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十一章 高楼暝色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夜晚的繁京城灯火辉煌,然而比起夏秋季来,大街上夜游的人少了很多,南面远远的喧闹声时不时飘到规整的房屋上方,越往北走越安静。二更的鼓敲过,车过堤岸,桥头枯黄的草地在月光底下铺了一层霜,皓如白雪。

    苏回暖毫无形象地趴在盛云沂身上,听他介绍从国公府拿来的药材来源。这樊桃芝是九年前晏华予给常玄义的,采自极南之地,具有清心定神的奇效,不知应什么机缘巧合被晏氏的商人得到,秘密送往繁京。老侯爷念及上一代的恩怨,才把药材给了定国公府,想为常家姑奶奶的失心疯出些力气,可定国公拿到手后舍不得花在自己妹妹的脑子上,封存在药库里,还下令只有嫡系子孙可以用来救急。国公府的家务事晏氏没有义务管,能将东西留给他们已经仁至义尽,于是两方关系日趋融洽。

    “那一瓶由木芝熬炼出的药水也是九年前的?会失效吧……”

    盛云沂道:“有一朵风干的,我回去默下方子,你和吴莘都看一遍,以防有失。”

    苏回暖还是愤愤不平,“我师父怎么能这样啊,连提都不和我提,我才不信他是忘了。”

    他眼光微妙地一闪,“覃先生那本书写的处处详细,字也极好。”

    她得意地道:“那当然。我见过吴老太医留在太医署的手札,用信的格式却没有落款,全写在三本本子上。但他像是特意留给某个人的,一封也没寄出去,自己也似乎不大在意。手札里记述了他几十年的行医心得,那小楷虽然圆润细致,文字间却跳跃生涩,有时表达个简单的事情还要绕弯路,比我师父差远了。”

    “事实上,你应该想想是否要管那个拿着你师父手迹的铃医叫师兄。”

    苏回暖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我师父就是在外面背着我收了弟子我也不认!现在玉霄山就我一个人,我若不承认,他就是拿着书到药庐门口叫唤也没用。”

    盛云沂不再打击她,话锋一转:“你将本子还给吴莘了?”

    苏回暖道:“我还不想呢,是章院使拿着钥匙进我房间,差人把书送到吴府的。”

    他沉思了一瞬,复笑道:“吴莘这个人倒有趣,他原先是皇后的人,手段很多,瞒上欺下的事没少做。不过才能是有的,不然也不会坐到左院判的位置。他是渝州人,这一趟差事,宣泽可能会把他放回故籍几个月。你与他接触注意别让他套出话,他离开太医署之后安分了几年,重新启用若闹出事,千里之隔,我没法替你挡麻烦。”

    苏回暖点头:“多谢你提醒,我晓得了。”

    “再过二十几日就要动身,你办完初霭的事,就在官舍多休息。前些日子累着你了,手臂上的伤好了么?”

    她卷起衣袖给他看,白皙的肌肤上刀痕结的痂快掉了,他用指腹轻轻抚过,目光歉然。

    *

    日子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就到了腊月初三。嘉平既到,一年之中的第一场雪也从浅灰的天幕上飘洒下来,映的帝都素雅洁净,剔透玲珑。城墙内围住几十万户人家,主妇们到辰时才穿着棉袄冬靴上市场买菜,小孩子就守着花炮棚新制的新炮仗,晚饭前在院子里噼噼啪啪地放,彩纸铺了满地桃花。

    苏回暖最受不了鞭炮的响声,带侍女捂着耳朵上车,吩咐车夫快些走。马车里装着一大堆东西,衣装药材针具全放在车厢里,好在队伍中只有她一个女医师,单独给她拨了辆小车,指定未时在外城西极门会合。

    她生性不勤快,到了巳时才将官舍落了锁,慢悠悠地沿着昌平街晃到城西。一路回想着有什么忘了带,攥着荷包掂量里头的碎银子,南方的物价贵得很,她带足了银票,也决定省着点花。

    盛云沂从青台山回来后就一直很忙,她在宫中的值所待了几日,看了他叫付豫送来的樊桃芝药方,得了吴莘的信,就确认可行。其间盛云沂日日在明水苑的书房里看折子,她不好去打扰,司礼提督陆离来过值所一次,笑眯眯地问她有没有话让他捎给陛下的,苏回暖当时支支吾吾,把陆都知看得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

    她觉得宫中大概已经传开了,连上次去太医院查看新晋御医和吏目的课业,凌扬见了她都特意避今上而不谈,言语间却透露着一百个好奇。

    苏回暖觉得她就是再装看不见也没办法,宫中和官署里那么多双眼睛,她还是暂时避开一段时间为好。自从上次她与他一同从定国公府回来,走之前他们都没有再见一面,她盯着窗外的雪,有些失落。

    未时差一刻,西极门遥遥在望。车走近了一些,门口的侍卫捧着崭新的手炉,满面笑容地和赶车人寒暄着。两位老人站在一辆车前怒目相视,周围的人宛如没有看到,自顾自地说话。

    苏回暖下车与同行的人打招呼,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不由记起上次办理药局的交接事务时,齐明说要林齐之一块去,这会儿竟真成了,也不知怎么让吴莘听进去的。

    她撑伞凑过去,正要问方益和吴莘怎么吵起来了,双肩被人猛地一压,回头正是陈桦那张清秀的瓜子脸。

    “你要走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一去就是好几个月呢,亏我还从我爹那溜出来送你。苏大人眼神不好,我这么大一个人站在这儿都看不见。”

    苏回暖挽着她的手,“晏公子说安顿下来最多在那里待两个月,又不长,我会给你带珍珠手链的,你要什么颜色?”

    陈桦嗟叹道:“你给那谁买就行了,还能想到我。”

    苏回暖恨不得捂住她的嘴,齐明已经瞧了过来,“苏医师……”

    她企图糊弄过去:“齐医师,晏氏的人到了么?”

    林齐之抢先道:“第一拨人已经出城了,我们是最后一批,晏公子还在城内,说是一会儿再过来。大人您看,那两个兵爷手上的手炉就是头一辆车的人给买的,不知对我们有多殷勤。”

    苏回暖笑笑不语,齐明忽地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到丈外的城墙根下去,她叫陈桦稍等,对方却咬着耳朵道:

    “你把我撇下,待会儿谁给你解围?”

    “什么……”重生之魔帝

    苏回暖没时间多想,边转着伞柄边往那边走,“齐医师找我有事?”

    齐明清俊的脸忽然涨红了,从随身斜跨的布包里拿出一个深棕的匣子,咬牙道:“苏医师,你离开药局的时候把这个药箱留下了,我们没人用,想到这箱子又精巧又轻便,出门在外很适合带着,在下就顺手放在包里想还给你……如果苏医师东西够多了,在下就放回车上去。”

    苏回暖接过比她现在用的小一半的药箱,笑道:“齐医师费心了。我去太医院的时候怕人说带的药箱药具是市井上不入流的玩意,就新买了个大的,可还没有以前这个用得顺手。”

    陈桦装作抬头看雪,暗暗地在背后推了她一把。

    她翻来覆去看了两遍,齐明更尴尬了,苏回暖抬头定定地看他一眼,徐徐打开盒盖。

    药箱明显是被洗过晒过,里面叠着一层白色的丝绸,上面躺着一支嫣红的梅花。花枝三寸来长,底端焦黑,是灼烧过的痕迹,又在断面细心地裹了几滴白蜡。这样处理的花常开不败,可见是费了心思。

    苏回暖忍不住想问陈桦现在怎么办,齐明却已经开口了:“苏医师,其实我一直……”

    她啪地将药箱盖上,用最温和的语气道:“我现在用不上这个,就送给你好了,里面的花很漂亮,你可以放在马车里。”

    陈桦咳了声:“小齐啊,其实苏医师一直——”她把苏回暖推得远远的,“我上回看到她和一位公子在莫辞居二楼吃饭,还是那位公子付账的。”

    齐明愕然,转而苦笑道:“这样……我也明白自己身份着实低微,但毕竟还是想找个机会说出来。既然苏医师体恤在下,在下这就将东西放回车上吧。”

    他确实是个聪明人,说完后抬脚就走。陈桦佩服他的利落,又喊住了他:

    “小齐,苏医师知道你在药局里和谁关系都不错,想问你关于两位老先生的事。”

    苏回暖立马探头折回来道:“是的,齐医师知道怎么回事么?”

    她记得上次从肖菀家出来,对门就是吴府,方老医师憋了一肚子气在门口碰到她,还说了几句顶头上峰的坏话。他从前就认识深居简出的吴莘么?

    齐明稳稳当当地顺着陈桦给的台阶下,一五一十地说出方益和吴莘的过节。原来这两人是同乡,都是渝州人,方益年轻时被赶出赵藩王府,吴莘也出了一把力,不料在京城里再次相见,可谓是冤家路窄。彼时一个是初出茅庐、在王府里当差的医师,一个是从八品有些根基人脉的良医副,现在却半斤八两。医正和医备把王妃用错药的缘故推到方益身上,是吴莘亲自报到赵王耳朵里让他降罪的,几十年过去了,方益仍然恨得牙痒。

    拎着礼品去看这个进谗言让他在渝州待不下去的黑心医师,其中的后悔不必多说,以他有棱有角的性子,吴莘驻进药局后他平日里打个照面都要啐上一口。造化弄人,现在不管是他主事了多年的惠民药局,还是南下的晏氏队伍,他居然还要被他制着!今日两人分到了一辆马车,方益铁青着脸捱到城门,再也受不了冷嘲热讽,下了车就直接用方言土话开骂了。

    苏回暖听完了,唏嘘一阵,道:“还是你消息灵通。多谢,我们离那辆车远点。不过要是方老先生想要上你们的车,也是情理之中,不应推拒的。”

    齐明道:“我和他说过了,换我和吴先生一辆,他和林齐之。”

    苏回暖和陈桦都不禁对他又产生了好感,要是换成普通人,千方百计地要躲过去吧。

    “苏医师,陈医师,雪下得大了,我们还是上车为好。晏公子应该马上就到。”

    三人从城墙下踩着寸余的雪回门口,老人们吵累了,都已各自回到车厢去,只有车夫抿着烧酒,蹲在马匹旁拿树枝在雪上写写画画。

    眼前白茫茫一片,苏回暖收了伞,抖了抖伞面上的冰珠。南齐的雪沾到衣上就化了,她的风帽檐湿湿的,碰着额头很不舒服,索性摘下来拿手挡在头上,费力地登车。

    仿佛有什么动静从几百尺开外响起,棕色的大马打了个响鼻,车夫也感受到地面的震动,站起身道:

    “定是公子来了。”

    苏回暖半个上身还在车帘外,远目望去,只见两匹黑骐飞驰而来,蹄下溅起无数雪沫,马上的人身披大氅,眼眸如利刃。

    她下意识地从车上跳下来,鹅毛般的雪片落在她的衣上,那斗篷的白色便深了很多,衬得发丝愈发漆黑如墨。

    为首的马快如流星,在最近的一棵树下停驻。

    “公子!”陈桦对着策马走近的晏煕圭轻施一礼,拍了拍苏回暖,“你又下来做什么?快回去。”

    来迟的晏煕圭骑在马上,经过苏回暖身旁时向她颔首:“苏医师。”

    苏回暖嘴角露出明亮的笑意,他挥鞭一抽,黑马嘶鸣一声,载着人在门外的雪原上越奔越远,很快就只剩下一个黑点。

    暮色渐暝,西方的天空奇异地透出一抹酡红,城内数百座高耸的楼宇静静矗立,撑起一角苍穹。

    树下的人催马上前几步,银色的大氅带着簌簌雪粒,划破冷冽的空气。他扬手摘了风帽,清傲容华霎时辉映三千琉璃世界。

    隔着翩跹的雪花,他直直望过来,眸光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几乎要将密密的雪幕融化在天地间。

    苏回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此时的眼神。

    “苏大人!咱们要启程了!”

    她朝他挥了挥帽子,又告别送行的朋友,转身利落地爬回车厢里。

    鞭子重重地抽在马股上,车子顷刻间便出了繁京。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