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十四章 司晨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北梁,凤翔元年,十一月初九。

    明都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洒下来,将整个宫城染得素白,宫人们穿着青赭两色的冬衣,默不作声地清扫着宫道上的积雪。

    长长的宫道延伸至群臣面陛的拱辰殿,另一端就是禁中权力的重心,太后所在的离珠宫。宫中做事须得主子们的欢心,譬如这太后寝殿,自然要打扫干净,一丁点儿雪气都不能飘进,反倒是今上的玉衡殿分外清闲。

    苏桓踏着碎冰碴子经过树下,发现有人在不远处等他。

    那是个衣着华贵的女孩子,十五六岁,被簇拥在一群侍女中央,颊似芙蓉,身段如柳,正是当朝左相家最小的孙女宇文嘉苑。即使是大冬天,她也只穿了件略单薄的鹅黄色宫裙,外面套了件蓬松的银狐裘,带子松松地系着,越发显得纤腰娉婷,曼妙生姿。

    “陛下哥哥!”

    那鲜嫩悦耳的嗓音迎着飞雪传进耳中,苏桓停下步子,微微笑道:“是青邑啊,许久不见。”

    路上的碎冰和雪块在脚底慢慢融化,寒意入骨,他的薄唇却衔着三月春风:“郡主也要去探望母后?”

    宇文嘉苑望着他,白净如瓷的脸爬上几丝红晕,细细地说道:“是的,姑母近来身子不好,安阳姐姐和她赌气呢,祖父让我多来看看她。”

    苏桓以手握拳抵在嘴边轻咳几声,“天气这么冷,郡主年纪还小,应多穿一些才不会受凉。”

    宇文嘉苑忍不住上前一步,“陛下哥哥,你的病好些了么?那些太医院的御医都是在干什么!我这就让姑妈教训教训他们!”

    苏桓摇头道:“不必了。听说左相大人……”

    “祖父入冬以来身子亦不是太好,御医们过府数次,却还是那个样子。”

    苏桓朝前走去,长叹道:“左相为国殚精竭虑,朕若失了臂膀,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傍晚时分离珠宫亮起盏盏华灯,雪幕上隐约浮起几星深红浅金,宛如葡萄酒注入水晶杯溅起的绚丽泡沫。

    苏桓在正门立了一会儿,袖中的双手合握起来,那种麻木的感觉好像血液和皮肤全都变成了冰块。他的背挺得极直,身子却仿佛不是他的,冷得彻骨。

    风雪里,玉阶上拉出一个修长的黑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而守门宫人幽深的目光停留在他同雪一色的袍子上,他拢在袖间看不见的手上,和他秀雅平静、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

    宇文嘉苑清脆喝道:“你们这些下人不懂规矩么?本郡主要见太后姑妈,还不快些带路!”

    殿内地暖烧的旺,宇文嘉苑当先脱了狐裘提着裙子奔到暖阁里,乖巧地依偎在太后身边,摇着她的手臂低声道:“姑姑……”

    太后宇文明瑞年逾四十,然而那气势迫人的艳丽没有从她保养极好面容上消逝一分一毫。她穿着一袭秋香色的大袖衣,一条红罗长裙,冠衔翠云,领织金龙,衬得那蛾眉凤目更加湛亮威严,细细看来,姑侄二人生的却有三分相似。

    太后执起宇文嘉苑的手拍了拍,高声道:“陛下来了就进来罢,哀家何曾把陛下拦在帘子外边?莫叫旁人看了笑话。”

    半晌,两位大宫女打起了珠帘,苏桓大步走进来,屈了双膝跪在座前的地毯上。

    “儿臣参见母后。近来漠北事急,故而今日才前来离珠宫,惟望母后恕臣不孝之罪。母后身子不适,臣寝食难安,”

    宇文嘉苑甩了苏桓先跑进来,本是大罪,但她心中明白,若是自己不先进来,恐怕这位默默无声的皇帝表兄会一直在外面等到雪停。

    太后执起药盏婉然一笑,伸手虚扶道:“快起来。陛下夙夜担忧突厥惊扰边境之事,择日来看哀家,哀家已是很感激了,怎么会怪罪陛下?今日正巧,陛下得空过来,哀家要和陛下商量件喜事呢。”

    宇文嘉苑蓦地想起来之前,祖父语重心长地说道:“今上既冠,朝中也早该操心大婚之事,你这一趟去太后宫里,一切听从她安排。”

    高门贵胄之女,此生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何况婚姻?

    苏桓却没有起身,继续跪在那里道:“还有一事请母后恕罪,上月于东市冲撞左相轿舆的礼科给事中已在诏狱自尽,镇抚司未能来得及让他画押,也未能逼问出幕后主使。臣竟将此事抛至脑后,疏于查问,实在不该。”

    太后一只素手顿在半空,半晌,缓缓吐出一口气,道:

    “此人狂妄疯癫,死罪难逃,既然畏罪自尽,此事便算了。起来罢,坐这儿。”

    又转头对宇文嘉苑笑道:“你看,咱们皇帝严肃的紧,哀家病着想听点好听的,他却一本正经地给哀家说起这扫兴的来了。”

    苏桓站起来,朝太后俯身道:“是臣太不懂母后心思了。说到喜事,臣正想起来确实有的——乐妃有身子了,昨儿御医才向朕道喜的。”

    话音刚落,宇文嘉苑脸容一下子变得煞白,太后抚着侄女的手,凤眼凌厉无比地看向苏桓。昨儿道的喜,今日才报到自己跟前来,挑的好时辰!

    苏桓淡淡地笑道:“母后欢喜么?”

    宇文嘉苑委屈地看了眼太后。

    姑妈前阵子来信告诉她今上从登基后就很少踏足后宫,宠幸的妃嫔都是品级不高的,再加上宇文家有一个太后,她若嫁进宫,根本没人可以动摇她的皇后之位。可她容不得自己要嫁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孩子,至少在她嫁过来之前,有自己的皇子之前。

    他是有意的。

    宇文嘉苑突然意识到什么,紧紧地捏着指节,稳住了声音:“臣妾恭喜陛下哥哥,那待会儿我去乐妃那里看看,难得进一次宫,一定要送她些礼物。”

    苏桓未落座,肯首道:“那朕就谢谢郡主了。”

    沉默良久的太后忽地也从椅上站起身来,以宽袖掩着樱唇呵呵笑了几声,方拉着宇文嘉苑的手道:

    “送什么礼物?你是那丫头的姐姐还是妹妹啊?这礼物可要谨慎些。”

    几句话说的宇文嘉苑又红了脸,“姑妈……”

    太后走到苏桓面前,直视他道:“昨夜先帝托梦给哀家,说陛下满了二十,早该成个家了。你虽不是哀家生的,这些年哀家也把你当做亲生来看,这大事还是要问过你。不知陛下心中可有人选?上次的秋狩,我就告诉陛下要留心诸位闺秀。”

    苏桓敛目道:“儿臣对这些事一窍不通,但凭母后安排。”

    太后叹了口气,道:“你这样子,倒显得是我在逼你。”她用手摩挲着宇文嘉苑柔滑的发丝,“我和你舅舅思来想去,那些个小姐姑娘们你见是见的多,但熟识的却少。须知这做长久夫妻,不论是民间还是天家,必先要讲了解二字。嘉苑这丫头自小和陛下一处读书,是我看着长大的,论性情品貌都是京城里第一流,陛下觉得如何?”

    苏桓笑吟吟地望着宇文嘉苑道:“青邑郡主很好。只是朕朝政繁忙,担忧郡主在宫中寂寞。宫中不同于相府,规矩多得很,郡主能受得了么?”

    他唇角的笑容极是温柔纵容,宇文嘉苑的心咚地一跳,几乎忘了他甚至让别的妃子有了孩子。耳边一遍遍回响着那句“很好”,她记起了小时候跟在他后面叫哥哥的情形,脑海中的画面又与眼前这个长身玉立、修眉清目的年轻男人重合起来,羞涩地将头埋在姑母怀里。

    太后满意地揶揄道:“那郡主是受得了还是受不了啊?”吸血殿下你不乖

    宇文嘉苑抬起羽睫,轻声道:“受得了,臣妾不寂寞的,臣妾会陪着陛下。”

    苏桓从袖中拿出一支雕镂精致的玉钗来,亲自扶着她的额角,插在那浓密如云的发髻上,笑道:

    “等礼部的文书批过了,郡主再安心等着聘礼。今日朕没带什么好东西,这钗子就算委屈郡主了。”

    宇文嘉苑不禁扬手去碰那支钗子,恰触到苏桓的手指。那森然的温度让她哆嗦了一下,又笑颜如花地道:

    “怎么会委屈,陛下哥哥送臣妾的东西,臣妾一直都收在房里呢!”

    毕竟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子,她想了想,掏出一方小小的秀帕,捧在苏桓眼底,“书上说……”她赧然地偏过头去,“互赠以芍药。”

    那帕子上绣着一朵鹅黄的芍药,蜿蜒的叶,碧绿的茎,还有两只翩飞的蝴蝶。

    太后捂着胸口笑得岔气,叫侍女道:“你们倒看看这孩子,哪还有点姑娘家的意思?哀家的病被她这一吓,恐怕又重几分呢!”

    她命人将药碗放到一边,“陛下对这孩子有意,哀家早看得出来,若是不喜欢,怎么这么多伴读的女孩子里头就给嘉苑封了个郡主?”

    苏桓刚要开口,一阵剧烈的咳嗽阻断了他的声音。

    *

    “臣父为给事中十七年,未尝涉私,谏言莫不忠于先帝及陛下,今蒙冤下狱,耳既无闻,目既无见,手不能运,足不能行,喉中尚稍有气,谓之未死,实与死一间耳。陛下若念其忠情,臣……”

    苏桓把密折递给又瞎又哑的侍臣,“烧了。”

    入夜,偌大的玉衡殿终于没有来来往往的宫人,本朝金吾将军的第三子贺兰津一身黑衣立于桌前,看着今上将他刚递来的折子烧成了灰。

    苏桓叹道:“他父亲已经死了,让他不要再花功夫打通关节。贺兰,你既是清流一派,也不要参与进来。”

    上月给事中虞审在大街上当着百姓的面大骂左相.奸佞误国,连带着宇文太后和安阳长公主都一起没能幸免。苏桓赶在太后下懿旨前把虞审下了诏狱,镇抚司先行一步,把人折磨的半死不活,暗卫本想试着找个机会把人弄出来,结果只能喂颗药送他上了西天。虞审这些年是寒族的中流砥柱,这一死,连坐一撮人,清流又要伤了元气。

    烛火在墙上拉得老长,贺兰津解开一颗扣子,换了个话题:“听说太后打算给左相封宣平候?”

    苏桓的手颤了颤,沾了朱砂笔的终究狠狠扔在纸上。

    “凡为相者必封侯……朕如今处处受掣肘,下一步他们是要让这大梁江山——”

    贺兰津皱眉道:“陛下不若小声些。”

    苏桓再无心批折子,“朕心里怎么想,他们难道不知道?只是朕愧对太皇太后。朕五岁入沐园读书,太傅教了一课朕至今记忆犹新,元封至太初年间见候五,余皆坐法陨命亡国,可就算现在朕和先帝两人加起来,让他们坐法都困难!皇室凋零,外戚干政,内外朝皆听命于宇文家,朕夜夜难眠。”

    贺兰津的桃花眼在昏暗的灯下灼如曜石,“陛下得往好处想想。南齐的使者正在路上,可臣猜书信已经到了吧?”

    苏桓撑着额头,“太后有意与齐国联姻,安阳眼下跑到齐国去了,贺兰,你故意将她气走的?”

    贺兰津拾了一处干净的地砖坐下来,捡起地上从他身上掉落的草叶,“臣真不是存心的,一见长公主那样子,臣就忍不住想说点什么。”

    “据臣看,齐国若是求亲,太皇太后是不会同意的,宇文氏面子上拒拒,背地里定然欢欣鼓舞,齐军迎亲逆女的军队往边关叩上一叩,来个里应外合,就成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听得苏桓苦笑无言,“你说要朕往好处想想。”

    贺兰津莫名其妙道:“齐国求亲,陛下不得不答应,但太后要把安阳嫁出去,那可是难上加难!谁敢要安阳啊,传闻那盛云沂通晓百家之术还令行禁止的,想必脑子正常,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不会娶了她当自己的棋,你走一步,她反吃了你。”

    苏桓轻扯嘴角道:“还有传闻朕作太子时先帝要立皇太女呢。”

    贺兰津屈起一条长腿,“依臣看,陛下再忍一时,等宇文氏领的军队在北边吃了败仗回京,就有机会在朝堂上提了。其一,陛下如今还是须稳住左相,右相原想不日乞骸骨的,陛下这当口可不能允。其二,这南来的齐使,陛下只需把他叫来谈谈,安阳要是嫁过去,那是代表苏氏而不是宇文氏,而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太后自是不忍心的,可陛下这个做兄长的可没有在国事上疼妹子的理。其三么,陛下恕臣斗胆,南齐将起波澜,内乱必生,使臣的文书上是否为国主亲笔?臣揣测若是他们真开了战,大批的铁和马匹都得从草原和我大梁买入,开春时齐军助西突厥大胜东.突厥,马匹是够了,只是这生铁……那么臣想知道,盛云沂对宇文氏的态度也不怎么样吧?”

    苏桓肃然道:“先帝在世时,将盐铁权控在苏氏手中,贩盐权虽逐渐流给了大商人,但采矿冶铁,还是尽量避开外戚爪牙的。齐国若想购买大批的铁,朕本人就容易在文书里给回复了,太后无可奈何。”

    窗外的雪粒被风卷着扑打在墙面上,铁马叮叮当当的碰撞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两人听着这声音,心中不约而同地泛起浓重的怅然。

    “贺兰,宇文氏领的是你家的兵,死伤也算在你父亲的头上。”

    贺兰津斜睨他笑道:“我又不领兵,我是文臣。”他望了望幽幽的烛火,“不说这个了,太皇太后身子好些了么?”

    苏桓疲倦地整理着桌上的书,语气柔和了不少,“祖母对我恩重如山,我却眼看着她一天不如一天。昨日晚膳时才去看望她的,她在榻上躺了一个月,贴身的嬷嬷说她还是睡不好,做噩梦,想那孩子。”

    贺兰津愣了片刻,“那孩子?……是叫苏回暖吧,小时候还在我们家住过几天。安静,一根筋,不讨人嫌。”

    苏桓道:“她和安阳明明是一个祖母,却在玉霄山长大,山野里也不知她被养的好不好。若她父母在天有灵,就不要让她再回来了。我记得祖母曾说过她派了人把她圈在那一块,十几年了,朕没得到过音信,宇文氏也疏懒了,也算好。”

    贺兰津耸了耸肩道:“太皇太后就是想,怕也不愿召她回来。我想起来了,陛下五岁时掉下冰潭去,就是她叫人来救的吧?是个好孩子,可惜了。”

    苏桓也想起了什么,嗓音带了丝暖意:“她那时很小,总是叫我哥哥。”眼神倏地转冷,落在桌上那方绣芍药的帕子上,“再后来,青邑也跟着她那么叫。”

    贺兰津摸了摸下巴,“宇文嘉苑啊……这也是个不好惹的,总之陛下小心些。陛下答应了太后的撮合,娶了她后更要谨慎。”

    苏桓冷笑道:“朕永远忘不了她对安定郡王挥来喝去的样子,和她的族人一模一样。”

    安定郡王,今上的生父,前年就已入了土,然而今上不能去参加他的葬礼。今上是先帝宇文皇后的儿子,太皇太后亲自选定的天子。

    贺兰津又看着年轻的君上如同烧折子一样把那精致的手帕放入火盆里,鹅黄的芍药花瓣一卷,蝴蝶的翅膀一扬,半张帕子就化为了飞灰。

    火星溅到苏桓素色的软袍上,他在彤红的火光里抬起脸,似悲戚似隐忍的表情,却依然微微地笑着。

    他轻轻地开口道:“贺兰,你还没恭喜朕呢。”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