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三十一.患有忧郁症的王子[二]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1/
    安心在教室里再有特色,但上课的时候还是得打起精神来听课的,因为她的老师大概都被特殊打点过,所以苏安心每节课都会站起来回答问题也是初一一班习以为常的事情之一,对此,初一一班的同学们表示好不羡慕,因为回答不上来问题的苏安心会被老师更严厉的批评和针对性的提问,一科两科还好,三科四科七科八科都这样,那就实在受不了,而如果要回答得对,就必须每节课都认真听,容不得一丝走神,毕竟还是个性跳脱的青少年,对于这样的‘宠爱’还是敬谢不敏的。

    她们看他们班的苏安心同学就做的很好嘛,再接再厉,继续加油,他们就不需要这种待遇了,幸好他们爸妈没有这么恐怖。

    莫名其妙不知道又被同学们同情了的苏安心在结束了这一天的课程之后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接下来她得去公司练习,又不是真的放学,所以自然没有旁边讨论书店新到了一批题库的学霸同学们那么激动。

    即使是这样想的苏安心在今天下午练习的时候还是拿出了百分之一百的干劲。

    她是那种要努力就一定要最努力的那种人,哪怕她比别人早离开练习室,但对于她来说,站在这里,她就必须倾尽全力。

    所以倾尽全力之后力竭也就是一定的事情了,安心躺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脑海却仍然一遍遍分解着老师刚刚新教的舞蹈。

    然后感觉休息够了,又站了起来,把刚刚做的并不太顺利的部分再重复做一遍,所以她也不知道原本一直围绕着她的怀疑目光少了那么一两道,但估计知道了也不太在乎。

    其实想成为明星有很多办法的,比如写段子做个段子手,又比如当个网红,参加个选秀节目,这些其实都是可以成名的办法,尤其在这里明显看起来是另一个世界十几年前的模样,这些成名方式没人用过,肯定大有可为。

    但是安心却并没有用,而是按部就班的练习着,除了她自己想这样做,其次就是因为苏安心本人的愿望,嗯,说出来一定吓死人。

    苏安心想成为世界第一女团的成员,嗯,即使是在H市,也几十年都没出现过一个世界性女团魔咒的现在,苏安心想成为一名好歌手,还想加入女团,一直走向顶端。这可真是一个足够可怕的梦想。

    安心却觉得很有趣。所以在她也是苏安心的现在,也愿意为了这个梦想去努力,在她看来,多学一些东西,体验一份职业肯定也是好的嘛,说不定以后用得上呢,就像她当乐队队长那个任务世界学到的歌唱技巧,在这个世界肯定也是通用的,现在也就派上用场了。

    所以安心觉得非常有趣,而且她思考了自己经历过的世界任务,发现娱乐圈任务好像多了那么一点,所以,技多不压身在她这里是绝对行得通的。

    虽然练习的时候拼尽全力,但苏安心离开的时候还是准时准点的离开了,照旧坐上了习惯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微微闭眼,看起来就跟睡着了一样。

    但刚上车的韩子夜却知道她绝对没睡着,只是韩子夜已经非常习惯的并没有叫她,而是伸手把耳机放到了她的手里。

    “今天听到了一首很不错的歌。”

    仍然闭着眼的安心把耳机塞到自己的耳朵里,却被里面嘶哑的男声给惊到,终于睁开了眼。

    “飞跃乐队?”

    “你也喜欢?”韩子夜好奇的问道,声音里带着这个年纪男生不太有的温润感,加上清俊的相貌,很容易让人一下子生出好感来。

    苏安心看了韩子夜一眼,突然笑出了声。“我们班同学把它当作提神曲,打瞌睡的时候声音一出来一个激灵就清醒了,因为太吓人了。”

    她描绘得很形象,韩子夜一下子就想象出那个场景,也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颊边小小的酒窝若隐若现,一下子冲淡了气质上的成熟稳重感。“你是不是也把它当作提神曲了?”

    “歌没把我吓醒,我老师把我拍醒的。”苏安心摇摇头,夸张的叹了一口气。“这位同学站起来回答问题,回答不出来去后面顶着书站着。”

    “是不是啊你。”LESLIE这样说道,自己却忍不住笑起来。

    笑容是会传染的,苏安心看他笑的那么夸张,笑着推了推他。“你是不是笑点很低呀。”

    “是啊,我很容易笑的。”LESLIE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别人总是觉得我笑的太夸张了,可是真的很好笑嘛。”

    尾音居然带上了了些许撒娇的语气,苏安心定定的看了LESLIE一会,就在他觉得奇怪的时候,苏安心特别认真的夸奖。

    “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所以一点都不夸张。

    被人用这样认真的目光看着,说自己好看,哪怕刚刚还在大笑的LESLIE脸一下子红透了,嗫喏了几下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脸皮这样薄啊。”苏安心看着红着脸显得更加鲜润欲滴的少年,觉得非常惊奇,上看下看了好一会,才满足的挥挥手,在公车站下了车。

    “再见,LESLIE。”苏安心挥手笑着说道。

    “再见.....”又想起来自己没问名字的韩子夜有些苦恼的皱着一张脸。

    下次,下次,一定要问才行。

    他却没想到没有下次了。

    1988年,一号线235号车停运。

    安心按部就班的生活着。

    公车的停运似乎没给她造成任何苦恼,只是从准点回家变成了在练习室练习到等自家姑姑来接自己一起回家,所以一切也没差,日子一天重复一天的过去,另一个苏安心等到康复过后她已经在减肥机构的帮助下尝试着减肥了,

    而这里也没什么忧心的地方,反而最近考试的时候顺利前进了一名,周考月考也轻松的过了,即使没升上A级,但她也知道自己在进步,所以没任何困扰的地方。

    只是学校校庆,他们家老班居然舍得把自己班上的学霸分子分去做勤杂工,实在让班上同学怨念了好久,但知道其他同学被叫去打扫搬东西后,个个人都忘了原来的控诉高叫老班万岁,变脸之快简直让人咋舌。

    其实平时D中也舍不得让自己的学霸分子去干活的,老师嘛,总是偏向学习好的同学的,但D中这次校庆,是六十周年校庆,自然就要隆重一点,所以又请了杰出校友,又请了歌手名人什么的,看起来就是要搞大事的节奏,所以有些地方就人手不够,就只好让每个班出几个学生出来帮忙。

    倒也不是什么大忙,比如勤杂工就是守在后台看谁忙不过来帮把手就是了,也不至于搞得那么复杂。

    作为被老师重点关照的人群当中,哪怕是干活这种事,苏安心一个女生还是跟着被拉了壮丁,一下子就让这次号称民主选举的选拔充满了不民主,在同学们同情的目光中,安心也只好光荣上任了。

    勤杂工确实不用干重活,其实就是哪里忙不开就往哪里搬的一块砖,忙的时候挺忙的,安心确实被使唤的有些晕头转向,但不忙的时候又特别忙里偷闲,还能在幕布-旁看个小节目。

    ----

    LESLIE觉得十分苦恼。

    他其实觉得自己一直惦记着一个小姑娘是可耻的,但是却忍不住记忆它自己再三提起,所以让他平常睡觉都有一些恍惚,以为自己在公车上和她聊着天说着天马行空的对话,但醒过来才知道是梦,所以也就更加苦恼。

    以至于坐在车上的时候,AN哥跟他说什么他都没有听清楚,只好歉意的再次问清楚。

    安哥叹了一口气,看着他家这个刚签的小新人。

    “你一个人能行?”等一下他有事,不能陪着LESLIE一起去那边,原本他挺放心的,毕竟LESLIE一直都挺让他省心的,但看LESLIE现在的状态,他真的开始有些担心,想着要不要推掉事情一起跟着去。

    韩子夜却拒绝了。“D中是吧?我认识路,自己去就可以了。”

    “AN哥你去忙你的吧。”

    如果是因为天气原因那就真的是天注定没办法了,这样想着夏天打开了拉门,就这样坐在还没收拾好的咖啡馆里面看着外面倾盆的大雨和急匆匆路过的汽车和行人。

    桌上的花茶还冒着袅袅的热气,挥发在空气里,混合着空气中的湿气,形成一股湿润的水汽,几乎是雨下了多久,夏天就在这里坐了多久。

    但夏天今天终究还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咖啡店里呆上一整个下午。

    她有些艰难的关上拉门,看了一眼店里寂静的氛围,拿起放在角落里的伞,从侧门走了出去。

    当她再次回来已是深夜,黑色的夜里,雨还在绵延的下着,根本没有停止的趋势,夏天脸色疲惫的走到门口,从包里拿出钥匙,腰身却猛然被抱住,紧接着背部贴上一具冰凉的男性的身体,把她撞到了门上。TFBOYS之再见就不再见

    夏天睁大眼睛,手上的伞掉到了地上,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当她想把手上的包包砸过去的时候,却被传递到耳边细碎的隐忍的呜咽声惊住了。

    “大声xi?”她声音略有些沙哑,并不确定有些迟疑的喊道。

    紧接着围绕在腰腹中的手用更加收紧的力道回应了夏天的疑惑。

    所以……是为什么啊。

    “抱歉,大声xi,我只找到了几件旧衣服,你先暂时穿一下吧,我把衣服放到门口了,等一下你自己拿。”

    夏天对着浴室门口说道,刚要把衣服放下,但话音刚落她就听见浴室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夏天眨了眨眼,微拧了眉头。

    “大声xi,你没事吧?”

    浴室里沉默了一会。

    “大声xi?”夏天再次开口叫道,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男子低低的应声。

    没事就好,至少洗个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听着浴室如常传来的水声,夏天把衣服放到了浴室门口的小凳子上,转身走了出去。

    夏天在厨房里煮着东西,浴室方向传来开门的声音,夏天没回头,只是专心的盯着煤气上的东西看,直到袅袅上升的雾气和翻滚着的声音突然惊醒了她,她才陡然回过神。

    煮好了,夏天刚要伸手,却被另一只不同肤色的手阻止了动作。

    “小心烫。”姜大聲甚至不用多作思考就跑了过来,他的手掌毫不费力的覆盖住夏天小小的手,然后拉了开来。

    夏天看着一看就非常烫的锅里翻滚着的白色液体,然后眨了眨眼,好一会才真正回过神来,反应过来自己怎么惊险的度过了一场小危机。

    “谢谢。”夏天抬起头,对着姜大聲露出一个笑容,轻声说道。

    夏天整个人被笼罩在姜大聲的势力范围内,事实上只要他一拉手,再低下头,就能轻而易举的占领眼前的这个人,但姜大聲终究没这么做。

    他只是摇摇头,放开了夏天的手,以免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内心里的野望,却仍忍不住若有所失的握了握拳。

    姜大聲看着夏天关了煤气,先一步开口。

    “让我来……”

    “大声xi先出去吧,”夏天看了一眼姜大聲。“外面有干净的毛巾和吹风筒,大声xi最好先吹干头发哦。”

    姜大聲看了一眼夏天,然后点头,“麻烦你了。”

    姜大聲转过身,走了几步,夏天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

    “那个,如果可以,能麻烦大声xi把它送到外面的餐桌上吗?”

    姜大聲转过头,有几粒水珠因为他转身太快飞快的从头发上滑落,滚落进他的衣服里,然后显现出男人身体精壮的轮廓线条。

    看着真是男人味十足。

    在场唯一的观众夏天同学却目不斜视,非常平静的让开了位置,姜大聲走了过来,在夏天面前站定,再次把其实算不上娇小的夏天整个人笼罩住了。

    “小心烫。”夏天低声叮嘱道。

    姜大聲点点头,对夏天露出一个笑容,端着锅直接走了出去。

    夏天却没跟着出去,而是拿出另一个小锅。

    夏天出去的时候,姜大聲正拿眼瞅着手里的锅,然后干巴巴的看着桌子,似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模样。

    夏天一下子反应过来,转过身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桌垫,放到了桌上。

    姜大聲把锅放到了桌上,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

    夏天拿出了杯子,放到了桌上,然后看着姜大聲,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走到沙发边,把早就准备的好干净的毛巾递给了姜大聲。

    姜大聲接了过来,安静的擦起头发来,只是转头乘好牛奶的夏天转过头发现擦了一会姜大聲这边却一点效果都没有,倒不是姜大聲没认真擦,而是夏天明显发现,姜大聲的动作并不大,似乎看着还有些小心翼翼,似乎在护着什么。

    夏天奇怪的顺着姜大聲的动作看过去,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衣服太小了。

    姜大聲身上是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只是并不太合身,看起来紧巴巴的模样,不过也对,那衣服是她照着自己的体型特地买大拿来当睡衣穿的,所以哪怕说的加大,对于一个男生来说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而对于看起来一直有健身的姜大聲穿着自然更显狭小。

    也难为他忍了这么久,尤其头发还没干,随着头发上水珠的低落,衣服直接粘在皮肤上,显得更加可怜兮兮的。

    穿了还不如不穿,夏天都能随着姜大聲擦头发的幅度看见男人若隐若无的肌肉线条和贲发的肌肉。

    她似乎这才意识到站在她面前的既不是以前那个瘦弱沉默的少年,也不是平时看着平和温厚的男子,而是一个真正的在力量上对她有绝对压制性充满男性魅力的男人。

    并且身材比一般男人都好。

    唾弃自己居然把思想集中在姜大聲‘**’的夏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而后对上姜大聲疑惑的目光,才发觉自己居然因为‘害怕’而做出了丢脸的动作,不由的有些心虚,而此时姜大聲因为她的不对劲而看过来甚至有走过来的趋势,更让夏天觉得有些虚,她努力想要让自己不去注意姜大聲存在感十足的‘**’,而是把视线不自觉的挪动了自己的脚步,这时后退的就不只几步了。

    姜大聲更加不解了。

    “我去厨房。”夏天一指厨房,然后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难得有些惊慌的快步走向厨房,边走边忍不住在心里苦恼的挠了挠了头,面上虽然竭力想保持镇定,但其实脸颊处薄薄的红晕已经出卖她了。

    有些苦恼的低叹一声,夏天看着并没有煮好的砂锅,然后盯着砂锅上的炉火发呆。

    总觉得现在出去好“难为情。”

    “难为情?”姜大聲低低的重复了一遍,顺便好奇的看了一眼夏天一直很认真的盯着看的砂锅。

    然后...‘砰’的一声。

    “啊。”撞击力度很大,夏天忍不住捂住额头,感觉额头撞上了一块坚硬的带着温度的墙壁,带的整个人都有些晕。

    被撞到的姜大聲也发出一声无意义的闷哼,但首先关注的还是眼前捂着额头,眼中犹带着因为疼痛而带出来的水意的女子。

    “很痛吗?对不起,我不应该站在你的身后,是不是很痛,可不可以让我看看吗?”

    姜大聲紧张的连续发问道,站在夏天面前简直像个惹了心上人受伤哭泣,慌张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能让她消气破涕为笑的毛头小子。

    让原本吃痛的夏天心中的郁闷一下好了不少。

    好吧,她一向是个善于原谅他人的人。

    原先就不全是姜大聲的错,她自己不注意和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听见姜大聲的声音后做贼心虚,这些其实更占了大部分真实的原因。

    “其实不疼了。”夏天捂着额头看向姜大聲,见他坚持的看向自己,只好放开了手,光洁的额头上一片淤红份外显眼,姜大聲‘嘶’了一口气,紧紧皱着眉的模样似乎比她还疼,还生自己的气。

    夏天一下子就被逗笑了,她向来是个很容易开心的人,所以此时明明离自己疼的都快掉眼泪还没多久,她就能转悲为喜,心情又自己愉快起来了,甚至还能安慰姜大聲。

    “其实真的已经不痛。”她笑着说,语气仍是往常的轻柔,尾音轻轻上扬,连眉眼弯着的弧度都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姜大聲却觉得她原本光洁饱满的额头上那块红印突兀的简直有些可恶,他忍不住凑近用手轻轻揉了揉那块红印,轻轻吹了吹,好像这样就能把那块红印就此吹走消灭一样。

    夏天感觉一股非常温柔的气息从她的额头上拂过,然后随之贴上一块温厚的地方。

    姜大聲伸手轻轻环绕住怀中的女子,他温柔低醇的声线犹如叹息从她的头顶飘过。

    “请不要受伤。”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小的明歌的小说[快穿]初恋治愈攻略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最新章节[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全文阅读[快穿]初恋治愈攻略5200[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无弹窗[快穿]初恋治愈攻略txt下载[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小的明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