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十九章 樊桃芝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琉璃灯长明,竹刻仕女香筒幽幽地散出几缕芳香,一尊观音坐像在博古架上阖目微笑,一派悲悯慈和。

    盛云沂没有理由等一个五品御医用膳,定国公说几句要等苏回暖回来的话也是客套,一番寒暄之后,国公就问道:

    “陛下,再有一会儿就是戌时了,您可要先往东厅去?”

    盛云沂的目光停在三尺二寸高的观音像上,不知想到什么,微微一笑:“如此有便劳爱卿了。”

    定国公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就是一尊普通的瓷像么,陛下又不大信佛祖,值得看这么入神?

    盛云沂整了整宽松的外袍,率先起身走向堂屋大门,动作极为熟练,仿若是从自己的寝殿去御书房一般。

    定国公本应在前面躬身带路,这时候被晾在后头一万个疑惑,桃木拐杖哒哒地在地上捣着坑,他小跑着叮嘱下人安排饭食,此外自然不敢多话叫今上等等自己。

    经过抄手游廊,定国公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原以为今上对他家里的布局了如指掌,但这条路怎么走偏了?东厅可在他左前方的月亮门里面,今上的步子丝毫没有放慢,眼看着就要走过头了……

    还真的走过头了!他尴尬地清清嗓子:“咳,陛下您请——”

    游廊上悬挂的纸灯在风里摇曳,一片柔和的光晕里,盛云沂驻足侧身,乌发旁的面容露出一段精致华美的轮廓,夜明珠般灼人。

    “朕忽然想起来,要借贵府药库里一味药材。季统领?”

    定国公还怔怔地愣着,冷不防后脑勺响起个低沉的声音,几乎让他惊得丢了手杖:

    “臣在。”

    河鼓卫统领季维!今上到底来他家干什么?一封折子,借个药材,派人看个病,能劳动暗卫统领护驾?

    定国公心里有些发毛,“臣的宅子都是蒙太.祖赏赐的,陛下要的东西,臣一定双手奉上。敢问陛下需要何种药材?”

    “朕早就听闻国公这些年为了胞妹的病症,府中的药库逐年扩建,储着不少质量极佳的生药,就连宫中上值的御医们也赞不绝口。”

    定国公噗通一下跪倒,大呼:“陛下明鉴!老臣绝无二心啊!”他抬起头老泪纵横,“臣都快入土的人了,自小与妹妹相依为命,担心臣哪一天先她一步去了,妹子至少还能靠汤药撑一撑……上贡的药材绝对是倾国力入禁中的,臣再怎么积蓄,也比不上太医院的生药库啊!”

    盛云沂朝季维颔首道:“东西在药库中的位置弄清了?”

    季维一身黑衣劲装,干净利落地答道:“西北角第十个七星斗柜,一半的樊桃芝炼成液体装瓶混在冰片、青黛中装在瓶柜,瓶柜后还有暗柜,放置的是另一半风干的。”

    定国公大惊失色,苍老的脸上满是惶然:“陛下要拿的是……是樊桃芝?”

    盛云沂冷冷勾唇:“若说国公对府上那位老夫人极重兄妹之情,这九年前弄到手的灵药也早该化在汤药里了罢?国公舍不得给自家妹子试试药效,便拿出来孝敬长公主,朕的皇妹难不成不比国公家眷矜贵?”

    季维摸着刀鞘笑道:“国公爷宽心,臣也知道您舍不得,这樊桃芝乃是百年难遇的神药,留在府中是以备不时之需的,轻易不给人用。可神药若不能救人就与枯草无异,如今昭懿长公主亟需此物,国公何不趁机以表忠心呢?”

    定国公汗如雨下,眼角的皱纹剧烈地颤抖着,哆哆嗦嗦地说道:“……臣……臣自是遵陛下圣命的……可陛下也……”

    多年前的记忆潮水似的涌到眼前,他恨不能立刻撇清与那件事的关系。常氏也是附议处置镇国将军陆鸣及卫尚书的势力之一,事后晏华予秘密给他送了一朵据说有奇效的木芝为答谢。中秋过后晏氏在朝堂上无立锥之地,他素来胆小怕事随波逐流,生怕这事被重提,坏了常氏的名声。果然今上削了端阳候的爵位之后,又要来处置他们这些加了一把火的臣工了吗?

    他手下一松,拐杖掉在了石砖上。

    盛云沂微微蹙起长眉,眯起眼注视他几瞬,而后一言不发地拂袖离去,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季维察觉出了不对,一时半会摸不着头脑,只得拍着刀柄对快要晕过去的定国公道:

    “某送国公爷去东厅,贵府的菜肴应该已开始上了呢。国公年纪大了,别太紧张,对身体不好。”

    *

    苏回暖写了方子,又在补血养心的桂圆莲子茶里改了分量,加了几味贵重的草芝。留下一瓶玉札百部丹后她在房里旋了一圈,建议把常老夫人喜欢的花卉熏香改成上等的拙贝罗香,安神醒脑。

    侍女招待大夫轻车路熟,苏回暖被迎雪送出了门,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屋子偏僻,小径上也没个家丁,纵然很想让侍女送她半程,想到榻上睡不稳的病人,苏回暖独自笼着袖子穿过花园,依着灯光走上游廊。

    游廊的东边传来吆喝声,她走着走着就感到饥寒交迫,鼻子还似乎嗅到了热乎乎的饭菜香气。

    “苏大人。”

    苏回暖循声回头,一名黑衣皂靴的河鼓卫神不知鬼不觉地立在廊柱下,亮出牙牌,弯腰施礼道:

    “陛下令某带苏大人去药库辨认药材。”

    苏回暖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双腿跟他在他身后,下了回廊,沿着云墙走了百十来步,来到一处同样没有明火的房子外,附近并无家丁侍卫。

    圆脸的河鼓卫交给她一个小灯笼:“某在外面看守,陛下已经在里面了,苏大人记得找西北角第十个药柜。”

    普天之下的药库万变不离其宗,建在高处,干燥防水,洁净防虫,里面放置的全是药柜,离门近的地方可能会有张小桌,桌上有不常燃的蜡烛。她以往进药库都是白天,头次在玉霄山以外的地方摸一回黑找药……抑或是找人。

    他真是很闲啊。

    定国公府的药库竟比宫中不逞多让,从外面看不出空间这么大,密密麻麻排满了七星斗柜,隐约按八卦的图案围出一个圆来,越朝里走身上越冷,灯笼昏暗的光线也让她生出不适感。

    柜子上映出行走中巨大的影子,苏回暖突然贴住一方高大的药柜,试着喊了一声:

    “陛下?”

    窗外的夜枭在树枝上啼鸣,呼啦啦飞走的声音也清晰可闻,她把灯笼提在胸前,让亮光显得充沛些。自投罗王同人

    她又唤了第二下:“盛云沂——”

    苏回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怕黑,拎着个灯笼就缩在角落了,要是她师父晓得指不定逼她在药庐里连待几个晚上,白天睡觉晚上抓药练胆子。她停了一会儿,没有人答应,就把斗篷的帽子戴上,裹紧衣领捏着花扣疾步往里冲。

    他要是在里面,搭理她一下又怎么了?

    她感到带着药味的空气从帽子边流过,背上不由渗出汗来,刚刚放松点,肩上就被霍然一拍,三魂七魄立时飞了大半。

    熟悉的脸映入眼帘,眉如青羽,眼带星辰,跳跃的火光里他唇角的笑意都是微醺的,像玉樽里摇晃的酒液,清澈又惑人。

    苏回暖扶着药柜,手腕一软,差点拿不稳灯笼。

    “走过了都不知道,没有数么?这是第十个。”

    她在压得很低的帽子下瞪他,褐色的眸子在巴掌大的脸上亮如晶石,显得委屈又可怜。

    “你这样有意思?别跟我说没听见我在那边叫你!”

    盛云沂抬手拉掉她毛绒绒的帽子,露出弄乱了的头发,拔掉簪子,解去丝带,一头青丝乍然滑落,触手宛若冰水浸过的丝绸。

    苏回暖气愤地拈起一绺头发,半晌平静不下来:“所以你最好告诉我你会拿这个梳头。”

    他忍不住笑了下,指缝里漏过流水般的发丝,低声道:“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过来找我,你刚走到这,我正好记起来女孩子多数会怕这种环境,就拉住你了。”

    苏回暖觉得自己无法和他沟通,遂阴沉着脸道:“辨认什么药材,快点说,说完了出去。”

    盛云沂拎着她的头发比划着挽了个髻,她愣了愣,不知为何乖乖地任他摆弄,也不说话了。他握了满手柔腻,手指灵巧地一转,雪兰簪子尖尖的一头就要插.进浓密的发髻里去。

    她身上的苏合香与四周浓郁的药味融在一起,安恬又分明,掩紧的领口蹿出了一缕热气,与森然的寒冷格格不入,勾得人心痒。头发情理之中地重新垂落,簪子也握回掌心里,他全身都热了起来,猛地将她拉入怀里,凶狠地吻下去。

    灯笼落地,歪了两下归于平静。苏回暖被他吻得昏昏沉沉,后背一轻,斗篷松开掉在灯笼纸上,室内一黑,刹那间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束蓝灰的月光从狭窄的天窗里流进来,她稍稍睁眼,他离她这么近,都可以察觉到微小的尘粒漂浮在他的鬓角,沉在水中似的上下游动。而后她终于醒过神,艰难地推他,躲过他的唇偏头道:

    “灯会灭……”

    他全然不理,喘息着攥住她的手,将她推在药柜上,用力吮着唇瓣。炙热的呼吸从唇角转移到了脖子,她起了层细细的颤栗,黑暗中的触觉更加敏锐。他温热的手指轻轻地从锁骨滑下去,挑开一角雪白的中衣,她肩头一凉,背后骤然沁出薄汗。

    “你,你怎么了……”她压着惊慌,声音却仿佛是快要烧尽的灯芯,细弱得陌生,“盛云沂……”

    他的眉心微不可见地敛了敛,哑声道:“没事。”沉默了几许,替她拉上衣服,整理好每一根褶皱,又道:“抱歉。”

    苏回暖蹲下身慌乱地摸索着地上的斗篷,碰到他固执的手,盛云沂拉着她站起来,抱住她道:

    “知道了一些事情,心情不好。又怕你走丢了,还是拴在身边才能安心。”

    她心里泛上热潮,环住他的腰,仰头凝视他:“你说的我不想跟他们离京了。”

    他的语气很郑重:“我也不想。起初还觉得没什么,现在是真的不愿意。”

    通常他一认真,苏回暖胆子就大起来,蹭着他的下巴说:“那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我自己和晏公子说,反正队伍里又不差人。我要是把东西搬到值所里住,出门就能碰到你。”

    他在她极端专注的目光下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那种心脏慢慢融化在语言里的感觉无比真切,她每说一个字,他的思维就沉沦下去一分,最后到了谷底,再也看不到别的,只有她,在他的眼里,他的心上。

    苏回暖说完,等着他也表示表示,可一眨不眨地盯了他很久,才听到一声叹息。

    “你别动了,我忍不住。”

    苏回暖转过身,拿手背贴着滚烫的脸颊道:“快点快点,找什么药,别在这浪费时间。”

    话音刚落,瓶柜的门就打开了。

    盛云沂道:“灯灭了,你看不清,我身上也没带火石。”

    “……你让人把我叫来到底是做什么?”

    “覃先生和你说过樊桃芝么?”

    苏回暖愣愣地靠在对面的柜子上,“那不是传说中的仙药么?樊桃芝,其木如昇龙,其花叶如丹罗,其实如翠鸟,高不过五尺,生于名山之阴,东流泉水之土,以立夏之候伺之,得而末服之,尽一株得五千岁也……这是《抱朴子》内篇第十一卷里描述的东西。真的有?”

    “你记性倒不错。不过你师父竟未能和你说说他生平的钻研?”

    苏回暖很不舒服,无奈道:“我自是未学到他十分之一的。”

    盛云沂挑眉,“那就没有必要叫你来了,原以为你知道。看来覃先生也觉得你是个心重的,许多事都跟你藏着。”

    简直莫名其妙,苏回暖没好气地说:“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你别和他一样!我只能回忆起七八岁看抱朴子的时候他解释得很有兴致,但我以为仅仅是兴趣而已。”

    盛云沂缓缓道:“樊桃芝产自南海一带,据说于解毒之道有千种变化。我曾经得到一本手迹,其中详细记述了各种实际存在的仙药,并正好写了以樊桃芝解热毒的方法。”

    苏回暖右眼皮剧烈地跳,“你是说那是我师父写的?他从来没和我说过。你查了他的笔迹?也许是仿的也不一定……”

    “你应该知道覃先生的字极难仿,行文避讳也与众不同。三十多年前,他一年中待在齐国的时间比北梁还多。”

    “试过?”

    盛云沂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当然。我只有一个妹妹。”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