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9.影帝的初恋[七]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1/
    嫉妒你,怎么可能?

    虽然靳绪堂确实长的一副人生赢家的模样,现实中也确实非常人生赢家,被一堆人疯狂追逐着爱慕着,俨然三千宠爱于一身的样子,但他为什么要嫉妒靳绪堂,就凭他长的帅有才华吗?

    怎么可能,哥哥他根本不关心这些好吗?

    何况他也不是没有才华呀,只是长的不帅而已,不然就轮到此时此刻靳绪堂嫉妒他才对了。李子航丝毫不心虚的想道。

    更何况作为一个有妻有子的新世纪幸福好男人,李子航表示他才不嫉妒靳绪堂,靳绪堂有什么好的,即使他家女儿也喜欢靳绪堂多过他这个父亲,李子航也表示完全no care好吗,他才不在意这些。

    虽然偶尔还是会忍不住扎这个大学四年都是好兄弟的朋友的小人就对了。

    不过那么多年了,一直都是好朋友的两人,毕业之后又担任靳绪堂经纪人的李子航倒是比谁都清楚,虽然长着一副招蜂引蝶的模样,脾气看着也很好,熟了之后更是清楚其大男孩一般的性格,但靳绪堂倒是比谁都清心寡欲,在性观念开放的国外不滥交,有漂亮的女孩子也拒之门外,无论是谁告白都不假颜色,划清界线的模样,以至于在大学时期唯一能靠近靳绪堂的他充当着女性公敌的角色,走到哪里都被人怒目而视,时间长了,差点让他也开始怀疑起靳绪堂的性取向,要不是知道靳绪堂一直有个难以忘怀的初恋的话。

    李子航自然也知道靳绪堂曾经出了事故失去了以前的记忆的事,也知道靳绪堂有一个只有一个模糊身影可以证明其存在的初恋,他倒是很佩服靳绪堂在把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连鞋子都不知道怎么穿的时候还记得一个曾经喜欢过的女孩,但为了一个模样都记不得的初恋过了这么久还守身如玉李子航就觉得很诧异了。

    大概是在一群高嚷着爱情无罪尽情享受当下的其他同龄中还记得自己初恋的靳绪堂表现的非常像一个欠揍的清新脱俗的奇葩,才让他选择和靳绪堂做朋友吧,而做朋友这么多年下来李子航不能说完全懂靳绪堂,但总是从朋友的角度明白了靳绪堂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个性。

    不就是一个初看以为是高冷面瘫,但认识追到手以后才发现是一个散漫到随心所欲的小屁孩吗?这些年还学会用友善的面具来欺骗那些无知少女,看上去很听话,但没有一个人比李子航更清楚靳绪堂本人到底有多么任性到让人头疼。

    在这一点上,李子航大概和养了一个熊孩子的刘子华非常有共同语言。

    而现在,他家熊孩子艺人喜欢上另一个熊孩子了,李子航只觉得自己担任靳绪堂经纪人才开始有的偏头痛又发作了。

    不过。“你这么急着和我报备,对方同意和你交往了?”

    李子航开玩笑似的说,一般艺人报备恋情都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尤其在这人是国内一线影帝和一线乐队主唱两人的爱情故事的时候,总是会牵扯到各个方方面面的事情,靳绪堂这么直接的跟他说李子航自然认为他已经追到手了,但接下来却看到靳绪堂想要让一切都过去的神色,李子航眨了眨眼。

    “靳先生,你该不会连人都没有追到手吧。”

    被戳中死穴,靳绪堂的脸色陡然心虚了那么一小一下,但又很快流露出了自信。

    “我喜欢她。”

    所以呢?连人都没有追到手你跟他谈什么呢?李子航觉得有些头痛,关键是他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家艺人似乎陷入了傻瓜似的单相思,被痴汉的那个人说不定还不知道他家艺人对她有意思。

    他还以为看见靳绪堂这几天的状态顾安心已经和靳绪堂在一起了呢,结果没有,靳绪堂还敢提前跟他说起这件事,你说,做人怎么能这么闷骚。

    李子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是认真的?”

    这么久都没谈过一次恋爱,忽然就说自己好像有了喜欢的人,李子航回忆了一下自己脑海里关于顾安心的消息,想了想还是难以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尤其顾安心好像还是娱乐圈老狐狸刘子华的得意爱将,粉丝心中不可取代的男神,虽然年轻,但要是按照资历算,无视影视圈和歌手圈的差距,99年出道的顾安心恐怕还是很多娱乐圈艺人的大前辈,可以说,所以怎么想都觉得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希望,没有可能。

    如果有可能那一定是他在做噩梦。

    “阿靳,你可得想清楚。”如果真的要在一起,靳绪堂和顾安心的阻碍恐怕不只是他说的那些。

    “你不觉得你的喜欢来的太突然了吗?”

    “倒是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听到李子航的吐槽,脸上带点潮红的靳绪堂倒是露出一个微笑。

    “哥,从一见面开始,其实我感觉已经认识她很久了。”

    久到他觉得整颗心都非常疲惫,一见到她便再也不想离开,茫茫人海中只觉得只有那个人才是荧光色的闪光体。

    如果这就是喜欢,那他从一开始见面被她认成别人开始,在见到她的那一刻确实有点特别喜欢她。

    虽然说有点突兀,但他却又确确实实的能感受到看到她的时候心里每一刻的悸动,而这种悸动在最近这种聊天之中并没有消磨半分,反而越发增加。

    以前好像认识什么的,这难道不是老掉牙的搭讪女生的技能吗?确定说了之后别人不会当你神经病吗?虽然人长的好看,可是李子航真心觉得自家艺人的撩妹技能要升级了。

    “你那真的不是.....”

    但还没来得及说出来,李子航的话就被兴奋的靳绪堂打断了。

    “不过,说不定我以前真的认识她。”

    靳绪堂双眼闪闪发亮的说道,看向李子航。

    “对吧,哥,不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不可能把我认错成别人,我也不可能对她有一见就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真的不是缘分吗?”靳绪堂满怀憧憬的说。“这就是爱呀爱。”

    好幼稚,这真的是他那个向来温和沉稳喜怒不行于色的好友吗?

    “哥难道不这样觉得吗?”靳绪堂把手搭在李子航肩上,眨了眨眼,以往俊朗的面容硬是被他做出了萌萌哒的感觉。

    一个大男人撒什么娇,快来个大师收了这妖孽吧,突然被一个长相漂亮的同性卖萌李子航的感觉明显是复杂的,尤其在这个人还是你的朋友的时候。

    虽然知道靳绪堂恢复后一定会后悔此时此刻这么对他卖萌的场景,看他懊恼也很有趣,但说真的宇宙超级大直男,对自己五官精致的同性朋友完全不感兴趣的李子航其实也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场景的。

    他现在在生病,他现在在生病,他只是生病才这么傻,李子航在心里默默念道,要自己不要跟现在生病又智商不正常的靳绪堂计较,把嘴里那个‘错觉’吞回去,皮笑肉不笑的勾起嘴角,看着明显智商下降的比前段时间更厉害靳绪堂,温柔的露出一个假笑。“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

    “我也觉得我的想法很正确。”靳绪堂明显没注意李子航的神情,把李子航的敷衍当成了夸赞。

    再留在这里跟一个已经是爱情白痴的人谈论问题他是不是傻,李子航默默站起身。“诶,你去哪里?”

    聊的好好的,突然看见李子航起身,头脑一直有些昏昏沉沉的靳绪堂奇怪的问道。

    李子航握住门把手,转过头,把手机握在手里,扬了扬,叹了一口气。

    “去处理你大影帝的感情问题,我去公司给你调人来,你感冒了,放假几天就好好休息吧,药放在桌子上,你一定要记得吃,其他事我会看着解决的,你乖乖呆着就好,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李子航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接着又嘱咐了一堆药的剂量和服用次数之类,念的靳绪堂更加头昏脑胀。

    说帮靳绪堂处理感情问题,李子航这几句话倒是没说谎,前几天跟着靳绪堂的那个小助理,最近有点太过于闹腾,居然开始,学会吃里扒外,虽然传递出去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事主靳绪堂注意到也不太在意,只是告诉了他一声他却把这种事当成了挑人不当的耻辱,在最近必须把这类事情处理好,以免影响到现在正在上升期的靳绪堂。

    但新的合适的助理太难找,旧的已经辞退,一直没找到,正逢靳绪堂感冒,再加上这几天因为有些许问题,剧组选择了暂停拍摄,所以今天以前一直在奔波于为靳绪堂挑选争取更好的机会在别的地方的李子航今天才会来到这里特地慰问一下靳绪堂。

    却没想到靳绪堂居然忽然透露出自己在暗恋大歌星顾安心的事情,看起来还特别认真,被靳绪堂掉智商噎的有些心累的李子航不能拿带病的靳绪堂怎么办,自然要去找原先几个不安分的开开刀。

    “你一个人能行吧?记得好好休息。”李子航离开前还是不放心的叮嘱道。“这几天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过几天我来接你进组。”

    “知道了,再见。”靳绪堂对着李子航挥手,看着他走出门口,然后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不由的倒在沙发上,有些幼稚的把头习惯性的埋在下面。

    就像做过很多次一样。

    真的好无聊啊。

    所以当顾安心接到靳绪堂打来的电话的时候真的有些惊讶,她放下手上拿着的话筒,对工作人员示意做了暂停的手势,擦干净手上的汗,从助理手上拿过手机,就看到了熟悉的字母符号显示着,似乎号码归属地还是在本地?

    顾安心接了电话,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

    当顾安心赶到那家据说非常非常好吃一般人才不知道的私房菜馆,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了一个小包间的时候,就看到在初秋天气裹着大衣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的靳绪堂。

    所以不是请她吃很好吃的饭吗?

    顾安心脱下了身上的风衣,走了过去,在离靳绪堂不远的位置坐下。

    靳绪堂睡相非常好,顾安心无意义的看了一会,哪怕是桌子趴的有些并不舒服,靳绪堂也是乖乖的呆在原位,并乱动或者什么,从手臂露出的半张脸依然好看,虽然有黑眼圈的存在,但皮肤好的却令人发指,几乎看不到毛孔,此刻闭着眼睛,少了平时的笑意表情,显得非常干净纯粹,尤其还抿着唇,看着非常无邪,也足以令大部分萌物控的女生为之尖叫心折了。

    靳绪堂似乎完全没有醒来的倾向,玩了一会手机的顾安心看了过去,刚好这个角度居然能看到靳绪堂扣错了扣子的大衣的一角,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其实喜欢靳绪堂的大概都知道总是表现得有些完美强迫症的靳绪堂一向非常注意个人的整洁,尤其还有点秩序强迫症,别人的他不管,但他自己的东西哪怕有一些歪了都会有些孩子气的去纠正,没想到今天她还能看见他这样的一面。

    简直让人想拿相机拍下来,但还没等顾安心正式实施行动,顾安心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顾安心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的手机一点动静也没有,反而那边靳绪堂像是被手机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拿起身边亮着光的手机,直接按掉了手机。

    是闹铃,但居然是她的新歌。

    顾安心眨了眨眼,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靳绪堂看样子却已经清醒了。

    靳绪堂好像发现了顾安心,但是没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顾安心,顾安心也就这样一直看着靳绪堂。

    现场的气氛好像顿时陷入了比谁的眼睛持久力更好的游戏。

    “要吃饭吗?”

    这场非常幼稚的游戏最终还是比较成熟的顾安心率先打破了沉默。

    本来来就是为了吃饭,她才不要饿着肚子继续跟靳绪堂大眼对小眼呢。

    不过虽然说靳绪堂本人不靠谱,但挑的这家私房菜馆还是不错的,顾安心非常舍不得的喝着碗里的莲子汤,觉得好喝的舌头都能吞下去。

    “你喜欢这个?”靳绪堂看着顾安心一脸满足的继续盛第二碗,拄着脑袋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其实我也喜欢这个。”

    顾安心看向靳绪堂盛的满满的,一口都没动的银耳莲子汤,沉默了。

    顾安心喝了一口汤,夹了一块花椰菜,然后又夹,有一双筷子跟着她的筷子前后落下。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我也喜欢吃这个。”

    艰难的吞下花椰菜,被讨好得觉得有点慎得慌的顾安心抬起头,看向一直在直直看着她看着感情着实有些外露的靳绪堂。

    “你不吃吗?挺好吃的。”全能吞噬神卡

    靳绪堂看着顾安心,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然后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我看着你吃就够了。”

    不,你看着我根本吃不下。

    顾安心坚持不懈的看着靳绪堂,终于靳绪堂还是妥协了,但看着碗中积满了的菜却迟迟下不了筷。

    碗里几乎都是菜,可惜都是他不喜欢吃偏偏刚刚又跟着顾安心的喜好夹了一堆的菜,正当靳绪堂有些为难,准备下筷吃掉那些菜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把靳绪堂的碗拿走,然后又递给他一个新的碗。

    “笨死了。”

    听着顾安心的话,拿起碗的靳绪堂嘴角却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我喜欢你。”

    顾安心眨眨眼,非常镇静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靳绪堂。“嗯,我知道。”

    靳绪堂继续乐滋滋的说道,“我们等会去看电影吧。”

    顾安心仍然没有马上回答, 而是慢条斯理在夹了一筷子菜之后才点头。

    “好。”

    靳绪堂的神色明显比刚刚更高兴了起来,连看起来总是有些恹恹的神色也比刚刚好了很多。

    但靳绪堂期待的是两个人坐在电影院里一起看电影的场景最终还是没发生。

    顾安心开着车,推了推靳绪堂,靳绪堂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看到就是一片别墅区。

    顾安心解开安全带。“你生病了。”

    “我生病了?”一旁还没反应过来,似乎因为生病反射孤有些长的靳绪堂有些怔怔的跟着顾安心重复道,然后就看着顾安心下了车,走到他这边的驾驶座。

    紧接着他这边的车门被打开,额头贴上了一块柔软冰凉的触感,随着一股清淡的香味飘了过来,但却随着女子手的收回,那股清香也跟着离开,靳绪堂随即有些不满的微拧着眉头。

    “这样子被卖了都不知道。”虽然确实也没被卖,剧情中是好不容易从山区回来的李莉莉巧遇到了独自一个人跑去外面游荡的靳绪堂,然后照顾了他一晚上,这也奠定了李莉莉从十八线外小明星成为靳绪堂代理助理的地位。

    顾安心原本以为自己来了之后,蝴蝶效应之下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再发生,却没想到剧情的惯性,靳绪堂还是生病了,只是要照顾他的人现在莫名其妙成了她,顾安心叹了口气,替靳绪堂解开安全带,然后半拖半扶着靳绪堂进了屋。

    她常住的住处有太多粉丝狗仔蹲守,想来想去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带他去医院,也只能带人来这里了,屋子虽然也算很久没人住了,但是却一直定期有请人打扫,所以也不用怕多脏,就是有些空旷而已。

    毕竟原先就没什么家具,这倒也方便了她把靳绪堂顺利拖到沙发上,而不会被家具阻了路。

    顾安心把人放在沙发上后,便关了原先应急用的小灯,然后把客厅里房间里的所有灯打开。

    这栋从小到大对于她来说都显得有些太大的房子顿时亮堂了很多。

    顾安心找了一会,非常顺利的从柜子里找出了电水壶,放上水,煮上,然后又匆匆从柜子里找了一次性毛巾,弄湿,走回了沙发,把毛巾盖在了非常委屈的蜷缩在沙发上的靳绪堂额头上。

    靳绪堂满脸潮红,张着一双黑亮的桃花眼皱着眉头的模样看起来委屈又难受。

    “还是很难受吗?”顾安心凑了些,盯着少年明显有些恹恹的神色问道,看着靳绪堂点头,又伸手摸了摸靳绪堂的额头。

    太烫了。看起来也并不是剧情上所说的小感冒引起的低烧。

    这个家里并没有医药箱,顾安心抿了抿唇,皱着眉头,站起了身。

    大慨生病的人总是比较敏感脆弱,靳绪堂抿着唇,湿漉漉的眼睛里带着某种倔强,却伸手握住了顾安心的手。

    “不要走。”

    声音里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沙哑和脆弱。

    “我去买药。”

    “有药。”靳绪堂非常认真的说道,对着顾安心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大衣口袋。

    顾安心重新蹲下身,靠近了靳绪堂,手伸进了靳绪堂的大衣口袋,摸到了盒装的东西,掏出来,顾安心有些哭笑不得。

    不由伸手摸了摸满怀期待的靳绪堂的额头。

    “这是感冒药。”

    “你在这里呆着,我很快就回来。”顾安心重新站起身,穿上风衣,戴上帽子和口罩,匆匆出了门。

    现在也只是晚上□□点,药店还没关门,顺利买到了需要的药品后,顾安心便匆匆的驱车往回赶。

    不管怎么说,放一个病人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论是谁都不会太放心。

    尤其在想起自己临走时靳绪堂湿漉漉带着失望的眼神,顾安心的心就忍不住软了下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站在门口,顾安心缓了一口气才打开了房门。

    靳绪堂的烧没那么好退,但起码没更加严重了,幸好在私房菜馆的时候她有让靳绪堂吃一些东西,不然空腹吃药恐怕更加麻烦。

    忙活了好一会,看着靳绪堂昏昏沉沉的睡着,又给靳绪堂再换了一次湿毛巾确定没什么意外后,顾安心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请了个假,没想到刚放下自己的手机,靳绪堂的手机就响了。

    李子航?靳绪堂的经纪人?

    顾安心拿起了靳绪堂的手机,按了接通键。

    “喂?”

    “打错......”

    “没打错电话,”顾安心拧着眉抿了一下唇。“请问你是李子航先生吗?”

    “我是星光的顾安心。”

    ---

    靳绪堂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对的是完全陌生的天花板其实是有一瞬间的震惊的,但很快记忆回笼,却只觉得丢脸了。

    恨不得从此再也不醒过来。

    从来都是冷静自持的靳影帝觉得再也没有现在更让他觉得难以冷静的时刻了。

    在李子航面前丢脸还好,毕竟李子航也见过他生病时候与众不同的模样,但顾安心,为什么偏偏是顾安心,偏偏是他最近非常有好感的对象面前出这么大的篓子,靳绪堂有一瞬间觉得生无可恋。

    见过了昨天那种场景,估计没一个人会喜欢一个神经病吧,要是想深一点,说不定还以为他是装的,只是为了借机装疯卖傻,要是顾安心真的对他这么说,靳绪堂发现他居然也并不能反驳。

    头一次靳绪堂觉得自己还不如酒后断片了好。

    自己做的事,跪着也要承认。

    靳绪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几乎是抱着英勇就义,顾安心看见他非常冷淡的心思准备打开房门,没想到就在他握上门把手的那一刻,把手转动了。

    然后出乎意料之外的靳绪堂看见了自己的好兄弟兼经纪人站在了门外。

    “你看起来好像有点失望?”李子航也没想到能那么凑巧的碰上靳绪堂刚要出去,便把手中拿着的纸袋塞进了靳绪堂的怀里。

    “喏,衣服。”

    然后看见靳绪堂还是没有动作,李子航叹了口气。

    “她还在这里。”

    靳绪堂眼睛一亮,原本脸上带着的神色总算不是那么苍白了,看着居然也有血色了那么一点。

    啧啧,这样子心中都还记着别人,李子航看了觉得有些感慨,但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无论是关心抱怨还是告状也好,就看见门‘啪’的一声被靳绪堂关上了,徒留李子航一个人吃了个闭门羹后尴尬的站在那里。

    简直了。

    靳绪堂以前还说他见色忘友,但他看靳绪堂现在恐怕是见色连他自己都可以忘记吧。

    李子航算是终于体会到了在见色忘友的领域上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了。

    即使靳绪堂见色忘友的厉害,李子航也决定原谅他了。

    好吧,其实李子航也觉得有些对不住靳绪堂,毕竟是他把靳绪堂抛下的,明知道靳绪堂生病之后会变得有些傻,也是他思虑不周。

    李子航贴心的连牙刷毛巾都给他准备好了,靳绪堂洗了个脸换好衣服,只觉得浑身清爽了不少。

    靳绪堂想见到顾安心,但见到了又不知道该该说什么好,毕竟做了那么丢脸的事,靳绪堂站在原地踌躇着,以至于不敢靠近正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在摆弄什么的顾安心。

    但无论怎样,靳绪堂都必须得正面直视顾安心,也是凑巧,靳绪堂刚走过来,顾安心就抬起了头。

    昨晚也算是共处一夜的两人就这样面对面了。

    “你好写了吗?”顾安心看到靳绪堂,开口问道。

    靳绪堂点了点头。“没事了。”

    “那就好。”顾安心笑着回答道。

    ……然后一个两个三个,空气中流动着异样的沉默,就差写明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

    靳绪堂不说话,顾安心也不说话,两人一起大眼瞪小眼,李子航路过两人,爱莫能助的对着靳绪堂。

    “我到外面等你。”

    靳绪堂点点头,目光却还是看向顾安心。

    大慨自己也知道昨晚的自己跟平时的自己表现出来的相差太大,有苦难说的靳绪堂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事情,因为无论怎么说看起来都像是掩饰,说是因为天生的?这样说起来反而更加奇怪了,谁天生性格就这样呢,你天生就拥有两个性?而且看起来还非常有些差别,别逗了,别人看到不怀疑他有精神分裂症就差不多了。

    尤其他还是最容易突发精神疾病的演员,别人看他不带上有色眼镜才怪。

    这个很少有人知道的毛病也是他几乎跟所有人保持距离的原因,

    大慨是因为关心则乱,哪怕他其实并不太需要对顾安心解释些什么,哪怕靳绪堂自己原本也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哪怕靳绪堂获得了那么多对于他演技赞誉的奖项,但却还是会在顾安心面前不知所措到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用什么表情动作才能完整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金科影帝在喜欢的人面前也只是一个想要讨好却不会说话的毛头小子而已。

    顾安心看着靳绪堂,露出一个跟他不相上下的严肃神色,把手上有些陈旧的相册合上,然后放在桌上。

    然后抿着唇,接着出乎意料的露出一个笑容。

    “还一起去看电影吗?”

    靳绪堂怔了怔,没有回答,顾安心又十分有耐心的问了一句。

    靳绪堂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下意识的点了头。

    顾安心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靳绪堂只觉得自己原本还充斥着各种复杂情绪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抿了抿唇,像是释然了一些什么,也跟着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靳绪堂以前演过很多戏,偶尔演过的角色也有那种痴情的人,为了女主或是其他爱慕的人觉得分开片刻都非常依依不舍,也有那种即使被拒绝很多次也依然不能死心的人,即使靳绪堂都能完美演绎,其实还是不能理解。

    “就在那一刻,我大概懂得了,因为一个人随意的一句话,就能向着那个人而去,无论怎么样都不想回头的心情。”

    多年之后,靳绪堂在世界知名杂志采访的时候说过这一句话,表情眷恋而柔软。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小的明歌的小说[快穿]初恋治愈攻略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最新章节[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全文阅读[快穿]初恋治愈攻略5200[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无弹窗[快穿]初恋治愈攻略txt下载[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小的明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