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二章 我心未休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疼痛传到心底,蓦地放大了好几倍,化作一股酸涩直冲鼻尖。苏回暖深吸一口气,又拽又拉地从榻上挣起身,狠狠地瞪他。

    他仍没有放开的意思,跪坐在榻沿,被她激烈的动作扰乱了衣摆,漆黑如墨的眼却始终定定地看着她,一直要看到她的骨头里去。

    刚一张口,冷不防眼泪就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平稳的车厢不见颠簸,她连个栽倒的机会也没有,被他抓着左手按在车壁上,觉得自己没出息到家了。这么一想,泪珠掉得更凶,怎么也止不住。

    白皙的手腕上多出几抹指痕,盛云沂的力道渐渐松了,可他不愿意功败垂成。就差一点,他一定要让她说出来,尽管他几乎知道她要说的每一个字。

    他只是不想看见她刻意隐瞒而已,那会让他如鲠在喉。

    苏回暖阖着睫毛自欺欺人地不去看他,一天之内在他面前哭了两次,真是越活越回去,要知道自从懂事后她就没在外人面前做过这种丢脸的事了。

    都是他干的,她恨死他了。

    “不同意?”盛云沂轻声问道,“你倒说说我把你怎么了,三番两次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还摆脸色给我看?”

    苏回暖理智全失,抽抽噎噎道:“……不是你说要我哭的……现在补回来不行吗……”

    盛云沂没料到她突然来这一句,一面偏头笑了个够,一面伸手替她抹去眼角泪水,触到脸庞的那一瞬,两人都颤了颤。

    满车无法开解的沉默中,铜铃乍响,季维敬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公子,刚进梧城前面就堵车了,我们绕条路走,会缓两盏茶的功夫到客栈。”

    盛云沂淡淡回道:“知道了。”

    他丢给她一块帕子,“前日说的前日才算数,今天再怎么哭都没用。”

    苏回暖不客气地擦眼睛,这帕子她熟,难为他不停地借给她。她卷在被子里垂首低低道:

    “我外祖母她,真的……”

    刺客的追杀令她自私地无暇顾及他人,她又干脆利落地生了病,脑子十分不好使,眼下才问道最关键的地方,不由惭愧至极。

    盛云沂道:“那刺客首领说的没错,我派人去查验,确实是从里面锁住的,去的时候她已辞世许久。”

    苏回暖抱住膝盖,缓了好一会儿,胸口还是闷闷地疼,强迫自己抬头直视他:

    “火是刺客放的……就为了那个莫须有的兵符?”

    盛云沂倒了水递给她,没有说话。

    “我将她和陆将军葬在一处,你可以每年过来祭拜。”

    苏回暖听到这两个字,怔了半晌,祭拜,她前天才见她第一面,前天还好好地坐在静室里和她说话!她想过要把她接下山,治好她的失忆,这些都因为她一句话心灰意冷而作罢,她此刻只余悔恨,就算是多与她说一个字也好,可是已永远不能了。

    她被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逼得心头钝痛,发间的眉头紧紧皱着,要说的话全部变成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撑着榻沿好似要将肺咳出来。

    盛云沂扶住她的肩,她太冷了,他的手指在冰冷的肌肤上停留了一刹,源源不断的热气透过肩胛注入血液。

    才见一天的亲人不可能有多浓厚的感情,只有那些过往带给她的记忆,因为带给她太多的离去,才会更加无法接受得而复失的折磨。

    她从头到尾都是个只想着自己的自私姑娘,因为害怕,所以淡漠,因为淡漠,所以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在千里之外毫无阻碍地看透了她,谈笑也好试探也罢,却终究不如这一刻,脉搏在指腹下跳动。

    鲜活得只在咫尺之间。

    她捂住脸,将那角被子濡湿的一塌糊涂,忽地又抬起头,蒙着水光的眸子亮的惊人,声音微弱的如同风中的叶子:

    “火是他们放的?”

    盛云沂收回了手。他其实是想抱住她的,不想让她再哭,但没有机会了。

    就像是他挡住了一束光,留给她的只有漆黑的影子,那光亮本该照进她的眼睛,却消逝在重重的黑暗里。

    他听到自己平静的回答:“是。”

    苏回暖却镇定下来,鼻音浓重:“在没有找到东西之前,为什么不破门而入搜查,而要放火?里面被反锁住,从窗子进不行吗?他们会做这种糊涂的事?”

    当时刺客挟持她,她脑中一片混乱,并未听清其余信息,有什么线索一闪而过,她亦无力去回想了。

    “兵符并不在陆氏身上,审雨堂的人应也逼问不出。”

    “那为何要放火。”

    “杀人灭口。”

    她冷冷地道:”怕她偶然记起来,泄露消息给旁人?既然反锁,那就是我外祖母自己已无求生之意,谁知道她清不清醒?审雨堂的人会没有求证就下杀手?”

    理由模棱两可,不怨她不信他。他做了那么多让她不值得相信的事,这一次,他更没有理由让她相信。

    盛云沂原本不在意这些,但此时他明白,如果毫无保留地说出来,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他不愿要那样的结果,哪怕拖上一些时日。

    苏回暖的眼前又浮现出山顶的情形,他在刺客面前护着她,不让她看被踩得脱臼的手腕,背着她一路飞驰……全是做给他们看的,他对她说不要害怕,也全是斩钉截铁的利用。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是怎么装出那样专注又温柔的神态的呢?专注到她看了只觉得伤心。

    他没有必要了解她最讨厌别人骗她,没有必要知道她是不是伤心,也没有必要对她坦言,可他当她是什么人,他可以随意摆布?

    车里光线明亮,而她整个人都被裹在混沌中。

    苏回暖拿过茶杯抿了口水,为听了听脉,道:“陛下拿到了兵符?”

    “没有。”盛云沂静静地说道,“陆氏兵符早就不知所踪,说不定是埋在哪片战场的地下。他们就是找到也没有多少用处,人效忠的从来不是死物。”

    苏回暖讽刺地笑了声:“那么陛下还舟车劳顿地跑过来?”

    盛云沂沉默了须臾,道:“我来青台山是为祭拜。”

    她倚回了原处,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不必浪费口舌。

    盛云沂继续道:“审雨堂的幕后是越藩,十年前的陆家军散落各方势力囊中,他要直指京城清君侧,总得有些人手,不是么?京城里尚存元氏余党,有一个兵符,便好做文章,聚齐了人马,元氏首当其冲,毕竟当年是他们害的陆家军人丁凋零。”全能天尊

    苏回暖道:“陛下这事倒愿意告诉我了?”

    盛云沂见她挑明了,无奈道:“我亦不知兵符在何处,这一点没有骗你。我安排了人在你外祖母身边,也是真的。”

    她擦掉眼泪,忍不住恨声道:“那为什么会这样!我可以不管你骗了我哪些,可是难道连这一样你所谓的真实,都不能保证让她安全吗?”

    盛云沂敛住长睫,掩盖眼中神色,等了一会儿,方道:“抱歉。”

    苏回暖气极反笑:“陛下何必对微臣说对不住,陛下连清君侧都能跟我心平气和地谈,我还有什么不满的?”她嘴里的药味苦的要溢出来,说话也没什么气势,呼出的气息是炙热的,好像又要起烧。

    “陛下没有拿到兵符,又暗示兵符在我身上,那一群刺客和幕后少不得认为外祖母和朝廷极为不和……陛下以祭拜之名而来却一无所获,当然要拉拢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陆氏后人。“她抿住干燥的唇角,又喘了两声,“他们既然认定黎国公主与朝中不和,就是一个给他们反扑的好机会,聚齐残部会更加容易。陛下要对我解释的是不是这个?我现在头晕得很,想到什么就说了,陛下千万不要怪罪。”

    一定还有别的缘故,可是她不想再深究了。整整一天都是他为她精心设计好的,让她迟来一步进道观,趁着夜色爬到山顶,给刺客透露他要他们知道的信息,然后等雾气未散跳下去……他在潭水中抱着她时令她心安的体温犹烙在肌肤里,那是真真切切的,真切到她围着被子,骨头却在散发着森然的寒意。

    她再也不想经历这种可怕的感觉。

    “我没有埋怨陛下的理由,说起来,陛下在江上送了我半程,又着人给我安排住处,我很感激。可是今后陛下不用再施这些恩惠,我受不起。”

    苏回暖缓缓说完,拉开纱帘瞧了眼车外疾退的低矮房屋,阳光刺得瞳孔一阵紧缩,心也刺痛着蜷缩起来。

    盛云沂递给她一杯水,顺势握住她的欲挣脱的手,“你不必感激我。你心里认定我居心莫测,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可我的恩惠也没有那样廉价。”

    苏回暖锁紧眉头,风灌进车厢,她歇了片刻,将杯子利落地往背后的窗外一甩,还了个干干净净的瓷器给他。

    盛云沂脸色极沉,“倒是我疏忽了,你原本就求着我谈正事。”

    敢情她说的都不是正经事?

    苏回暖微笑道:“陛下既承认自己不是好人,那么我们现在什么都可以聊。”

    盛云沂倒了第二杯水。她泪痕未干,眼角尚有晶莹闪烁,苍白的一张脸憔悴不堪,却努力做出倔强的笑颜。

    要他生气,其实并不是难事。

    他倾身,猛地将她连被子带人拉到身前,捏着她下巴灌下去半杯水。她呛得掩口大咳,身子软软地倒在榻沿,他拾起来贴在胸口,低头咬牙道:

    “是啊,什么都可以聊。苏医师,你欠了我几条命,先说说怎么还罢。”

    熟悉的心跳再次响在耳边,苏回暖被滚水烫了似的往外推他,奈何病中不得劲,被他压在那儿又气又慌地喊:

    “你还想让我倒贴几条?”

    盛云沂把她圈在怀里,他管不了那么多,她要哭就哭罢,他担着就是,他终于明白那越来越强的、无法抑制又若有所失的感情是什么了。

    他满意地笑了声,抚着她垂落的发道:“我数的一共是四条命,苏医师想好了如何还?我目前的要求不过只是问问你关于昨天发生的事,苏医师要是识时务,赶紧如实说了为好。”

    苏回暖一口气又没抽上来,“哪里来的四条!山顶上一次山洞里一次……我说就是,陛下先放开啊!”

    于是又满头大汗地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

    盛云沂今日是笃定要和她作对了,她一时弄不清,攥着被子靠在他肩膀的姿势丝毫未动,失了血色的唇抖了抖,故作从容:

    “陛下问我怎么看出那个乔装的刺客的?事实上我没时间考虑太多,当时进来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跟他走。”

    盛云沂在头顶上“嗯”了下,“难为你还记得我刚才问了什么。”

    “他话中称呼非常模糊,跟着我的话往下套,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河鼓卫何时对我这么客气过?他找我要东西要得太急了,可我哪有什么东西交给他保自己命的,只能拿瓶子充充数,他过来拿,我只有……”她的左手从他手心里脱出,攀上他的腕骨,三根指甲用尽全力往下一切,“这样,趁机拿剑划上一道。”

    盛云沂不动声色地道:“手筋断了,你力道不小。”

    “河鼓卫的衣服都是黑色,原先没看见上衣的血迹,后来迎着光一看,全是暗色的血,按理说这么多从胸口冒出的血可以立刻致人死亡,他精神太好了些。”

    盛云沂牵起一绺发丝,“你骗了他什么?”

    她扯了嘴角,反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山洞的?没听到?”

    “原来在苏医师眼里,我一直是个躲在一旁看热闹的人。”

    她腹诽了一句小人,这句话她可分辨不出背后的意思,索性胡说道:“骗他兵符在你身上、你快要撑不住了出去搬救兵了、把我一个人扔这儿是因为觉得我是个累赘一无所用……”

    盛云沂凝视着她翘起的睫毛,只要再低一低,就可以碰到,“看来你师父没有教过你怎么诓人。”

    “说跟你翻脸了,大难临头各自——”她及时咬住舌尖,疼的眼泪又滴下来,脸掩在厚重的被面里,耳朵却红透了。

    真是作死啊。她难堪的要命,再也不能维持一副淡定样子了,飞快地给自己找着借口,“……山顶上演的那一套总得圆得出来。”

    盛云沂覆住她的前额,又热了些许,他在她小巧的耳垂旁吹了吹,“没关系,我不在意。”

    苏回暖实在忍不了了,“陛下的戏可以到此为止,我不想再作陪了。”

    他的唇擦过她的光滑的额角,闭目道:“好。”

    感到她在被子里又踢又蹬,领口的湿润也蔓延到了锁骨处,他将她抱得更紧,“好好休息,后日还要拜托你给一人诊脉。”

    盛云沂用目光细细地描摹她露出的侧面,和他记忆里的一样,那时他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守着他的就是这一张恬静的脸。

    那时他下意识拉住了她的手,而此刻他抱住了她。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