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七章 不疑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不是说我没有必要和你解释这些么?”

    他眸中的神色极郑重,好像真是对她言听计从,一脸无辜,看得苏回暖只想把他扔出车去。她没这个胆子,于是耷拉着嘴角小声道:

    “嗯,陛下说的是,是我多心了。”

    又把头转向一旁,盯着晃动的纱帘,那眼圈又有些要红的意思。

    盛云沂凑近看了看,继而往身后的软垫上一靠,“苏医师又要故技重施?难为你还哭得出来,眼泪怎么那么多。”

    苏回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我是说真的,你当我刚才没说过好了。”

    盛云沂叹了口气,道:“行啊,你坐过来些,我告诉你。”

    “不听了。”

    盛云沂笑了声,“你当我好糊弄?”自己向那边挪了几分,“在别人面前装得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跟我倒摆起性子来了。你觉得我很平易近人?还是压根不把我放在眼里?”

    苏回暖一个头两个大,她拜托他了,别老是这样行不行!

    “我怎么敢不把陛下放在眼里……”

    盛云沂打断她的话,指了指她的心口,轻声道:“我不仅要你把我放在眼里。”

    阳光在他的脸上铺了一层淡淡的暖色,他唇角的弧度弯得漂亮,却让她有些莫名的害怕。

    她沉默地低着头,知道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什么也不能说。

    这样近的距离,她不可避免地想起刚才,他把她圈在围墙前,语气柔和的让她伤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过,似乎他专注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就会忘了许多事情,而后心里复杂得像一团乱麻。

    必须要讲明白。

    “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苏回暖聚起气势,直视他问道:“陛下不知道么……”她重新组织了一下,平缓道:“我不是个齐国人,我……”心跳得太快,她怀疑他都能听见了,“陛下应该不会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的人吧,我很感激陛下救了我几次,也晓得难以回报,但也不是必须要拿我自己作报酬,何况陛下眼界甚高,没有必要要求我把你放在……”

    放在心里。

    她咬着牙说完,颊上很烫,估计红透了。

    身侧传来一道清朗含笑的嗓音,“苏医师觉得我不知道什么呢?这样想,未免太看不起我。”

    他难道不知道她是个梁国人?不知道她是个海陵苏氏的小郡主?不知道她的心里那点琢磨?

    他不知道她哭得时候下意识地靠在了他的肩上?还是她自己没有发现?

    “我从来没有看不起陛下,只是……陛下每次做的事,都让我感觉很不安。”

    盛云沂敛住眼睫道:“苏医师,你说我没有必要要求你,可是你忘了,我确然没有必要委屈自己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

    苏回暖“嗯”了一下。

    “你要是明白了,以后就不要只用一个字来搪塞我。”

    “……知道了。”

    她觉得回到了小时候被师父训话的场景,说出一个字都艰难无比。

    仿佛觉得他这样的人,都是没有情感可言的。

    盛云沂心中有些苦涩,还是忍不住牵起她藏在袖子里的手,“我让你这么不安吗?”

    苏回暖没有动,他便一直牵着,手上的温度传来,心情自然变得好些。

    至少没有推开。

    他用手拨开纱帘看了眼外面,转移了话题:“令介玉是我的先生,教了我五年,我极敬他,可惜九年前他就不在繁京了。”

    苏回暖有了个台阶下,顺着他淡淡的语气接道:“那么陛下对于令大人很熟悉了,难怪扮起人来得心应手,瞒过那么多人。”

    他笑了,“现在京城的官,有几个是见过令介玉的?都被清洗光了。要说是九年前,见过他的也不多,他性子极清高耿介,平日里都不屑出门。”

    果然是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

    她嘴上接着话,手上却越发不自然,不禁挣了一挣。他最终还是撤开手,拿着小桌上的茶抿了一口,好似无所察觉地道:

    “你问我为何要扮成巡抚,其实我做事一向不怎么考虑其他人,发现了也就罢了,何况这件事大部分的人现在应该都心知肚明。”

    “你的意思是我发现的太迟了?”她面无表情地说。

    盛云沂见她肯搭腔,故意说的又深了几分,“越藩那边扣着人不放,帝京这边在事情没有浮出水面时必须有人来顶替。”

    今上亲自粉墨登场,真是好不愉快。

    苏回暖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只知道陛下和巡抚的关系甚好,其他的就不了解了。我一个大夫,不掺合这些朝政。”

    盛云沂不动声色地道:“这倒由不得你了。你现在是我这边的人,是我亲自提到太医院的,当然要向着我。”

    苏回暖寒毛直竖,“太医院院规第二条,医官不许干政、不许结党、不许收贿、不许做与本职无关的事。”

    “太医院院规第一条,医士受命于吏目,吏目受命于御医,御医受命于院判,院判听命于院使,院使只遵上命。你觉得章院使年近八十一大把年纪,好意思去麻烦他?不如直接对我负责了。”漫威驰骋者

    “……”

    苏回暖咳了一声,用公事公办的语调道:“我记得第一次见巡抚是在邹远,养病坊外面,我见那知州大人面色惨白气色很差,就觉得不对劲。后来那个金吾卫将我带到府馆,是不是要杀人灭口?”

    她手中攥着花枝,一下下地摩挲着柔软的花瓣,低低道:“还见死不救来着。”

    盛云沂见她话里尚有埋怨,心中一暖,笑意自眼角慢慢地散开。

    “这不是没让你淹过去么。”他看着她还留着些粉色的耳朵,忽然觉得不能再满意了,“巡抚若是见死不救,就难免折了品格,我可不愿先生名誉损在我手上。”

    苏回暖心道满口胡言,他这种人还在乎名誉吗,他们俩师生情笃,居然扯到了名誉上……再说他就是放任她沉下去,难不成还会有外人会知道此事?她当时喝了一肚子的水,只恨自己但能骂出来一句,不能趁机多给他添点难听的评语,让他沽名钓誉去。

    她眼神一动,盛云沂便笑道:“苏医师千万莫要误会我不是个沽名钓誉、冠冕堂皇的小人,这世上顶虚假的事我都要去做一做,顶坏的事也不能少了我的份,不然便成了个昏君,那样的话真叫对不起列祖列宗、先生教诲了。”

    苏回暖扯了嘴角,“陛下真是有自知之明,当真英明得紧,不负陛下之字。”

    “所以,王叔软禁了巡抚,我便要变出一个人来,以示巡抚已经对京中无用了,他威胁他的,我继续我的。”

    苏回暖不知说什么好,她原来以为他私底下是个重情义的人,这样的……也叫“极敬”他先生?她小时候在宫里念书,皇子公主稍有不慎就会被长辈教训不敬师长,个个养成了不敢在先生面前大声说话的性子,虽说他御了极成了今上,心必要硬,但这等手段做完了竟能认为自己给受害人面上增光,还能以此谈笑风生,境界真是高得吓人。

    说不定是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的缘故。

    “好吧,那汪知州是犯了什么事,被你给弄得酒后架进棚子眼睁睁看着自己染病?和越王殿下有关?”

    盛云沂此前已和晏煕圭解释上一遍,他平日不喜重复,这时也知道应变,她问什么他必定好言好气地答。

    “越王要反,总得寻个由头。押着个所谓的少师,一来是为了等个机会把事情放到明面上来,二来是为了逼问朝中在南安行省的暗桩。我让河鼓卫去带巡抚亲眷出省,他自己不愿意回来,我也不能强人所难,索性随了他两人的意思。”

    苏回暖嘀咕了两下,听他继续笑吟吟道:“汪槐汪知州是越王的人,知道巡抚不站在越藩一边,回京的途中丢了记录贪官污吏的名册,定是兴师找他问罪来了。为什么找他,自然是因为册子上有他的名字,于是汪大人便将另一份名册藏在了下属叶县令那儿,摆了桌好酒宴请巡抚,估计是想做笔交易。”

    “他可以把东西交出来,但前提是巡抚不把他的底交上去?”

    “所以就让他喝了些酒,走一遭棚子,表表忠心。”盛云沂无辜地道,“饮酒是他自己主动的,他对自己的评价也甚好,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命够不够硬。”

    人在知道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还被迫踏进鬼门关,不怪乎知州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差了。苏回暖记起京中给汪槐的说法是“殉公”,而给叶恭执的罪名是贪腐,差别不是一般大。

    “当时汪知州在邹远,叶县令是不是觉得大势已去就乖乖把名册给你了?”

    盛云沂道:“他交不交于他自己都无所谓,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对我来说很有用。叶恭执实际上不太清楚来龙去脉,他以为巡抚是和越藩一伙的。我拿了个假的册子给他,他看上面并没有汪槐,这时才觉得汪槐是因为私自划去了姓名才被巡抚给弄成了这样,有个前车之鉴,怎么说也要学乖一点。”

    “然后他就把完整的册子给你了?”苏回暖居然感到有些可惜。

    盛云沂颔首不言。

    她又惊讶又感慨地沉吟了半天,“陛下这么神通广大,自己就拿不到完整的东西么?”

    盛云沂侧过脸斜睨了她一眼,“你真觉得我神通广大?”

    “难道不是么?”

    盛云沂支颐在案上盯着她,“我现在只遗憾自己不够再神通广大。”

    那眼神看得她浑身发毛。

    苏回暖移开目光,“好了好了……我晓得你不耐烦重复一遍。那再问你最后一个——”她刚要说话,嗓子一紧,冷汗涔涔地止住了。

    “我扮巡抚是为了牵出越藩人马,见死不救之类的,约莫还是要看心情罢。”他又啜了一小口茶润润嗓子。

    苏回暖的腹诽都要溢出喉咙了,简直就是个祸害。

    他好看的眉梢轻轻一扬,“苏医师,我没有告诉过你么,看见你心情自然就变好了。”

    苏回暖瞬间愣在那儿,心像是被一提。

    他又低笑着说了一句,“看见你落难什么的,心情最好了。”

    眼看身旁的人就要炸毛,他的手指及时抚上她耳畔柔顺的发丝,认真道:

    “因为只有我可以救你。”

    苏回暖张了张嘴,背过了身去。半晌,盛云沂伸了手去触她的脸,指尖沾了些湿润。

    “不喜欢听?”

    她最终还是没能恶狠狠地顶回去,一个劲儿地点头,像是真的很讨厌他这样。

    那枝梅花还在手上,幽幽淡淡的清香盈满整个车厢,蹿到她鼻尖,她怎么也逃离不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