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2.年少的初恋[十一]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1/
    《林氏总裁林安寒出外度假近一月,仍不知去向》

    《刘氏企业重组□□,或被神秘财阀收购?》

    《宝刀未老,林氏前总裁林嘉南或成金浦大桥企划案幕后推手》

    《刘氏企业倒闭?是经济泡沫的影响,还是急于求成?》

    《商业巨鳄林氏企业否认收购刘氏企业,表示另有其人》

    非常任性的旷工许久,把事情都推给自家‘年迈’的父母的林安寒一回到B市也没想到要回家,无视了刚开机就一堆未接电话传过来的手机,非常不孝的直奔向了以前的夏家现在的刘家,但又突然停下了脚步,想了一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姐,是我。”

    -------

    清晨的空气非常清新,夏安心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墓碑,抿了抿唇。

    墓碑上的女子和夏安心看起来非常相像,一样的五官,但却又不十分像,大概是相片中的女子光是看着就能感受非常张扬的气质,而夏安心的气质却是沉静而封闭的,这大概是让人能很快分出两个人的原因。

    但是如果你试图看夏安心以前的照片,你或许多少还会觉出一点气质上的相像。

    该说一句,不愧是母女吗?

    事实上除了年纪的原因,夏安心以前的气质也是有些许类似于母亲的张扬的,她毕竟也有年少轻狂的年纪,虽然不至于觉得自己是世界的王,但以自我为中心还是有的,但是她所拥有的张扬都在那个瞬间被快速抹灭甚至全部消灭,包括所有天真和本来就不多的对于美好的憧憬。

    而不怪任何人,这一切大概是出于内心里比任何人都要偏执的夏安心所一手造成。

    如果想毁掉一个人所有的希望,你觉得应该做什么?

    让她拥有惊人的天赋和才华,再拥有一个与之相配的梦想,一个虽然不能做什么统治世界的大事,但能顺心而为的家境,还有虽然并不是很美满,但只要愿意欺骗自己就能感觉到知足的家人,再给她一个非常优秀喜欢她比她喜欢他还多的男朋友。

    最后,把一切摧毁给她看。

    或许对于夏安心来说,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也不过如此。

    夏母死了,父亲另娶,因为她学的是医学,所以即使怀疑母亲的死因想要报仇也无能为力,她什么也不会,只是依靠着自己的一腔激愤而去执行什么所谓的复仇计划,虽然为此她做什么都可以,甚至利用自己的感情甚至婚姻,但最后得来却只是失败,而这失败直接让她失去了她的梦想。

    她至此以后再也拿起手术刀,穿上那身白袍了,而在动手前一天她还良心发现赶跑了世界上看起来最喜欢的人,然后一个人躺在医院里,她才发现,从一开始到现在她自始至终,一无所有。

    当夏安心提着包第一次站到了F市这个四线小城市,好不容易找到那栋看起来颇有年代感的小院时有些木讷不知所措的看着一群好奇围观着她的小孩子,重新学着怎么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

    就已经把夏安心的前二十四岁人生和后二十四岁的人生彻底割裂开来。

    前二十四岁人生中她应有尽有,家世样貌才华梦想爱情一样不少,在二十四岁那一年全部衰败,一无所有,快速苍老起来。

    她或许再也不是夏安心了。

    她该高兴的是或许是夏德行就算另娶,最终还是天道好轮回的被人踹了,最后被骗干净了全身身家?

    夏氏企业更名为刘氏企业,夏德行净身出户其实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那么刘氏企业更名,被查出各种逃税漏账,因数额巨大,经营人被秘密关押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罢了。

    所有以前没做完的事她还是做成了。

    “你母亲不是我推下去的,没有任何人推她,她早就患了忧郁症,你作为一个医学生你不知道吗?”

    脑海里那个女人尖利而气急败坏的嗓音响起,让夏安心微微闭上了眼睛,画面中,那个总喜欢穿着红色裙子张扬的微笑的女人站在一片黑暗中,好像是唯一的亮光。

    小时候的记忆其实已经模糊了,哪怕是被那个女人抛弃,哪怕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家里,被保姆饿了好久,哪怕是被父亲责骂脸色苍白,即使是这些看起来很难忘记的事情,夏安心其实都一一模糊了,其实小小的夏安心从来没试图告诉任何人,这个世界上所有活着的物体在她的眼里都是没有色彩的,完全没有书上所说的五颜六色的存在,所有人在她看来只有黑白两色,荒诞而怪异的充斥着她小小的视角,偏偏周边除了活着的生物外颜色又是正常的。

    那时,在夏安心的眼里,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比如不常回家该称为父亲的人,比如照顾她总是奇怪的笑着叫她喜欢赌博的保姆,比如对着她微笑却总是很怪异的看着她的老师,比如围着她叫她‘小怪物’的同学,这一切在夏安心看来都太奇怪了。

    她的生命中没有任何亮色的存在,大概唯一的亮色是那个女人又强势回来,看自己可怜,想要照顾她,在某天拍着她头的时候在夏安心的眼里突然出现的一抹亮红,这是在夏安心眼里出现的第一抹人的颜色,哪怕只是裙摆,夏安心还是觉得在乎,所以不管那个女人回来是不是真的想要照顾自己,也不管她时而对自己好,时而对自己非常冷酷的行径,更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有忧郁症。

    “所以,即使她是自己想摔下去那又如何?”夏安心非常平静的说,然后站起身。

    此刻看起来非常平静的夏安心在刘玉娇未免有些过于可怕,她终于自己明白过来,其实不管那个女人是不是自己推下去的,哪怕是自己愿意摔下去的,在夏安心看来都是其中关系人,更何况她其实确实在其中做了一些事,所以更加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关系,所以无关于其他,只是因为夏安心需要有个人去陪那个女人而已。

    更何况,她其实还窜梭夏德行毁了夏安心一只手。

    “那你爸呢?夏德行呢?”刘玉娇还是有些不放弃希望。

    “他?”夏安心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有些奇怪的反问。“他不是在洗厕所吗?”

    对于心高气傲的夏德行来说,这未免是一件死都不愿意接受的事,所以他愿意接受实在出乎了刘玉娇的预料之外,除非,死比活着还可怕.....

    刘玉娇再无话可说。

    夏安心便转身走了出去,任由刘玉娇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

    “所以,只要肯学,其实很简单的。”夏安心非常认真的说道,看着照片上扬着嘴角看起来份外鲜活的女人,弯腰伸手擦了擦,像是要擦去其中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一样。

    然后弯腰放下了手中的花束,再非常强迫症的摆正了花束,然后才非常随性的在墓碑前屈膝坐下。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在她眼里都是没颜色的,夏安心的人群色彩辨别其实早就被治愈了。

    嗯,不药而愈。

    夏安心有些疲惫的靠在冰冷的石碑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似乎是在发呆,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问她接下来的打算。

    夏安心倒是非常认真的考虑了一下。

    其实对于她来说,其实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有些不能解决的她也毫无办法了,比如林安寒的存在,比如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的事情......

    她已经毫无执念了,倒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比如高兴幸福什么的,那对于她来说太奢侈了,她现在只是觉得很累,所以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当初要选择重新遇见林安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林安寒住到夏家,毕竟当初分手的时候她确实是真心的,所以也从来没想再见到林安寒,原本怎么解决刘氏也只是靠幕后推手就可以了,回不回来B市充其量也只是为了圆满,不回来固然有遗憾,但不回来其实也没什么.....

    原本自己打算事情干完了之后要干嘛呢?

    夏安心有些恍惚的想道。

    在F市,在圣德陪伴林姨,看着那些孩子长大,用辛苦好几年瞬间回本的巨款让孤儿院的孩子过的好一点?然后一辈子就这么过去,这样也是可以接受的。

    你喜欢他吗?那个人又这么问道。

    她犹豫了好久,却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却再无其他。“大概是喜欢的?”

    这句话自己说的都有些不太确定,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模样,因为从小到大都没什么人喜欢过她,即使说喜欢,转身就走的好像也很多,以至于喜欢对于夏安心来说在很大程度上都只是随口说说的。

    后来她倒是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又笨,好像还很不聪明,她其实很讨厌他的,因为他总是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人收拾的烂摊子好像又很多,让人为难的事情好像又很多.....

    但好像又不是那样的,那个人虽然笨却很坚持,虽然不聪明,但也有非常擅长的地方,笑的挺好看,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会笨拙的当作不知道,然后偷偷的去补救,就像他害的她跟舍友有了不和,虽然她不在意,他却不知道偷偷用了什么办法,让她明显得到了她的舍友的热情对待,似乎也让背地里议论她的人少了很多,虽然是转变成了讨论他和她的八卦,虽然他似乎非常多愁善感,情绪比她丰富太多,让她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对待,只好为难的板着一张脸,不去理他,看他更愁眉苦脸的模样,然后形成了恶性循环.,他似乎总是非常容易开心起来,有时候夏安心都在怀疑他是不是被注射了激素,整个人才会这样热血上头,又或许被实施了什么邪术,才会这样永远精力充沛的围绕在她身边,即使因为她没给回应而伤心烦恼,下一刻却又能活力满满的继续.....洪荒史记

    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这样一个人,好像非常喜欢她。

    她后来好像也有点喜欢他了。

    所以分手的时候,等人离开了,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泪流满面。

    “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我大概也是喜欢他的。”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夏安心沉默了好几秒,但是都回答不上来。

    为什么不在一起呢?好像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原本也只是怕他其实不再那么喜欢自己而已。

    “怕?原来你也会怕吗?所以你其实比想象中的喜欢他?”

    如果喜欢就在一起吧。

    那个声音带着笑意这样说道,夏安心有些酸涩的睁开眼睛,感觉像是睡了好长一场黄粱梦,她伸手挡住光,逆光中看到某个身影跌跌撞撞的向这里跑来。

    “忘不了你。”

    “一直忘不了了你。”

    “但是我梦不见你。”

    “无论睡多久,都梦不见你。”

    “无论一天,一月,一年……没有你又有什么区别?”

    夏安心在这一瞬间,好像终于看到了这辈子最想看到的人。

    她以为是梦,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

    “我其实脾气不好。”

    “没关系,我脾气好。”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没关系,我也不是很好。”

    “我其实不喜欢你。”

    “没关系,我知道”

    “能不能不要喜欢我了?”

    “只有这个做不到。”

    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少女面对面站立,少年愁眉苦脸的站着,却没看到少女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两幅画面合成两张CG图,显示在系统的显示屏上。

    夏安心皱着喝下一瓶清心露。

    如今最好,没有来日方长,没有悔不当初。

    --------另一个版本,与前文无关------------

    林安寒喜欢夏安心,那会是一辈子的事。

    林安寒在某天忽然得到了夏安心一个笑容,在神思恍惚了一天之后在日记本上写道。

    他想,可能除了喜欢夏安心,他什么也做不好了。

    如果夏安心能喜欢林安寒那就更好了,哪怕她并不像林安寒喜欢她那么的喜欢林安寒。

    但她能答应跟他在一起,似乎也渐渐开始不像以前那样嫌弃他,哪怕只是因为那个心知肚明的原因,林安寒的内心也是忍不住有些雀跃。

    他可以努力去成为她的理想型,她的舍不得,甚至他略有些肉麻的想,在他完全变成了她喜欢的模样后,一定也要让她尝尝这般求而不得的心境。

    也不用太久,两个小时,不,一个小时,不不,还是半个小时就好了,到那时他一定要摸着她的头跟她说“你也有今天啊,夏安心。”

    在她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再温存的抱着她。

    这些都是林安寒的想象,他一直在努力变的稳重,哪怕这个变的稳重的过程总会发生很多意外,让他在她面前出很多糗,破坏他英明伟大的形象。

    但得到了就想要更多,人并不是一种容易满足的生物。

    更何况夏安心连一点喜欢都不肯给林安寒。

    所以有一天到了忍不了的时候,就说了一堆狠话,见她仍旧沉默不语,一脸平静,就掀了她正在看的书,他也不翻旧账,就细数了一堆最近她漠视他对待他跟别人没有什么区别的种种恶迹,然后说的满腹委屈,最后忍无可忍的说了最后一句,带着疲惫和全然的无可奈何。

    “你这么猖狂不过仗着就我喜欢你。”

    夏安心把书捡起来,这次倒不像以往一样漠视着林安寒的心情转身离去,而是思考了一会开口。

    “嗯,我就是仗着你喜欢我。”

    林安寒都要气疯了好吗,他真的没见过夏安心这样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的人。

    夏安心却摇了摇头。

    接着列举了一堆他曾经做过的事却让他瞬间觉得无言以对,自顾自的说喜欢她,结果不仅用了她不喜欢的方式,还总是搞砸,他说喜欢她,被全院系到全校议论的是她,他在楼下对她表白,被罚跑操场十圈,结果她的室友跟她决裂,他要约她去看电影,却忘了看天气预报,被她拒绝还不放弃的拉着她结果大家都淋雨回了宿舍,她感冒了一个星期才好...

    “你做了这么多事,”最后夏安心总结性的来了一句。

    刚刚还理直气壮的林安寒莫名有些心虚和垂头丧气,他最近其实都感觉到了以前做的某些事情一直都很不对,所以他一直在努力改正,现在被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了,让他未免有些垂头丧气和认命。

    好像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他做了很多错事,嘴上说着喜欢她,结果一件事都做不好,现在还被一件件翻出来了,看起来都一笔一笔被记着,这直接让他想欺骗自己还有希望也不可能了。

    难道你会喜欢一个从头到尾自以为是说着喜欢你老是给你添麻烦的人吗?

    这个认知未免让他更加灰心丧气起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那么一无是处。

    “你这么能折腾,”夏安心却伸出手,握住了林安寒的手。“也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罢了。”

    林安寒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说话也结巴了。“你...你你你...”

    “我去报了辩论赛,却发现,我跟别人都赢不了。”她思索了一下又说。“只有跟你吵才能赢。”

    林安寒睁大眼。

    林安寒是学校辩论社的社长,学校辩论社对外的招牌,在高校辩论赛上几乎走哪就能让对方面如土色风声鹤唳。

    一切昭然若揭。

    “再说一次。”林安寒哑着声音说道。

    夏安心似乎觉得林安寒此刻的表情很有趣笑了一下。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你的,”这句话她说的坦坦荡荡。

    “你刚告白吧喂!”林安寒下意识的吐槽道。

    夏安心眨了眨眼,想想的确是这样,然后就非常理所当然的无视了刚刚的那段,再眨眨眼,伸手握住林安寒的手臂,然后踮脚吻在他的侧脸。

    最开始就被她厌恶着的林安寒,害她感冒逃掉考试为她买药的林安寒,向她朋友打听她的事情结果被她的朋友逗的面红耳赤也不肯离开的林安寒,总是对着她微笑着的林安寒,每天都在装着和她偶遇的林安寒,知道她和舍友闹矛盾非常贴心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解决了的林安寒。非常幼稚却知道不做她不喜欢的事的林安寒,比喜欢全世界还要喜欢她的林安寒,她也只是不承认,突然在某一天,在某个时刻,她看到的那个同样也在发着光的少年而已。

    ......

    林安寒车祸后记:本来下意识的想躲开的,但是想到这世上少了一个夏安心,突然就不想躲开了...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她笑,你感觉全世界都亮了,而她不见了,你也只想跟着沉入睡眠...

    END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小的明歌的小说[快穿]初恋治愈攻略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最新章节[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全文阅读[快穿]初恋治愈攻略5200[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无弹窗[快穿]初恋治愈攻略txt下载[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小的明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