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十二章 山雨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朝云漫洒,晨曦流金,黎明的天光照亮了郊外被夜雨打湿的土地。原野之上丘陵迭起,河道曲折迂回,长长的马队在山川下迎着初阳迤逦行来,择一处高平地势就地休憩。

    连着下了三天的雨,商队为赶路抄了近道。城外的郊野不安全,即使是夜里也不敢松懈,车夫们轮流引马,昨晚走了一宿,人人疲倦不堪。第一支队伍已经在两日前进入了原平的季阳府,这第三拨正随之要往府治嘉应去。

    嘉应地处行省北边,四围多山,水运发达,是一座商贾云集的货物辗转之地。因是年节,家家门口挂着大红的灯笼,外地商贩开的铺子关了一大片,只有本地的摊主还守着糖葫芦和彩纸数铜板,还开张的铺子里就包括季阳府的惠民药局。

    巳时过后,舟车劳顿的太医院众人在药局里住下,苏回暖被安置在附近的客栈,房间虽小却干净整洁,很合她的意。晏煕圭身份特殊,即使被削了爵也不是个小小的府治能怠慢的,再三推拒不过就住了府馆。季阳是个每年纳粮三十万石的上府,衙门建的气势恢宏,府馆自然也是金碧辉煌,不可与三进院子的州府药局同日而语。

    苏回暖一到房里便用帕子浸了水擦脸,冰凉的温度让她清醒过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转眼间已是腊月二十九,明日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他们要在城中过年,好吃好睡养足了精神,初三再上路。

    每次过年她都是在玉霄山,年夜里两个老仆在饭桌上多加几个菜,饭后听师父在山崖上弹弹琴吹吹笛,一起慢慢晃回药庐,比平常迟些时辰睡觉,一睁眼就是第二年了。

    过去的十七年什么也不用操心,等到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虽然也衣食无忧,但总归不是顺风顺水、平静恬淡的日子。她适应了毫无拘束的生活,但自从她踏上南齐的那一刻,好像注定要卷进一场又一场的风波里。

    深冬的阳光浮现在近窗的绿叶上,南方的冬天依然很冷,却总是有太阳,温和地照着她的心事。

    苏回暖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觉得自己有点想他。

    她不喜欢那么大的雪,也不喜欢那么多的人,她甚至对繁京没有什么特殊的好感,只是他在那儿,她的目光就在那儿。

    是不是应该给他写信?只出去几个月的时间,倒弄得像什么一样……她捏着指节,过年这个理由应该比较充分,不会显得她很矫情,嗯,今天晚上就写好了。

    她的眼神掠过桌案上的纸笔,晚上还要和大伙吃饭,还要看烟火,说不定还要到药局去,肯定没时间,不如现在就写一封吧?

    苏回暖跑到桌旁,拉开凳子铺开纸张,瞄了眼忙碌掸灰尘的侍女,极快地研墨落笔,顷刻间洁白的纸上就多出几排字。

    她手腕顿了一下,一定要写慢些,以免又被他嘲笑字太潦草。他是个无比麻烦的人,要是他兴致上来,她实在招架不住。

    *

    晏煕圭站在药局的后院里,梅花开了三四株,绯红的花瓣落在他的狐裘上,韵致楚楚,艳色逼人。

    药局建的年头很久了,大约有上百年。国朝溯源于南安,疆土刚刚扩展到郢水以北,天子就命太医院在全国各地设药局福泽百姓,然而到后来,惠民药局名存实亡,当地品质优良的药材不是被上贡就是被商人抢去,从没有药局的份。

    但还是有例外的。

    身后寂静无人,衰草迎风摇起,沙沙作响,一片云遮住了太阳,将老旧的屋子笼在晦暗不明的光线下。

    这是一座很老的药库,作为府治储存药材的地方,无疑空间很大。然而里面仅剩的药材极其普通,大部分的药斗子都空空如也,形容凄惨。

    “引江,结果如何?”

    树下,长随抹去额角的汗水,沉声道:“属下以为,那东西确实在这里放置过一段时间,公子的猜测……并不是无迹可寻。”

    晏煕圭负手淡淡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岂是能一眼就能摸清的?带路罢,我亲自去看看。”

    推开木门,一股长年不通风的陈腐霉味扑面而来,好在灰尘不多,药库里的物件倒还可看。借着天窗的微光往里深入,两人来到一张长桌前,长随道:

    “就是这里。”

    眼前是一小方空地,长桌上搁着一座铜制香炉,炉里还剩着丁点灰烬。抬起头,桌子正对天窗,浸在一束融融的光泉里。

    晏煕圭修长的手指在桌上一寸寸移过去,在几个褐色的斑点旁画了个圈。

    “你用了多长时间找到它?”

    长随想了想,“三个时辰,昨夜还有一个半时辰。”

    晏煕圭笑着叹了声,“父亲可是找了十来年啊。”

    引江恭谨道:“若不是老侯爷这些年殚精竭虑,属下们也无从下手。”

    晏煕圭闭目道:“你跟着父亲的时日比在我跟前多得多,我追查此事,少不得要向你们这些府中的老人请教,以后便无需刻意瞒着我什么。”

    引江转了转脑子,忙道:“属下明白。只是老侯爷一心为了公子好……”

    晏煕圭无意再听他言语,径自细细观察起那三四个极小的斑点。

    “公子,这瓶药水到底是何物,怎么能让多年前快消失的遗迹显露出来?”长随惊异地问道,“难道说寻木华的汁液可以保存这么久!”

    晏煕圭轻轻吐出几个字:“樊桃芝。”

    南海有奇药,传闻能起死回生,使人羽化登仙。

    但仅仅是传言而已。

    樊桃芝和寻木华相伴而生,互以对方凝炼出的药水可鉴,用手头的药水涂在寻木华的表面,或者只是接触到汁液,就会让药水变色。

    晏煕圭凝神一刻,抚过桌上粗糙的花纹,缓缓道:“药效超乎寻常是其一,几十年前在这里停放过的东西,现场就是保存再好,也不可能到今天还清晰可察。”

    引江大惊:“公子是说,有人知道晏氏在暗中查访它的下落,故意留下痕迹让我们继续?”他摸了摸褐色的斑点,湿漉漉的触感在皮肤上无比真实,“这痕迹要是新鲜的,就说明世上真的有第二朵寻木华!”

    晏煕圭低声道:“倘若世上真有第二朵……”

    他似是想起什么,唇角冷冷地勾起来,“一族枯荣系在一个死物上,当真可笑!”

    屋外的天空晴朗湛蓝,晏煕圭眯着眼看向从云中穿梭出的太阳,心底却如深海般沉郁。

    四十年,够久的了。

    “公子现在回府馆么?”

    他凤目一扬,思忖道:“你带人先走,我约莫午时回。”绝色乱妃红颜睡

    从冷清的药局出来,向左一拐,沿着大街走上百十步,就是京城太医院院判居住的客栈。三层的小楼前有一块辟成菜畦的院子,还种着五六棵腊梅数,映在花窗上的疏影绰约曼妙。

    晏煕圭独自一人踏上楼梯,在回廊里信步转了一圈,来到尽头的一间房外敲了敲门。

    里头传来纸张哗啦啦的响声和笔架的摇晃,侍女清脆地喊了一声:“谁呀?”

    “苏医师在么?晏某有事请见。”

    过了一会儿,门才慢悠悠地开了,小丫头朝他行了个礼,踩着小碎步匆匆下楼去了,想是主子要会客把她支开。

    他含笑看着墙边的人,一身藕荷色的棉袄,海棠红银鼠比肩褂,牙色绫棉裙,还是浅浅淡淡的颜色,清清净净的容光,从不会令人不舒服。

    “公子找我何事?”苏回暖扶着门问道。

    “进去说,这里风大。”

    她只好将他放进来,身子挡住一团乱的桌案,“公子直说好了。”

    这是她二十日里第一次见到晏煕圭,他应该是头一批入城的,不在府馆待着,跑到这里做什么?

    晏煕圭和声道:“晏某知晓苏医师长途跋涉,不免疲乏,但今晚和明晚隔壁的饭局还请一定过去。”

    苏回暖语塞一阵,“公子来此就是为了此事么?我虽不太通人情往来,这些规矩还是晓得的,必不会让公子面上下不去。我们太医院的人南下就是为了帮扶地方药局,对公子有益的事一定会做。让公子为这么件小事担心,可见我平日里挺大意的,着实惭愧。”

    她一边说一边想,希望他后头能说出点实在的东西来,就为了吃两顿饭找她,哪里能劳动他大驾?

    晏煕圭微笑道:“那就好。是晏某多虑了,其实晏某也是顺路过来,苏医师与别的医师们不同,一路奔波,好好休息才是。这屋子可还入眼?”

    苏回暖越发不安,回道:“甚好,也就住四个晚上,公子费心。”

    晏煕圭拉开一张圈椅坐了下来,正对着书案上纷乱的物什,她头更大了,怎么还要跟她促膝长谈?

    “苏医师总是这样防备晏某,是晏某给苏医师的压力太大了么?”

    苏回暖倒抽一口凉气:“公子说什么?”

    “还真是啊。”

    苏回暖尴尬得无以复加,想直接把人推出去,却没胆子下手,努力和和气气地道:

    “公子可能误会了,我一直都很感激公子,来繁京以后也仰仗公子甚多,对公子只是尊敬,绝对没有防备之心。若说揣测还是有的,但像公子这类人,我们的想法应该也不重要吧?”

    她贴着桌沿为他沏了杯热茶,很真挚地端着茶托望着他,一副不明所以又莫名其妙的神情。

    晏煕圭道声多谢,接着说道:“且不提此事,今晚苏医师就代表太医院在药局说两句罢。你也看到了,晏氏一开始提议扶持国朝各地的药局,落到实处却困难不少,就像这南部三省,原平是最北面靠近京城的一个,府治的药局还是经营惨淡,离差强人意尚有差距。晏氏虽在四面八方的商人手中买下药材,输送地却多为北方,南面的营生才刚刚开始。苏医师与几位御医商量一下,这几日会有药局的人来讨教。”

    “过年还当值?”

    他用手指抵了抵下巴,“都是家住不远的本地人,并且,不是每个人都像苏医师这么清闲的。”

    苏回暖僵硬地沉默,表示没有异议。

    晏煕圭忽地站起身,她跟着绷紧了神经,随着他朝门口踱去。

    “府馆那边还有些事,此番打搅苏医师写信了。”

    苏回暖抢先奔到他前面,干脆利落地拉开门栓,突然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一张脸瞬间烧了起来。

    “没有没有,公子慢走……”

    “姑娘!姑娘!”

    她刚刚准备送走这尊佛,却见瑞香急急地跑了上来,高声道:“柜上来了个村姑模样的女人,说求姑娘救她家人一命。”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冲进走廊里,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叩首哭道:

    “大人救救奴家夫君吧,求您了!奴实在是没法子了!”

    苏回暖被她额上的血印子吓了一跳,赶忙和瑞香合力把她拉起来,“夫人先起来说清楚,这礼我可受不起!”

    那瘦削的年轻女人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子,面上泪珠不住滚落,喃喃道:“求您随奴去一趟家里,夫君下不了床,正等着奴带大夫回去,大人一定要救救他!”

    苏回暖满腹疑惑,谁告诉她自己在这儿的?竟连她的身份也知晓了……她转头看了眼尚未跨出门槛的晏煕圭,跑回房拿了药箱针具。那女人见她同意了,喜极而泣地奔下楼,拦也拦不住,苏回暖对晏煕圭点点头让他帮忙带上门,和瑞香紧随其后,生怕跟丢了。

    弹指间走廊上就变得空空荡荡。

    大风吹过,敞开的木门发出吱呀声,一寸寸就要合上。长身玉立的男人唇畔笑意微醺,下一刻就消失在紧闭的缝隙里。

    晏煕圭并没有出来。

    房内无人,他重新走到凌乱的桌前,审视一遍,一张白纸盖着露了“亲启”两字的信,他记住位置,轻轻将这两张纸挪到笔架旁。

    一本不薄不厚的青皮册子出现在眼前。

    他幽黑的睫毛一颤,顺着折角的那页翻开。

    “樊桃芝,其木如昇龙,其花叶如丹罗,其实如翠鸟,高不过五尺,生於名山之阴,东流泉水之土,以立夏之候伺之,得而末服之,尽一株得五千岁也……”

    小楷精雅秀丽,落笔不见任何锋芒,可见写时的细致用心。然而他更熟悉另一种行书,行云流水,转折果断,万物莫能束缚。

    他们的字很像。

    一个红色的圆圈在纸上分外刺目,正是“樊桃芝”三个字。

    那人亲自写的册子,苏回暖是不会批注的。

    寒意不可阻挡地漫上全身,冬阳的光辉洒在红木桌角,再往里推移一毫,就会到达他所在的阴影里。

    他只感觉指腹下的朱砂冰凉至极。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