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四章 巡抚何人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三公子元瑞温香软玉在怀,美人伏在他胸前,柔软的身子随着喉间娇滴滴的笑声不停地颤着,把他的心肝都颤出来了。

    佳人乃是梧城中春景楼的头牌玉坠儿,被这三公子花重金包出楼几天,日日在他身边作陪,寸步不离。

    玉坠儿纤指如兰,在他苍白瘦削的脸上一搔,尖巧的下巴搁在他颈窝里,嘟囔道:

    “公子这几天兴致不好,是奴伺候不周,怠慢了公子,往后公子都别来春景楼了,省的人家伤心。”

    她樱唇未抹胭脂,雪白似葱的手指上却涂着鲜红的丹蔻,秋波盈盈一转,越发显得水灵娇艳。

    元瑞嘿嘿一笑道:“坠儿说哪里的话,本公子花了这么大代价把你包下来,可不是让你这张漂亮的小嘴……”他低头凑上那丰润的唇香了一口,“……说这些虚的。”

    玉坠儿不满地用长长的指甲戳着他的领口,埋怨道:“公子这是怎么了,这几日光听曲子也就罢了,可人家为您专门练的曲子您也提不起兴趣,真是太讨厌了。”她胳膊一舒,那放在膝上的琵琶啪嗒一下掉在了地砖上,她也不捡,只伸出一只纤嫩的右手缓缓地往他衣领里探去,媚眼如丝,双颊晕红。

    “啊!”

    元瑞猛地将她掼在了榻上,玉坠儿心中扬起一丝得意,紧跟着脸色却突然变了。

    只见男人的面容更白了几分,站在榻前的身子都是抖的。他眼白里泛起血丝,额角青筋毕露,像只被激怒了的狼一般,喘着粗气恶狠狠盯着她,半晌才转过身去。

    玉坠儿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弄懵了,可她在风月场上久经风浪,转目一想这两天的推拒,便是一个怕人的念头。

    她慌里慌张地坐起身,香肩半露酥胸半掩,支支吾吾道:“公子您……上次被张员外弄的伤……还没好?”

    元瑞事到如今再也装不住,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吼道:“滚!”

    原来这元三公子天生爱寻花问柳,烟花巷里横行到这么大,没吃过什么亏,不料上个月与人争夺这玉坠儿的梳栊,仗着自己爹是个官,带了伙人在城外将张员外打的不省人事。结果人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天就在回春景楼的路上被他继承家产的内侄儿一脚踢中了命根子,缓了四五天都没缓过来,强撑着面子说要歇上几天,歇完之后就立刻派人将玉坠儿接来了府中,以示自己雄风不减,哪想到是个银样镴枪头。

    玉坠儿心知自己猜中,不好在这时候插嘴,倚着软枕道:“公子……奴那里还有些上好的羊眼圈用得。”

    元瑞越发羞恼,将桌子踢了个翻到:“滚滚滚!”

    这些天府中大晚上进了好些个庸医,都说难以痊愈,可他自己觉得还远远不到那个地步,只是每每起了兴都力不从心,格外恼人。

    难道他堂堂吏部郎中家的三公子,就这么废了不成?他越想越气,摔了门出去,大声叫道:

    “来人!来人!都死光了么?替我把这不知好歹的娘们扔回春景楼去!”

    *

    辰时一到,瑞香唤了苏回暖起床,准备好早点后发现人还窝在床上,不由没了办法,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念叨:

    “姑娘,那几个侍卫大人说公子要你巳时前一定赶到元府去呢,迟了可怎生是好?”

    苏回暖灌了两天药,就和寻常的风寒没什么两样,胳膊上的伤也不疼了,不由佩服起自己的恢复能力来。爬了一夜的山又经历跳崖泡冷水各种折磨,现在还能这么精神抖擞地赖床,果真底子好。

    她慢吞吞地从床上挪起来,“元府不远吧?有马车吧?不急。”

    瑞香帮她把衣服放在床头打下帘子,等她穿好了拽着她洗漱用早饭,急匆匆地把她交给了等在客栈外的圆脸侍卫,回房去勤勤恳恳地洗衣服了。

    苏回暖木着张脸上车,起床气甚大。拉车的河鼓卫心情不错,和颜悦色地跟她说了说府中的情况,又道:

    “苏大人昨晚睡得可好?药用的可惯?前阵子多亏了苏大人给我们提供药物,许多不在京的同僚还催着我们要伤药呢。”

    苏回暖坐在车里,没人来打扰,只有侍卫的声音在车帘外喋喋不休地说,她的坐姿变成了躺姿,眼皮又打架了。

    侍卫停顿了一下,“苏大人?大人别眯着了,还有一会儿就到了,到时候季统领带大人进去见公子。”

    苏回暖打了一个哈欠,把嗓音调整得清晰:“知道了,多谢大人驾车。”

    侍卫连道不敢,车子转过一个弯,远远地就能瞥见元府门檐下的灯笼,便是十方巷了。

    日头渐高,苏回暖披着件披风跨进元府门槛,季维果然等在那里多时。

    “苏大人。”他笑眯眯地颔首,“巡抚大人在正厅与元大人寒暄,您先去见见吧。”

    “巡抚?”苏回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跟着季维走在前院里,堂屋大门正开,东南边升起的太阳照进屋内,堂上坐着的人遥遥地向她微笑,有如春风拂面。

    苏回暖却差点像被火撩了似的跳起来。

    黛蓝长衣,墨色缎靴,眉目澹澹似月,五官清雅如画,正是邹远府馆中见死不救、燕尾巷里反将刺客一军的巡抚南安右副都御使令介玉。

    也就是赶车的侍卫口中的公子无疑。

    季维高声道:“太医院苏大人到!”

    元乘坐在右边,却见巡抚冷淡的表情微妙地一变,眼神含笑地朝来人点了点头,介绍道:

    “这位苏大人师从玉霄山,精擅药理,想必三公子的病会有起色。”

    元乘连声道谢,定睛看去,心中却不敢全然相信。这位苏大人年纪轻轻,未穿官服,看不出品级,不晓得是不是徒有虚名。可又思及太医院曾经有过女医官,几朝来女子行医做到太医署的也没有几人,兼是今上钦点,恐怕真的有几分本事。

    她湖绿的衣裙外罩着件银色的披风,乌发间也未戴钗环,看起来极为朴素温和,只是面上的神情有些怪异。

    苏回暖紧紧盯住披着巡抚皮的盛云沂,他在玩什么花样?

    电光火石间,耳畔主动回响起一句话来,仿佛是在混沌的黑暗里听到的——

    姑娘命中缺水。

    不是半年前府馆的水潭里,也不是在惠民药局后的巷子里。

    这几个字再次念出的时候,温热的手掌正覆在她的眼睛上,她看不见任何东西,沉沦在梦境的边缘。

    可是她清楚地知道他是谁。

    并非他今日刻意扮成令介玉,而是那个所谓的南安巡抚一直都是他!邹远,京城,梧城,进门后的疑惑烟消云散,那个真正的令介玉长什么样,他当然不用花心思改装,因为她见过的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巡抚,只有他的那张面具。终南山主人

    所以她才会欠他四条命!除了大前天的两条,还有府馆中和巷子里!

    这种大梦方醒的感受太过难言,以至于她怔怔地走到他边上,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胸中情绪翻涌如浪。莫名的气愤蹿了上来,化作一簇火苗燃烧在四肢百骸里,她不顾元乘愕然的目光,瞪着他久久不能回神。

    他到底要骗她多少次!

    盛云沂静静地望着她,站起身绕到她身边,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底下的动作。他隔着一层衣物摩挲着她的手腕,感到她的心跳的很快。那双明净眼眸中的光辉黯淡下来了,唇色也愈加浅,整张脸上都是不自知的委屈。

    怎么又要哭了呢。

    他轻叹一声,放开手道:“苏大人是太医院极重要的官员,也是陛下亲信,本官是绝对信得过她的。元大人以为如何?”

    元乘犯了难,不是他不想要名医来给他儿子诊治,实在是那毛病难以启齿,看病的是个双十不到的姑娘家,他儿子不要脸,他还要呢!

    “这……这,令大人,老夫……”

    他做了个手势邀巡抚私谈,耳语几句,巡抚冷声道:“本官可不管令郎究竟生了什么病,总之陛下的一片心意,元大人该不会不讲这个面子罢?”

    令介玉当初是被元氏害的丢了少师的位置,对他一直冷眼相看,他刚刚称颂了一番今上功德,表明自己绝对无意和南边结党营私,可这令大人就算是奉命前来,也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轻蔑样子,叫人无可奈何。

    元乘只得换来立侍婢女,道:“带苏大人去公子房里。”一面和和气气地笑着,“令大人请坐,咱们继续谈吧。越藩不轨之心着实明显,说来惭愧,老夫那族妹虽为王妃,这些年过得也并不好,难得的是对陛下仍然忠心可昭……”

    盛云沂收回停留在她背影的视线,啜了口茶水,淡淡道:“本官前来一为稽查,二为探病。如今元大人蒙陛下天恩,谁不知户部乃是最重要的差位,大人这个郎中的五品官职,应还是会有提升的,大人能与越藩互不往来那是最好,也算不辜负陛下期望。至于这探病只是走个形式,以示陛下对大人的重视,本官当着苏大人的面不好说出来。若是令郎还不能人道,也许就是命中注定了。”

    元乘一张老脸精彩纷呈,胡须不住地抖着,早知巡抚说话从不迂回,却没料到是这般刻薄!

    他像被东西噎住了嗓子,艰难地说道:“……老夫,自然不敢怪罪太医院来使……老夫只把这一个儿子拉扯大,他两个兄长都不在了,只这一个,一定是要传宗接代的……”

    他耷拉着下垂的双颊,倏然想到一事,确实决然不好开口……这苏大人未穿官服,生的又不差,他那色迷心窍的小兔崽子可别不长眼到陛下跟前去啊!

    苏回暖心里复杂得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婢女往哪儿走她就闷声不响地跟着,穿过月亮门,经过一小片竹林,婢女看她心不在焉,不得不出声提醒地方到了。

    她如梦初醒地把药箱挎到腰前,聚精会神地问道:“你们公子生的是什么病?”

    那清秀可人的小侍女掩嘴扑哧一笑,“大人是太医院的医官,医术高明,进去不就晓得了?”

    苏回暖觉得不对劲,和蔼地看着她:“我是太医院新来的,望闻问切技艺不精,若是在公子面前诊不出个所以然,丢的就是陛下的脸。”又配合地从袖子里摸出一片银叶子塞给她。

    婢女得了好处,将她悄悄地拉到门廊下,附耳道:“我们这三公子是老爷的独苗,月前与人争一个头牌被人伤了……咳,大人明白吧,老爷请了多少城里的大夫都不见起色。”

    苏回暖暗骂了一句,压着翻腾的心情撑出一派平静来:“这样啊。”

    她敢说盛云沂提前就知道。他为了拉拢一个五品官,叫她去对付一个纨绔?她现在知道为什么他有那么多张皮了,因为他自己根本就不要脸!

    她真想帮他把今日的面子全部丢光。

    婢女把话说完就进去通报,苏回暖站在门口吹风,里面却一下子蹿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把她吓了一跳。

    那女人哭得梨花带雨,脸上的浓妆被冲的七零八落,攥着凌乱的薄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身后还别着一把崩了弦的琵琶。

    她抬头看了一眼,哭骂道:“不过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粗陋丫头,仗着杂种血统生的有几分颜色,还能比得上我玉坠儿!……”

    苏回暖压根不理她,径直进屋去了。

    玉坠儿这名字一听就是风月场上的,想是把她当成那纨绔的相好之一了?

    婢女给她引路,低声道:“刚才就是那春景楼的头牌,没冲撞大人吧?那种低贱的狐媚子,勾引男人不成反倒被扫出了门,昨日没看见公子那脸色吗,叫她走还不走,今日还敢来求情……”

    苏回暖一进屋,就感觉炭火燃的过热了,还有一股甜腻到让人作呕的香气,闷得她直喘不过气来。

    掀了帘子,长椅上懒懒地躺着一人,面容尚算得上俊俏,但一股浓浓的阴郁挥之不去,看上去很不善。他脸色惨白,双颊瘦削,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似的陷在软垫里,偏偏一双三角眼也不干净,到处乱瞟。

    苏回暖更想骂人了。

    婢女把人带到,行了一礼转身要走,被苏回暖一把拉住胳膊,“你给我打打下手,先别急着出去。”

    陷在椅子里的三公子扶着腰坐起身,眼睛一亮,奇道:“哎哟,这太医院如今也有这等姿色的小娘子了,果然渝州天高皇帝远的,连个像样的医女也没有,那叫一个糟心啊,还是京城风水养人!”

    苏回暖面无表情道:“公子谬赞,请公子让人把窗户全部打开,本官给公子好好请个脉。”

    元瑞摆摆手:“本公子惧寒,先前那些大夫们也说万不能受凉,所以小娘子暂且忍一忍吧。”

    苏回暖扯扯嘴角:“本官将为公子施针,屋内热气太足不利于气血运行。”

    元瑞以他多年流连花丛练出的老辣眼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女医官,忽地伸了个懒腰,曼声道:

    “小翠,将这一二三扇窗子全开了,省的让这病气熏到苏大人。不过开了窗,外面照样没人听见屋里的动静……啊,是在下多嘴了,但大人莫不是以为本公子会吃了你?”

    终于闻到了庭院里清新的气息,苏回暖在案上开了药箱,拿出针筒比划了一下,淡淡道:

    “自然不会,令尊方才在堂上说公子不举有一段时日了,公子却这么有自信,真是让本官感慨良多。”

    元瑞的身躯在长椅上剧烈地一抖,双目几欲喷出火来,嘴唇蠕动了几次都没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字。

    他爹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他的底给兜了?他好容易装作平常无事的模样,这会儿牙都快咬碎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