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20章 伤者

本章节来自于 异世模型师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3/
    按照地图的指示,他们走了整整一天,直到夜幕降临,才停下宿营。

    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除了偶尔出现几只低阶魔兽,杜予涵轻松愉快的解决掉了,甚至还把魔兽体内的魔核还有毛皮材料都挖出来收好,打算到了下个小镇卖掉。

    可让他惊讶的是,作为神圣牧师的凯文居然也有攻击手段。

    那时杜予涵正遭到一群烈风兔的围攻。

    当他们无意中路过了它们的巢穴,这群狂暴的兔子成群结队的冲了出来,围着两人一顿踢踹。烈风兔前肢已退化成小小的一团,可后肢非常发达,一个蹬跳可达两米远。往常烈风兔都是相对胆小的魔兽,虽然等阶不高可动作奇快,遇到危险会没命的逃跑。

    一般来说,这种魔兽没什么杀伤力,但这群烈风兔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全都处于狂暴状态,攻击力起码提高了百分之三十。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被一群小动物又咬又踹,还是会很疼的。

    杜予涵长剑一挥,一个旋风劈斩下来解决了几只,可源源不断的兔子从洞口蹦出,不禁让人头皮发麻。接连不断的攻击消耗着他的体力,几个回合下来,原本还游刃有余的杜予涵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伤口。

    站在一边的凯文看着眼前的战况眉心紧皱,这种程度的战斗杜予涵根本不让他出手。可当他看到一只兔子居然蹦了上来,朝着杜予涵的脸上挠了一下,他彻底怒了。

    双手结印默念咒文,纯白色的魔法元素在身边不断流转,只见一道道金黄色的魔法在他身前凝结,轻轻弹指,全部精确的打在围绕在杜予涵身边的烈风兔身上。一阵耀眼的金光闪过,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兔子,现在全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没想到以治疗著称的牧师居然还有如此彪悍的攻击法术,杜予涵啧啧称奇。

    “这有什么奇怪的,牧师也是魔法师的一个分支,只不过释放的是神圣魔法,有治愈功能。久而久之,许多牧师都放弃了攻击手段,转成专职治疗者而已。”凯文从空间戒指中拿出调味料递给坐在一旁的杜予涵。

    常年的游历,凯文也有自己的空间戒指,但与大家族的相比,容量小了很多。知道此事后,杜予涵大方的把自己的送给了他。

    “原来如此。”接过调味料,杜予涵把烤在火上的猎物撒上一层盐巴。伸手摸摸左脸,被烈风兔抓伤的地方已经被凯文治好,没留下一点痕迹。

    即便只是简单的调料,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旧让香烤兔子的香味引起两人猛吞起口水。虽然包裹里有干粮,可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没人会愿意去啃干巴巴的肉干。

    相对于杜予涵豪放派的狼吞虎咽,凯文的吃相就是婉约派的细嚼慢咽,斯文多了。解决掉晚餐,杜予涵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把吃剩下的东西都丢到火堆里。

    越接近湿地,空气湿度越大,食物都不可能完好的留到第二天。而且肉味很容易吸引其他魔兽的注意,所以只能埋起来或者烧掉。

    商量了一下,身体素质不错的杜予涵守前半夜,凯文虽然身体也很好,可是跟*彪悍的战士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所以他负责守后半夜。

    第二天清晨,两人收拾好东西继续前进。

    ************

    一晃五天过去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线路上来往的行人越发稀少。

    杜予涵看看手中的地图,根据指示,距离这里不远处有个驿站,按照现在的行进速度,大概明天中午前就能到达。

    抬头看看天色,两人决定今天在此地宿营。

    贝尔湿地白天闷热潮湿,衣服贴在身上十分难受,唯一的好处是水源充足,食物也丰富。凯文负责在附近捡拾柴火干草,杜予涵则蹲在离扎营处较远的小河边宰杀猎物。

    作为不完全吃货,杜予涵对食物没有太高要求,但总会变着花样烹饪食材。当他哼着小调边把手中的山鸡拔毛放血,边思考着是和着菌类炖鸡汤还是烤叫化鸡时,从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呻·吟声。

    他警惕回身,又仔细倾听了一会儿,慢慢抽出别在腰间的长剑,放慢脚步往声源走去。在快接近草丛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飘了过来。

    杜予涵轻蹙眉头,把脚步放得更轻一些。越过几棵藤蔓之后,他看到了声音的主人。

    在杂树丛生的沼泽地里,好几十根粗壮的藤蔓歪倒在地上,整棵植物呈蓝紫色,最粗的地方直径足有三十公分,根部被人齐根斩断,绛紫色的液体沿着切口汩汩往外流。

    藤蔓附近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从伤口上看,有些是魔兽的爪印,有些是藤蔓拉扯造成的伤痕,而更多的却明显是武器或魔法造成的创面。

    这些人着装统一,看起来像是某贵族的守卫。可奇怪的是,他看到有一个守卫的武器居然插在另外一个守卫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嗯……”在一具尸体下方传来了微弱的呻·吟,杜予涵用武器挑开趴在上面的尸体,被压在底下的人暴露在眼前。他右手被利器斩断,半边身体像是遭到魔法攻击一片焦黑,而最致命的,是他的胸口有一根碗口粗的藤蔓从背后直接贯穿,整个人血肉模糊,眼看是活不成了。重生之杀戮王国

    “……谁?”那人勉强睁开双眼,看着眼前模糊的身影。

    杜予涵谨慎的退后两步,隔得远远的问到:“你需要帮助吗?”

    “咳咳——”看到不像是追兵,男子松了一口气。弥留之际,他用尽全身力气指了指自己的背后说道:“求……求求你……救……咳咳——”

    突然,男人咳得撕心裂肺,吐出了一大口血,最终还是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咽气了。

    小心翼翼的靠近男子,确定他已经没气了,杜予涵才把那人翻了过去,发现底下居然还压着一个昏阙过去的血人。那人满脸是血,身上的血迹很吓人,要不是胸膛还有轻微起伏,他都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莫名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他蹲下来仔细端详,在辨认出身份的同时,他诧异的瞪大的眼。

    “咦?”

    *************

    “所以你就把他拎回来了?”凯文满脸不悦的看着一脸赔笑的杜予涵,“连晚餐都丢在河边?”

    “嘿嘿,这不顺手嘛,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杜予涵一边翻烤着手中喷香的烤鱼,一边搅动着锅里的鱼汤,讨好的看着给海伍德疗伤的凯文。

    认出那伤势严重的人居然是海伍德那熊孩纸,杜予涵二话不说,立刻背起人就往营地飞奔。而正在生火的凯文看到杜予涵居然背了一个鲜血淋漓的人回来,被吓了一大跳。

    仔细检查确定杜予涵身上的血都是别人的,他急忙施法疗伤,幸好伤得不重,很快就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治好了。

    在用水把对方脸上的血迹擦掉后,发现这人居然是平常跟杜予涵最不对盘的海伍德时,凯文顿时不乐意了。后来察觉杜予涵居然把今晚的晚餐落在河边,他更是立刻拉下了脸。

    眼看凯文迅速变黑的脸色,杜予涵立马自告奋勇又跑去河边打了几尾鱼回来,谁知道对方脸色更黑了。

    这家伙不就是看上去伤势严重,其实根本没有生命危险。要他花大力气治疗就算了,居然连晚餐都没了,最后还让涵为了晚餐多跑一趟!早知道他就不管涵的央求,直接丢这人自生自灭算了!

    看着凯文气鼓鼓的用力戳着海伍德的伤口,杜予涵为他孩子气的举动暗暗失笑,盛了一大碗香喷喷的鱼汤递到他面前:“凯文大夫辛苦了,恭请用膳。”

    “我不是什么大夫,我是牧师。”怄气的接过滚烫的餐具,趁热尝了一口。乳白色的汤底鲜甜清香,安抚了一直在打鼓的肚皮,凯文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味道如何?”察觉对方的心情变化,杜予涵又讨好的递上烤鱼。

    被对方逗趣的表情逗笑了,凯文接过烤鱼却放到杜予涵嘴边,“你尝尝。”

    杜予涵笑了笑,就着凯文的手咬了一口。鲜鱼被烤的外焦里嫩,一股焦香的味道让他忍不住又咬了一口——赶了一天的路,除了中午随意吃了点干粮,他早就饿扁了。

    待吃喝的差不多,两人围在火堆旁边看着月亮边漫无边际的聊着天。

    “你打算怎么办?”凯文用手指指还在帐篷内昏睡的海伍德。

    杜予涵揉揉抽痛的太阳穴,当时他一心只想救人,压根没想到以后,要问这问题,他也回答不上来。

    从当时的惨状看来,海伍德应该是领着一小队侍卫在去什么地方的路上,不想却被自己人伏击了,而且伤亡惨重,他应该是被随从拼死救下来的。

    他们这次出来的目的是奔着任务而去的,先不说海伍德是否愿意跟随,光是把这中二病患者带在身边,他就觉得往后的日子肯定鸡飞狗跳。

    可人都救了,总不能就这样把他丢在路边吧?万一被某只魔兽看上,这细皮滑肉的小少爷绝对是一顿美味大餐。

    “把他带上,明天到了前方的驿站,再通知他的家人。”那驿站是提供为王城传递文书和军事情报的官员中途食宿休憩的场所,内里说不定会有查尔斯家族的据点。到了之后把人交给那边的人,他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嗯。”凯文微微颔首。

    这次出门游历最大的目的是帮助杜予涵完成任务,而他则私心的想要多跟对方独处培养感情。忽然多出一个人来让他很恼怒,可在听到杜予涵没有带海伍德上路的意愿后,凯文又舒心了一些。

    目光愤恨的看着睡在一边的海伍德,凯文撇撇嘴。

    作为少爷就该乖乖呆在家里,没事别到处乱跑,会给别人带来很多麻烦的!

    看着凯文目光怨恨的盯着对方,杜予涵默默地扶额。

    为何他总觉得最近凯文的画风跟以前不大一样?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冬溥的小说异世模型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异世模型师最新章节异世模型师全文阅读异世模型师5200异世模型师无弹窗异世模型师txt下载异世模型师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冬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