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七章 夜登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道士忌荤少食,青台申初夕食后,观内十来名女冠都去往各自的静室习诵经卷。苏回暖沐浴过后没什么胃口,喝了半碗白米粥,拿油纸包了个馒头回房,走在半路猛地想起身上揣着小半瓶玫瑰酱,是她离京前一天在点蓉斋买的,晏氏还给打了折扣。

    她边走边摸出一指高的瓷瓶,揭开盖子闻了闻,实在忍不住往馒头上涂的冲动,等走到院子里的树底下,晶莹透亮的嫣红已经倒了一半出来。她早上便没吃多少,玫瑰的香气格外浓郁,她面朝树干避免被人看到,满足地咬了一大口。

    然后就听到背后传来幽幽的开门声,她一个箭步冲向房间,还捂着嘴边半点酱汁,狼狈得好像后面追了个要债的。

    盛云沂只一眼便扫到她在做什么,吃个馒头也要抹八钱银子一瓶的酱,难怪要带回房去,就是怕被人说矫情。

    确实是个养的过分好的姑娘。

    他在院子里独自站了很久,夕阳渐渐地沉下了山头,山顶上的水汽饱满的云雾翻滚而下,远处暗蓝的群山也一点点看不清了。天色暗了下来,东面的一颗星子伴着弦月露出灿灿的光辉,安然地洒满了整个院落。

    晚钟响过,女冠们已经早早睡去,夜晚的风极凉,锋利如刀片,他仍然伫立在歪倒的碑石边,安然看月亮西移。

    明日他祭奠故人,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河鼓卫已经筹备好,只等一声令下,便能了结这所有令他从前失了分寸的过往。

    月上梢头,石头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支短簪的影子,簪头雕饰成一朵兰花的形状。他不动声色地移开了靴底,仿佛不忍踏碎它初绽的芳华。

    “陛下一直在这里么?”

    盛云沂回眸,皎皎月色一层层地铺满她宽松的长衣,衬得整个人便如临风开放的一朵雪兰。他望着她好一会儿,清湛的眼神才落在她黑发间的那根玉簪上。

    花在他的瞳仁里,影子在他脚下。

    他在这样近的距离里转过头,唇角却是微翘的,“你耳力不算好,没听见关门声。”

    苏回暖轻声道:“陛下何须再骗我,我坐在屋子里发了一下午的呆,要是隔壁进房关门怎么可能听不见。”

    他见她神情沉凝,袖中的手指摩挲着某个物件,把嗓音放的温和了些,“你现在比下午清醒得多,还要问我问题么?”

    苏回暖都忘了下午要从他嘴里撬出什么来,她明明没有做过让自己亏心的事,在他面前却总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好不容易扯出的搪塞,自己都听不下去。

    也许是这张脸太过璀璨夺目,那双眼睛太过透彻犀锐。

    树影摇曳,夜枭啼鸣,湿润的雾气缠绕在周身,她在一片潮水般涌来的夜色里说道:

    “其实没想问什么,就是想知道,陛下来祭拜的是不是陆家人?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就不会再猜疑了。陛下可以带我去衣冠冢看看么?”

    盛云沂的身上吸纳星月光辉,融融的润彩无声流淌,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里不是宫中,无需再跟我拐弯抹角。”

    她被他无奈的语调弄的有些懵,过了许久,才小声道:“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回房了。”

    他目力甚好,看见她肩膀抖动了一下,语言一时快于思考,“既然如此,我就不带你去看陆将军的墓了,真是可惜。”

    苏回暖站住脚,感觉自己有无数个把柄捏在人家手上,踌躇不定的目光触到他泉涧般的眸子,却蓦地平静下来。

    他在等她开口。

    “我确然不想再问陛下,只是……想起无关于陛下的一些事情。”

    他弯了弯眼睛,似是觉得很好笑,“苏医师何时想起过有关于我的一些事情?好了,苏回暖,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她愣住,反倒更加不自然了,可也不是经不得场面的人,索性极慢地道:

    “我从繁京马不停蹄地赶往青台山,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想见她一面。我自认性子算比较冷,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还是……挺伤心的。”

    她直视着他,一旦开了头就顺多了,“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委屈,小时候还不觉得,等渐渐大了才发现……原来我在意的人全部都在受委屈,而我却过得心满意足,平时几乎想不起来他们过得是怎样的日子。我没有为生计操心过,独自一人也没有觉得多不好,但今日我从她的房门里出来,才知道那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正是因为没有经历,被拒绝才显得格外难以忍受,我想接她下山陪她度过晚年,治好她的病,可是我没能来得及说上一个字。”

    盛云沂道:“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你没有必要因此介怀。”

    苏回暖摇头道:“我不会因为这个介怀,我也不觉得尊重她的意思是一件有悖法理的事……当然,是没有医德了。她想不起来早年遭过的罪,对她也是种解脱。就是,”她的手覆在额头上遮住眉眼,“她直接就和我说,以后不用再白费力气来看她,她不会认得我,也不想看见我。”

    她说到最后一个字,几乎是哽咽的,在他专注而明亮的眼光底下简直无法生存,背过身去,又挪不开一步。

    盛云沂清远的眉略皱了下,低低道:“这么娇气,果真是没受过一点委屈。”又补充道:“我没料到你这个反应,才让你说的。”

    苏回暖垂着头,“我在意的人就那么几个,却并没有为他们着想过,我看着外祖母,想到了其他人。其他的人,应该也不会愿意再看见我了。他们没有坏心,只是因为各种原因,纯粹的……不想见我。”

    她说的应该是为她辟开一条路的那几人,正如她意识到的,他们要是见到她回去,苦苦花费的心思成了泡影,才分外不安呢。盛云沂看着自己的影子离她的衣摆又近了一分,手中圆润微凉的东西在拇指上拨过半圈,清淡道:

    “不想见就不想见罢了,我本以为你冷血得很,如今却是看错了。”

    苏回暖忍不住急急道:“我哪里冷血了!只是不习惯……你从哪里看出来的,不要凭空捏造,明明只是有点——”

    他笑的和狐狸似的,“只是有点不擅表达?还是有点冷漠?姑娘,恕我直说,你平常待人的态度,真是让人敬而远之。”

    苏回暖狠狠瞪他,对他的气全部都捅出来了,弄得他好像什么都晓得。看了场耐人寻味的好戏,想想都是很舒畅的。

    忽然听他唤了声:“苏回暖。”

    她不情愿地将眼睛对上他,有气无力地道:“又做什么。”

    盛云沂的袖口多出一个碧莹莹的钏子来,腾在空中,做出一个要掉下来的手势。他匀称的手指宛若月光下皑皑的白雪,搭在两颗半透明的水晶珠上,说不出的清爽好看。

    苏回暖僵硬着去接。

    指尖的掌心是柔软的,像蚕茧里新剥的丝,他的心也被敏锐的触觉浸得温软,于是眸光便夹了一丝亮,清清浅浅地如流云拂过她的脸。

    “物归原主。”

    她瞬间怔忪在原地,忘记了所有言辞。
灰白彼岸
    她戴了十多年的手链,一朝被夺,而今拿走它的人又将它还了回来。在她面前带走,又在她面前出现。她费解地看着他,他又回到了那副淡漠的样子,不动如山,坚如磐石,看不出一点波动。

    “以后见我都不需跪了,苏回暖,我想你没有忘记你姓什么,我亦受不起一个非我朝之人的大礼。”

    终于来了。从她在江滩上遇见他的那一刻,就明白他知道了所有关于她身世的事。自欺欺人果然是没有用的。

    苏回暖心里一直避而不谈她的身份,她知道那个莫须有的身份早已暴露在他面前,可她以为谁都不说,就可以按部就班地穿着官服过下去,但就在她最放松的时候,他正大光明地给了她猝不及防的一击。

    她道谢的嗓音干涩,他淡淡道:“苏大人是怕被赶出官署去?那天贵国的人不是说了,凭苏大人这个没有被从玉牒除名的身份,我又怎么敢动?”

    苏回暖瞠目结舌,他到底知道多少!那天梁国偷药的暗卫跟她说这句话时,根本没有别人在场!难道他在她身边布了看不见的眼线?

    盛云沂弹去衣上落叶,“我一向不喜别人在我面前隐瞒,思及你从未有隐瞒之心,所以现在才和你说上这一句,只为提醒你若想在我齐国继续待下去,就别扯上那些千里之外的事。”

    苏回暖勉强平定心神,“陛下从我第一次进宫之时,心里就有数了吧。”

    他怎会放任一个背景模糊的人进入太医院?

    盛云沂嘴角的弧度如天幕上的新月,“是你从未遮掩过。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像苏医师这样心宽的人。”

    从未见过这样招架不住问话、被揭穿又没多少自觉的姑娘。真是让人敬而远之啊,倘若有人对她刑讯逼供,一定是一件很无趣的事。

    苏回暖沉默许久,终于问道:“陛下就直说我没有抵御招供的经验罢了。”

    他道:“我何时逼你了?”

    一阵风吹过发梢,她极低地念了几句,道:“所以,我一直很感激陛下,给我一个容身之处。”

    盛云沂一哂,“我有什么容不下的?这世上广厦万千,人高不过九尺,你且看看自己能占多少分量。你不应该谢我,是你的长辈和师父给你铺了一条路,接下来怎么走,都看你自己。我没有干涉,是因为你还算聪明。”

    “陛下胸襟着实宽广。”她面无表情地夸赞。

    他压着心中莫名的不适,冷哼道:“这才来多少日子,就学会打官腔了。现在我要出发去山顶,你若是不想休息就跟来,跌了跤我可不会扶。”

    “……嗯。”

    苏回暖在他面前完全没有了说话的底气,就是他要她走上一整夜,她也不会反驳。

    夜已深,山道上露水繁重,野草被初冬的寒气摧折了一片,交覆在石头和干涸的溪道上,星光里闪现细碎的银白。

    鞋子踩在松软的枯枝落叶上本是惬意的事,但连续走上一个多时辰,就不是什么享受了。山路崎岖难行,她有先见之明地带上包袱,等到了地方再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很久没爬过山,废弃前代的石阶布满石子,硌得脚底胀痛,可是一看前方几步外的那个飒飒如竹的身影,不得不小跑跟上。

    盛云沂带了个人,步子却没有放慢的迹象,她在后头蓦然发觉自己是不能埋怨他的,他实则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宽限,都是她自作自受,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有哪一件事不是她要做的?他从未阻拦,甚至还在私下里帮她,在众人面前为她说话……

    苏回暖脚下一空,惊叫一声,眼疾手快地抓住一根伏地而生的藤蔓,大半个身子已经悬在土丘的外边,她接着月光回头瞟了眼,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见足下离黄土约莫有三丈高,底下数座孤坟,似有黑黢黢的老鼠穿梭跳跃其间。

    刚刚只顾想盛云沂的所作所为,竟然忘了看路,没注意两人行走的台阶边缘缺了好大一块,要是没有握住藤条肯定就是掉下去的后果。

    她才舒了口气,却发现手腕粗的藤蔓承受不住重量,正一点点往下滑,纵然惭愧,也还是叫道:

    “陛下?”

    盛云沂不用看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停住靴子,“我说过,你若是跌到我不会扶。”

    苏回暖的腰挂在半空中,两手拉着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藤蔓,强作镇定:

    “我记得!所以陛下可以找根结实点的树枝拉我一把么!”

    谁要他提醒!

    眼看着植物的表皮从绿转褐,要拽到根部了,她欲哭无泪地想,掉下去应该摔不死,但折个腿还是绰绰有余的,她真不想在歪坟地里陪老鼠睡上一晚!

    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他在地上翻找,好一会儿,冒出句悠悠的话:

    “找不到。”

    苏回暖一下子回到了邹远的水塘里,那种铁坠子往下沉的感觉似一盆凉水浇在头上,嗓音急迫惊惧:

    “我明明听见你拿起来好几根!”

    一双紫檀色绘流云的缎靴出现在她眼前,他撩起衣袍蹲下身,眼中全是春风般的笑意,认真地说道:

    “你说要结实,所以我拿起的每一根都亲自试过,一撇就断,不符合你的要求。”

    苏回暖这时反倒冷静下来,也不出声了,牢牢盯着他漂亮的眼睛,手指攥着枝叶,拉下丝血痕。

    他叹了一声,道:“你先别动。”

    她神经一松,知晓他不会扔下自己不管,将手臂往右移了些,却听他道:

    “真是麻烦。”

    她第一次这么近这么专注地看他修长有力的手,缓缓地伸至眼前。那只手上染了剔透的月色,有几处薄薄的茧,却无损匠人精雕玉琢般的美丽与清贵。

    然后她眼前一黑,以为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地撑不住了,睫毛上却突然微微地痒。

    月光重现,苏回暖从惊愕中回过神,他已经收回拂过她眼睫的手指,温热的掌心贴住她擦破的手背,揽住她的肩,轻而易举地把她拉了上来。

    她的脚挨到了地面,下意识地扫肩膀上的草屑,又仿佛是要把他残留的热度抹去。

    盛云沂走出数步,“还愣着做什么,日出前我们要赶到。”

    半晌,她才醒过来,低低地应了一声。

    远方的云层遮住了月钩,林子里的雾气更加浓了,从前面古旧的石阶上漫涌下来,钻进袖口和衣领。

    他没有听到脚步声,回头望了她一眼,她站在寂寂的黑暗里,眸子浮动着一层闪烁的暖晕,好像他是静夜里的一束光源。

    盛云沂背过身,眼神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柔和地笑起来,声音却还是冷清的:

    “跌到脚了?快跟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