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1.年少的初恋[十]

本章节来自于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1/
    虽然幼稚的想着再也不想要理夏安心跟她说话了,但要是有些事情可以那么简单的说到就能做到,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红男绿女,为爱如痴如狂的人了。

    林安寒非常生气,虽然他也知道这份生气对于已经分手的两个人其实毫无意义,其实细细想来,他那些对于夏安心的指责看起来虽然十分有道理,但很站不住脚,林安寒根本没有权利去指责夏安心。

    从一开始要投入的是他,不顾一切沉迷的也是他,夏安心从头到尾都没有叫他去做什么,不过是他贪恋着这个人罢了,他怎么能因为对方不参与进这场游戏而心生怨愤呢?

    但他还是觉得不甘心,不甘心她不喜欢自己,不甘心她把目光投向别处,而不是看向他的方向,不甘心她会被别人拥抱亲吻着,从心底透露出来的不甘心。

    那种不甘心几乎要从他的心脏溢了出来渗透进他的灵魂,叫他不能忘记,甚至在不能遗忘的同时,仇恨而又矛盾的记着,他曾毫无指望的爱着一个人,然后被抛弃了,如坠深渊。

    她让他学会成长,学会怎么冷酷无情的对待别的人,学会了伪装,但他好像还是一点都没有长进,遇到同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去接近,还是会笑,会故意去惹她看她注视着自己的模样,事实上,林安寒觉得自己挺抖M的,但那又有什么办法。

    虽然林安寒觉得自己还是要发一点脾气的,但憋了好几天突然从鄙视的看着他的小美口中得知关于‘樱桃’的事迹,原本莫名烦躁了好几天心情沉闷的林安寒突然感觉心情就好像大夏天出了一身汗洗了个冷水澡一样清爽。

    夏安心离开了。

    林安寒找不到她,当年的事情再次重演,而这次她居然连说都不想跟他说。

    林安寒有些沉默的着对夏安心的去处也毫不知情的夏母,突然就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好像这几年锻炼出来的冷静精准的商业素养都喂狗了,听到夏母的话同时喂狗的还有他的理智。

    “什么叫其实她不是夏安心的亲生母亲,什么叫报仇?”林安寒看着同样也异样沉默着的林霖馨,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觉得有些反转的可笑。

    “安安的母亲和夏德行也是虐缘,两个人最初都喜欢彼此,所以才会结婚,但两个人性格都太刚强了,所以时常有些摩擦,安安出世时常两个人还能友好相处那么一会,但是很快却又开始不断的争吵,最终两个人离婚了,安安被判给了夏德行,安安的母亲出国,那时候安安四岁,夏德行很快娶了新妻子,但过没多久又离婚了,夏德行做生意的手段并不好,公司的生意一直时好时坏,他也不会照顾小孩,只要克制自己的脾气不要对安安发火就好了,自然没有时间去太注意安安,安安六岁时,安安的母亲又回国了,发现安安过的并不好,但她并没有办法要回安安,最终为了孩子选择和夏德行复婚,虽然仍然时常吵架,但两个人还是一直在一起,安安也有人照顾了,但是直到几年前安安的母亲意外坠楼身亡.....”

    “安安的母亲去世后没多久夏德行又结婚了.....”说到这里林霖馨叹了一口气,对于妹妹和妹夫两个人的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安安就是那时候打过电话给我,她认为是夏德行害死了她的母亲,问我关于她母亲和夏德行的事情,我也不能把大人的事情告诉一个孩子,所以通话只有短短几分钟,我们也没再联系,然后直到几年前安安来到我这里。”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安安这个孩子平时太有自己的想法,像极了她的母亲,但又很容易心软,所以我希望你能去阻止她,让她不要去做危险的事,现在我只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就好了。”林霖馨一脸恳切的看着林安寒。

    自四年前看到嫡亲的侄女面目苍白只提着一个包就站在圣德的门口,偏偏目光坚定而又清亮,林霖馨在心疼的同时就知道这个侄女和她那个从来都极有自己主见的妹妹一样,她不会留在这里太久,也不会愿意一直留在这里。

    “她肯定是回到了夏家。”林霖馨几乎是带着确定的说道,然后转而看向林安寒。“所以安寒,我可以拜托你吗?”

    林安寒苦笑一声,却觉得心灰意冷,觉得林霖馨所托非人,有些艰难的开口。“林姨,你想错了我和她的关系了。”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安安?”林霖馨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安寒,她可是仔细考察了一段时间,据他观察,林安寒这一个多月来的表现不像不喜欢她亲侄女呀。

    “哪是我不喜欢她,”林安寒觉得当着长辈的面前说这句话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该说的还是得说,免得林霖馨期望过高,把他在夏安心心里看的太过重要。“其实,只是她不喜欢我罢了。”雄霸风云

    “这个啊,”听到林安寒的话林霖馨却瞬间放松下神情,她看着林安寒一脸失意的模样,对他招了招手。“跟我来。”

    林霖馨带林安寒去的却是二楼一个经常上锁的房间。

    房间在最转角,虽然在夏家住了一个多月,林安寒因为很少上二楼从来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特地上了锁的房间。

    “安安喜欢画画,所以就把原先的杂物间改成了画室。”林霖馨打开门,不用多说,一阵灰尘味就随着门的打开扑面而来。

    等味道散了一点后,林安寒跟着林霖馨走了进去。

    “她以前很喜欢在这里呆着,”林霖馨打开窗户让房间透气,看林安寒注意到放在架子边的颜料盒后,解释道,“你来了以后她就不常来了。”

    林安寒直觉的察觉到林霖馨话中有话,但还没等到他去深思,他就看到林霖馨走到一块巨大的画板前,然后一掀遮盖在画架上的白布。

    细碎的灰尘纷纷扬扬的随着阳光漂浮在空气中,林安寒就这样面对面的看到了自己。

    一个跟他无比相像的男人就在另一边对他微笑,眼角微微弯起,带的空气中都好像多了一层快乐的因子,无论是画中的人还是画他的人肯定都是微笑的,不然画不出这样一副画来。

    那是以前的他,如果非要说两个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林安寒现在的轮廓更坚硬些,五官更加深刻,除此之外再无不同。

    林安寒忽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呆呆的走上前去,和画里的自己面对面的站着,看着看着,忽然眼里就有了某些星星点点的东西。

    “夏安心,”身形高大的少年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正在记笔记的少女,忽然开口。

    “我赢了辩论比赛。”

    夏安心闻言一顿,然后转头看着少年,头发随着动作滑下肩头,脸上是惯常欠揍的面无表情。

    少年一下子就怂了。面对少女的目光,额头居然诡异的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掌心也不自觉的蜷缩着,但他仍不肯放弃满脸认真固执的盯着夏安心。

    “你还记得我说赢得辩论比赛你就答应我一件事吗?”虽然这个所谓赌约是他自己定的,全程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在自说自话。

    他憋了憋,好像是要说出什么重要的话。

    “为我画幅画吧。”其实要说的不是这句,但最终少年也只是傻傻的笑了笑。

    夏安心一愣,看了林安寒一眼,默默转回头。

    虽然最终画也没给画,但第二天在篮球场上看到从来都是目不斜视路过的夏安心乖乖的站在观众席边上盯着他看,眼神非常认真,这是夏安心第一次看他打篮球,林安寒突然就觉得哪怕没有画也没关系了。

    虽然场上还有其他人,但是小爷他就是觉得夏安心在盯着自己看,不服你打我呀。

    那天林安寒格外卖力,跟打了鸡血一样,篮板抢的不亦乐乎,虽然最后得来的是双腿酸软,大汗淋漓的大喘气,他还是觉得很值得。

    他喜欢的人在看着他,所以无论怎么样都要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无论多么累都要直着腰,挥手微笑。

    林安寒其实还感觉夏安心嘴角微勾了一下,虽然并不太自信,这件事很有可能又是他自己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但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刻之一,也愿意相信夏安心当时的想法与他相同。

    林安寒掀开了其他画布,一个个自己一一出现,带着或温暖或热情的色调,纷纷扬扬的铺满了他的视线。

    暗恋了这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从来不是他一个人自作多情。

    林安寒忽然就看到那个穿着长裙的少女虽然一脸的面无表情,却在少年叫了她的名字后,不自觉慢下来的脚步和眼里不自觉柔和了下来的光芒。

    他以为是阳光。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小的明歌的小说[快穿]初恋治愈攻略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最新章节[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全文阅读[快穿]初恋治愈攻略5200[快穿]初恋治愈攻略无弹窗[快穿]初恋治愈攻略txt下载[快穿]初恋治愈攻略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小小的明歌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