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6.最后的画家[二]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1/
    安祁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在那柔嫩得似乎一掐就断的脖子徘徊了,他从地狱归来,但地狱太冷了,冷到他想把全世界的人都一起拖进去,包括他天真时曾奢望的光明。

    -------黑匣子

    其实攻略对象安祁对待原主算爱吗?安心也不知道,毕竟两人从没在一起过,而且交流的次数还没安心和大学同学说话的次数多,即使到了最后,两人之间都没谈论到一句有关于喜欢的问题,讨论过最多的话题就是关于今天干了什么,但安祁曾渴望过李家的温暖,奢望过李安心救赎他,但无论如何他到最后却克制了自己,避免自己把光明一起拖进黑暗,哪怕他其实真实想法是就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得到救赎,所以自己放弃了希望,这样也就不可能会有让自己失望的可能了。

    虽然安心也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但其实光看她这个攻略者出现在这里其实就能说明某些事情了不是吗?

    其实麻烦的倒不是原剧情,麻烦的是,安心的任务对象是重生后的安祁,攻略重生的安祁其实虽然困难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但是,看到系统发布的任务中除了阻止安祁死亡还有务必让安祁成为名声好到芳名留史的画家什么的,系统你确定大丈夫?安祁上一世也没芳名留史啊,顶多安祁加上安朗那个震撼的名头做到了以恐怖杀人画家举世闻名的地步,虽然她是很想相信主系统发布任务不是在坑她,但是恐怖杀人画家和名声好有半毛钱关系吗??

    果然是嫉妒她前几次过的太容易所以一下子调了级别吧,系统的嫉妒心也真可啪。

    【系统发布的任务都是可以完成,请不要随意质疑,宿主涉及辱及主系统人格和形象,惩罚一次,惩罚留待下个任务开启。】

    好吧,原本只是吐槽一下的安心这次捂住了嘴。

    安心才七岁,因为是十一月的,周岁算起来其实才五岁半,虽然是应该上学,也的确还在上幼儿园,但是最近李安心刚犯了事,刚和同一个街区同一个班级的白人男孩打了一架,把人家脸给抓破了,其实小孩子打架出手也不可能厉害到哪里去,但是在道了歉之后,李安心就死也不肯去幼儿园了,其实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李安心是无论夫妻俩说什么也不肯去,要不是两口子最近都很忙,又不太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那一套,指不定李安心这样做现在就躺在床上捂着屁股哭了,但是她没有,所以最近是由李母带去中学的办公室,让她呆在那里的。

    其实也是李父李母自己也清楚,他们居住的这个州对有色人种一向有歧视,虽然不是很严重,没有其他州那么可怕,但也足以让人皱眉,起码偶尔有点小钱的白人在这里打死黑人确实只要赔一点钱就可以全然无事的通过了,李安心年纪又小,所以平时李母李父也挺小心的,尤其是最近是足球赛季,气氛特别狂热,每天都有不少人在生事,所以才会让李安心呆在办公室里,有些同事挺靠谱的,再加上如果有什么他们也来得及,但这种结果造成了李安心都没什么朋友,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也说她独来独往,很有自己的个性。

    这也难免造成了他们对她更加宠溺了一点,这就造成了无论李安心提什么只要不是太过过份的要求,夫妻俩都会尽量同意,让女儿开心一点,也幸好李安心只是古灵精怪,而不是骄纵,不然夫妻俩就不是无奈而是头痛了。

    虽然决定了是要让女儿去看小鸟,但是李父乃至于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李母果然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又很是叮嘱了安心,就是务必要让她乖乖听话,不要乱跑。

    安心都很乖巧的答应了。

    当然她也是非常乖巧的,真的在蒂娜的带领下看了那只通身雪白的鹦鹉,并没有对李父李母阳奉阴违,看完鹦鹉之后又乖乖的让蒂娜把自己送回李父身边。

    大学的教室很多,李父在这所学校里主教色彩,因为学历高,资历深,又是被某个知名大学的知名人士推荐过来的,有个平常用的休息室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李父还有课,就把安心丢在休息室,直接扔给她一本画册,也不管她看不看得懂。

    嗯,李父坚信自己和妻子都有艺术细胞,他们的女儿肯定青出于蓝胜于蓝,但事实上是,除了看出一幅画是由什么颜色组成的……其他她真的完全看不懂。

    李安心百无聊赖的翻着画册,她倒是什么也不用做,准时准点,就听到隔壁李父私人独立的小画室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

    安心有些辛苦的蹦着小短腿跳下椅子,打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外表俊秀,穿着宽大不合身连体裤的少年正转过头静静看着自己,漂亮得像琉璃似的眼珠凑得近似乎还能清晰的倒映出她的身影。

    正是小短手小短腿的笨拙模样,看起来真的很蠢。你是最好的自己

    小小少年看了一眼又毫无情绪起伏的转过头,打开画室的门直接走了进去,所以谁也没发现他握着门把手的手有一点轻微的颤抖,安心站在原地想了想,从休息室把画册拿上,也跟着钻了进去。

    少年也没有管她,而是给画架换上新的画纸后,直接在上面开始构图。

    安心也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糖果,想了想,巡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直接把糖果放在桌子上不会被妨碍到的地方,又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把葡萄味的糖果收起来,换成苹果味的,才满意的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眨巴眨巴的继续吃糖果翻着画册。

    她小时候原来是长这模样啊,安祁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脑海中关于这个小时候的场景,但想到却都是小短腿,似乎在她的印象中除了长大基因突变,小时候的她都是皱着一张包子脸,小短腿努力在所有人也包括他面前蹦跶的欢乐样,除了弱智儿童欢乐多就再也没有别的形容词了。

    她看起来颇为认真,安祁转过头来的时候正看到她卷翘的睫毛在白嫩的脸上投下一片好看的阴影,圆润白胖的手指头压着书角,看起来看的倒是颇为认真,只是安祁记得那个人哪怕父母一个是中学美术老师,一个则是大学美术教授,从小到大也没被渲染到任何关于艺术半点特长,最令人觉得奇葩的是最后唯一学到的就是分辨画的真假与这副画究竟用了几种颜色,什么颜色,令知道的人哭笑不得,长大以后选的大学专业还是数学系,真真是和老师截然不同。

    唯一相同的大慨是这个人之后也当了老师吗?安祁有些奇怪的想着,眼睛中浮现了一丝浅浅笑意,只是这浅薄的笑意很快因为小女孩翻页的声音惊到而迅速消散,转过头,拿着笔,又恢复成一片淡然无波的模样。

    他有些担心会被发现在看她,但好久之后身后都没有声音,他有些失望,但很快又因为心里浮现的失望而觉得厌恶,拿着画笔让自己平心静气好久,笔在手中紧紧握着,却一直没有下第一笔。

    他其实很久没拿画笔了,安祁有些恍然,自从发现那个令人恶心的事情,本来就不太睡得着的他整夜整夜做着噩梦,彻夜画着画,看着他的小女孩发给他担心他的短信,哪怕知道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意思,那段时间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刻,只是他的快乐真的很短暂。

    当那个所谓的父亲如同发现真爱一样,把他那个宁愿遭受家暴,去当流妓也不愿意回到他这个亲生哥哥身边,其实精神方面已经有严重问题的母亲圈养,把原本的妻子,儿女都抛之脑后,然后在发现她的母亲患了心脏病后,又想把他的心脏取出来给那个女人用也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了,哪怕他其实很早之前就脱离了那个病态的家庭,自己搬出去住,初中就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也从来没接受过他当自己的父亲,哪怕这个所谓父亲自顾自的用自己以为的方式对着他好,他其实也真的内心平静从来没稀罕过。

    所以对于那个男人说要把他的心脏给那个女人,其实就是让他把命献出去的事情他真的也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也不觉得伤心,但是要他去死也是万万不能的,说实话,哪怕是什么所谓孝道,在他看到母亲丝毫不在意的让那个强迫他的男人进了母亲房间,之后还能出门,留他和那个男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对她其实就已经连多余的情绪都懒得产生了。

    他不想知道她怎么想的,甚至也懒得管她和亲生哥哥那种害死亲生父母还死不悔改的龌龊爱情,但是当那个男人的手伸到那个人身上的时候,甚至借此来让他同意的卑劣模样的时候,他就觉得难以忍受,难以忍受无耻的他会伤害到她,也更加难以忍受自己身上居然还留着跟那个男人一样无耻卑劣的血。

    既然这样的人都能生存在这世界上,而且还能借此去伤害别的无辜的人,为什么不能有人把这样的人提前杀死呢?

    他早该死了,为什么还活在这世界上,把贪婪的永无止境的心挖出来,塞进总是作恶的双手之中去,把总是存在着愚蠢念头的大脑拿出来,放进无法饜足的嘴里,把总是指挥着别人的手砍断,放在身旁,这样就可以了吧?

    他不想说什么是为了别人这样做的话,他其实是很满意自己这样做的,在这样做的时候,他感觉大脑很冷静,但心里却被黑暗蔓延,好像是扯断了一直镇压在心底的野兽的锁链,只觉得心里一阵轻松,下手的时候心里没有任何的后悔和迟疑,下手后也没有,像个天生的侩子手一样反而很冷静的收拾好现场,还仔细的设想了一切不在场证明和应对,只是已经把画变成杀人的他大概再也无法拿起干净的画笔了。

    所以,安祁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所以,他这样满手鲜血的人为什么要让他重生呢?他觉得地狱也挺好的,安祁想了想,把笔放了回去。

    他一辈子都不会再拿画笔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小的明歌的小说[快穿]初恋治愈攻略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最新章节[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全文阅读[快穿]初恋治愈攻略5200[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无弹窗[快穿]初恋治愈攻略txt下载[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小的明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