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十章 安阳公主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三名乐师是楼中最好的手艺人,一人弹琴,一人抹琵琶,一人唱曲,在侍女的笑声里勉强维持住调子。自从那名红衣的侍女出去之后,无人打圆场,他们脸上更挂不住了。

    “唉哟,奴婢不是拿这几位打趣,齐人真的就喜欢听这么黏糊糊的曲子么?真该把这些乐师一车车拉去明都长长见识。”

    琴师是个年纪尚小的少年,憋红了一张脸,一曲奏完,半天从屏风后梗着脖子顶了一句:

    “若是贵人不想听江南小调,某换一首利索的吧?”

    安阳懒懒地倚在软榻上,抿唇一笑,抬手挥了挥。

    抹琵琶的女郎见准了,松了口气,紧了紧弦,调试了几个音正要开始拨弹,门却忽然无声无息地开了。一个身材矮小的女护卫出现在帘子后,她朝同伴做了个眼色,三人在侍女的指挥下从屏风后的侧门鱼贯而出。

    “打探到什么了?”

    安阳坐起来,慢慢地抚着银鎏嵌珠的护甲,沉声道:“你过来说与我听。”

    灰衣女护卫走近榻前,迟疑低声道:“奴婢守在那房间外的房梁上,听见里面两人唤第三人……”

    那两字被极轻地吐出,安阳脸色骤然一变!

    “一人据说是莫辞居的晏氏东家,还有一人就是在二楼碰见的年轻女子了,此人并不是乐师,他们商谈的乃是关于晏氏扶持惠民药局的事情。”

    “什么!你没听错?”帘碧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又笑道:“想是这齐国的主子学戏本子上微服私访,却被咱们逮个正着……可惜只是说说民间平头百姓的事,若是国家机要,咱们主子可要重重赏你呢!不对……在楼底下碰见的那位公子不会就是……”

    她语气一转,惊讶地望向安阳,“主子?”

    安阳一言不发地在屋内踱着步子,厉声道:“闭嘴!还嫌不够乱吗。”

    齐国盛氏皇族都是谨慎狡猾的性子,到她这儿就反了不成?若真是……真是那位传闻中受以虞舜之字的国主,那事情哪里会有这么简单!十有*是故意给她听去壁角的。

    她的眼前又滑过那人侧身让开路的情景。玉树之拂,芝兰之曳,举止是人间罕有的清贵,倒像是别人在给他让道。还有那双墨玉一般的深眸,她不能再熟悉了,是上位者独有的微凉。

    帘碧乖乖地不敢再多言。她的目光顺着安阳公主交握的素手移到那张秾丽的脸上,觉得事情实际上没什么大不了的。迎朱去截人算是太岁头上动土,可对方不知他们身份,一个隐藏身份的君主有些头脑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又能拿他们怎么办?公主这般神色,莫不是太过紧张了罢。

    安阳用手正了一下鸦鬓上的雪兰花簪,轻哼一声:“叫迎朱快些回来,不管有没有拦到人,今日我定要看看这莫辞居到底有何玄机。”

    一国之主的名号自是无人敢冒充,他孤身在外,会清闲到没有暗卫保护?派出去探听的人能安全回来,绝对是在他计划默许之中。自己一行人虽十分小心,连称呼都不透一字,但只怕楼下那初初一面,他就已经留了心,这方圆几里,说不定盯梢的人都有不少。

    梁国的侍卫能潜入繁京,大喇喇地坐在楼里充顾客,齐国的人自然也训练有素,至少天子脚下,不会比她带来的人差。

    安阳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一路风头太盛。但只是弹指的功夫,她眼波一扬,宛若芍药花的面庞却显出丝微妙的飘忽来。

    国主么……她倒差点忘了为什么和母亲赌气来南齐的。

    她走到隔间里的西洋穿衣镜前,细细端详着自己素净的月白色长锦衣。镜子里映出年轻女郎窈窕修长的身段,绣着五色梅纹的领子里敞露一截皓白如雪的颈项,两粒翡翠耳坠在肩上三寸纹丝不动,于玻璃面上闪着淡金的光,端的是风雅明艳,如珠如宝。

    帘碧如同被人敲了一棒子醒悟过来,期期艾艾地道:“主子……您这是要?”

    安阳蓦地转身,沉声道:“我想好了,无论怎样,让迎朱把那女人带回来。咱们是什么人,何时怕了这些麻烦不成?”

    她又对着镜子学着母亲笑了笑,那笑容像她的嗓音,天生冷而从容。

    安阳满意地重新坐回榻上,理好厚重的锦袍。

    热水冲开,一片嫩绿的茶叶在骨瓷的盏里徐徐沉下去,第二片摇摇欲坠,尖尖的末端悬浮在澄澈的水中,一点点地降下……

    “笃、笃、笃。”

    侧门拉开,屏风后婉然走出个桃衣花颜的侍女,朝安阳福了福身,“主子,人已带到了,这是她手上那串水晶。”

    安阳的眸光还停留在打开的诗集上,略抬右手,帘碧拿张纯白的蚕丝帕子托着那手钏,放入她掌心里,又传了跟去的灰衣护卫的话。

    晶莹圆润的珠子映入眼帘,她瞳孔倏地缩紧,心中彷如被刺了一下。

    隔了许久,安阳才不紧不慢地仰起头来,正眼去看一丈开外的人。

    帘碧刚要开口,就被迎朱制止了,小声解释道:“我方才言语试探不出什么,但决计是可疑,那个雅间里原本进去的两人也全部不见了,很是不对。主子的直觉向来准,我们听命行事。”

    两名侍女亦望向护卫手边的人,她与中原人长得没什么不同,只有一双浅褐色的眼,清静地回应过来,让人觉得她根本没将人放在眼里。

    真是不自量力。

    苏回暖被带到了安阳公主面前。她隐约觉得这群人的身份不止是有钱人这么简单,这些应不是本地人,北方官话标准,字正腔圆。北梁南下齐国的一般都是商人,而齐国的商人无论再怎么富得流油,都不会给普通的奴婢袖子上镶毛皮。

    她也在观望这个妆容精致,慵懒矜贵的主子,生的是极美的,眼梢却有凌厉的锋芒,叫人心里不舒服。

    对方一眼就能认出自己手腕上的链子,那就是晓得苏氏家里头的私事了,又是这么一副惹不得的样子,该是哪个宗室女眷?但女眷能冒充商人之属混进关口么?必定手上还要有权,不然就是有人刻意把人送到这里的。苏回暖不太懂衣料首饰,她这般素净又耀眼的打扮却勾起她几缕依稀的印象,却愣是想不起来。

    宗室?梁国的宗室断的差不多了,这两朝封的郡王也都是外姓,至于和皇室关系不薄的,只有太后那一支。

    苏回暖暗叹一声,怎么又牵涉到这些了,她发誓真是路上随便碰见的啊。要确实是太后一党,她今日恐怕凶多吉少,要知道那些人眼皮子底下凭空冒出来一个未除尽的苏家血亲,无异于瓮中捉鳖了。十年前他们连玉霄山都敢闯,吃了些亏才罢手,这回她送上门来,整一个任君处置的下场。仙家悠闲生活

    盛云沂和晏煕圭一点动静没有就不见了踪影,想来是这两个狼狈为奸的人事先算计好的。她把父母师父的在天之灵都念叨了一遍,又默默祈求婆婆保佑,接下来扯不扯的完就全靠自己本事了。

    苏回暖对自己扯淡的本事向来很不放心。

    “小姐若是看上这二手钏子就拿去,无需和我一介民女计较。”

    安阳微微一笑,红唇的弧度煞是勾人,“姑娘也是北方人呀,这里的北人可少呢,请坐吧。哪儿的?”

    苏回暖不假思索地摇摇头,答道:“多谢姑娘好意。我是国朝永州人,隔了座玉霄山就是北边,挺近的,现在承蒙晏氏抬爱,在京城做惠民药局的副使。”

    安阳撇下杯子,似是十分好奇,绕着她走了一圈,“惠民药局呀,副使亦算个流外官,月钱三两纹银,一个姑娘家倒是不易。不过……”她压低了嗓音,“恕我直言,这钏子就是少了颗珠子,也不止你一年三十六两的官俸。那点翠坊的老板我已派人去问了,他究竟是不是老眼昏花便宜了姑娘,我们在这儿听上几首曲子,口供便到。”

    迎朱肃然道:“姑娘还不说实话吗?我们主子对这钏子熟悉得很,到底是怎么来的,迟早会知晓。我看姑娘生得好人家的模样,必不会是偷的抢的。”

    苏回暖深吸口气,给自己灌满了气势,郑重道:“那个……实不相瞒,”她的脸颊染上淡淡的红晕,“三个月前端阳候家中做寿……晏公子把我叫去谈药局的事,顺便送了这东西给我。”

    帘碧捂嘴笑道:“如此这般么,那对面房中做东的酒楼老板莫不就是晏公子?哎呀,那位公子眼光真是……原来齐国的商人都好这口。”

    苏回暖用心记了一下这个侍女长什么样,继续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早腹诽了一百遍。

    “须知这齐人的雅好和咱们北方人不太相同,帘碧,你就不要擅自揣摩了。不过……”安阳突然冷冷地说,“听闻那位晏公子与你们君上不睦日久,连爵位都被削了,这手钏可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能碰的,只怕他并无这个能耐弄到手。”

    她拨了拨一绺落在肩上的墨发,款款提着裙摆走到一名灰衣护卫后,摇首叹道:

    “实话告诉你,天底下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串链子,家传之物,本来就不应外流。况且戴着它的人,能活着站在我面前的已经不多了。你今日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是想留你一条性命也没办法。”

    苏回暖笑道:“姑娘似乎很笃定能将我留在这。你心中有疑,大可求证,只是我一介局外人,不好评价你的家事。我言尽于此,姑娘该不会认为晏公子和另一位与我同行的客人会放任不管吧?”她现在还真挺希望对方去求证的,毕竟拖时间也不错。

    两名灰衣护卫相视一眼,一左一右地站到了她的身侧,腰上挂着细长的刀鞘,是她一动就要拔刀的架势。

    苏回暖汗毛竖了起来,她只想知道那两个人撇下她跑哪儿去了!她在窗口根本没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是自己欣赏景色太入迷,还是雅间有问题,凿个暗门什么的把人凭空变没了?可是侍女抢她东西之前她不是也没听见动静。

    安阳凤眼一眯,“是啊,我心中着实疑惑。”她背过身去,语气缓缓的,很是平静,“说起来,我们家亲戚不多了,一个兄长,一个妹子,兄长不常见,妹子就更是十多年没见过了,心里却时不时还惦记着。”

    迎朱关了窗子,掩着嘴角回应道:“主子真是个重情的,表小姐有人照应,不知过得有多好呢,今年应是同这位姑娘差不多大,您是睹物思人了?毕竟这东西是表小姐的。”

    她又朝苏回暖道:“唉,姑娘别怨我诓你,主子们姊妹情深,表小姐走后这东西就当做主子的一直收着,奴婢们还隔三差五地拿帕子擦拭呢。”

    兄长,妹子,什么跟什么。

    苏回暖在这姊妹情深的真挚描述中终于拾到了有用的信息,她就说那神态衣着怎么那般眼熟,原来是像她趾高气昂的母亲大人,难为她这么多年了还忘不掉。

    想必大梁宫中只剩这一位公主,明都的王室之中也只剩这一个女孩子了,嚣张就嚣张点吧,微服外出游玩可能是当下流行的戏码。不常见的兄长自保都难,时不时惦记的妹子——也就是她,很快就要踏上和她兄长一样的自保之路……如果今天不能顺利地从莫辞居走出去的话。

    苏回暖很快下定决心,说什么也不能招,拷打除外。谁知道他们是要就地处置还是把她带回明都解决长达十几年的隐患!她现在的日子是许多人用命用心血给她搭起来的,趟进帝京的浑水里,就是毁之一旦,她如何向他们交代?

    “水晶手钏给你们,我和晏公子约好未时在楼下的马车处会面,姑娘意下如何?我不清楚任何关于姑娘家表小姐的事情。既然你们已经派人去点翠坊问老板,我也就放心了,不知道你们为何这么紧张。”

    “紧张?”安阳的声线猛地绷起,尖利得几乎都有些变调,倒把所有人吓了一跳,“迎朱,将她好生伺候着,带回客栈我亲自来审!”

    她眼中迸出刀刃似的光,低喃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她,你还担心什么呢,但就凭你这双眼……这双眼……”

    “当啷!”

    “小姐!”

    安阳挥袖拂掉案上一个瓷杯,不顾侍女阻拦疾步冲到苏回暖面前,尖尖长长的护甲往前一伸,那双浅褐色的眼睛依然一眨不眨,直直地看着她。

    那一刻安阳心中倏然生出巨大的恨意,原本要戳破眉心的护甲尖端一捺,竟冲着瞳孔而去!

    甲套上珍珠雪白的微芒在穿衣镜边缘闪过。

    弹指间一股气流挟强劲之势迎面而来,“咔擦”一下,两名侍女再看时,那根坚硬的鎏银护甲居然从中断成两截,稳稳地落在攒花地毯上!

    安阳似愣了瞬息,捂着自己的食指尖叫一声。骨节的钝痛才蔓延开,她咬着牙把剩下的那截护甲拔下,狠狠摔在案上。

    护卫的身影向隔间疾速窜去。

    安阳厉声叫道:“慢!都退下!”

    她用力撇开迎朱和帘碧,抽出护卫腰间的刀正要架在无处可避的苏回暖脖子上,谁料手腕一震,那柄长刀弹在了博古架上。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就想调动守卫,眼神却牢牢钉住了。

    隔间露出的半面穿衣镜在眼皮底下一点一点消失在墙壁里,移开的空隙本应是黑洞,此刻却成了一幅暗底的画。

    只因为昏暗狭窄的背景上多了个人。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