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十一章 解围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镜子消失的地方兀地显出个人来。

    苏回暖差点膝盖一软给他跪了。他冒出来了,那晏煕圭呢?

    安阳呼吸一滞。

    光滑的墙面裂开缝隙,眨眼的工夫,穿衣镜又重新移回原处。镜子里映出淡淡的银光,是金属的光泽,冷而圆润。

    那是半张执在手上的银面具。

    屋中人围在榻旁,从这个角度可以瞧见半边微微前倾的身影,颀长而挺秀,恰似雪中倚窗的松树。只此一个昏暗中的剪影,一抹如碎冰的浮白,便让人牵出许多遐思来。

    褪下面具的白衣公子施施然从暗门里走出,踏着午后的日影堂而皇之地站在了灰衣护卫的包围圈里。

    苏回暖挣了挣拉着自己护卫,目光往那儿轻飘飘一落,再也不去看他了。

    帘碧忍不住往前挪了一步,小声道:“主子,这不是……”

    安阳面上露出恍惚的神情,片刻后眼睫一动,凤目中清光凌冽,抬起尖尖的下巴朝那人看去,红唇噙着着丝倨傲的笑。

    她蓦地想起楼下匆匆的一面,那时舟车劳顿,她方从马车上下来,厌烦庶民们嘈杂的吆喝步履,南方潮湿的气候也让自己极为不适。齐国有什么好,人人都市侩,人人都鄙陋,一片金叶子都能让那些重利的商人打上半天架,真是浅薄。而现在,她发现齐国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

    ——“公主此去齐国,不妨考虑考虑太后殿下的提议。明都的郎君们都如臣这般无趣,那齐国盛氏倒可能合您和太后的意思,据说其人可是光风霁月,雅润冰清啊。”搂着褐眸胡姬的轻佻公子敲着折扇,斜着桃花眼将她不留情面地赶出了酒肆,“毕竟两国之好,光靠骑兵重甲维持怎么行。”

    安阳无意识地转向苏回暖,那双浅色的眸子此时莫名其妙地没有那么刺眼了。钏子的事暂且放过去,说不定的确是流出来的次等品,现在重要的是她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既然挑明了全部,就无须掩饰了。

    倒真是有光风霁月的好气度。一双眉眼笔锋稍利,看人的时候却潋潋地含着柔丽的春光,轮廓鲜明的脸庞便也立时温和了起来,像是南国的水,碧波深处浸润一颗明珠,熠熠地辉映满室。

    “此处粗茶淡饭,殿下可还用的惯?”盛云沂笑问道。

    不问来处,不提突发之事,一派从容如偶遇。

    安阳驻足,大方颔首道:“劳陛下留心。不知陛下在这面墙里待了几时,忍不住出来透个气儿,这才让本宫见到天颜,得以招待一番——陛下亦是微服,想来本宫请陛下小坐上几刻也不会逆了礼数。”

    她中暗自思量,他侧让,俯身,静立,无论什么举动,看在众人眼里总是有股内蕴的清贵之气,可那明明是庶人的谦逊之姿。这样的人,真的会宁愿折了自己的身价?

    因为他丝毫不在意别人看他的眼色。苏回暖太了解这一点了,此时她只觉得这屋里闷的不行,他这样子像要对这位小公主做些什么所谓大逆不道……不妥当的事,那她还碍手碍脚的干什么。

    她管不着他,做什么都管不着。她要去找晏煕圭问清楚怎么回事,下楼,找侍女,乘车回官署去。

    盛云沂像是才发现她也在屋里,惊讶道:“原来副使也在。我与晏公子在雅间说的好好的,副使却跑出去透气,当真是有雅兴。”

    安阳笑道:“陛下看来很器重这位副使,本宫刚才急了些,给陛下陪个不是罢。”

    盛云沂道:“人之常情,朕甚能体会,殿下勿放在心上。”

    苏回暖一个激灵,果然什么壁角都听到了,连刚卸下来的副使一称都叫得出口,真难为他帮她圆谎。但是什么叫“说的好好的她却跑出去”?

    她磨了磨牙,躬身道:“陛下谬赞。求陛下做个证,晏公子三个月前在寿宴上送下官的这串水晶,就是少了个珠子的那个,不是下官偷来抢来的。这位殿下却一开始先说是她家长辈,”她朝安阳也轻轻弯了下腰,“是哪位殿下送她的生辰礼,之后又说是另一位殿下放在她那里保存的东西。语焉不详,下官听得一头雾水。只是,下官长在民间,没见过多少珍宝,十分舍不得这钏子,能不能请陛下做个决断?”

    盛云沂歉然地对安阳道:“御下不严,冲撞了殿下,是朕的过失。”

    苏回暖配合地行礼道:“殿下宽宏大量,还请不要与我计较,可是这东西——”

    他清朗的嗓音不等她说完便响起:“副使不该冲撞公主是其一,其二,你也实不应欺瞒公主,简直是罪加一等。”

    安阳听到此处,冷笑一声,看来这狂妄至极的女人打错了算盘,盛云沂岂是任其摆布之人?他语气似与副使熟稔,可那又怎样,面对着她一个金尊玉贵的公主,还能因小失大!

    帘碧尖叫一声:“果然是你满口谎言,竟然在殿下面前搬弄是非,仗着这是晏氏的地儿我们就不敢动你了?手钏失窃一定和你脱不了干系!”

    苏回暖心中猛然一沉,她到底为什么觉得盛云沂就该向着她!醒悟来得太晚,她不禁蹙起眉,脊梁骨顿时渗出几滴冷汗。

    盛云沂望着她锁紧的眉心,无声一叹。

    迎朱释然,她本就觉得苏回暖不对劲,连齐国的人都不帮她说话,她们又有何理由对她客气?遂冷冷道:

    “副使若是识相,今日贵国陛下作证,当着公主的面磕几个头认错罢了,我们将水晶钏子带回去。你可不仅诓了我们殿下,欺的还有贵国之君,幸亏陛下公正,不然我们公主碍着陛下,也不好堂堂正正地讨公道。”

    苏回暖喉咙里如卡了块石头,深吸一口气,最终只硬邦邦地说道:“这是我的东西。”

    原先她准备回房之后找他们商量拿回钏子,不想扯上盛云沂,所以一个劲地往晏氏身上推,这下倒好,人家根本不领她的情,明明知道来龙去脉却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真叫她……他两盏茶之前还替她饮下一杯酒,在晏煕圭面前说三道四,她就知道那些都做不得数,他这种人还能认真到哪里去!

    苏回暖鼻尖有些发酸,阴沉着脸,“陛下若是不清楚,就叫晏公子出来对质,什么叫欺瞒公主?下官虽不在九品之列,却还容不得这样……”污蔑二字还是没能说出,她越说越小,尾音也颤了颤,赶紧提了嗓门稳稳道:“陛下可能误会了。”

    帘碧柳眉倒竖,“你还狡辩!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带回去!”

    安阳举起一只手,“急什么,帘碧,这可不是我们大梁的惠民药局副使。人家自有上峰处置呢。”她缓步走到苏回暖跟前,忽而“扑哧”一声笑出来,“姑娘,你瞧你,长得清清秀秀的,怎么连和男人的那点子事儿也搬出来炫耀啊。”

    她的声音仿佛娇嗔,仅剩的一枚护甲徐徐攀上苏回暖的额头,目中冷光一闪:“不知廉耻的东西,还不认罪么?”

    苏回暖不知是哪来的一股力气,手上轻巧一掠,安阳防备心甚重,急急往后退去。定睛再看时,只见右手小指露出一茬光秃秃的白色指甲,那枚护甲已拿在对方手中。

    她要慢了一步,只怕那极尖的指甲套会戳瞎眼睛,想想就疼。

    “你!你……”安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她的指甲被人弄断有些日子了,一直戴着密封的护甲,此时被苏回暖揭了短,恨得咬牙切齿,“给本宫带回去!给本宫——”

    灰衣侍卫只听命于自家公主,所幸没有得到切脖子的命令,当下腰刀一横,架着苏回暖就往帘后大步行去。

    她敛了双目,心中默数。出了这个门,这辈子也不会回来了——能回来也罢,不能也罢,总之永远不想再看见这里。

    不想看见这里的所有人,尤其是他。

    缓缓数到三,盛云沂含笑的声音在背后悠悠地飘过来,钻进她的耳朵:

    “副使诓公主殿下确是不对,这水晶钏子分明是朕赠你的,何时又与晏公子有了关系?”魔尊诱受

    雅间里瞬时鸦雀无声。茶水在炉子上咕嘟咕嘟地冒泡,热腾腾的蒸汽袅袅腾起,如同美人轻拢慢捻的兰花指。

    两旁力道霍然一松,苏回暖僵硬回头,脚下踩到瓷杯碎片踉跄一崴,眼疾手快地撑着花罩站好。

    盛云沂刚刚还在榻前,这会儿却已经站在了她身后。他的步子也太轻太快了,她一点动静都没察觉,她最烦他这样。

    好像她现在回忆起来他做的任何事,都只想拿银针扎他小人,一根一根,扎的和刺猬似的才解恨。

    “没事扯晏煕圭做什么,编的倒挺顺畅。”他低声说道,温热的呼吸都触到了她颈侧。

    苏回暖瞪着他,瞪了一会儿,自己慢慢垂下头,嘴唇极轻地动了一下。

    道行低,别班门弄斧了。

    盛云沂看着她咬红的下唇,眼神柔和了些许。他的侧脸在明亮的光线里格外夺目,睫毛的影子安然地扫过高挺的鼻梁,好看得教人移不开视线。

    安阳盯着他眯起眼,这算是冠冕堂皇的挑衅了,这件东西来头大得很,副使也值得仔细调查,不料他并不按常理出牌。若说与男人有关系,她看不是那位酒楼东家晏公子,而是这个风华卓然的国主吧!一国之君说话无需顾忌,说谎自然也无需顾忌。

    齐国男人的眼光着实差了些。

    她隐觉不妙,看这情状,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吃亏后被三言两语摆平,眼下的局面,亦是他引导的。他究竟想做什么?

    盛云沂怡然道:“朕三月前亦去为端阳候爷祝寿,亲自将这钏子送给副使聊表谢意。副使体谅朕心,此事若是透露出去,朕不免被那些御史台的折子弄得如履薄冰,说朕擅作主张越法理而行。”

    苏回暖继续看着脚尖,他能编,她就不能编了?虽然水平天壤之别,本质还不是都一样。

    “之前拜托副使一件私事,副使完成得尽善尽美,朕从宫门走出一段路才记起没带赏赐,便顺路去了晏氏开的点翠坊,捎了只水晶手链,不是新货,就算被人知晓,也能为朕和副使免去许多麻烦。公主觉得如何?”

    苏回暖等他说完,将掌心握着的护甲随手一扔,正扔在帘碧脚边。

    帘碧身子一俯,迎朱赶忙制止她,小声警告道:“不要命了!”别人抢了殿下的东西,这厢还抛在侍女脚下,捡了可不是成了靶子?

    安阳的表情很是精彩,胸口剧烈起伏了数次,冷冷开口:“本宫误会了副使的一片好心,陛下不会让本宫给她赔礼道歉吧?言不实,就怪不得本宫的人把她当做罪魁祸首。还有一事望陛下清楚,这钏子确确凿凿是我大梁皇室之物,不管因何缘故流落到贵国,总是要认祖归宗的,本宫可以出价将它买下。”

    认祖归宗?苏回暖实在不愿在这几句话上纠缠,正要开口,一只手突然拍了两下她的左肩。

    盛云沂态度很好地道:“朕已把东西送了副使,这些小事朕不想管,一切由副使定夺。”

    苏回暖淡淡地说:“既然陛下已经挑明,下官也就不再解释了。陛下送的东西,下官放在家里上香供着还来不及,怎会转手卖给他人?”

    安阳嗤笑一声,从袖中拿出那串晶莹欲滴的绿色晶石,在指尖一颗颗拨过去。

    “卖?用得着你们卖?”她掩着嘴角,婉转道:“今日安阳亲识陛下风姿,实为有幸,奈何还有要事须办,就此别过。”

    她左袖一挥,优雅地行了个惯常女子的礼节,身后一帮人齐刷刷弯下腰来对着盛云沂一拜。

    苏回暖冷眼看着,盛云沂身量太高,挡在她前面看不太清,便往旁边凑了一点。

    盛云沂无可挑剔地点头回礼,叹道:“殿下花容月貌,又冰雪聪明,更难得还有不输男子的气性。此番来齐游玩,朕没有早些款待,太过失策。”

    安阳闻言怔住,忍不住抬眼凝视他深潭般的眼眸和清雅至极的面容,那一刻她指上一空,两根手指连忙蜷起勾住丝线,可终是慢了几个动作。

    盛云沂拎着水晶钏子,放在眼前认真地看了须臾,“可惜了,被重新接过,不然定是价值连城。”

    安阳木然地站在案后,牙关咬得死紧,指节被自己捏的发青。

    迎朱担忧地拉着她的衣袖,“殿下,殿下……”

    “走。”

    安阳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字,头也不回地转身,在一群人中率先疾步走出了雅间,两个侍女目光复杂地看了苏回暖最后一眼,领着护卫们浩浩荡荡陆续而出。

    雅间里又只剩下两人。

    日光静悄悄的,苏回暖走到煮茶的路子边取下茶壶,跪坐到榻上,全身无力。

    盛云沂摸出一方随身带着的帕子,将钏子擦了又擦,走到她跟前,“要么?”

    苏回暖吹着滚烫的水,“陛下送的,怎么敢不要。陛下就是把上面的珠子全取下来只给我一根线,我也不敢不要。”

    盛云沂隔着小几坐到她右边,“为什么提那么多次晏公子?宣泽不会帮你。”

    苏回暖冷冷道:“晏公子不帮,你会帮?你们二人同气连枝,别人把我逼急了,随口推说一个就是,谁能想那么多。”

    盛云沂出其不意地覆住她执杯的手,那杯没拿稳的茶差点摔在几上。苏回暖用力抽手,无奈他攥得更牢,根本移动不了分毫。

    “可我嫉妒。”

    苏回暖一下子呆在那儿。手背的温度越来越高,脸颊也感到不适的炙热,这种仓皇的局促把她逼的无处可逃。

    “随口推说,不应该先想到我么。我真嫉妒他。”

    见苏回暖没有反应,他摸到她剧烈跳动的脉搏,眼神落在她脸上,轻柔的像一声叹息。

    “姑娘,我说真的。”

    他的手忽地一撤,苏回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往前一倒,压着茶几眼看就要撞到壶子。

    盛云沂抬手将那碍事的东西“啪”地一下挥到地上,地毯上瞬间腾起热气。清淡的茶香弥漫在空气里,让苏回暖连脑子都不好使了,只愣愣地睁着眼,看他把她拖过茶几后的空当挪到另一边去。

    眼前陷入昏暗,她眨了眨眼睛,明净的眸中映出他近在咫尺的脸,挡住了窗口的日光。他满意了,唇畔的微笑似冰雪融化在初春的池塘里,猝不及防地流进她的瞳仁中,一直淌到心底。

    下一刻他就吻了过来。

    她的手被他锢在掌心里,他握得极紧,却没有让她感觉到疼痛,靠在他怀里仅勉力动弹了一分,嘴唇上的压力就突增几倍。他的唇带着茶水的气息,缎子似的滑,她张皇失措,让他的舌尖攻了进来,一寸寸地探,弄得她有些痒,于是不停把脑袋往旁边斜,颤颤地蹭着他的心口。绵长和急促的呼吸声将神智包围,她慌得快哭了,可是他身上好闻的松木芬芳莫名地让她有了些放松,他趁机翻身把她按在榻上,攻城略地无所不为。

    盛云沂稍稍放开她,紧贴着她嫣红的唇角,轻轻一触,“……我说真的。”

    她在昏天暗地中听到他低哑而郑重的嗓音,眼角凉凉的,睫毛翕动两下,果然有水珠沿着脸颊滑到了散开的头发里。他温柔地抹去那点湿润,抵着她的额头又说了一遍。

    “真的。”

    苏回暖抽噎了一声,终于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脖子底下。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