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11章 过去

本章节来自于 异世模型师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3/
    目光触及凯文惊慌苍白的脸,杜予涵温柔的笑了笑,“我在这里。”

    凯文愣住了。

    杜予涵嘴角轻微上扬,那抹微笑如阳光般耀眼,像一股暖流,轻轻触动着他冰冷的心。还没来得及细想,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胸口传来,他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唔!——”

    看着凯文痛苦的打滚,杜予涵心急如焚却不知所措。他根本没有凯文那神乎其技的治疗法术,也不是什么医术高超的大夫,除了说一些安慰的话语,他只能站在旁边干着急。

    靠!这怎么回事?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我要不要叫学校的神官?

    学院也有驻地的神官,但平常不住在学校宿舍,只是每周有几天会给学生传播神学。

    现在找神官应该来得及吧?

    “涵……涵……”凯文痛苦的呻、吟着,手指紧紧抓住杜予涵的手,用力之猛连指尖都开始发白。

    “不怕!我在这!你一定要撑住啊!”杜予涵想在房间里翻找,看有没有治疗药水之类的药物,可惜被凯文抓得死紧,只能坐在床边干瞪眼。

    “呜!——”胸前的吊坠发出一阵亮光,一阵剧痛袭来,凯文像离水的鱼,他拼命躬身想脱离体内熬人的痛苦,却挣扎的有些乏力,四肢只能轻轻抽动。

    “嗯?”突然,杜予涵发现只要凯文戴在胸口的吊坠一闪,他就显得痛苦万分,而被雾气包裹的身体部分好像一直徘徊在吊坠以下,每当那些黑色气息要往上蔓延,那吊坠都会发出一阵强光。而凯文挣扎着想用手去触碰这吊坠,但每次刚碰触就立刻弹开,仿佛这吊坠有灼人的温度,异常烫手。

    就像……就像这吊坠在压制这股气息似的。

    看着凯文痛苦的脸,杜予涵一咬牙,抓起胸口的吊坠用力一扯。

    “啊——!”凯文猛地仰起头,全身都在轻微的颤抖着,随着吊坠被摘离身体,他犹如断裂的弓弦,啪的又彻底瘫软下来。

    而被摘下的吊坠在离开身体的一瞬间,光芒彻底黯淡下去。

    杜予涵心里也很紧张,他不知道这吊坠有什么作用,摘除后会有什么后果,他只觉得,这枚诡异的东西是导致凯文痛苦的根源。

    失去了吊坠压制的力量,凯文身上的黑色雾气开始往全身蔓延,不消一会,他遍浑身布满诡异的黑气。

    杜予涵见状感到喉头发紧,生怕凯文会出现什么状况。甚至想激活自己的斗气,学着那些武侠小说一样,把内力传输给对方。

    虽然凯文全身被黑雾包裹住,但好像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痛苦,只是在喘着粗气,努力调整呼吸。

    良久,黑雾渐渐被凯文身体吸收殆尽,身上诡异的墨黑色也渐渐退去。尽管他看上去依然是面无血色,除了神色有点疲累,但看起来感觉舒服多了。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杜予涵焦急的问道。

    “呵……”闻言,凯文轻轻笑了。

    “……你笑什么。”

    “我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凯文声音很虚弱,却面带笑意。

    “呃……”杜予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一瞬间,两人都没说话,房间的气氛有点尴尬。

    “嗯,我去给你倒杯水。”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杜予涵逃也似的跑了出去,被遗留在房间的凯文,深深的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若有所思。

    小心搀扶着凯文喝了点水,杜予涵让他平躺下来。

    “其实我——”凯文欲言又止。

    “没关系。”杜予涵制住了对方的话,“好好休息,有什么明天再说。”

    凝视着对方良久,凯文终究轻轻点了一下头,闭上了眼,他确实有些困乏了。

    看着凯文渐渐平缓的呼吸,杜予涵松了一口气。

    无聊端起那断裂的吊坠仔细查看,中间是一把像宝剑一样的装饰,宝剑中央镶嵌着一颗巨大的玉石,玉石表面带着一些扭曲的符号,他摸了一下,不像是后天刻画上去的,反而更像自然长成的。

    由于对矿石的研究也不深,杜予涵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没想到就是这颗小石头,居然会带给凯文如此大的折磨。

    守候着沉睡的病号,胡思乱想了大半宿,杜予涵打着哈欠,没过多久也渐渐睡去。

    ***********

    天微微泛白,窗外的小鸟待在树梢上,叽叽喳喳聒噪个没完。

    长如扇子般的睫毛轻轻颤动几下,凯文幽幽转醒。

    经过一夜的休息,他的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但经过昨晚的折腾,脑子还是有点眩晕。

    昨晚晚饭过后,他像往常一样坐在祈祷室冥想,但脑海中全是一抹高大英俊的身影。他自嘲的笑了笑,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期待?
皇妃你快跟我回宫吧
    正当他准备祈祷的时候,忽然手脚开始发凉,一股力量从心底开始涌现,并开始向全身蔓延。接着他觉得胸口有股炙热的力量在体内与之抗衡,那种感觉如万蚁噬咬,痛不欲生。

    他知道体内那股能量又开始失控了,为了掩人耳目,他忍着钻心的痛苦熄灭了所有的油灯,跌跌撞撞的躲回寝室,希望跟以前一样,等待痛楚的缓解,可惜走到后院已经浑身脱力,再后来……后来他就没印象了。

    凯文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抬头四处寻找,一眼看见杜予涵,只见他整个人靠在椅子上,矮小的木椅靠背容纳不了高大的身躯,整个人只能勉强摊在椅背上,刚毅有型的五官此刻看起来有点孩子气,两道剑眉微皱,看来这姿势睡得并不安稳。

    看着守了自己一夜的男人,凯文笑了,脸上洋溢着幸福与欢喜,像一朵含苞欲放纯白的莲花,洗尽铅华,绽放的瞬间,艳惊四座。

    他知道了,但他却没有离开。

    他不嫌弃肮脏的自己,他不害怕邪恶的自己!

    他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

    我的涵……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欣喜,凯文伸手拉住杜予涵的手。

    杜予涵的手掌很大,骨节突出修长,长时间的握剑使得掌心布着一层老茧,摸起来有点粗糙,但很温暖。

    “嗯……嗯?”睡眠很浅的杜予涵被凯文抓住手就醒了,平常锐利的眼眸此刻带着朦胧的水汽,似乎有点没搞懂这是什么地方。

    黑眸逐渐聚焦,看见凯文已经醒来,杜予涵送上一个爽朗的笑容,温暖的阳光打在俊脸上,柔化了雕刻般的轮廓。“早安。”

    微微一愣,凯文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眼眸深处露出幸福满足的笑意,“早安。”

    伸了个懒腰,绷紧的肌肉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松弛,杜予涵仔细观察着凯文的神色,“身体好点了吗?”

    “嗯,已经没事了。”凯文轻轻摇了摇头。

    “嗯……你饿吗?我去给你打早饭。”说罢,不等凯文开口阻止,杜予涵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过了大概一刻钟,杜予涵拎着一大堆热气腾腾的早饭回来了。

    “哈哈,今天去得早,人还不多。我特意叫大妈打了两大碗牛奶,还热着呢!”杜予涵像邀功一样把陶碗送到凯文面前,“赶紧喝了,还有玉米面包啥的,我拿了好多。尽管吃,管够!”

    看着杜予涵期待的眼神,还没觉得饿的凯文端起碗,慢慢的啜饮起来。

    眼见对方乖乖的吃起早餐,杜予涵稍微放心了下来。

    凯文看起来状态还不错,除了眼底下还有一点污青,白皙的脸蛋也逐渐恢复了血色,看来昨晚他被折腾的够呛的。

    还有胃口,看来是没啥问题了。

    在杜予涵眼神灼灼的监督下,凯文吃了两块黑面包一根玉米棒子外加一大盘牛奶后,边打着饱嗝表示再也吃不下了,边把昨晚的因由娓娓道来。

    凯文出身贵族家庭,父母双方不被家庭所祝福。可随着他的出生,家族也无奈承认了他的血缘关系,虽然经常被别人无视,但也没受什么苦。

    原本故事在这里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可偏偏在几年后,他的生父被发现陈尸家中,而他的生母则不知所踪。后来尸检发现,该族人居然是被暗言术中的摄魂魔法所伤!

    对于月神教徒来说,暗影魔法是世界上最邪恶最恐怖的魔法,它不但伤害*,而且还会腐蚀灵魂,让人的魂魄灰飞烟灭。

    各种证据所示,那名女子杀死了丈夫,然后畏罪潜逃了。

    作为最虔诚的月神侍从,家族里被黑暗仆从潜入就算了,居然还出现了一位黑暗女巫的后代,这简直是莫大的耻辱,这对月之女神也是深深的亵渎。

    族长震怒,大部分族人要求把凯文赐死,以平息月神的愤怒;另一部分人则主张,好歹凯文身上仍旧流着家族的血脉,倒不如执行净化仪式,若果他熬不住死了那便一了百了,但倘若他能熬过来,则重新接纳他的身份。

    于是,年幼的凯文在各种仪式上,被各种净化法术折磨得奄奄一息,有好几次甚至差点活不过去了,可每次他都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体内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硬生生的扛了过来。

    他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能量,但并不妨碍他使用这种能量。在强烈的求生本能下,凭借体内这股力量的支撑,虽然一直生活在阴暗的地牢里,可好歹他活了下来。

    看见凯文接受各种净化仪式后居然还活着,家族无奈接受了这个异类。可为了防止他体内的黑暗能量失控,家族给他戴上了一枚刻画着封印的咒文石吊坠。

    每当体内的暗影能量超过阈值开始扩散时,咒文石就会发生作用,形成一个小型的魔法阵,压制体内的暗影能量。

    他也曾尝试过把咒文石取下,可每当他要拉断链子时,吊坠立刻激活禁锢魔法,把他的脖子勒得死紧,差点喘不过气来,尝试了几次,凯文只能选择放弃。反正这咒文石只会在失控的时候才会激活,平常倒不会有太大影响。

    出于对暗影魔法的恐惧,他们甚至要求凯文学习神圣法术,为的就是希望对体内的暗影能量起到一定的控制作用。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冬溥的小说异世模型师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异世模型师最新章节异世模型师全文阅读异世模型师5200异世模型师无弹窗异世模型师txt下载异世模型师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冬溥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