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

    煞那间,凯文的双手漫上紫黑色的雾气,星星点点的黑光在指尖渐渐聚拢,慢慢凝结成一条暗紫色的锁链,闪烁着幽幽的黑色能量。

    背对凯文的杜予涵没有发现对方的不妥,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我担心你学习了暗言术,体内的神圣能量会不受控制,万一又互相吞噬那可咋整?”

    虽说暗言术的伤害非常可观,可伴随而来的风险也极其巨大。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学习暗影法术,如果体内的能量属性跟暗影魔法的属性相左,不单单是发挥不出法术应有的威力,而且使用者本身亦会受到暗影能量的吞噬。

    原本凯文的体质是很适合学习暗言术的,无奈他之前已经学习了神圣魔法,这两者属性上绝对是互相排斥,倘若又学习暗影魔法,他害怕会对对方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闻言,凯文呼吸一滞,手中蓄势待发能量锁链瞬间溃散。

    涵果然是在意自己的。

    “之前做委托的时候,你已经过多的使用神圣法术了,现在你又要学暗影法术,那万一失控的话,不就更危险了吗?”

    毫不知情的杜予涵依旧在喋喋不休,直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嗯?怎么了?”

    环抱着杜予涵的凯文没有说话,只是双臂勒的越来越紧,用力之大仿佛要把对方嵌入体内。他把脸埋在对方的肩窝,伸出舌尖舔了舔脖子上未干的水渍。

    被脖子上的气息弄得一阵瘙痒,杜予涵扭过头去,对上了凯文略带深沉的眼眸。银蓝色的瞳孔被浓烈的*,渲染成深蓝色,让人不禁沉溺其中,挪不开眼。

    杜予涵神情一愣,对方眼中毫不掩饰的欲念让他想装傻都做不到。他无奈的轻笑一声,宠溺的蹭蹭凯文的额角,“想干嘛?”宇宙逗比系统

    “涵……”凯文沿着麦芽色的颈项一直向上舔吻,直至敏感的耳后根。他舔了舔温暖的外耳廓,接着轻轻含住通红的耳垂。

    “唔……”敏感的耳朵被如此戏弄,杜予涵不禁缩了缩脖子,他伸手想掰开凯文戏弄的唇舌,“别闹。”

    抬手轻轻抓住温暖的大手,纠缠着与之十指紧扣,凯文更是卖力舔吻着刚发现的敏感处。“涵……我的涵……”

    那尾音轻缓缠绵,消融在贴合嘴唇之间。凯文吻得仔细规矩,先是温柔轻触,而后试探贴合,力道亦是自轻而重,继而才以舌尖轻挑杜予涵的唇缝。缓慢顶开,由浅及深,轻舔重吮,有如帝王巡疆般仔细温存,又若霸君侵略样攻城略地。

    杜予涵被摆弄得气喘吁吁,他不禁有些恼怒。明明自己是个思想开放的现代人,现在却被这古代人弄得狼狈不堪。话说凯文的技术怎么越来越好了,难道这玩意儿当真需要天赋?

    不服气的杜予涵激烈的回应着,但从他隐忍绯红的表情上来看,这种做法收效甚微。

    最终,甜蜜的亲吻在气氛擦枪走火的前一刻结束了,凯文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杜予涵,两人间牵扯出几根暧昧的丝线。

    看着满面潮红的阳刚俊脸,凯文眼中的*更浓重了,他的手情不自禁的往下摸索,游走在肌理分明的躯体上,“涵……”

    被浓烈的热吻弄得有点回不过神,杜予涵并没有发现那双蠢蠢欲动的手,正搭在一个危险的地方。

    正当凯文想一鼓作气,把围在对方腰间的毛巾扯下来时,嘭的一声巨响,房间的木门又被人粗鲁的一脚踹开(咦?为什么我要说“又”?)。

    “杜予涵,你那边有蜡油没——”

    杜予涵:……

    凯文:……

    海伍德:……

    “嗷!我的眼睛!”

    “你个天杀的禽兽!那我就让你变瞎!”

    “卧槽!娘炮你没吃药啊?!”

    “你特么一定是故意的!!”

    “谁有病会去看你们交·配啊?!”

    “你给我去死吧!!”

    “你找死!——”

    “……”

    等杜予涵默默的回浴室穿戴整齐,再处理完一屋子的鸡飞狗跳之后,他蹲在墙角默默的反思着刚刚的乱象。

    他发现自己那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凯文惊艳绝伦的美貌面前,简直不堪一击。甚至对方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深深看着他的双眼,自己就会毫不自知的沉溺下去,就像刚刚那样,被吻至失神而不自知。

    虽然他知道热恋中的人都没啥智商可言——看熊孩纸犯病的时候就知道了——可他自认为还算是一个理智的成熟男人,为什么每次对上凯文都会感到脑中一团浆糊,心里只剩下想要去宠爱对方这个念头呢?他谈过几次恋爱,虽然会有点意乱情迷,可好像也没这么严重啊……

    想起凯文那双充满爱意的眼,杜予涵满面绯红,傻傻的笑了一下。

    不过凯文相貌确实很养眼,怎么看都不会腻。他俩能成为恋人,自己还是偷偷开心了很久的,就是每次对上海伍德那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让他异常不爽。

    话说,他和凯文的关系,为啥感觉自己每次都拿对方没辙?明明看起来他更像是主动的那一方,性格上也比较开朗,为毛总有种被吃得死死的赶脚……

    杜予涵想了半宿,直到凯文跟前几晚一样,轻手轻脚的爬上了他的床,他才惊觉已经时至深夜。

    ***************

    第三天清晨,三人收拾完毕,吃过早饭便出门往约定地点走去。

    清晨的法兰城还没醒来,街上的行人稀稀落落,偶尔有些商队载着货物匆匆赶路。还隔着一段距离,杜予涵一眼就看见等在南城门的布鲁诺,身边还站着一个头戴连帽披风的成年男子。

    这个应该就是布鲁诺所说的另一个佣兵了,杜予涵暗忖,朝他们快步走去。

    左看右看都没看见到那怯懦的小不点,他用手肘顶了顶布鲁诺,“喂,你家宝贝弟弟呢?”

    布鲁诺好笑的看了对方一眼,“出任务这么危险的事,怎么可能带他来?我把他放在旅馆里面,托旅店老板照顾几天。”

    “喔唷,那小子舍得你走啊?”杜予涵揶揄的笑了几声。

    “唉,一直哭啊,但有什么办法呢?”布鲁诺无奈的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既是酸涩,又带着感动。

    “好了好了,不逗你这个弟控了。”看着对方那扭扭捏捏的样子,杜予涵手臂搭上布鲁诺的肩膀,正打算宽慰一番,一条白皙的手臂横空插入两人间,硬是把杜予涵的手臂给扯开了。

    “话说布鲁诺还没给我们介绍这位先生呢。”凯文皮笑肉不笑的朝布鲁诺轻轻点了点头。

    杜予涵:……

    布鲁诺:……

    玛雅!凯文你的醋劲能不能别那么大?!这只是男人间的纯洁友谊好吗?!

    旁边的海伍德努努嘴,不小心扯到嘴角的伤处,他吃痛得龇牙咧嘴。看吧,他就知道。要是布鲁诺再这么不知不觉,迟早会遭到那娘炮的报复。

    靠,这娘炮打得真狠。

    轻咳几声掩饰方才的尴尬,布鲁诺正色作了简单的介绍,“我是布鲁诺,五阶狂战士。这位是卡瑞德,五阶模型师。”

    “很高兴认识你,阁下。”被称作卡瑞德的男子露出了大半张脸,向其他人行了个法师礼。他脸上挂着优雅的微笑,眼底却透露着一丝高傲,只是看起来完全没有一般佣兵的狠戾,反倒更像是某位贵族。

    杜予涵连忙还礼,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寒暄过后,一行五人便在城南门口,乘坐马车出发了。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人烟比较荒芜的湖畔岭,以马车代步大概需要八天时间。由于最近魔兽肆虐,很多马夫都不敢走这条路线,导致到了地方后,他们还需要步行两天。

    而这也是为什么委托难度不高,却一直乏人问津的原因之一。

    说起魔兽肆虐,连一路上表现得沉默低调的卡瑞德也禁不住抱怨起来。

    自从传出魔兽异变,通往湖畔岭的商队急剧减少。原本他已经约好了一个佣兵小队,可他却在出发前夕被临时告知,旅程被取消了。无奈之下,他只得继续留在城里,谁料这一等就等了半月有余,才看到布鲁诺发布的二次委托。因此他宁可再等几天,不需求什么悬赏奖励,也要坚持跟随队伍。

    作为初阶模型师,本身就没什么防御能力,他好不容易才能领取到职业试炼,没想到居然会出这种状况,害他折腾那么久了。

    这个理由听起来好像也说得过去……

    看着卡瑞德单薄的身材,杜予涵寻思着对方只有一个人,即使是有什么心思,咱们这人多势众,应该也没啥问题的……吧?

    不过他也是个模型师,想想之前自己那恐怖的破坏力,杜予涵又觉得不能这么快就下定论。

    嗯,总之小心为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冬溥的小说异世模型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异世模型师最新章节异世模型师全文阅读异世模型师5200异世模型师无弹窗异世模型师txt下载异世模型师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冬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