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十七章 定国公府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好容易写完为公主制定的治疗方案交到北厅,申时的钟一响,拎着药箱就从官署下了班。后头几名御医吏目难得看她动作迅速,刚想问问什么情况,人就一溜烟没影了。

    墙角收拾笔墨的周御医听到门关上,幽幽地冒出一句:“苏大人甚是勤奋,流玉宫一待就是一天。最近仿佛有个传闻……”

    御医们干的是清净的活计,纸堆药罐里泡久了,偶有风吹草动,修身养性的道家做派就全抛之脑后,个个从抑郁里扒拉出一颗慷慨激昂的心,直往新鲜事上凑。

    众人炸了锅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年纪最大的刘御医捻须道:“你们这些小子太爱管闲事了,哪个大夫不是清心寡欲的?……不过我上次去给卫婕妤瞧病,倒是看出些端倪来。咱们这位院判,本事大架子也大,据说不太受后宫各位主子待见。”

    “啊啊,是真的呀,我上次看见——”一人兴奋地脱口而出,忙拿张方子遮在嘴边小声道:“我远远地瞟了一眼,苏大人和晏公子在院子外头相谈甚欢呢,晏公子那性子,咱们院判太不容易、太有本事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传的明明是陛下好不好!陛下对苏大人青眼有加、章院使和司大人默不作声、凌扬每次给长公主看脉边上都站着苏大人和陛下、上次药库失窃之事得陛下宽宥苏大人安然无事——这才是完整的!”

    刘御医一巴掌拍了过去:“噤声!不要命啊!”

    顿时屋里的热议就变成了窃窃私语。蜜蜂般的嗡嗡声里,屋里十来个人,每人都露出一副磕了药似的陶醉神情,想来揣测得舒坦至极、大快人心。

    刘御医欣慰地望着窗台上的四季花叹道:“袁大人在时,我想着这太医院也就在前朝官员的府上得个本分的名儿,现在有苏大人坐镇,竟比原先高了不止一个境界!唔,苏大人官位虽高,却只跟我三弟的四丫头一样大,眼瞅着就清爽,是个好姑娘。好姑娘人人都喜欢,你们觉不觉得凌扬那小子居心叵测……”

    越说越偏,他一个激灵住了嘴,要是传言为真,凌御医胆敢和上头抢人?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了。他想起上回章院使从院判的屋里抱着一摞书出来,说什么“陛下还是太年轻了”,真真有远见,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要我说,若确有其事,陛下的心性我们也不是不知道,抬一个无家世的副使做院判,不是给司大人脸色看嘛。司大人现在愈加深居简出,章院使又不管事,这太医院真成了陛下的私署了。”张御医摇摇头,“没那么简单,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看着吧,陛下用苏大人革了袁院判的职,挫了卫婕妤锐气,凭这个就够多给苏大人荣宠了。”

    刘御医肃然点头,“说的对,陛下不是做东朝那会儿了,这些年我们心里有数,光是不让后宫知晓确切的脉案这一条新律,就省去千百个麻烦。这些话我们私底下说说,在苏大人面前和宫中万不要多嘴了。”

    周御医冷不丁又冒出一句:“半个时辰前我从宫门里出来,路上遇到了陛下跟前的付都知,他命人备马,似乎是圣驾要出宫的模样。”

    “啊……”

    一屋子老老少少脸上皆闪过了然,各自满怀心思地下班回家。

    *

    穿过千步廊,经过昌平门,便能瞥见隽金坊边角上官舍的影子。一排褐色的小房子站在街边,屋檐下的灯笼在风中轻晃,宁静又安详。

    门房的老侍卫笑眯眯地道:“苏大人,有人找,某让他去院子里了。”

    苏回暖点点头,一不留神就变成了小跑着往里奔,走出几步折回来,笑颜如花地摸出几块包好的宫中糕点,塞到门房手里,“谢谢大爷。”

    院子里微风正起,寒冬的萧瑟染上每片砖瓦。常青的松树依着石井,树梢下站着长衣飒飒的盛云沂。

    鸦青的袍,青褐的冠,宽襟广袖,腰束墨玉,是她第一次在酒楼里见到他时看到的衣饰,简单干净得令她侧目。这个男人很适合穿深色,衬得面容清雅至极,象牙般的肌肤莹润剔透,发色也越发黑沉。

    他望着她走近,眼神渐渐地生了笑意。

    苏回暖抿着唇看了一会儿,默不作声地跑进自己房里,拿出个新买的药箱,换了身衣服,想了想又从柜子最里面翻出雪兰花形的水晶簪子。

    当了一天的值,发髻有些乱,她坐在镜子前拿手理了下,觉得还是不行,索性重新挽起。要是瑞香在,可以用半盏茶的功夫梳一个漂亮的,可惜她还未从市场上回来。苏回暖瞄了眼镜面上映出的脸,立刻用手捂住眼睛……这几天没休息好,黑眼圈都出来了,好碍事。

    盛云沂批了大半折子,掐在官署下值前出了宫门,将马车停在离官舍不远处,等苏回暖整理好一同去定国公府。他在院子里吹了一盏茶风后,身后的门拉开一条缝,苏回暖静悄悄地从屋里出来了。

    他应景地揽住她的肩,正了正那支簪子,低声道:“去给我妹妹取药,苏医师穿这么好看做什么?”

    苏回暖闻到他怀里清淡的松木香,抬起头来看他亮如星辰的眸子,耳朵一点点蔓上红晕。

    定国公府靠近城南,离光渡寺很近,隔着一段路就是故端阳侯府。马车开到府上已过去一个时辰,苏回暖来之前告诉门房吃完晚饭再回来,看来十有*是要在府中留下用晚膳了。

    晏煕圭当时转告她去这里看诊,并未说具体哪个人,她和盛云沂一块来,除了本职工作外还加了份讨药的活。苏回暖在车里基本没办法问出有效信息,这人一旦得了默许就变本加厉地放肆,弄的她不太敢出声,更别说挪动两下,最后连下车都不愿了。

    管家躬身出迎,她把帽子拉得很低,裹着斗篷跟在他后面,盛云沂牵着她走了一刻便到达正堂。穿作他人夫

    显然是提前和定国公商量好今晚过府,正堂里的主位空了出来,他径直坐上去,面色平静如水。一位颤巍巍的老人被家仆扶出来,一把老骨头岌岌可危地弯下腰,就在苏回暖以为盛云沂要免了他的礼时,这叩首的大礼已经快行完了。她熟知他的挑剔的喜好,见人行礼行的不标准还不如不看,这老爷子是跟他有过节呢,还是他要特意一见面就给个下马威?

    “臣常玄义拜见陛下。陛下光驾,寒舍蓬荜生辉,是臣等三生之幸。”

    她不禁站在盛云沂身侧仔细打量了紫红常服的定国公一番,年龄自然是七十开外的,保养的比章松年差远了。白发稀疏,骨骼羸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行将就木的气息,好在精神尚足,目光存了几分尖利,说话中气不足,却还算思路清晰。

    “国公爷近来身子骨仿佛比原来好些,不仅连邸抄也能阅,竟都能下地了。朕缚于公务,一直疏于探问国公病情,甚是惭愧。”

    定国公剧烈地咳了几声,急急道:“陛下折煞臣等,臣只怕招待不周,怠慢了陛下及院判大人,若有冒犯之处,还望陛下不吝赐罪。”

    盛云沂懒懒地做了个请起的手势,并不答话。

    苏回暖只觉这个常玄义年轻时一定是个说套话的好手,这几句话配上他恳切的表情和抖动的皱纹,怎么看都不太顺眼。但朝臣大多都是这样,盛云沂看不上眼,莫不是也清高吧?真够匪夷所思的。

    “陛下若不嫌弃臣家中鄙陋,臣在东厅准备了晚膳,时候不早,陛下和苏大人不如先去用膳?”

    盛云沂侧头看了眼苏回暖,她自然是不会打搅他的计划的,摇摇头表示不饿,有体力继续看热闹。

    家仆搀着定国公落座,盛云沂道:“朕以为现在就和国公商谈,用膳时能免去许多麻烦。国公好意朕不能推拒,但事态稍紧,朕亥时须回宫。”

    简而言之就是没时间,有话直说。

    定国公即道:“臣但凭陛下吩咐。”

    “朕来此,其一为劝国公拟份折子交上来。”

    苏回暖终于找到了关键,不由提了十二分精神洗耳恭听。初霭身体里的毒素固然很让他担心,但拟这劳什子的奏折才是他更关注的吧,最近朝中有什么重要的风向么?她搜肠刮肚一阵,承认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功夫见长。

    定国公蜡黄的脸上露出惊讶,多年的沉淀让他又转瞬恢复了镇定。他退居府中已有三十年,只在规模大的宴会上见几次圣面,得到的消息是今上为公主来家里求药,怎么开口就提写折子的事?常氏开国元勋武将出身,最忌讳干政,传到他这一代,已经将明哲保身和抽身事外的本事修炼得炉火纯青,没想到到老来还有当朝圣上亲自要他参与朝事的时候。

    常氏的家主是他,他这几十年过得是居士的日子,养鸟喂鱼逗玄孙,身体也不好,就是个名义上的位子。有出息的小辈们都走文举的路径而不涉军队,不到逢年过节想不起他来,这厢却被今上想起来了?拟折子,怕是只图个名,毕竟常氏家大业广,后面跟着一串小官。

    “敢问陛下……是何折子?请陛下示下。”

    盛云沂修长的手指在瓷杯上一弹,微笑道:“朕要你弹劾吏部拔擢考选官员贪污受贿一事。”

    苏回暖竖起耳朵不明所以,常玄义也一头雾水,直直盯着自己的桃木拐杖,半晌摸不出一点头绪。

    吏部的差位都是肥差,受贿只要不超过限度,做国主的一般都不会拎到明面上来说。拔擢考选官员……是朝中出现了党朋之争?不可能啊,今上不是先帝,对结党营私不知管的有多严。民间士子呼吁扫出贪官污吏?可是五六月份的时候,不是已经砍掉一批贪腐官员的脑袋了吗?

    定国公慢慢地拨弄着佛头朱砂手串,久久不用的脑子飞速地转着,忽地福至心灵,扬着嘶哑不稳的声线道:

    “臣多嘴,贪污受贿一事,吏部考功清吏司干系重大,臣是否要在折子上点出来?”

    考功清吏司……元乘?苏回暖蓦然记起梧城的深宅院里,盛云沂在前堂议事,她在后院对付他儿子,真是不好的经历。

    盛云沂利刃似的眸光扫过去,颔首道:“不错,元郎中的好日子到头了,朕等了这么久,只差国公爷的一份折子。”

    定国公从椅子上滑下来,伏地再拜:“陛下叮嘱,老臣便是赴汤蹈火也定然会去做,何况是一份小小的奏折?”

    苏回暖这个角度堪堪能看见他沉静而深邃的眼睛,她并不熟悉这样的目光,也许是隔得久了,都忘了他算计起来是什么样子。

    盛云沂笑了笑,拿盖子撇去浮沫,温言道:“国公忠心可鉴,朕心甚慰。可就这小小的一份折子,国公也认为能用它来和朕讲条件么?”

    “臣不敢!”

    定国公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角落到地毯上,强自稳住心神道:“陛下误会臣,臣只是……”

    盛云沂支颐,像是觉得好笑,“国公有什么话不能说完的?那么朕就替你说罢。常氏一门近百人在京为官,若安分守己,朕不会费力气针对他们。国公这份折子递上去后,该怎么过日子还怎么过,朕也不会过问。朕只是要你常氏一句话,这句话对国公族中无足轻重,但于朕,更甚于越藩,却是党务之急。国公明白了么?”

    定国公三拜,紫红的袍服铺在地上,骨瘦如柴的影子在墙上晃了晃。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